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尾声

两个月后,二〇〇三年三月十一日下午四时零七分,省城中级人民法院内。

    法庭中所有的人员此刻都站了起来,审判长已经准备要宣读审判结果。

    年轻人站在审判席上,从他的表情中很难看出他此刻内心的情绪。

    旁听席中有罗飞、慕剑云、尹剑、柳松、曾日华这些“四一八”专案组的成员,他们的脸上则显露出期待而又忐忑的神色,因为接下来的判词将是衡量他们几个月来艰辛战果的直接标尺。

    阿华站在最角落的地方,他并不喜欢出席这样的场合,但今天的宣判他又不得不来。

    审判长威严的声音终于响起:

    ……

    A市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杜明强犯伪造居民身份证罪,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故意杀人罪,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杜明强出于个人目的,利用警方对其进行人身安全保卫的机会,于二〇〇二年十一月间采用安置窃听器材的方法监控警方的办案过程,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和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

    公诉机关对杜明强伪造个人身份的指控缺少必要的证据,本庭不予支持。

    公诉机关对杜明强杀害童木林、陈天谯二人的指控,相关证据缺乏排他性,本庭不予支持。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八十二条、第二百八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杜明强犯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被告人杜明强犯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两罪并罚,对被告人杜明强执行有期徒刑五年。

    ……

    听到这样的判词,专案组的成员们都难免暗自摇头。正如他们预先料到的那样,法庭并没有采纳对嫌疑人最关键的故意杀人罪名的指控。

    而罗飞的心情则要更加复杂一些,因为他的疏忽,嫌疑人咬断了自己的手指,使得能直接证明他杀害陈天谯的那枚现场指纹失去了意义。虽然“杜明强”咬断指头的行为本身就具有重大的嫌疑,但这种嫌疑并不能成为给他定罪的证据。

    警方也曾搜查过“杜明强”的住所,然而结果却令人遗憾,他们并没有找到能与尼桑车前盖上那两枚印迹相吻合的指纹。

    本着“疑罪从无”的法律原则,法庭确实无法判决嫌疑人故意杀人的死罪。

    不过不管怎样,那家伙总算要被关在监狱中。而且他已经失去了一节指头,今后即便出狱,也无法掩盖自己的身份了。

    想到这里,罗飞的自责便稍稍地散去一些。他甚至还有一些欣然,因为从心底来说,他并不愿意把那个年轻人逼上绝路。

    年轻人的脸上仍然看不出什么表情,但他的脸皮下却藏着一丝的笑意。他还活着,这是最重要的。

    他能活下来有运气的成分,同时也得益于他的谨慎和细密。

    在潜伏在专案组身边的一个月里,他时刻小心,不让自己的指纹等特征痕迹落到警方的手中。在离开那间住所之前,他更是彻底打扫了整个房间,这个举动当时看起来略有些多余,但后来却显示出至关重要的意义。

    根据现有的证据,法庭只能判他入狱,而监狱对他来说并不可怕。

    在跟随老师成长的日子里,他曾有整整一年的时间都是在监狱里度过的,他熟悉那里的制度、规则,同样也熟悉那里的漏洞。

    他已经暴露了一个身份,作为“杜明强”的身份。不过他还有十多个类似的合法身份,即使是罗飞也不可能找到这些身份隐藏在哪里。所以只要他能够自由地走出监狱大门,很快就能蒸发在茫茫人海中。

    他虽然少了一节手指,但他还远未输到一无所有。

    现场的另外一个人也在笑,这个人正是阿华。

    他要感谢法庭没有判决那个家伙死刑,这给自己留下了报仇的机会。

    监狱也是阿华非常熟悉的地方,甚至可以说,那里就是他的势力范围。他可以在监狱里做出很多事情,而那个家伙看起来已经很难有逃避的机会。

    好戏才刚刚开始呢。阿华看着审判席上的年轻人,在心中暗暗地说道。

    二〇〇九年十月八日,第一稿于燕郊

    二〇一〇年一月六日,修订于燕郊

    (第二部完)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