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入狱(2)

 大厅一楼正东向的墙上挂着一个电子钟,时间显示是下午的四点二十五分,此刻室外应该还是阳光普照的明亮世界,但这幢楼内感觉已经和夜晚无异,必须靠一盏盏日光灯来维持室内的亮度。

    一张张面庞出现在监室门口,透过铁栅栏向外张望着。这些人都是重监区的常住客,而楼下的“新人”此刻则成了他们眼中的西洋景。有人在吹口哨,有人在起哄,还有人则“一二一”地帮着新人们喊着前进的口令。

    眼镜男看着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脚步不受控制地慢了下来。

    “安静!”带队的狱警大喊了一声,待喧哗平息之后,他指挥着新人们在大厅中间站成一排,然后又命令道,“把包裹放在地上打开,外衣也都脱掉。”

    囚犯们机械地执行着指令,摊开包裹后开始脱衣。眼镜男在脱掉外套和长裤之后,动作不免有些犹豫。

    “磨蹭什么?继续脱。”一个年轻狱警走上前呵斥了一句,他的手里提着一根电棍,威胁似的挥了挥。

    三楼有人发出怪笑声:“哈哈,小白脸还害羞呢。”

    眼镜男的脸憋得通红,显得尴尬无比。他看看两边的同伴,全都脱得只剩下一条小小底裤。他也只好无奈地舔着嘴唇,把贴身的衬衣和秋裤通通除去,近乎全裸地忍受着各种无礼的目光。

    年轻狱警上前用电棍在包裹和衣服堆里拨弄着,检查有没有违禁物品,而监室里的囚犯则开始兴致勃勃地对新人们的身体发表评论。

    “哎,戴眼镜那小子真白啊,跟个娘们似的。”

    “嗯,得好好检查下,别是个做过手术的二尾子。”

    眼镜男缩了缩身体,恨不能自己能像刺猬一样团起来。

    围观者一阵哄笑之后,矛头又指向了别处。

    “看看排第二那个,文身不错啊。”

    “嗯,老鹰整得还行。”

    “行个鸡巴,脑袋那么小,跟个龟头似的。到了老子手里,再给丫刺个笼子,丫就老实了。”

    被言及的是个高大壮硕的小伙子,满脸横肉,一看就是野惯了的。他可受不了这样的羞辱,立马转头向着话语传出的方向吼了一句:“孙子,你就等着死吧!”

    挑衅者“嘿”地干笑了一声,没有回嘴,周围则响起零零散散的嘘声。文身男觉得自己占了上风,便得意洋洋地昂起头,傲然四顾。

    不过现场的气氛却开始变得怪异,各种声响逐渐平息,透出一片死气沉沉的寂静。文身男纳闷地收回目光,忽地心头一紧,像被火镣子烫了一下似的。

    那个带队的狱警正用灼人的眼神死死地盯着他。文身男有些发毛,连忙把视线避开,不过他又不甘心一下子憋了,脖子还在顽强地梗着。

    “你们还不认识我吧?”狱警的目光仍然停留在文身男身上,但说话的口气却是在面向所有的新人。

    大家都不说话,只有个别人摇了摇头。

    狱警便又面无表情地自答:“我姓张,叫张海峰,是四中队的中队长。不过你们只需要叫我张管教,记住了吗?”

    这次众新人纷纷响应:“记住了。”但声音却参差不齐。

    张海峰倒并不在意,他紧接着提出了第二个问题:“这是什么地方?”

    这个问题过于简单了,反而没人敢贸然回答。

    张海峰便向前走了几步,目标直指向那个文身男。而他的每一步似乎都踩在了文身男的气场上,后者的脑袋渐渐垂了下来。

    张海峰直走到跟文身男脸贴脸的地步,这才停下了脚步。他背着手,把口唇附在对方耳边又问了一遍:“这是什么地方?”

    张海峰的个头比文身男矮了不少,他说话的时候甚至要微微踮起脚尖。但他的气势已经完全压倒了对方,文身男瑟瑟地往后躲了一下,同时咧着嘴答道:“监狱。”

    张海峰嘿嘿地笑了起来,那笑声古怪得很,听不出是高兴还是恼怒。文身男摸不着头脑,也只好傻傻地赔着笑了两声。不过他的笑声刚刚出口便忽地扭转了腔调,变成了一阵鬼哭狼嚎般的惨叫。

    他身边的人都被这瘆人的惨叫声吓了一跳,尤其是那个眼镜男,更是明显地震慑了一下。定睛看时,却见张海峰背着的手已经伸到了前方,手里的电棍正结结实实地戳在文身男的腋下。后者像中风似的抽搐了两下,然后便蜷成虾米一般倒在了地上。

    “监狱?原来你认为这里只是监狱?”张海峰冷冷地瞪着那文身男说道,“难怪你敢这么放肆。”

    文身男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无法言声,剧烈过电造成的肌肉痉挛让他的呼吸都变得异常困难。

    张海峰上前踢了他两脚,喝道:“起来,站好!”

    文身男不敢违抗,挣扎着爬起来,脸色苍白。

    张海峰不再搭理他,转而在新人们面前踱起了方步,并接着先前的那个问题说道:“我告诉你们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四中队,是重监区!你们来到这里,说明你们都曾犯下累累罪行。对于你们这些人,我很乐意用最残酷的手段来惩罚你们。”

    张海峰的声音不大但却森严有力,而他手中的电棍依旧向外伸展着,棍头噼啪作响。他走到哪儿,相应位置上的囚犯便现出畏缩的神色,生怕他的手往前轻轻一送,自己便要大吃苦头。

    张海峰在眼镜男面前停下了脚步,盯着对方看了一会儿。后者怯生生地咬着嘴唇,大气也不敢出一口。他这副生怯的样子似乎令张海峰的心情好转了一些。于是那管教关闭了电棍的开关,换了种语气又继续说道:“当然,政府把你们交到我手上,不是让我来惩罚你们的,而是让我来拯救你们,让你们迷途知返,重新做人。政府可谓一片苦心,但你们未必能懂。不过不懂也不要紧,你们在这里,只要记住两个字:服从!我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我不让你们干,你们就把尾巴夹在裤裆里,老老实实地缩着!听明白了吗?”

    众人忙不迭地齐声表态:“听明白了!”只有那文身男还没从电击后的惶恐中恢复过来,嘴巴嗫嚅了一下,却没有出声。

    张海峰皱了皱眉头,伸手一指道:“我看他脑子不够转的,你们再帮他醒醒。”另一个狱警便笑嘻嘻地走上前去,手里的电棍噼噼啪啪地再次戳在了文身男的腰间。后者嘶嚎一声倒在了地上。

    狱警跟着蹲过去,电棍一下一下地追逐着那个翻滚的躯体,像是顽皮的小孩用木棍调戏着一只硕大的虫子。文身男一边徒劳地躲避,一边用变了调的声音高喊着:“听明白了!听明白了!”

    张海峰负着手站在一旁,任由那刺耳的声音折磨着众人的鼓膜。足有半分钟之后,他才终于挥了挥手,让自己的手下停止了这番虐刑。

    文身男斜着嘴,涕泪横流。不过他这次学乖了,不待管教吩咐便用尽力气爬起来,直挺挺地站回到队列中。那只文在他背部的老鹰现在则沾满了灰尘,变成了一只灰头土脸的家雀。

    张海峰的目光往这边蔑然扫了一眼,又道:“我知道你们这些人,在外头都是横着走路的,要给你们上规矩恐怕不太容易。没关系,你们想怎么野就怎么野……”

    “可不敢野,我们一定听从管教的指挥,绝不敢惹管教生气。”抢着表态的是个上了年纪的家伙,一双三角眼贼忒兮兮,一看就是个遍历江湖的老奸猾。

    “生气?”张海峰却笑了,他向那老头走上两步问道,“你认为我刚才生气了吗?”

    老头应变也真是快,立刻赔着笑道:“没有没有……您大人大量,肯定不会和我们一般见识。”

    “我告诉你,我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很高兴。我说:你们想怎么野就怎么野,这是真心话——”张海峰眯眼瞧着那老头,拖着长腔道,“你知道为什么吗?”

    老头愣住了,使劲挤着眼睛,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因为我不想让手里的电棍闲着!”张海峰猛然提高了声调,用锐利的目光扫视着面前这些新收的囚徒,“我每天都要待在这座坟墓一样的监狱里,忍受着没有尽头的徒刑,这全是拜你们所赐!你们这些渣滓,我恨不能把你们全都电得死去活来!可惜监狱的规章制度不允许我随便地惩罚你们,我能怎么办?我只好寄望于你们尽情撒野,这样我才有充足的理由来享受你们的痛苦——就像刚才那样。”

    说话间,张海峰又踱到了那文身男子面前,用电棍轻轻敲着对方的肩头:“我要谢谢你。你知道吗,很多事情都像吸毒一样,是有瘾的。谢谢你,今天让我过足了瘾。”

    文身男子干咽了两口唾沫,似乎想笑,但那笑容实在比哭还要难看。

    张海峰则露出心满意足般的神情,他冲自己的手下招了招手:“好了,送他们各归各屋。”

    在狱警的指挥下,惊魂甫定的囚徒们抱起自己的衣物包裹,半裸着身体排成一队,往监室方向走去。当那眼镜男经过张海峰身边的时候,后者忽然叫住了他。

    “你叫什么名字?”

    “杭文治。”眼镜男转过身体,立正答道。

    “嗯……”张海峰沉吟了片刻,“我知道你的事情——但既然到了这里,就要遵守这里的规矩。你现在是一个罪犯,和其他罪犯一样,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你明白吗?”

    杭文治答了声“明白”,但语音却是无比的酸涩。

    “明白就好。”张海峰挥挥手,“跟着队伍去吧。”

    众人在监区一路前行,每次停下时,便有一名囚犯被送入某个监室中。杭文治希望早点轮到自己,因为仅着内裤在数百号人的注视下来回走动实在是令人尴尬。可现实却不如人愿,杭文治偏偏被安排在最后,直到上了四楼,两个狱警才在东南拐角处停了下来。其中一个狱警打开了临近监室的铁门,努了努嘴道:“进去吧。”

    杭文治看了眼铁门上的编号:424,然后便黯然走进了那间屋子。屋里的光线有些昏暗,他努力瞪大眼睛调整着自己的视力。

    铁门在身后重新锁好,同时有个声音说道:“这小子身子骨细,你们可别欺负他。”

    “放心吧,周管教。”屋里有人笑着回应,“我们不敢给政府添麻烦。”

    杭文治的眼睛此刻渐渐能看清周围的环境,却见这是一个十来平方米的小屋,进门的左手边是一个简易的卫生间,阵阵骚臭味扑鼻而来,右手边则是一张上下铺的铁架子床,上铺躺了个人,下铺却空着。

    “眼镜,那就是你的床铺。”刚才说话的人指着那张空铺说道,他自己躺在靠里面的一张下铺上,在他对面还有一张床,下铺上并排挤坐着三个人。

    杭文治示好似的笑了笑,同时在心里盘算了一下:三张床六个人,看来这个监室现在是“满员”了。他把包裹放下,然后坐在床上拿起秋裤便要往腿上套。

    “你妈个逼的,让你穿衣服了吗?”里面床上坐着的一个人不干不净地骂了起来。这是个非常年轻的小伙子,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虽然面相稚嫩,但他说话的时候却斜眉咧嘴的,一脸的痞气。

    杭文治的动作僵在了一半,手里拿着裤子,穿也不是,不穿也不是。

    “你过来。”先前说话的男子冲杭文治招招手,看他怡然躺着的悠闲姿势,似乎是这个监室里的老大。

    杭文治把秋裤放回床上,半裸着身体走到那男子面前。却见对方四十岁左右,矮壮矮壮的身材,左脸颊上立了道刀疤,容貌甚是凶悍。

    刀疤脸上下打量着杭文治,像是要把他看透似的。后者无奈而又尴尬地垂着头。

    “你他妈的是哑巴啊?”小痞子忽然从后面跳过来,劈手在杭文治的脑壳上甩了一巴掌,“还不叫平哥?”

    杭文治转过头去,神色有些愤然。小痞子立马瞪起眼睛:“怎么着,想炸刺啊?”

    “嘿,就这小模样,还挺有脾气呢,也不想想这是什么地方。”另一个坐在对面床上的男子冷笑着说道,听声音这正是先前挑衅文身男的那个人。杭文治意识到自己绝不能多说什么,只好忍住气冲着躺在床上的矮壮男子叫了声:“平哥。”

    平哥哼了一声,算是应了,然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杭文治。”

    “嗯,人挺文,名字也挺文。”平哥又瞥了他一眼,“是文化人吧?一点礼貌都没有,你就算到别人家里做客,不也得先跟主人打个招呼?”

    “是,平哥。”杭文治倒也认了,又转过身看着对面坐着的那三人,“我初来乍到,不懂规矩,诸位大哥包涵着。”

    平哥这时指着那三人分别介绍:“这是黑子,这是阿山,这是小顺。”他每介绍一人,杭文治便要跟着叫“黑子哥”“山哥”“顺哥”。黑子和阿山都是三十来岁的年纪,黑子身高体壮,阿山则要精干一些,这两人叫“哥”倒还好,只是那个痞子“小顺”年纪轻轻,自己却也要叫“哥”,杭文治心中多少有些憋屈。不过既到了这个地方,还有什么道理可讲?

    躺在门口铁床上铺的男子一直没有起身,杭文治犹豫着,不知是否也要上前打个招呼。平哥看出了他心中所想,撇了撇嘴说:“他在睡觉,不用管他。”而黑子此刻则“哼”了一声,似乎对那人还存着些不满的情绪。

    “哎呀,快开饭了吧?”平哥忽然吸了吸鼻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也都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饭香。黑子的情绪更是大为好转,兴奋地搓着手道:“今天我得有加餐吧?”

    “放心吧,肯定有你的。”阿山笑着说,“老张心是狠,但说话还是算数的。就凭你今天的表现,肯定有肉吃。”

    小顺也跟着附和:“黑子哥那句话可真绝:给丫刺个笼子!哈哈,我一想到就乐。”

    黑子得意地自夸道:“话绝是一方面,最主要是眼睛准。今天这帮新犯,人太多。我一眼就看出只有那个文身儿可以挑唆。怎么样,被我抢了个头彩吧?”

    杭文治渐渐听出些味儿。原来入监时老犯们的言语欺凌竟是在张海峰的授意下进行的,其目的不言自明:就是要找出新犯中最“炸刺儿”的那个,然后杀鸡骇猴,给其他人一个下马威。只可怜那个文身男直到现在还蒙在鼓里。

    见这几位聊得欢快,杭文治便小心翼翼地回到了自己的铺位上。这次倒没人再呵斥他,他连忙抓紧时间穿好了衣裤,总算摆脱了难堪的境地。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