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论菊(4)

“我当时也注意到了,”丁科证实了黄杰远的说法,“他毕竟是第一次参与正式行动,结果就发生这样的状况。我很担心他承受不了心理上的压力,所以特意吩咐狙击手顶下了射杀文红兵的责任,希望袁志邦能借此避开这段是非。可惜这个安排并没能达到理想的效果,当天晚上我找到袁志邦,看到他还在一个人坐着发呆。我知道他一定是自己想了很多东西,因为他一见到我,就红着眼睛说道:‘丁队,我真后悔,我后悔自己的枪法为什么会那么准。如果被我打死的人是陈天谯,那该多好?’”

    罗飞等人面面相觑但又沉默不语。片刻后倒是慕剑云坦然说道:“在座诸位恐怕潜意识中都会有类似的想法吧?不过大家都碍于身份,不能公开地表达出来。”

    丁科肃然说道:“问题就在这里了。我们每个人都会有最朴实的是非观,但同时我们又都受到制度和规则的制约,并不会跨越雷池。但袁志邦却不同,他的性情过于热烈,难以控制。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的思想已经完全受制于自己的情感,同时他也就失去了身为警察的准则。”

    “是的,以袁志邦的性格,的确会这样。”慕剑云也附和着丁科的思路展开分析,“他原本是怀着极大的热情投入到刑警事业中,希望能在此捍卫正义的尊严。可是第一次参加行动,他就眼看着正义的概念在自己的枪口下被扭曲了。这就像一个人正在往前奔跑,但刚刚上路就撞到了坚硬的墙壁上。如果这个人是罗飞,他会因此放慢脚步,同时思考该如何绕过这面墙壁。但袁志邦却不一样,他奔跑的速度太快,而他又是那种充满张力、无法收缩的性格,所以他不会停下来,他只会在碰撞中掉过头,从此跑向另一个完全相反的方向。”

    罗飞看着慕剑云点了点头,自己和袁志邦的性格差异确实就如同对方所说的那样。从大学时代开始,不管是在足球场上,还是男女情感问题的处理中,这样的差异都尽显无遗。

    丁科对慕剑云的分析当然也非常赞同。却听他又继续说道:“此后过了大概两个月,我的担忧终于变成了现实——陈天谯遭遇了入室抢劫……”

    “四七”劫案,罗飞接住了这个话题,“这起案子我们已经研究过,而且猜到袁志邦就是涉案的劫匪。”

    慕剑云则看着丁科:“您应该很快就查到袁志邦了吧?不过您再次把这件事情隐瞒了下来……”

    丁科并不否认:“是的。”

    “如果您当时没有袒护他的话,以后的事情也许就不会发生了……”曾日华似乎颇有些抱怨地念叨了一句。

    “那倒未必。”慕剑云摇着头道,“以袁志邦的性格,即使这起劫案让他受到惩处,他成为Eumenides的计划也不会改变的。最多也只能拖延他展开杀戮的时间而已。”

    丁科也点头喟然叹道:“唉,因果已经酿成,再要挽回就难了。而且我当年袒护袁志邦,也是出于无奈……”

    “您就是心地太过慈悲。”慕剑云抢着说道,“您既不忍心追责袁志邦,更不忍心从文红兵妻子那里追回赖以救命的钱款,所以您干脆从警队辞职,一走了之了。”

    丁科露出苦笑,算是默认了对方的分析,然后他又说道:“不过我早就有退意了,一直拖着,只是还想培养一个接班人出来。而袁志邦的转变让我心灰意冷,从此在警界也就再无留恋。至于那起让我难以决断的劫案,更是让我坚定了要从因果相连处化解罪案的想法。所以我很快便辞了职,专心去研究罪恶滋生的因缘关系。那时候谁能想到,袁志邦竟然正在策划一个极为可怕的血腥阴谋?”

    “您的确是想不到。”罗飞看着丁科说道,“因为其间还发生了一件事情,而这件事您可能并不知情。”

    丁科的目光闪了一下:“什么事?”

    罗飞反问:“那年的‘三一六’贩毒案您应该也参与了吧?”

    “参与得不多,那起案子当时是由副局长薛大林直接指挥的。”丁科一边回忆一边说道,“我记得薛大林有个亲信线人在其中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好像叫邓什么的……”

    “邓玉龙。”罗飞报出了那个名字,然后开始解释此人和袁志邦之间的干系,“邓玉龙在案发后侵吞了一半的毒品和毒资,他的行为虽然被薛大林发现了,但后者出于重重考虑,却决定把这件事情私压处理。不过他们之间的密谈却被局长办公室的实习秘书无意间录了下来,这个秘书名叫白霏霏,是袁志邦的前女友。邓玉龙为了灭口,随后把白霏霏害死,同时伪造出情变自杀的假象。袁志邦正是为了给白霏霏报仇,这才彻底走上了成为Eumenides的不归路。”

    “还有这一节?”丁科讶然之余,又唏嘘着叹道,“这样的话,袁志邦转变的整个历程就非常清晰了……”

    “嗯,‘一三〇’案件是他思维的转折点,他无法摆脱文红兵之死带来的压力,并且从此对警察的职责产生质疑;而白霏霏遇害则让他彻底背叛了警察之路,他坚信只有用自己的力量才能真正伸张正义;在这个时候,罗飞创造出来的Eumenides一角就成了指引他反向前进的路标……在这一系列因素的共同作用下,袁志邦终于变成了一个常人无法理喻的怪物。”

    慕剑云又把这个过程详细地描述了一番。而罗飞等人一边听一边默默点头,颇以为然。

    “现在你们该明白我为什么会用‘宿命’来解释袁志邦的转变了吧?”丁科感慨万千地说道,“那么多无法预料的事情却偏偏都作用在了他的身上:如果罗飞没有创造出Eumenides,我就不会把袁志邦选在身边;如果那个孩子没有特别喜欢他,我也不会派袁志邦进入‘一三〇’案发现场;如果那孩子没有突然索要蛋糕,案件很可能就会和平解决;如果当时狙击手的位置好一点,就不需要由袁志邦来完成射击;如果白霏霏没有遇害,袁志邦也不至于要用如此极端的方法去展开复仇的计划……当上述一切都发生在他身上的时候,除了‘宿命’两个字,还能怎样去解释呢?”

    说这番话的时候,丁科再次展现出悲天悯人般的慈悲情怀,而“宿命”的理论显然也包含着对袁志邦的宽容意味。他身旁的听众们也都随之露出感叹的神色,唯有罗飞黯然神伤,似乎仍然藏有解不开的心结。而沉默良久之后,他终于决定把这个心结倾吐出来。

    “就算一切都是‘宿命’,可有一件事情,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他。”他红着眼睛说道。

    “孟芸的死,是吗?”丁科立刻捕捉到了他的心思,“——你无法原谅他杀害了孟芸。”

    罗飞仰头向天,深深地吸了口气,把心中的痛楚勉力压了下去。一旁的慕剑云则背过脸去,似乎不忍心看到他的这副神情。

    丁科却又看着罗飞说道:“你知道吗?他杀害孟芸,除了计谋上的需要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什么原因?”罗飞的心不由自主地紧缩了一下。

    丁科道:“因为你是他最好的朋友,同时也是他最尊敬的对手。”

    罗飞蓦然一愣,而旁边的尹剑等人也露出茫然的神情。唯有慕剑云若有所悟般地点了点头。

    “袁志邦是个感情强烈,甚至无法自制的人,他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当他准备踏上Eumenides之路的时候,你就成了他心中最为忌讳的障碍。”丁科看着罗飞展开分析,“他无法割舍与你之间的深厚友情,但同时他又知道,你们必将成为誓不两立的敌人,而且你的实力是他永远也无法轻视的。这要求他必须彻底断绝对你的情感,因为日后交锋的时候,这种情感很可能成为他的致命死穴。”

    罗飞皱起眉头,似乎并不太理解。

    丁科便问罗飞:“当你们成为不同阵营的敌人之后,你会不会因为自己的情感而放弃原则?”

    罗飞断然摇头:“不会。”

    “你能够控制自己的情感,而袁志邦却不能。这样的话,如果你们将要生死相搏,在交手之前袁志邦就已经输了三分。”

    的确如此……罗飞假想出自己和袁志邦兵戎相见时的情形——那个家伙有着丰富而又强烈的情感,而自己在任何时候都要冷静得多。他渐渐品出了一些意味,痛苦地喃喃自语道:“他就是因此要杀死孟芸吗?”

    “很大的原因确是如此。袁志邦心思的细密与谨慎绝不亚于你,他很清楚自己的弱点,所以他必须想办法断绝和你之间的情感退路。与此同时,在他的计划中又需要一个能证明自己死亡的无辜者,于是他便选择了孟芸来担任这个角色。只要孟芸一死,你们就会从朋友变成不共戴天的仇敌,永无回旋的余地。他的情感弱点也就不再存在。”丁科这样分析一番之后,又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而且从各方面来看,孟芸又都非常符合计划的要求。甚至可以说,他的计划正是因为孟芸的存在而变得完美。”

    “不!”罗飞听到此处忽然抬起头来,非常坚定地反对道,“恰恰相反,是孟芸让他的计划出现了瑕疵。他的如意算盘正是被孟芸击得粉碎,如果运气再差一点,他可能在十八年前就灰飞烟灭了!”

    丁科一怔,转念想想,似乎又的确如此。他黯然摇了摇头,心中唏嘘不已:袁志邦、罗飞、孟芸,这三个难得的警界天才却偏偏要纠缠于那段无奈的纷争中,而他们的实力又是如此接近,因此注定要走向一个三败俱伤的、令人无比痛惜的结局。

    随着那些尘封已久的往事被一幕幕地呈现出来,太阳也在这个过程渐渐西沉下去。丁科此刻抬头看了看天色,转过话题说道:“快到五点了吧?你们难得到我这里来一趟,今天不如就留下来吃个晚饭,大家也可以多聊一会儿。”

    “怎么好意思打扰您?”罗飞连忙推辞说,“我们一块儿找个饭店聚聚吧,我来请客。”

    丁科笑道:“有什么打扰的?我在屋后辟了几块菜地,各种时令果蔬都长得不错,只要去采摘一些,洗洗弄弄,一顿饭也就出来了。”

    “是吗?”慕剑云立刻表现出浓厚的兴趣来,“还有菜园子?我现在就想去看看呢。”

    “就在屋后。”丁科伸手一挥,“黄杰远,你带慕老师过去,拣最新鲜的果蔬,多摘一点过来。”

    黄杰远应了一声,领着慕剑云往院外走去。曾日华便坐不住了,打了个招呼也跟在了两人的身后。

    “尹剑,我们也过去帮帮忙吧。”罗飞一边吩咐自己的助手,一边也想站起身来。但这时他的身体却一滞,被丁科在桌下用脚尖钩住了小腿弯。

    罗飞心中一动,便顺势凝住了身形。一旁的尹剑不觉有异,自顾自地追出院子去了。

    丁科目送着众人的身影消失在屋后,这才转头对罗飞道:“罗队长,我有件东西要交给你。”

    “哦?”罗飞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毛,既然对方搞得这么神秘,这东西必然会有些玄机。

    丁科把手探入上衣口袋,摸出一个小盒子放在桌上。罗飞认得那是一卷微型磁带,在电脑时代之前,警方常用此作为监听录音的工具。

    而丁科不等罗飞发问,便主动解释道:“‘一三〇’案件的时候,袁志邦进入现场时佩带了监听设备,因此当时的状况是有录音资料的。当年因为我出于保护袁志邦的目的,在警方记录中隐瞒了许多事实。为了不让真相埋没,这卷录音资料我一直保存着。你拿回去听听吧,文红兵被射杀的前后经过都在里面。”

    罗飞伸手收起那卷录音,同时略有些奇怪地问道:“您刚才怎么不拿出来呢?”

    “我不想让其他人看见——”丁科眯着眼睛说道,“因为这录音带里的某些内容是不能让那个孩子知道的。”

    听到这话,罗飞心中不由得一惊,同时品出了两层隐义。他立刻便压低声音问道:“您觉得我身边的人会有问题?”

    丁科没有直接回答,他沉吟着说道:“据我了解,‘一·一二’案件的档案只保存在公安局档案室里,并没有录入到电脑库中。如果说Eumenides从来没看过那些档案,你觉得有可能吗?”

    丁科的话语有些跳跃,但罗飞非常理解其中的逻辑关系。Eumenides凭一己之力查到了“一·一二”案件的真凶,如果说他从没有参考警方此前的档案记录,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但警方的记录又只保存在公安局内部,Eumenides要通过什么渠道才能得到呢?

    这个问题不想则已,越是深想便越是骇人。须臾之间,罗飞的额头竟细细地渗出了汗珠。

    “你也不用太紧张了。”丁科此刻反又宽慰罗飞道,“我也只是随便猜测,并没有什么凭据。不过既然你有心阻止那孩子继续作恶,我们就得格外小心才行。所以这带子里记录的真相,暂时只能让你一个人知道。”

    第一个问题尚未解决,第二个问题又紧跟而来。罗飞紧蹙起双眉:“难道您刚才描述的都不是事实?”

    “事实是事实,只是并不完整。”丁科意味深长地直视着罗飞,悠悠说道,“既然我们想要阻止罪恶继续发生,那我们要做的,应该是切断罪恶滋生的因果联系,而不是去追求因果的根源。”

    罗飞似懂非懂地舔了舔嘴唇,而他的目光则紧紧地盯着手中的磁带——在那里面到底还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