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入狱(3)

忽听得头顶上窸窣声响,随即眼前一花,床前平添了一个身影,原来是那上铺的男子也跳了下来。杭文治连忙站起身,想打个招呼却又不知该如何称呼。

    “新来的?”那男子抢先开了口。却见此人大概二十来岁的年纪,身高在一米八以上,高鼻大眼,脸型周正,额角分明,倒是个狱中难得一见的英俊汉子。

    杭文治用力点点头,同时报出了自己的名号:“我叫杭文治。”

    “我叫杜明强。”英俊男子懒懒地伸着腰,像是还没有睡够似的。

    “哦,强哥……”

    “什么哥不哥的,我有那么老吗?”杜明强嬉笑着打断了对方,一伸手从上铺床头摸出个饭盆来,招呼道,“饭车都快到门口了,哥几个还不赶紧候着?”

    “我可算是服了你了。”平哥“嘿”了一声说道,“吃得下睡得着,你这不是蹲大牢,你这是进了疗养院啊?”

    “属猪的呗。”黑子嘀咕了一声,语气中颇多嘲讽。

    杜明强晃了晃脑袋,反笑着说:“猪有什么不好的?有几个人能比猪过得开心?你说是不是,治哥?”

    杭文治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和自己打趣,便也赔着干笑了两下。

    黑子嘴一撇:“好什么好?挨刀的杀货。”

    这句话尽露锋芒,已和挑衅无异。小小的监室忽然间安静下来,阿山和小顺都在看着杜明强,像是在等他的反应。平哥则漫不经心地扒拉着自己的手指,摆出事不关己的姿态。

    杜明强却只是嬉笑,装作没听见一样。他晃悠悠地走进了对面的卫生间,片刻后,一阵尿液冲入水面的声音打破了寂静,同时还有一声慨然长叹:“唉,舒服啊。”

    “这个憋……”小顺忍不住偷笑起来,一旁的阿山则皱眉摇了摇头。黑子感觉自己受了侮辱,忽地站了起来,像是要爆发的样子。

    平哥抬起头,瞪了黑子一眼。后者吁出一口气,悻悻地坐了回去。

    很显然,这个杜明强和平哥等人并不是一路。黑子倒是有意挑事,但不知为何平哥却在中间拦了一道。

    便在众人说话之间,餐车已经来到了424监室的门口。负责送饭的是两个年迈的无期犯,另有一个管教随行监护。

    管教打开监室铁门,小顺立刻蹦跶着从杭文治的身边挤了出去,他手里拿着好几个饭盆,而平哥、阿山和黑子则端坐未动,看来小顺在这几个人面前只是个被使唤的杂役。

    送饭人依次往各个饭盆打了米饭,然后又扣上一勺菜。小顺忙前忙后地把打好的饭菜送到屋里,剩下最后一个饭盆时,他特意强调了一句:“管教,这个盆是黑子的。”

    管教冲负责打饭的囚犯努了努嘴,后者便单独拿出一个餐盒来塞到了小顺手里。

    “尖椒炒肉丝。”管教瞥了眼监室里的黑子,“张队赏给你的。”

    “谢谢管教!谢谢政府!”黑子欢欣鼓舞地回应着。小顺则屁颠屁颠地捧着那个餐盒,一路送到了几位大哥面前。

    “呦,好香啊!”杜明强伸着脑袋从厕所里踱了出来,像是被香气吊住了鼻子一般。他把饭盆夹在腋下,两只手兀自在裤腰间忙碌着。

    “猪肉,能不香吗?”黑子还在有意无意地纠缠着有关“猪”的话题,同时他把那盒菜首先推给了平哥,“平哥,你先来吧。”

    平哥当仁不让,挥起筷子扒拉了足足半盒,然后才挥挥手:“都是你们的了。”

    黑子、阿山和小顺便把那剩下的半盒肉丝分了个底朝天,其中大头自然归了黑子,小顺排在最后,分到的菜量少得可怜。

    “还有谁没打饭的?赶紧!”管教在门外催促起来。杭文治给杜明强让开道路:“你先来吧。”

    杜明强笑道:“咱们又吃不到肉,有啥好客气的?”一边说一边打了饭,大咧咧在杭文治的铺位上坐下。杭文治则最后来到餐车前,盛上了自己的饭菜。那米饭颜色灰白,一勺菜里只见白菜和粉条,难觅得半点荤腥。

    这样的饭菜当然谈不上美味,再加上杭文治一直心事重重的样子,所以只吃了一小半便没了胃口。旁边的杜明强却是另一副模样,狼吞虎咽没几分钟就吃完了自己的那份。见杭文治在端着饭盆发愁,他便凑过脸来问道:“怎么了?吃不进去?”

    杭文治“唉”了一声,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我不饿。”

    “刚进来都是这样,过两天就好啦。”杜明强颇有经验地说道,同时他把自己的饭盆伸了过来,“吃不完就给我吧,别浪费了。”

    杭文治把剩下的大半盆饭菜都扣在了对方盆里。杜明强便又呼哧呼哧地大吃起来,既不嫌脏,也不觉得撑得慌。这一通又吃完之后,他去厕所里胡乱洗了把脸,转身爬回了自己的上铺。

    “哎,眼镜,过来!”说话的是小顺,他们那边似乎也吃完了。

    杭文治走上前,小顺一指几个人面前空空的饭盆:“去,把这些盆儿刷了。”

    看着对方那颐指气使的样子,搁谁也难免要产生些愤恨。而那小子也不过是个欺软怕硬的角色。不过杭文治是无论如何不想在这里挑事的,他忍住心中的不满,将那一摞饭盆收起,默默地往卫生间而去。小顺满足的笑声在他身后响起:“嘿嘿,有了这小子,我以后总算能得个轻闲了。”

    到了卫生间,却见杜明强的饭盆被胡乱地扔在水池里。杭文治便顺手也一块刷了,擦干后送到了对方床头。不过他的好心后者却未必能知情,因为杜明强已经倒在了床上,鼻腔中正在发出轻微的鼾声。

    还真是个属猪的。杭文治忍不住在心中暗自评论了一句。接着他把平哥等人的饭盆也一一洗好送回,当然同样也未得到半句的谢辞。

    小顺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杭文治,脸上则挂着不怀好意的贼笑。眼看着那些本该属于自己的活儿都被对方干完了,小顺把脑袋往床对面凑了凑,跃跃欲试地问了句:“平哥,开审吗?”

    平哥伸手在小顺额头上拍了一巴掌,道:“急什么!我也得消消食啊。”

    小顺揉着脑门,挺无趣的样子。平哥打出个饱嗝,又道:“先面壁。”

    杭文治虽然听不懂这些人在说啥,但知道总和自己有关。正揣摩间,黑子已转过脸冲他吼了一句:“说你呢,面壁去!”

    杭文治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小顺立刻跳过来搡了他一把:“傻啊你?听不懂人话?上床冲着墙坐好,反思罪行,等待审判。”

    杭文治唯唯诺诺地应着,脱鞋坐上了床。小顺在一旁骂骂咧咧地指导着他的动作:面朝里紧贴着墙壁,打坐般把两腿盘在一起,还要挺胸收腹抬头,目不斜视。

    这个姿势一开始还行,时间一长杭文治便有些支持不住,腰酸腿疼不说,眼镜也被汗水浸滑了,一路溜到了鼻子尖上。偷眼看平哥等人时,却见他们已经聚在一起玩起了扑克,像是把自己这茬给忘了。

    杭文治暗自叫苦,但又不敢懈怠。一旦哪个地方不对惹恼了这帮人,必然还得受到更大的折磨。

    这一坐足有两三个小时,到了约莫九点钟的时候,监区里响起了电铃声。平哥等人便收了扑克,各自去卫生间撒尿洗漱,杭文治从他们的对话中判断:该是到了熄灯就寝的时间了。

    等这帮人上床睡觉之后,自己就能够解脱了吧?杭文治自我宽慰着。然而现实却远不像他想的那样简单。

    二十分钟之后,监室里的灯灭了,只有片缕的月光从两米多高的小窗中透射进来,给监室带来一层朦胧的亮色。

    “行了,开审。”却听平哥说了一句,然后便是黑子吆喝的声音:“眼镜,别坐着了,上这儿来!”

    杭文治从床上挪下来,一瘸一拐地走到里屋两张床中间的位置。因为盘坐的时间太长,他的小腿往下已经麻得失去了感觉。

    “蹲下。”小顺伸出根手指划了划,像命令阿猫阿狗似的。杭文治反应略有些迟缓,右腿内膝处便被人踹了一脚,他一个踉跄,差点跪倒在地上。转脸看时,踢他的人却是那个精瘦的男子阿山。此人脸上总挂着一副阴森森的表情,令人不寒而栗。

    杭文治咬着牙蹲了下去,刚刚有些活络的腿部又传来一阵胀痛的感觉。

    平哥独占着一张床,叉开两腿舒舒服服地坐着。见杭文治一副老实受气包的样子,他反而觉得有些无趣,便漫不经心地问了句:“判了多少啊?”

    “无期。”杭文治哑着嗓子答道,语气中透出沮丧和愤懑的情绪。

    “呦,能耐啊!”平哥的精神振奋了一下,“说说,犯了什么事儿?”

    这次杭文治却报以沉默。

    “说话!”黑子瞪起眼喝了一声。

    杭文治这才摇了摇头,似有些恍惚地说道:“我没犯事。”

    “放屁!”黑子一脚踢在杭文治的臀部,“没犯事你他妈的能在这儿?”

    杭文治硬着身体挨了这一脚,然后转过头来瞪视着黑子。黑子“腾”一下便上了火,探出手点着对方的鼻子:“我靠,要跟我犯倔?”

    杭文治的目光软了下来,但嘴上却没有认输:“我就是没犯事——我是被冤枉的。”

    “冤枉?”黑子发出一阵怪笑,抬头看着对面床铺,“平哥,他说他是冤枉的。”

    平哥冷笑了一声,脸上的刀疤在夜光中颤动着:“那哥几个可得商量商量,帮着你平反啊……”

    杭文治听得对方的语气不善,便索性低了头不言声,摆出副爱信不信的姿态。

    “平哥,小的也冤枉啊,大老爷可得给我做主。”小顺尖着嗓子,学起了戏台上的唱腔。黑子扬起拳头作势要揍他:“你个小杂碎。”

    “都别闹了,”阿山冷冷地抛出一句,“听平哥说话。”监室里立马又安静下来,看来这个阿山虽然不怎么开口,但讲起话来还是有些分量的。

    平哥又在扒拉着他那几根粗短的手指头,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既然到了这儿,就得认命。什么冤枉不冤枉的,说给谁听呢?妈的,进了号子喊冤,早干什么去了?有胆子犯事,没胆子认账?我再问你一遍,什么活儿进来的?”

    平哥的话杵在这里,继续装哑巴也不行了。杭文治只好再次试图去说服对方:“我真的是冤枉的……我被一个女人给害了。”

    “我操!”平哥忽然变了脸色,“被女人害了?你小子是不是犯的花案?”

    花案就是强奸,是监狱中最令人不耻的罪名。黑子一听平哥说了这话,上去一脚就把杭文治踹倒在地上:“我说磨磨叽叽不肯开口,原来是花案!”

    “不,不是……”杭文治忙不迭地辩解。

    “还不是?看你小子这么娘,我早就猜到了。”小顺摆出事后诸葛亮的派儿,眼珠子转了两转又分析道,“还给判了个无期,你丫肯定祸害的幼女!”

    “真他妈的不是人!”黑子越说越气,脚丫子不停地往杭文治身上招呼。后者一边翻滚躲避,一边兀自在辩驳:“不……我真的,冤枉……”但很快小顺和阿山也加入了战团,他滚到哪里,一双双臭脚就跟到哪里,踹得他连话也说不齐全了。

    出于自卫的本能,杭文治蜷起身体,双臂在胸前胡乱地遮挡着,偶然环抱之间却抓住了一条小腿。正巧这时他的后脑勺又重重地挨了一下,他吃痛不过,拧着身体一翻,把怀里那条腿的主人也一同薅下了床。

    “还敢还手?!”被抱住的人正是小顺,他气急败坏地挣扎着,但很快两条腿都被抱住,反而坐倒在了地上。

    “要疯啊!”平哥恶狠狠地骂着,凑上前一脚踹在了杭文治的腰眼上,后者立刻弓成了一只虾米,两只胳膊夹在腋下,再也动弹不得。

    小顺爬起来,发泄般的又踢了好几脚。杭文治只是闷哼着,连抵挡的力气都没有了。

    “看不出这小子还挺茬。”黑子也起身补了两脚,然后问道,“平哥,现在怎么整?”

    平哥往床头一靠,不知从哪摸出根香烟点了起来,他斜眼看着地上的杭文治,吐出口烟圈说道:“既然是花案,那就给他洗洗吧。”

    黑子应了声:“行嘞!”阿山和小顺也心领神会,三个人抬起了杭文治,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杭文治肋部挨了平哥一脚之后,许久才慢慢地缓过气来。勉力睁眼一看,只见自己已经被扔在了卫生间冰凉的地板上,黑子和阿山摁着他的身体,小顺却把手探到他腰间解他的裤子。

    “你们干什么?”杭文治气辱攻心,扭着身体喝问道。但他又怎能抗得过三个凶徒的合力?一切挣扎都只是徒劳。小顺扯着他的内外裤子,一下子全都扒了下来。

    杭文治只觉得下体一凉,知道自己最隐秘的部位已经袒露在众人面前。虽说都是男人,但这样的奇耻大辱终令人无法忍受,他什么也顾不上了,扯起嗓子开始咒骂:“你们这帮混蛋!流氓!”

    平哥在卫生间外皱起眉头:“小点声,别把管教招来了。”

    阿山顺手扯了团臭抹布塞到了杭文治嘴里,后者的咒骂变成了沉闷的“呜呜”声。

    “叫你小子不老实!今天哥几个帮你洗洗干净,好让你重新做人。”小顺一边说着,一边从水池边抓起一把洗衣粉,胡乱几把抹在了杭文治的裆部。杭文治感觉到命根子上传来的火辣感觉,又惊又怒,两只脚像倒风车似的乱蹬起来。小顺一个不备,竟被踹了个跟头。

    黑子冲阿山撇撇嘴说:“你过去把他的脚抱住。”他自己则把双手插到杭文治的腋下,反背着对方的双手,控制住他的上半身。阿山便腾出手来,趁着杭文治歇气的当儿,猛地把他的两腿抱住,死死地摁在了地上。

    小顺再没了后顾之忧,他跑到水池边上,在一堆漱口杯里翻寻着什么。

    “用我的,我那杆新,毛硬!”黑子狞笑着说道。

    小顺连声说“好”,等他又转过身时,手里已多了杆牙刷。杭文治隐隐猜到了什么,他惊恐万状地瞪大了眼睛,口中发出沉闷的哀鸣。

    小顺举着牙刷蹲上前:“奶奶的,让小爷好好伺候伺候你这二两烂肉。”说着话,他用左手抓了把水,将杭文治裤裆里的洗衣粉抹开,然后右手的牙刷便伸了过去,没头没脑地一阵乱捅。

    一阵刺骨的辣痛直入心扉,伴随着足以令人崩溃的屈辱。杭文治紧紧地咬着嘴里的破抹布,两行泪水从眼角夺眶而出。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