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亡者之礼(3)

是的。如果文成宇坚持要走Eumenides之路,那么按照他的信仰,陈天谯必然也是死亡通知单上的人。警方大可以在杜明强遇刺之后再把陈天谯放出去——把后者继续作为捕捉Eumenides的诱饵,恐怕谁也无须有什么愧疚之心吧?

    关键的问题在于,文成宇究竟会往哪个方向前进呢?

    这似乎是个必须等到月底才能揭晓的答案。

    十二月一日凌晨零点,杜明强住所内。

    客厅里的挂钟嘀嘀嗒嗒,秒针、分针和时针终于用不同的速度同时转过了钟盘最上方的那个顶点。

    一个年轻人独坐在沙发上瞪圆了双眼盯着那挂钟,他脸色通红,心弦亦绷紧到了极致。在他脚下则码着一溜空啤酒瓶,看来正是那些瓶中之物伴他度过了前半个夜晚。

    当那个预定的时刻到来之后,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忍不住笑出声来。

    先是“嘿嘿嘿”的笑,然后越来越大,终于变成了“哈哈哈”的狂笑。他甚至站起身来手舞足蹈,似乎有某种压抑已久的情绪正从他身体中不受控制地喷薄而出。

    忽然“哗啦”一声脆响,有什么东西被打碎了似的。年轻人吓了一跳,不过随即发现那只不过是脚边被踢翻的一个啤酒瓶。所以他的笑声短暂地中断了一下以后,便更加肆无忌惮地宣泄出来。

    光笑似乎还不够过瘾,年轻人又捡起地板上其余的空酒瓶往墙角砸去。“啪!啪!……”屋内连续响起了清脆的爆破声。

    等所有的酒瓶都被砸完之后,年轻人略略平静了一些。他再次看了眼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接近零点零五分了。

    年轻人似乎也闹腾累了,他长长地嘘了口气,然后冲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做了个“V”形的手势。

    那吊灯里藏着一个微型摄像头,他知道刑警队长罗飞此刻一定正端坐在监视屏幕的后面。这一个月来,除了私密的卧室和卫生间,这套房屋里里外外的每一个角落都在警方严密的监控之下。

    现在这一切终于可以结束了。

    年轻人向着门口走去。他打开厚重的防盗门,门外是漆黑而寂静的楼道。年轻人干咳了两声,点亮了声控的楼灯。

    在昏暗的灯光中,一个人影迅捷无比地闪了一下。年轻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屋门口已经多出了一个男子。

    “柳警官,你的任务终于完成了!”年轻人定神看清来人之后,便兴奋地说道,“我们也终于可以解放了!”

    那个从楼道隐蔽处闪出来的男子正是特警队员柳松,他上下打量着屋内的那个年轻人,这一个月来自己几乎是寸步不离地保护着此人的安全,因为对方的名字曾一度出现在Eumenides的死亡通知单上——杜明强。

    还没有从任何一个上了死亡通知单的人能在执行日过去后仍然存活,而杜明强似乎已经做到了这一点。

    是的!柳松再次确认了自己的判断,那个年轻人周身上下完好无损,此刻他唯一的问题就是酒喝得稍微多了些,精神有些过于亢奋。

    柳松从腰间摸出了对讲机,调节好相关的频道:“001,001——003呼叫。”

    “请讲。”对讲机中传来罗飞的声音。

    柳松汇报着现场的情况:“限定时间已过,情况一切正常。”

    罗飞在电波那头沉默了片刻,然后他淡淡地吐出三个字来:“收队吧。”

    “是!”柳松刚刚要挂断信号,旁边的杜明强却一把将对讲机抢了过去:“让我也说两句吧!”

    柳松皱了皱眉头,不过想到杜明强此刻倒也应该向警方表达些谢意,于是便按捺住情绪没有发作。

    “罗队长吗?哈哈,我还活着,那个杀手——Eumenides,他根本就没有出现!”杜明强冲着对讲机大声说道。

    “我知道,”罗飞在那头似乎也笑了笑,“现在你可以好好地睡一觉了。”

    杜明强却还不愿结束对话,他又很刻意地问了一句:“你知道那家伙为什么没有来吗?”

    “为什么?”罗飞完全是应付般地反问道。

    “因为他看到了我写的报道!”杜明强得意扬扬地大笑起来,“那是一篇精彩绝伦的报道!它让一个传奇杀手放下了手中的血腥屠刀——除了我杜明强之外,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写得出来?!”

    可惜他无法听到罗飞对自己的回复与评价,因为柳松已经愤然把对讲机抢了回去。

    “但愿你一辈子都能有这么好的运气!”柳松冷冷地扔下这句话之后,转身向着电梯间走去。另有两个隐蔽在暗处的特警此刻也闪现身形,一行人毫无眷意地离开了这个奋斗了一个月的无声战场。

    柳松他们离去得太过突然,杜明强微微怔在原地,似乎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片刻后,楼灯定时熄灭,整个楼道又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十二月一日上午八点零七分,刑警大队羁押室外。

    罗飞背负着双手,眼看着看守警员打开了羁押室的铁门,将干黑瘦小的陈天谯从屋内提了出来。

    过了两个礼拜的禁闭生活,陈天谯终又见到了自由的天空。他仰起头看着天空,悠闲地叹了句:“唉,入冬啦,不过这太阳倒是不错呢。”

    “陈天谯。”罗飞迎上前说道,“对于你涉嫌诈骗一事,经过警方侦查,证据不足。现决定不予逮捕。”

    “嘿嘿……”陈天谯干笑了两声,声音阴恻恻的,让人极不舒服,然后他又得意地说道,“我说过的,你们怎么把我抓进来,到时候就要怎么把我放出去。”

    罗飞似乎不屑于搭理对方,他只是冲看管干警挥了挥手:“带他去领随身物品吧。”

    陈天谯却仍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一边往外走一边看着笑道:“我永远也不会蹲大牢的,虽然在你们看来,我做了很多‘坏事’,你知道为什么吗?”

    罗飞冷冷地回视着他,默然不语。

    “因为我从来不犯法!我比你们任何人都懂法律!”陈天谯自说自话地给出答案,然后他大摇大摆地走过罗飞身边,扬长而去。

    “就这么放了他吗?”尹剑一直站在罗飞身旁,此刻他看着陈天谯的背影,忍不住问道。

    “不放又能怎样?难道你能像Eumenides那样制裁他吗?”罗飞反问了一句,然后他拍了拍助手的肩膀,“别想了,赶紧去会议室吧,慕老师他们正等着呢。”

    十分钟后,罗尹二人来到了刑警大队会议室内。近一个多月来,这里已成为“四一八”专案组固定的碰面地点。此时此刻,慕剑云、曾日华、柳松这些核心成员又在这里齐聚一堂。

    罗飞则给大家带来一个颇为意外的消息:“我宣布:‘四一八’专案组从今天开始暂时解散。”

    “什么?”柳松第一个瞪圆了眼睛,“可是Eumenides还没抓到呢!”

    “怎么抓?”罗飞淡然反问道。

    柳松摇摇头,他也拿不出什么方案来。

    “他已经收手了。而我们也没有任何可供追寻的线索,”罗飞轻叹一声说道,“我们不知道他的公开身份,不知道他的相貌……这半个多月来,我们的动作都没有什么进展,专案组继续维持下去还有什么意义呢?”

    柳松忽然又想到什么:“那个陈天谯呢?我们为什么不派人盯着他?”

    “没必要了。他已经放过了杜明强,也就不会去找陈天谯——他已经不再是Eumenides了。”

    “那这个案子就这样算了吗?”尹剑也颇有些不甘心的样子。

    罗飞耸了耸肩膀:“从现在来说,只能无限期地搁置,除非又有新的‘死亡通知单’出现。”

    “恐怕不会再有了……”慕剑云摇着头道,“他既然已经放弃了杀手之路,又有什么理由再回头呢?”

    “这么说的话,我们就只能解散了?”曾日华此时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这样也好啊,这一个多月可真是累坏了,大家都好好地休息几天吧!”

    众人面面相觑却又各自无语。Eumenides终止了犯罪,这样的结局或许不能算完全失败,但是对同仇敌忾战斗了一个多月的专案组来说又的确埋下了太多的遗憾……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