第154章 暴风骤雨(1)

早春时分,正是这个城市最美妙的季节。春风煦暖,泥土芬芳。经过一两场细雨的滋润后,柔嫩的树芽纷纷从枯败已久的枝头钻将出来,给整个城市蒙上了一层如薄雾般朦胧、又如朝霞般蓬勃的醉人绿色。

    或许这番美景就是“绿阳春餐厅”命名时所取的寓意所在。

    阿华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家餐厅,也不是第一次见到在乐台中间演奏的那个女孩。去年他的手下阿胜遭遇离奇车祸丧命,阿华曾循着线索一路追查到这里。当时他了解到阿胜死前对那个女孩有过冒犯,不过他想不出有谁会为这个孤苦无依的女孩出头。

    后来他终于有了答案。

    一个化名为杜明强的年轻人把女孩的照片推在他面前,并且托付他照顾这个女孩。

    阿华对那个年轻人恨之入骨,但他却无法拒绝对方的要求。因为对方同时送来的还有一盘录音带,在那盘录音带中记载了阿华和龙宇集团副总蒙方亮的密谋过程。

    因为邓骅的遇刺,龙宇集团一度陷入了内乱之中。两位副总林恒干和蒙方亮都想借机上位,获得对整个集团的掌控权。而阿华为了保全邓氏遗孤的权益,暗中篡合蒙方亮除掉了林恒干,随后又转手杀死蒙方亮,这番设计虽然瞒不过刑警队长罗飞的眼睛,但后者却无法找到关键的证据——那盘录音带。

    阿华收下了录音带,同时也就收下了杜明强的托付。不管他们之间还存在着怎样的过节,阿华一定要把这个托付完成。

    受人之惠,忠人之事。这是阿华的处事准则,因为这个准则,他要帮助杜明强照顾那个叫作郑佳的女孩;同样也因为这个准则,他一定要杀死杜明强。

    这两件事情在他看来一点都不矛盾。

    所以他又一次来到了“绿阳春餐厅”。

    阿华坐在餐厅中最不起眼的角落里。他没有点餐,只是要了一杯酒慢慢地喝着。当那音乐悠悠传来的时候,他知道了杜明强为什么会迷上这里。

    这确实是个可以令人安静的地方,尤其对于那些内心并不安静的人。

    曲声终了,女孩站起身来,向着乐台下款款地鞠了一躬。同时她睁开双眼,向着阿华所在的方向看过去。她的眼睛虽大但却黯然无光。

    阿华知道女孩什么也看不见,他也知道对方并不是在寻找自己。他无动于衷地端坐着,玩弄着杯中的残酒。当女孩起步往后台走去的时候,他便一仰脖,将那杯残酒尽数倾入了口腹之中。

    半个小时后,女孩出现在距离“绿阳春餐厅”不远的一家咖啡馆中。她坐在那个熟悉的位置上,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她的脚边趴着一只乖巧可爱的导盲犬,那是她最亲密的伙伴“牛牛”。

    几个月来,女孩和她的伙伴已经习惯了这种没有希望的等待。不过她还是每天都来坐一会儿,她相信有一天那个人终将出现,如此突然,就像他离去的时候一样。

    女孩静静地待了片刻,用耳朵观察着咖啡馆内的人来人往,忽然,她的神情变得专注起来,因为她听见有人正向着自己所在的方向走来,而且从步伐的节奏和力度来看,对方无疑是个年轻的男子。

    女孩的心一阵急跳,但很快又在失望中复归平静,因为牛牛忽地立起了身,喉咙中发出“呜呜”的闷哼声,像是要给主人一些警告似的。

    那肯定不是他了,牛牛早已熟悉了他的气味,见到他只会欢快地摇起尾巴。女孩告诉自己。在失望的同时,她也露出了困惑和警觉的神色。

    “你好。”来人已率先打起了招呼。那声音听起来似曾相识,女孩略一凝思便有了些回忆。

    “是你?”女孩皱了皱眉头,她俯下身轻轻地在牛牛脑袋上抚摸了几下,牛牛重新卧倒在她的脚下,不过双眼仍然睁得大大的瞪着那不速来客。

    “我叫阿华,我们见过一次面。”来人暗暗惊叹于女孩过人的记忆力,然后又解释道,“不过我不是因为上次那件事来的。”

    女孩轻轻地“哦”了一声,神色略微放松了一些。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阿华看着女孩问道,得到对方点头许可之后,他在女孩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你找我有事?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女孩心中仍有很多疑惑。

    “有人让我到这儿找你。”

    “是他?!”女孩急切而又惊讶地问道。

    阿华淡淡地回答:“是他。”

    虽然两人都没有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但女孩无疑已经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在最初的激动平息之后,她反而茫然愣住了。半晌,她才又喃喃地问道:“他现在在哪里?”

    对方给出了一个不算回答的回答:“他不希望你了解得太多。”

    女孩露出一丝苦笑:自己了解得过多了吗?自己不知道那个人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自己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也不知道他多大岁数;自己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他的长相,这难道也算是了解得太多吗?

    可自己为何又如此的在意他?或许就像那个怪人说过的,一切都是“宿命”?然而就在自己最相信那段宿命的时候,他又为何突然间消失无踪?

    女孩有太多太多的疑问,却被阿华轻轻松松的一句话便全部堵了回去。不过那句话也并非全无信息,至少女孩现在知道那个人安全无恙,并且对方仍然在关心着自己。

    想到这一层女孩便释然了许多,她转过了话题的方向:“那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阿华没有直接回答,他反问道:“他说过要照顾你,帮你治好眼睛,是吗?”

    女孩犹豫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他来不了了——所以他托我帮他完成这些事情,完成对你的承诺。”

    “来不了了……”女孩慢慢品味着这几个字的含义,轻问,“是暂时来不了了,还是别的什么?”

    阿华相信那个人永远也不会来了,因为那人已经成了自己的瓮中之鳖,他又怎能允许对方再继续活下去呢?不过看着面前的女孩,阿华却没有勇气把真实的想法表达出来,在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含糊地敷衍说:“我不知道。”

    女孩垂下了头,不再说话。直到她又听见了阿华的声音。

    “我需要你的身份证。”

    “嗯?”女孩对这个突如其来的要求搞得有些莫名其妙。

    “前一阵我一直在联系美国的眼科专家,现在一切都安排好了,只等你去美国做手术。”阿华解释说,“这两天我会帮你办理护照和签证,所以你暂时得把身份证交给我。”

    女孩点头表示理解,她掏出钱包把自己的身份证拿了出来。阿华接过身份证的时候笑了笑,因为对方如此爽快的举动无疑在传递着一种信任感,他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当然,这信任感很大一部分该是来源于另外一个男人打下的基础吧。想到这里,阿华不免多打量了那个女孩几眼。

    在他面前是一张秀丽清新的面庞,流淌着某种脱俗的气质。

    阿华也见过很多美女,但那些女人和女孩相比显然缺少了某些很重要的东西。阿华不禁有些羡慕起那个家伙了。

    在他们之间到底曾发生过怎样的故事呢?阿华看着女孩,饶有兴趣地转起了脑筋。不过他的脸上仍是一副漠然平淡的表情。

    他不喜欢流露出自己的任何情感,这已成为他多年来难以改变的习惯。

    与女孩分别之后,阿华开车来到了市中心的凯旋门大酒店。这是省城首家五星级的宾馆,同时也是龙宇集团旗下的产业。阿华在酒店的最高层有个专用包房,不过他没有直接去房间,而是先来到二楼的桑拿部,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然后在桑拿包间内小憩起来。

    片刻后,一个服务生轻轻推门进了包间,毕恭毕敬地鞠了个躬道:“华哥,您来了。”

    阿华半闭着眼睛“嗯”了一声。

    “叫个小妹来给您按按吗?”服务生又谄笑着问道,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他便一转身又走了出去。

    这个桑拿部是阿华经常光顾的地方,所以服务生也早已摸清了他的口味。片刻后,他便带着一个妖冶的女子来到了包间内。

    “华哥,您看这个小妹行吗?”

    出乎他的意料,阿华盯着那女子看了半天,最后却摇了摇头。

    “那我给您换一个。”服务生赶紧把那女子领出包间,又去叫了另一个美女进来。

    这女子长腿细腰,发髻高盘,俨然带着种贵族般的冷艳气质。

    可阿华却仍不满意似的,他沉吟了一会儿,对那服务生说道:“这样吧,你多叫几个进来,我比较比较。”

    “明白!”服务生一猫腰折了出去。既然华哥发话说多叫几个,他怎敢怠慢?当服务生再次回来的时候,身后呼啦啦跟着一群女孩,几乎挤满了整个房间。

    “华哥,您看看,有合适的吗?”服务生小心翼翼地问道,同时心中暗自打鼓,不知华哥今天为何会如此挑剔?

    阿华的目光在佳丽群中来回扫了一圈,最后停在了包间角落里。那儿站着一个女孩,她的个子不高,甚至是有些瘦弱,当其他女孩都在争先恐后展示自己的风韵时,她却一动不动地站着,神态安静。

    阿华冲那个女孩指了指:“她。”

    服务生顺着阿华的指向走到女孩面前,求证似的问道:“她吗?”

    阿华点点头。

    “华哥今天想换口味啦?”服务生调笑着把女孩往阿华面前推了推,“去吧。华哥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

    女孩低头叫了声“华哥”,同时用手拢了拢自己的头发。而其他女孩和那服务生则识趣地离开了包间。

    阿华细细地打量着她,虽是风尘中的女子,但眉眼间倒确有几分清丽的气质。

    “你叫什么名字?”他淡淡地问了句。

    “明明。”女孩一边回答一边坐到了床头,柔软的双手轻轻按在了阿华的胸膛上,“华哥累一天了吧?好好放松一下。”

    阿华闭上眼睛,随着那双细嫩的小手在他的胸前游走,他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一段段优美柔和的乐曲声……

    或许是明明的服务过于完美,阿华这一晚上睡得格外香甜。当他在宾馆包房内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早已大亮。他下床拉开窗帘,让早春煦暖的阳光照射进来,给人带来一种懒洋洋的快感。

    看看时间,已经是上午九点十五分,阿华知道自己不能享受太久,他还得赶到龙宇大厦,为今天下午即将举行的一场土地拍卖会做准备。

    自从除掉了林恒干和蒙方亮之后,龙宇集团的权势便都集中在阿华一人手里。虽然他自己并不贪恋这些身外之物,但邓骅的妻儿尚且孤弱,还不能全面接管集团的事务,所以阿华必须要肩负起多重的职责。

    近期地产市场的前景一片看好,也引来了众多的投资者。下午要拍卖的地皮位于新城开发区,升值潜力巨大。如果能把这块地搞到手,至少可以保证龙宇集团五年的收益。更重要的是,利用这个项目让邓氏妻儿参与进来,培养起忠于他们的新势力,自己也就可以安心地卸下重担,一遂邓总的遗愿。

    所以阿华对这次拍卖势在必得,而且他也充满了信心,毕竟以龙宇集团的实力,在省内有谁能够抗衡呢?只是集团内部刚刚经历过剧烈的动荡,这或许会给某些窥伺者以可乘之机。

    正踌躇之间,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阿华从床头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却是一个熟悉的号码。

    阿华接通了手机:“喂,龙哥。”

    这个叫龙哥的人物曾是集团副总林恒干的心腹。邓骅死后,他本想随着林恒干的势力一举上位,但怎料林恒干却毙命于龙宇大厦之中,龙哥便也随之没落。此刻他突然打电话过来,阿华隐隐觉得未必有什么好事。

    “呵呵,阿华啊。”龙哥在电话那头显出很熟络的语气,“有些日子没见了,想哥哥没有?”

    “呵。”阿华也略略赔了声笑,随后又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请你吃个饭,旺海酒楼。赶紧过来吧。”

    “现在?”

    “是啊,我已经在等你啦,不见不散。”

    “现在恐怕不行,下午有块地要招标……”

    “我知道。”龙哥打断了阿华的话头,笑道,“你以为我找你干吗?就是要商量商量招标的事情!”

    阿华一怔,暗想:这招标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这话虽然没有直说出来,但龙哥却像猜到了似的,反而先一步开口堵住了他:“怎么了,阿华?是不是林总死了,哥哥在龙宇集团就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了?”

    对方这句话撂出来阿华便不好再说什么了。本来林恒干的死在双方心中就留下了芥蒂,现在大局初定,阿华并不想再掀起什么波澜。进一步考虑,既然龙哥已经说明是要谈招标的事情,就不妨过去看看,不管是好事坏事,至少心里有个准备。

    想到这里,阿华便“嘿”了一声道:“龙哥这是说的哪家话?我马上就过来。”

    挂断电话,阿华简单地洗漱了一下,下楼开车,直奔旺海酒楼而去。半个小时后抵达目的地,远远就看见一个身形魁梧的男子正站在酒楼门口东张西望的,此人正是龙哥。

    阿华停好车走上前去,冲龙哥打了个招呼。

    “这么快就到了,够爽快!”龙哥拍了拍阿华的肩膀,“走,到三楼,我已经定好包间了。”

    阿华淡淡一笑,随着龙哥进酒店向着楼上走去。到了三楼刚一拐过楼梯口,忽听得犬声大吠,同时一条黑背大狼狗从楼道角落里蹿出来,气势汹汹地直扑向二人。

    龙哥吓了一跳,往后连退好几步。阿华则立刻绷起了身形,做好迎击的准备。眼看那狼狗就要扑到阿华的身上了,却听得有人大喝了一声:“刀疤,回来!”

    那狼狗甚是听话,立刻掉转头向着发话人奔去。他的主人上前一步抓住了狼狗的项圈,顺势在它的脖颈处揉了两把。大狼狗立刻尾巴乱摇,显得与那人亲热无比。

    “哎呀,高老板啊,你养的这条大狗,真要把人吓出心脏病来。”龙哥拍拍自己的心口,咋呼呼地说道。

    “畜生不懂事,两位不要见怪。来,里面坐吧。”被称为“高老板”的人招着手说道。此人大约四十来岁的年纪,中等身材,瘦瘦的脸上立着副鹰钩鼻子,眼睛不大但锐利逼人。

    阿华回头看着龙哥,有些不明所以。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