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亡者之礼(1)

 十一月十二日上午八点零七分,刑警大队会议室内。

    除了“四一八”专案组的成员外,在座的还有一个外人——杜明强。他正在打一个深深的哈欠,好像尚未睡醒似的。

    “唉,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打完哈欠之后,他便用手揉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我跟你们的作息时间实在调不到一块儿去,以后你们再让我这么早起床,那还不如直接杀了我。”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罗飞一边说,一边看了看身旁的尹剑,“把东西给他吧。”

    尹剑把一个大信封推到杜明强面前。

    “这是什么?”杜明强打开信封,从中倒出一叠资料和一个MP3。

    “给你的新闻素材,你先把资料看了吧。”

    一听说是新闻素材,杜明强立刻来了精神。他拿起那叠资料认真起来,资料中的内容却是对十八年前一起劫持人质案件的客观描述,案件背景、涉案人物以及案发前后的全程经过,内容非常翔实。

    “矛盾冲突很强,伦理关注点也有,”看完之后,杜明强便甩着手评论起来,“只不过时间也太久远了吧?时效性差了点儿,就算写出来,恐怕新闻效果也不会很好。”

    “案件中的那个孩子,就是现在的杀手Eumenides;而射杀他父亲的警察,就是一手培养出Eumenides的袁志邦。”罗飞淡淡地点出了材料中的关键之处。

    “是这么回事?”杜明强两眼放出异样的光芒,“这就不一样了!这可是现在最热门的社会焦点话题。我完全可以根据这些材料,分析出两代Eumenides的心路历程,绝对吸引眼球!”

    罗飞点点头,杜明强一下子就从资料中看到了对Eumenides心路的剖析前景,他的职业嗅觉倒没有让自己失望。

    “把现场录音也放给他听听。”罗飞再次吩咐尹剑。尹剑随即便打开了那个MP3,十八年前的现场录音真实地再现于众人耳边。

    录音从袁志邦进入劫持现场开始,绝大部分内容都是袁志邦对文红兵的规劝过程。伴随着前者诚挚耐心的言语,文红兵躁动不安的情绪似乎已慢慢平息。而父子间的亲情更是让他无法割舍,终于他不再纠缠于与陈天谯的债务纠纷,而是向袁志邦提出要抱抱自己的孩子。

    “把炸弹放下,松开人质,这样我才能放心把孩子给你。”在录音中,袁志邦用抚慰的语气说道,“你不用有什么顾虑,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现场随即陷入短暂的沉默,文红兵没有说话,他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袁志邦又继续展开努力:“你还想不明白吗?对你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你如果继续错下去,把你的妻子,你的儿子又放在什么位置?”

    “儿子,我的儿子……”文红兵终于开始喃喃自语。谁都能从这语调中听出,他固执的精神防线已经到了崩塌的边缘。

    “来,孩子,回头看一看,叫声‘爸爸’。”袁志邦此刻温柔的话语显然是对怀里的孩童所说,而他的目的就是要用父子亲情对文红兵进行最后的召唤。

    片刻后,清脆的童声响了起来:“爸爸,我的生日蛋糕买到了吗?”

    这句话似乎刺中了文红兵心中最柔弱的痛处。他发出一声痛苦的呜咽,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癫狂的叫喊:“把我的钱还给我!还给我!”

    “我真的没钱……”那苍白无力的辩解声自然是源于陈天谯之口。

    袁志邦则焦急万分:“住手,请你冷静一点!”

    “混蛋!你撒谎,我要杀了你!”文红兵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末途的野兽,嘶哑绝望,令听者毛骨悚然。随后他的话语声又变成了剧烈的喘息,像是正与什么人产生激烈的厮打。

    “住手,都住手!”袁志邦大声喝止,但他已无法再控制局面。

    直到枪声响起:“砰!”一切终于结束了。

    那段录音也到此为止。不过会议室里的众人一时间却全都默然不语,似乎难以摆脱那段往事在他们心头笼罩的阴霾。

    良久之后,还是罗飞打破了这令人备感压抑的沉默气氛。

    “你有什么感觉?”他看着杜明强说道。

    面对这样的人间悲剧,杜明强脸上一贯麻木不仁的表情也消失了,他恍然地摇摇头:“那个……那个孩子,是他的一句话……”

    “是的。就是他的一句话改变了局势,令人感慨,同时也令人无奈。”罗飞也叹了口气,又道,“我希望你能把这个段落写进报道里面。”

    “哦?”杜明强回视着罗飞,似乎想从对方眼睛里领会到更多的深意。

    “不光是报道,那个MP3你也带走,回头把录音也放到网上。”

    杜明强又凝视了罗飞片刻,他的嘴角渐渐浮起一丝狡黠的笑意:“罗警官,你是在利用我吗?”

    “你如果没兴趣可以不做。”慕剑云最看不得对方这副自以为是的样子,便冷冷地插话道,“我们掌握的网络记者也不是就只有你一个。”

    “做,这么好的素材谁不想做?”杜明强咧咧嘴,冲慕剑云做出投降般的表情,“不过你们最好把真实的用意告诉我,这样我写文章的时候也好有所斟酌啊。”

    这个要求倒是合情合理,慕剑云看了罗飞一眼,在得到罗飞肯定的暗示之后,便又对杜明强说道:“文成宇,也就是现在的Eumenides,他当年很小,自己并不记得这起案件的详情。我们希望你写一篇报道,并且被Eumenides看见,因为案件中的细节有可能促使他放弃杀手之路。”

    “你们的意思,是要让我写一封劝诫书吗?”杜明强嬉笑着打了个比喻。

    “也可以这么说吧。”慕剑云耸了耸肩膀,然后又详细解释道,“袁志邦正是因为这起案件才走上了杀手之路。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其实是幼年时期的文成宇无意中转变了袁志邦,进而才有了后来的Eumenides。现在我们把这段往事告知文成宇,目的就是让他从中产生反思。他会知道,成为Eumenides并不是他必须走的道路,袁志邦传授给他的那些理论也并没有牢不可破的根基——那其实只是一次偶然的事故,缘于他自己的一句无意童言。这场由他引起的血腥悲剧,现在也同样可以在他手中得到终结。”

    杜明强用手摸着下巴,像是颇有回味的样子:“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那你知道怎么写这篇报道吗?”慕剑云挑着眉头问道。而不待杜明强回答,罗飞又在一旁加重了砝码:“你对这件事应该比我们任何人都更加重视,因为它其实直接关系到你的性命——你明白吗?”

    杜明强“嘿”了一声:“当然。如果这篇报道能达到预想中的效果,我就会成为第一个逃脱Eumenides死亡通告的人。”

    “嗯,你是个聪明人,我本来就不需要说这么多的。”罗飞转头看看陪坐在杜明强身边的柳松,“柳警官,你这就带他准备去吧。稿子出来之后还是先拿给我看看。”

    “是!”柳松站起来敬了个礼。虽然腰间还缠着绷带,但他的身姿依旧坚毅挺拔。

    杜明强此刻也懒洋洋地站起身,他晃了晃手中的大信封,颇有些得意地感慨道:“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吗?注定要成为一个世人瞩目的大记者。”

    “快走吧!”柳松瞪了杜明强一眼,然后拽这他走出了会议室。

    待这二人走远之后,罗飞看着慕剑云问道:“慕老师,你觉得这件事的把握有多大?”

    “不好说……”慕剑云沉吟着,不敢把话说得太过绝对,“不过不管怎样,这篇报道一定会动摇到Eumenides的信仰根基。他苦苦追寻的身世之谜是如此无奈,而无奈可以消磨任何坚固的情感,不管是爱还是恨,他都没有理由再执着下去。如果这个时候再有外因的促进,那他放弃杀手之路的可能性就非常大了。”

    罗飞心中一动,他其实已经清晰地看到了那个外因,但并不方便在这个场合说出来。

    “可我们就这样改变战略了吗?”尹剑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见罗飞闻声转过了头,他便又继续说道,“我们既然已经找到了丁科,为什么不布下陷阱让Eumenides上钩,反而主动把他想要的那些信息告诉他呢?”

    罗飞没有直接回答,他用目光在场内同僚的身上转了一圈,然后问了句:“你们谁同意用丁科作为Eumenides的诱饵?”

    众人都不作声。通过昨天下午的相处,他们都已被那个老人的深邃境界所折服,以他为诱饵捕捉Eumenides,实在是难以接受。而且以丁科的悲悯情怀,他对这样的行动多半也不会配合的。

    片刻之后,却听曾日华挠着头皮说道:“我们已经有一个诱饵了,倒是不必再用丁老去冒险吧?把信息告诉Eumenides也好,这样我们也可以集中精力,盯死杜明强。”

    “可如果Eumenides真的被劝服,他放过了杜明强,我们还怎么抓他?”尹剑不甘心地追问道。

    罗飞轻轻叹了一声:“尹剑,你心中报仇的情绪太重了。”

    尹剑一怔。是的,他一直对韩灏的境遇耿耿于怀,在他看来,Eumenides正是把韩灏逼往绝境的凶手。

    “我赞成罗队长的方案。”慕剑云适时地对罗飞表示支持,“无论如何,制止犯罪才是我们最根本的目的。以后能不能抓住Eumenides是另一回事,但难道为了抓住他,你就希望他继续实施杀戮的行为吗?”

    尹剑仰起头,他的眼圈有些发红,但他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十一月十三日上午十点十六分,刑警队长办公室。

    上午的阳光从屋子南面的窗户中射进来,照得屋子里亮堂堂的。

    罗飞静静地坐在办公桌前,桌面上摊着一份晨报。

    那并不是今天的新报纸,报头的日期注明是十一月一日。在报纸的副版位置刊登了一条社会新闻,对见惯了各种命案的刑警队长来说,这新闻本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今晨,在城东玉带河中发现一具青年男子的尸体。经法医检测,死者为溺水身亡,而他血液中的酒精含量达到了213毫克每升,在死前已属于严重醉酒状态。警方推测,该男子可能是醉酒后在河边小解时,不慎落水溺亡,事发时间当在今天凌晨时分。警方亦借此提醒广大市民:饮酒要适量,过度饮酒不仅伤身,而且潜伏着各种意想不到的危险。

    不过罗飞的目光却已经在这条新闻上停留了很久,他的右手搭在桌上,食指尖缓慢而有节奏地轻敲着桌面,整个人正沉浸在一种深入思考的状态中。直到屋外响起“笃笃笃”的敲门声,他才从这种状态中挣脱出来。

    “请进。”罗飞一边招呼,一边把那份报纸叠起,收回到办公桌抽屉中。

    虚掩的屋门被推开,走到屋内的人却是罗飞的助手尹剑。小伙子一进门便笑嘻嘻地问道:“罗队,今天是不是你的生日?”

    “生日?”罗飞略一愣——十一月十三号,真的是呢。他随即自嘲般地咧开嘴,反问,“你怎么知道的?我自己都忘了……”

    尹剑“嘿嘿”一乐:“有人给你送生日礼物来了。”

    “谁?”罗飞一边问一边暗自揣摩:自己刚到省城不久,具体生日也从未对身边这些新同事说起过,是谁会如此上心,还特意送来了生日礼物?

    “我也不知道,你自己问他吧。”尹剑说完便转头向屋外招呼了一声,“你进来吧。”

    罗飞凝起目光,眼看着一个陌生的小伙子风风火火地走到了屋内。那小伙子穿着蓝色的制服,罗飞一眼就看出他是只不过是个负责送货的员工。

    “您就是‘四一八’专案组的罗警官吗?”小伙子看着罗飞,恭敬地问道。他手中提着一个生日蛋糕,蛋糕盒子上还夹着一封信。

    罗飞点点头,他还在继续猜测送礼人的来路,可是却始终想不出头绪。

    “今天是您的生日,有位先生帮您订了这个蛋糕,嘱咐我一定要送到您的手上。”小伙子走上两步,把蛋糕放到罗飞的面前,然后又大声地说了一句,“祝您生日快乐!”

    罗飞的猜测依然无果,便摇着头准备放弃了。不过当他的目光看向蛋糕盒子上的那封信时,却发现信封上一片空白,并未标注任何署名。他只好抬头问那小伙子:“是哪个先生送的?”他的嘴角隐隐洋溢着微笑的感觉,无论如何,能收到意外的生日礼物总是会令人快乐和欣慰的。

    “那个先生没有留下姓名,不过我一说您就应该知道他,”小伙子干咽了口唾沫,像是触到了某些不太愉快的回忆,“因为他的样子长得非常特别……”

    罗飞一怔,脸上的微笑渐渐凝固起来。沉默片刻之后,他用低缓的声音问道:“那个人是不是被烧伤过?”

    “是的……”小伙子咧着嘴,“浑身的皮肤都被烧坏了,脸上也全是疤,看起来非常吓人。”

    “是袁志邦?”尹剑在一旁惊诧地呼出声来。

    罗飞冲尹剑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在外人面前控制住情绪。然后他又问那小伙子:“这个人是什么时候订下的蛋糕。”

    “大概是三个星期前了吧?”

    罗飞点头“嗯”了一声。三个星期前,那正是袁志邦实施碧芳园爆炸案的前夕。那时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即将暴露,所以便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没想到他在临死之前还给自己订下了这份生日礼物。这算什么呢?是老朋友之间的最后致意,还是另有别的隐讳图谋?

    罗飞肃穆凝思的神情让送货的小伙子感到了一丝压力。小伙子忐忑地问道:“罗警官,您看看……没问题的话,请把回单签了吧。”

    “哦。”罗飞回过神来,接过小伙子递来的回单,签好大名后还给对方,“没你的事了,你回去吧。”

    小伙子应了句“好嘞!”,转身离开了罗飞的办公室。

    尹剑跟在小伙子身后把屋门关好,然后回过身来紧张兮兮地看着罗飞:“罗队,这蛋糕要不要去化验一下?”

    罗飞明白助手的意思,不过他更知道类似投毒的卑劣伎俩绝不是袁志邦的行事风格。所以他只是淡淡地回了句:“不至于。”然后他便动手拆开了包装绳,把蛋糕盒上的那封信件取了下来。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