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宿命(3)

“可第二天我就发现你又开始悄悄地追踪陈天谯,从A市一直追到了海口。我跟随着你的脚步,心中很难说出是什么样的滋味。我知道我终于可以抓住Eumenides,可这并不是我最想看到的结果。”罗飞情真意切地谆谆说道,最后他重重地长叹了一声,“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是要作出那样的选择?”

    年轻人仍然闭着眼睛,口中再次漫起苦涩的滋味,然后他反问道:“你又为什么要将录音带最后的内容抹去?”

    罗飞转过头来,愕然愣了片刻后才道:“你听到了最后的内容?”

    年轻人苦笑着点点头:“老师早已安排好了一切。当他发现我偷偷去看那女孩演出的时候,就已经算到了我今后的路程。所以他让那女孩把完整的录音带交给我——就在你第一天跟踪我的那个晚上。”

    罗飞的心慢慢地沉了下去,胸口像窒息一般难受。他千筹万划,却疏漏了这个重要的关节:十八年前的那起劫持案,袁志邦显然是有能力复制现场录音的。而他既然料到警方会对文成宇展开心理攻势,又怎会忘掉把录音中的真相展示给那个孩子?

    “你没有必要问我为什么会做那样的选择。”此时年轻人终于睁开了眼睛,他转头看着罗飞,幽幽地说道,“你既然要抹去最后的真相,说明你非常清楚,我在那真相面前根本无从选择,对吗?”

    罗飞舔了舔嘴唇,却不知还能再说些什么。他的确抹去了录音中最后的一段真相,这是他和丁科共同的主意,因为他们都知道,那真相是任何人都无法忍受的。

    罗飞与那年轻人相视无语,而录音中那段被抹去的部分此刻仿佛又在他们的耳边重新响起——

    ……

    首先是孩子那声欢快的呼喊:“爸爸,我的生日蛋糕买到了吗?”

    在几秒钟的寂静过后,文红兵沉着声音说道:“会买的……我一会儿就给你买。”

    “你爸爸骗你的,他根本没有钱!他买不起生日蛋糕——”一个尖厉的声音忽然打断了文红兵的话,“你永远也吃不到生日蛋糕。”

    孩子失望的哭声伴随着这尖厉刻薄的声音响了起来。

    文红兵的怒火被瞬间点燃了,他的情绪再也无法控制。于是斥骂、厮打,夹杂着袁志邦焦急而又无奈的劝阻声,乱乱地响成了一片。

    “砰!”枪声响起,结束了这混乱的一幕。然后便是袁志邦的怒斥声:“你有病吗?你刺激他干什么?!你看不见他身上绑着炸弹?!”

    “怕什么?”被斥责的人却在阴恻恻地笑着,“一个假炸弹而已!”

    “你说什么?!”袁志邦的声音极度地骇异。

    随后便是丁科等人涌进现场的声音,至此那段录音才真正结束。

    ……

    在良久的沉默之后,年轻人终于又再次开口:“没有纠缠成一团的因果,没有无奈,也没有茫然。一切都非常清晰,清晰得让我颤抖——因为那根本就是刻骨的仇恨,任何人都不得不报的仇恨。”

    罗飞轻轻地叹了口气。即使是他这样开明的人此刻也不知该怎样去劝慰对方,因为那事实的真相确实和难辨因果的无奈毫无关系。袁志邦、文红兵,包括那个想吃蛋糕的孩子,他们都根本不用为那悲剧性的结局负责,所有的责任都如此清晰地指向唯一的始作俑者——陈天谯。

    陈天谯早就知道文红兵携带的是一枚假炸弹,也许从文红兵闯入他家中的最初时刻便已知晓。但他却在一直配合着文红兵的演出,因为他还有更深的目的。

    袁志邦对文红兵的劝慰险些破坏了陈天谯的计划,好在那个孩子的一句童言让他看到了转机。于是他开始用卑劣的语言去刺激文红兵心中最柔弱的部位,他知道对方一定会因此而变得癫狂。

    陈天谯成功了,袁志邦准确射出的那颗子弹给他的计划画上了完美的句号。追债者死在了他的面前,以后他可以心安理得地享用那笔无人追讨的财产。

    袁志邦和那个孩子都只是他在实施这个邪恶计划时用到的工具而已。

    袁志邦是最早知道真相的人,可他却对陈天谯毫无办法。因为从法律上来说那个家伙并没有任何的罪责。

    原本应该伸张正义的子弹却沦为了恶行实施时的道具。这个变化在十八年前击碎了袁志邦身为警察的信仰,他不再信奉任何规则,他从此只相信自己,立誓要用自己的力量来改造这个世界中存在的邪恶。

    而十八年后的文成宇亦无法逃避自己宿命般的责任。因为他的生父是死于一场彻头彻尾的谋杀,无比邪恶却又绝对“合法”的谋杀。

    “当我听完那卷录音带之后,我才彻底领悟到Eumenides存在的意义。而成为Eumenides,亦早在十八年前就已成为我无法逃避的宿命。”年轻人此刻又继续说道,“我要感谢老师,是他把陈天谯留给了我,作为我彷徨时指路的明灯。”

    罗飞心中一动:是的。袁志邦一直掌握着陈天谯的去向却又一直没有动手,这样看来后者的确是袁志邦特意留给文成宇的指路人。他心中同时又涌起一股悲凉的无奈感觉,自己一度认为可以将文成宇拉离袁志邦控制的阵营,可谁知袁志邦早已做好了周密的安排,自己终究只是一条陪着Eumenides成长的鲇鱼。

    不过不管怎样,这条鲇鱼总算是捕到了自己的猎物。想到这一层,罗飞的心态便略略轻松了一些,虽然这种轻松中难免会带着无尽的遗憾。

    该说的话似乎都已说完,又相对沉默了良久之后,罗飞长长地吸了口气:“也许我该通知当地的警察过来了。”

    “你没有带自己的人吗?”年轻人问道。

    罗飞摇摇头:“之前我就说过了,我不确定你是从谁身上获得了警方的消息,所以我解散了专案组,一个人跟着你来到海口。当地的警方我也一直没有动用,因为我觉得在你这样的对手面前,还是我自己行动更加放心一些。”

    “你的决定非常明智,”年轻人仰起头看着天花板,“如果你布置了其他的人马,那一定会被我发现的。可我确实没想到你居然会是独自一人。”

    罗飞品出了对方话语中那种惺惺相惜的感慨。是的,这是高手之间的顶尖对决,其他角色的加入只会让这样的对决变得庸俗而乏味。他甚至忍不住暗暗假设,如果一直以来警方就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话,那形势会不会更早出现转机?

    这种想法或许有些独断和自大,与其说是在自诩,不如说是天蝎座强大的个人控制欲又在作怪吧?不过话说回来,如果当初不是慕剑云落入袁志邦的圈套,可能Eumenides在刺杀邓骅的时候就已经被罗飞擒获了呢。

    罗飞对Eumenides则这样分析自己单独行动的效果:“以前警方虽然力量壮大,但我们在明处、你在暗处,这一明一暗造就了你的优势。而我查清了你的身份之后,主动解散专案组,使得我们之间的明暗发生了逆转——这就是我现在能把你铐在这里最根本的原因吧?”

    年轻人点点头表示认可,然后他又转了话锋说道:“——不过你一个人的力量毕竟单薄,难怪你没有在我杀死陈天谯的现场抓我。”

    “是的。我必须单独行动才能瞒过你的眼睛,但想要抓住你就很难了,所以我只有等待一个绝对的机会。就像现在这样——”罗飞晃了晃自己的左手腕,“当我们赤裸裸地铐在一起的时候,谁也不可能再耍出任何花样。”

    年轻人笑了笑,似乎是在赞叹于罗飞的严密和谨慎,又像是在感慨于自己的大意和无奈。

    罗飞此刻则露出些犹豫的神色,似乎还有些话不知道该不该说。不过在这番赤裸的境地下,他又确实没有必要隐瞒些什么。最终他还是把这些深藏在心底的话语抛了出来:“其实我一直一个人行动,除了怕惊动你之外,还有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哦?”年轻人好奇地看着对方。

    “我也听过那卷录音带,”罗飞郑重其事地说道,“我觉得陈天谯‘故意杀人’的罪名是可以成立的。”

    “你在放任我的行为?你希望我能够杀死陈天谯?”年轻人的眼角微微地弯起。

    罗飞没有回答,表达出一种默认的态度。片刻后他又“嘿”地苦笑了一声,说道:“也许袁志邦至少有一句话是正确的:我们都有着相同的目的,但我们又处于截然不同的生死阵营。”

    年轻人也释然一笑,似乎非常认同罗飞的描述。同时他还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必须弄明白。

    “既然你没有在现场抓住我,你现在又想用什么样的证据来指控我这个具有合法身份的人呢?”他看着对方专注地问道。

    “想从你身上得到证据的确很难。”罗飞踌躇着说道,“你坐飞机前往海口的时候,我不敢和你乘坐同一趟航班,所以暂时失去了你的踪迹。不过我并不着急,一下飞机我就盯着了陈天谯——我知道你必然会来找他的。今天晚上,陈天谯来到大排档之后,我看到你的身影——虽然你当时进行了乔装打扮,戴了假发和胡须,看不清具体的面容,但我还是从身形动作判断出那个人就是你。你到大排档之后假冒服务生对陈天谯实施了刺杀。当时正是人来车往的高峰期,你完成杀戮后,很快就潜入人流,并沿着计划好的路线逃遁无踪。你的动作非常快,我甚至无法跟上你。等我再次在街头发现你的时候,你已经去掉了伪装,恢复了本来的装扮,身上穿的衣服也都换掉了。”

    年轻人似乎越听越有兴趣,他歪着脑袋再次问道:“既然如此的话,证据在哪里?”

    “没有证据我是不会抓你的。”罗飞自信地笑了笑,“我拍到了一张照片。”

    “杀人现场的照片吗?你怎么证明那个长发披肩、遮住半个脸庞,然后又满脸大胡子的人就是我?”

    罗飞盯着年轻人看了片刻,问道:“你还记不记得你刚刚逃上马路的时候,一边跑一边摘掉了作案时戴的手套?这个时候正好有一辆尼桑轿车开过来,差一点儿撞到了你。你灵巧地躲开了,但同时你的一只手却下意识地在那辆轿车的前盖上撑了一下。”

    “是的。”年轻人沉吟着点了点头,“我记得我用了中指,我用指尖撑住了尼桑车的前盖。”

    罗飞又道:“我在高处拍到了这个瞬间的照片,那张照片能清晰地显示出你的手指触摸轿车的位置。”

    年轻人明白了其中的关节。

    “那你一定已经提取到了那个指纹,对吗?”他淡淡地问道,但目光却有些沉凝,似乎正在竭力思考着什么。

    “不错。”罗飞并不避讳将自己的底牌亮给对方,“有了这个指纹,有了你触摸汽车的照片,再加上司机和现场目击者的证词,我想这已足够组成一条牢不可破的证据链。”

    的确,如果这样的证据还不够充分的话,那世界上所有的凶犯都可以逍遥法外了。

    不过年轻人此刻却偏偏还能笑得出来。

    “罗队长,你还记不记得我当时用的是哪只手?”他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罗飞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这个问题会有什么意义,不过他还是认真地回答说:“我可以非常确定地说,是左手。”

    “那你真不应该只把我的右手铐起来。”年轻人一边说着,一边抬起了左手。然后就在罗飞的眼皮底下,他把中指最前端的关节送到了自己嘴里,牙关发力,狠狠地咬了下去。

    “你干什么!”罗飞心中一沉,想要去阻止时却哪里还来得及?鲜血从年轻人的嘴角里流淌出来,而当他的左手离开嘴边的时候,那根手指的前端关节已经消失无踪,当然随之一起消失的还有能够坐实他凶手身份的那个指纹。

    罗飞呆呆地愣住,眼看着鲜血从年轻人的断指中不断涌出,如密集的雨点般落在水池里,顷刻间便染红了一大片。

    年轻人却像浑然感觉不到疼痛似的,他将那节指尖咽进肚子里的时候,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我的名字叫杜明强,我只是一个网络记者。童木林是我的同事,我们共用一个网络账号‘甄如风’。我的确通过某种方法进入了专案组内部,并且在组员手机里安装了窃听器,可这么做都是为了满足我的职业需求,因为我是一个记者,我需要刺探那些最隐蔽的秘密——”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又变成了那种得意扬扬、目空一切的倨傲状态,然后他大声地宣布,“而我的目标,就是成为世界上最好的记者!”

    罗飞无奈地看着对方,他想要苦笑,可却连一丁点儿的笑容也挤不出来。因为他知道对方此刻所说的全都是谎言,而自己却已失去了揭穿这些谎言的最关键的证据。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