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子亡父出(3)

Eumenides回过来一串省略号“……”,这段回复虽然没有言词,但从其中的每一个圆点中罗飞都能读出对方那种凌乱而又彷徨的心境。

    罗飞又在交谈框内写道:“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收手。”

    这次Eumenides终于给了文字的回复:“有些事情已经发生,收手又能怎样?”

    “发生过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但是你仍然还有救赎的机会。”

    Eumenides回复的速度越来越慢:“你为什么对我说这些?”

    罗飞却是动作飞快:“因为我看到了你完成救赎的意愿。而且我愿意相信,这才是你的本性。”

    Eumenides:“你看到了什么?那个女孩吗?”

    罗飞:“是的。你在关注她,保护她。我因而看到了你的内心,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的话,你不会去杀郑郝明的,对吗?”

    Eumenides却并未如罗飞所愿:“不,你错了。”他的回复中透出冷冷的意味。

    罗飞锲而不舍:“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一个毫无过错的人?”

    “因为我们是两个阵营的敌人,在我们之间只有你死我活的关系。所以我必须杀死一个敌人来坚定自己的信念,这样我以后再面对警方的时候就不会有任何的顾虑和迟疑。有句话你应该知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看着这样冷酷的语句,罗飞的心在一阵阵地抽紧。他又想起了与袁志邦最后一次见面时对方说过的那些话:“我们已经处于不同阵营,即使互相欣赏,即使我们在追求同样的正义,但为了维护各自的规则,见面后却只能拼个你死我活。你要杀我,我也要杀你——这就是警察和杀手的故事。为了惩治罪恶,我们都已做好了牺牲的准备,这牺牲是为了保护更多人的利益。所以我们之间的杀戮,是没有无辜可言的。”

    现在,电脑对面的那个年轻人正在用相同的论调回应着自己。罗飞口中泛起一股悲凉的苦涩感觉。不过他仍不愿放弃,在沉默良久之后,他再次敲击键盘:“那我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

    Eumenides不愿轻易许下承诺,但他也没有回绝,只是道:“你先问吧。”

    “既然你已经杀死了郑郝明,那你以后再遇到警方人员,面对这些你所谓的‘敌人’,你真的会更加坚定地举起你手中杀戮的屠刀吗?”

    Eumenides许久也没有回复。

    “你犹豫了?”罗飞的精神再次振作起来,“你真实的状态正好与你刚才的理论相反吧?那次杀戮没有让你变得更加坚定,而是让你深陷在愧疚和彷徨的沼泽中。否则你为什么要刻意找到那个女孩?你的内心深处难道没有怀着一种赎罪的动机吗?”

    “可笑。”Eumenides的字迹重新出现在屏幕上,“你在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我。”

    罗飞立刻尖锐地回复过去:“把想法强加给你的人,不是我,是袁志邦!是他让你杀了郑郝明,是他灌注给你与警方为敌的理论,甚至是他给了你Eumenides这个见不得阳光的名字。难道你从没有质疑过:自己为什么要接受这些?为什么要成为Eumenides?那只是另外一个人的扭曲的欲望,你为什么要为了这个欲望而付出自己的一切?”

    Eumenides:“那个人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既然接受了他赐予的生命,我又有什么理由去拒绝他传承给我的想法?”

    “你真的认为袁志邦给你的全都是恩赐吗?难道那不是一个阴谋?”

    “请你住口!”

    即使是隔着网络,罗飞也感受到了对方情绪上的变化。他非但没有停下,反而更进一步地写道:“你该知道,正是袁志邦杀死了你的亲生父亲,而当时的局势明明已经可以控制。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你难道从未想过吗?”

    “住口!”Eumenides再次激烈地抗议道,“我不需要你来引导我的思路!我自己能查出真相,所有的真相!”

    “好吧。”罗飞暂时撤回了自己的锋芒,“或许真相会让你彻底改变。”

    Eumenides似乎在网络那端思考着什么,片刻之后他才回复道:“改变……能改变什么呢?我已经是一个杀手。”

    “‘已经是’并非关键,重要的在于:每个人都还有将来。”

    Eumenides:“你是专案组长,我是被缉捕的凶犯。我们之间有必要讨论将来吗?”

    罗飞心中一动,他分明听出了对方话语中某种试探的语气。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个良好的信号,而自己必须尽快对这个信号做出反应。

    罗飞快速地沉吟了一下,然后他拿定主意,用键盘敲出了如下的语句:“你并没有在我手上犯过案子,我大不了再回到龙州。”

    鉴于自己的身份,罗飞不能把话说得过于直白。但他的意思却已经非常明显:Eumenides虽然身负多重命案,但那些案件都是自己就任省城刑警队长之前犯下的。即使是万峰宾馆的血案,也是发生在罗飞正式接受任命的前一天下午。此后的阿胜之死,现在也没有证据表明是Eumenides所为。所以严格说来,Eumenides的确还没有在罗飞手上犯下案件,罗飞仍有理由辞去专案组长的职务,继续回到龙州任职。

    Eumenides多少有些意外:“你要背叛自己的职责吗?”

    罗飞停顿了片刻,他也有些犹豫,面对一个血案累累的杀手说出宽容的话语似乎有违自己一贯的风格。不过那杀手如果真的愿意自我救赎,又有什么理由要把他的回路堵死?想到这里,罗飞便又坦然回应道:“我的职责是阻止罪恶,而不是复仇。让罪恶不再发生,这才是我最终追求的目的。所以如果让我作一条二选一的抉择——你继续作案然后被我抓住,或者是你从此消失无踪——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如果你还会对你的罪恶进行救赎和补偿,那我的选择将变得更有意义。”

    “只要我继续作案,你就一定不会放过我,是吗?”Eumenides剖析着罗飞的潜台词。

    “是的。”对这个问题罗飞没有丝毫的犹豫,“你现在仍可以选择,但只要有一起案件在我手里,你就再没有第二次的机会。所以我会等你,等你到这个月的月底。”

    这个月的月底,正是“死亡通知单”上给杜明强设置的最后的执行期限。如果Eumenides能够放弃这次行动,那便意味着他终止了“死亡通知单”上的杀戮。而罗飞在失去追查线索的同时,似乎也有了宽恕对方的理由。

    这看起来或许是一种很好的结果。就如同高手间互相忍让,达成某种均衡的“和谈”局面一样。

    可这短暂的均衡又是否能维持住呢?

    罗飞还在等待着对方的回答,可这一次Eumenides却没有再回复。

    三天之后,十一月十日上午九点二十七分。

    和大多数城市一样,省城殡仪馆也位于偏僻的郊外。门前的马路虽然修得宽阔平整,但即使在这样的上午时分,也仍然见不到太多的人来车往。

    市内也有公车会经过殡仪馆,不过足足十五分钟才终于等来了一辆。有四男三女从这辆公交车上走下来,他们的年龄穿戴各异,无一例外的是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肃穆的表情。

    这几个人下了车之后便分散开向着殡仪馆的入口处走去。看来他们都是来参加治丧活动的,但彼此间却不同行。

    殡仪馆门外的路边聚集着十几家流动摊点,出售些鲜花、黄纸、蜡烛之类的祭奠用品。当那四男三女经过的时候,摊主们便都不失时机地叫卖起来。

    “先生,买一束鲜花带进去吧?”

    “大纸,大纸便宜啦!”

    ……

    或许是做好准备而来,或许是没有心情停留,这些过客们大多对身旁的叫卖声充耳不闻。他们步履匆匆,连头也不回转一下。

    但也有一个人与众不同。人丛中一个身形消瘦的老者停下了脚步,他须发斑白,看起来已近古稀年纪,在往这群小贩们身上扫视了一圈之后,他又迈步向着其中的一个男性摊主走去。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