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疑凶绘像(3)

罗飞默然点点头。确实,任何极端的性格都是循序渐进酿成的,一个人不可能没有任何征兆地就变成一个变态杀手。但是警方却没有排查出此人的前科,难道他真的不是本地人吗?

    罗飞一时无法决断,于是吩咐尹剑:“本市户口这一条,暂时先不要写了。”

    “其实查不到前科倒不是最关键的。”慕剑云此刻又皱起眉头说道,“我最担心的是,那个凶手作案之后就离开了省城,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黄杰远苦笑了一声。慕剑云所言也正是他的一块心病,如果凶手真的是外来人口流窜作案,行凶后便已离开省城,那他多年来的努力其实都是在白费工夫罢了。

    罗飞沉住气追问:“你说他已经离开,有什么判断依据吗?”

    “依据就是,从当年‘一·一二’案发直到现在,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在省城再也没有第二起类似的血案发生。”

    听慕剑云这么一说,罗飞便明白过来:“对了,你上次就说过,这种变态杀人事件是具备某种成瘾性的。凶手一旦作案,尝到了快感之后,就很难控制这种欲望的再次爆发。所以他会接二连三地继续作案,成为连环杀手。”

    “是的。但这个凶手却像销声匿迹了一样,所以我怀疑他已经不在省城。”

    罗飞略一斟酌,又摇摇头:“不对。按照你的说法,他到了别的地方也还是要作案的。如果是这样的恶性案件,不管在哪里发生,我们刑警圈子里的人都会有所耳闻。可我十年来并没有听说过类似的消息,这怎么解释呢?”

    “你能确定吗?”慕剑云不太相信似的,“只要国内还发生过相似的案件,不管在什么地方,你都会知道?”

    这次罗飞还没来得及回答,曾日华已经抢先接过话去:“我可以确定。我每年都会参与整理全国范围内发生的刑案资料,像这样血腥的案件,近十年来只在我市发生过一起。”

    连曾日华这样的信息专家都发话了,慕剑云便没有理由再质疑什么。她只能费解地锁着眉头:“那就真的太奇怪了……”

    见对方如此愁眉不展,尹剑忍不住问道:“这种杀人成瘾的理论很可靠吗?就不会出现杀了一个人之后,从此收手不干的情况吗?”

    “像本案这样的变态杀人狂是绝对不会自己收手的。”慕剑云给出非常确定的回答,“因为这完全是一种心理疾病,就像吸毒一样,尝到滋味之后只会越来越沉溺。而作案过程中的那种快感从其他任何途径都无法获得,所以每回味一段时间之后,他就会忍不住实施下一次杀戮,如此循环下去,沉沦不复。”

    “那这家伙到底去了哪里?死了?出国了?因为其他案子进班房了?”曾日华耸耸肩膀,带着自嘲的口吻说道,“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坐在这里讨论,还有什么意义?”

    曾日华的最后一句话像是提醒了罗飞,后者猛然一凛,眯起眼睛说道:“不,他哪里也没有去,他就在这座城市里!”

    曾日华翻起眼睛看着罗飞,像是在问“为什么”,而罗飞亦随即给出了答案:“因为Eumenides已经找到他了。”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无言以对。这听起来是最无厘头的一个答案,但在此刻的情境中却又难以辩驳。

    如果“一·一二”血案的凶手已不在省城,Eumenides又怎会开出那份“死亡通知单”?那个骄傲的杀手绝不会在警方面前摆出这样的大乌龙。

    “一定是有人搞错了……”良久之后,黄杰远幽幽地说道,“要不是我们,要不就是Eumenides,否则的话,这件事怎么解释?”

    罗飞微微抬起头,他的眼睛闭了起来,同时用双手轻轻地揉着太阳穴。

    大家看出罗飞已经进入了最深沉的思考状态中,于是便都屏细了呼吸,鸦雀无声。

    确实,罗飞的思绪正在一团迷雾中激烈地冲撞着。先前的讨论似乎进入了一个无法解释的死胡同,不过他并不畏惧。以往的经验告诉他,这种局面往往意味着真相已近在眼前,只要突破了某个思维上的死角,一切都会豁然开朗。

    罗飞的这一次思考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曾经看过的那些资料在他的脑海中一页一页地翻过,每一张照片、每一句证词、每一个细节,几无疏漏。当他最后把这些零零散散的碎件拼凑起来,并和慕剑云刚才那番精妙的心理分析相互印证之后,他终于窥看到了一些隐藏的玄机。

    罗飞慢慢地睁开眼睛,他看到所有的人都在用期待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死者的身体骨骼从来没有找到吗?”罗飞看向黄杰远,忽然提出了一个和先前议题毫不相关的疑问。

    黄杰远摇摇头道:“没有。”

    “我们都被他骗了……”罗飞长长地吐了口气,然后又苦笑一声,“他根本不是什么变态杀人狂,他只是一条精通障眼法的狡猾的狐狸!”

    “不是变态?”曾日华撇撇嘴,“那他到底要干什么?把尸体切成肉片,把脑袋和内脏煮熟……障眼法?你该不是想说,他的目的就是要让大家觉得他是个变态吧?”

    慕剑云冲曾日华摆摆手,示意他不要干扰罗飞的思绪。

    罗飞的目光仍然在看着黄杰远,他接着先前的话题又继续问道:“你们当年是怎么考虑这个问题的?为什么只找到了死者的衣物、头颅、内脏和部分肉片,而对于死者最主要的躯干部位的尸骨却一直不见踪迹呢?”

    “可能是抛弃在了某个隐蔽的地点吧?或者是一直藏在自己的家里也说不定。”黄杰远的神色略有些尴尬。作为此案曾经的负责人,他不但对凶手的下落毫无线索,甚至连死者的尸骨都未能找全,的确是说不过去。

    而慕剑云随即便否定了他的第二种猜测:“藏在家里的可能性不大。有许多变态杀手确实有保存死者遗体的习惯,但他们选择的通常都是尸体中带有标志性的部位,比如说头颅、生殖器官,甚至是内脏,等等。在此前的资料中,都无保存躯干骨骸的先例。因为保存大块的尸骸不仅不方便,对于凶手来说也没有意义。”

    黄杰远摊摊手,看样子是不想反驳,不过他又强调说:“我们当年把整个省城都翻了一遍,就差掘地三尺了,剩下的尸骸到底藏在哪里,的确令人费解。”

    “会不会是埋在自己家里了?”曾日华又忍不住要发表观点,“大块的尸块很难搬运,所以在隐秘的作案地点就地掩埋——这样的例子以前可是经常有的啊。”

    的确,凶手在杀人之后,将尸体就地处理的案例不在少数。有砌在墙里的,有埋在床下的,最夸张的是一个男人杀妻之后,专门买了两袋水泥,在阳台上砌了个大墩子来藏匿尸首。

    罗飞看向曾日华说道:“你的思路有两点讲不通。第一,在一个现代化的都市里,就地处理尸体的难度和风险都太大了。你会在家里整出很大的动静,而且一旦引起别人怀疑便再无回旋的余地——因为尸体本身就是如山的铁证。”

    “嗯。”尹剑跟在后面附和,“去年有个家伙用水泥把老婆封在阳台上,那简直是我见到过的最愚蠢的藏尸手法。如果那家伙也这么笨的话,就不会十年还逍遥法外了。”

    曾日华不甘心就这样被驳倒,憋了一会儿后又辩解说:“万一他的住处当时正好有些特殊的情况呢?比如说家里正在搞装修什么的,顺便把尸体也处理了。”

    这种解释显然有些牵强,罗飞没时间和他纠缠不清,直接又抛出了第二个问题:“如果他能够顺利地在家中处理尸体,为什么还要把头颅、内脏、死者的衣服以及部分肉片抛弃出去?”

    “这个……”曾日华努力为凶嫌寻找着理由,片刻后他总算想到了一些说辞,“也许……也许是炫耀自己的犯罪手法吧?向警方挑战,就像Eumenides发布通知单一样。”

    慕剑云立刻跟上说道:“如果他有这种想法,那他更不会只做一起案件就收手——这一点我可以百分之百肯定。”

    曾日华一愣,然后苦笑了一下:“这怎么说着说着,又转回到刚才的问题了?”

    罗飞却摆了摆手:“我们先不考虑对凶犯的心理分析,只考虑他的作案手法。向警方挑战的话,扔出来一包碎尸还不够吗?为什么要分四次扔出三包尸体肉片和一个装有头颅和内脏的旅行包?另外为什么要把死者所有的衣物也扔出来?这从挑战警方的角度也解释不通吧?”

    曾日华苦起脸,这次他再也圆不下去了,只好投降一般地晃了晃脑袋:“那好吧……你说是怎么回事?那些大块的尸骸到底去了哪里?”

    “藏匿在某个特殊的地方……”罗飞慢悠悠地说道,“而这个地方的特殊性在于,那里虽然能够藏住死者的主体尸骸,但却不能藏下头颅、内脏、肉片和衣物,所以凶手要把这些东西远远地扔出去。”

    众人都微微皱起眉头,能明白罗飞的思路,但对具体的细节又无法理解:什么样的藏尸地能容纳大块的尸骸但却无法留下头颅、内脏和肉片这样相对小块的碎尸呢?

    而罗飞略作停顿之后又说道:“这样吧,我还是从头开始捋一遍,按照我的模式。其中我也会引用不少慕老师的心理分析结果。大家都听一听,看看这个思路能不能顺下去。”

    见众人都没什么异议,罗飞便开始讲述。与慕剑云立足于心理学的分析不同,他的观点主要是来自刑侦学上判断:

    “在任何一起凶杀案件中,如何处理尸体都是凶犯必须面对的最棘手的问题。因为尸体本身就是案件中最重要的物证,有经验的刑侦人员能通过尸体找到各种各样的线索,包括死者的身份、凶案发生的时间、凶案发生的原因、凶手的杀人方法甚至是凶手本人的身心特征等等。而凶手为了毁灭这些证据,会采用诸多有针对性的手法来破坏尸体。但这手法本身却也在暴露出更多的信息——至少我们可以从中知道,凶手想要隐藏些什么。而他刻意要隐藏的东西往往就是案件中最重要的线索。”

    “具体到这起案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凶手抛出了死者的头颅和衣物,可见凶手并无意掩藏死者的身份,也就是说凶手并不担心警方会对死者的社会关系进行排查。由此可见,凶手和死者的相识应该是一次偶遇式的邂逅,并没有第三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众人都暗自点头表示认同。不过这番分析并不足为奇,所以他们还得凝神继续听下去。

    “这里我要引用慕老师的理论了。”罗飞这时看了慕剑云一眼,和她进行了一次目光的交流,“从死者的性格来看,一个陌生人要想在短时间内接近她,这个人对她必须具有足够的吸引力。所以我认同以下几点:凶手当时的年龄在二十八岁以上,相貌中上,具备一定的内涵,社会地位较高,同时此人是一个‘隐性自卑症’的患者,否则无法解释他为什么会对死者感兴趣。”

    慕剑云微微一笑,似乎在对罗飞的信任表示感谢。

    罗飞略点头以示回应,然后又道:“既然我们已经确定,死者和凶手是偶然相识,那么在分析凶手的杀人动机的时候,我们就面临着两个分岔口的选择。第一种可能,凶手是个变态杀人狂,而‘一·一二’案件也是一起预谋杀人案。凶手找到死者的目的就是为了杀死她,享受杀人过程中的快感。事实上,此前警方就是一直抱着这条思路在探案,包括我们刚才也是这么想的——因为凶手对尸体的残害实在超出了正常人的行为范畴。既然是有预谋的,他当然事先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包括怎样把死者引到家中、怎样下手、怎样处理尸体等等。他的计划一定很周密并且得到了完美的实施,所以警方历经十年也无法破案。可是这个思路又存在着无法解释的地方,比如这个变态凶手为什么没有继续作案?他为什么要把头颅、内脏、肉片和衣物分别抛弃在不同的地点?”

    这正是先前讨论受阻的地方。众人现在听罗飞这么一说,都明白他是要避开这些障碍,转移到另外一条思路上。

    “那另一种可能性是怎样的?”慕剑云忍不住催促着问道。

    “另一种可能性是,凶犯本来并没有打算杀死被害人,他的目的只是想进行一次正常的社交。不过当死者来到他家里之后却出现了一些变故,这个变故使得凶手杀死了这个女孩。”

    “为什么没有第三种可能性呢?”慕剑云提出了疑问,“即使他不是变态,也有可能预谋杀人啊。为什么你一定要强调是意外变故导致的凶杀呢?”

    罗飞反问道:“如果你不是变态,并且事先做好了杀人的预谋,那你为什么要把这个人杀死在自己家里?”

    慕剑云恍然地“哦”了一声。此前大家已有共识,凶犯能对尸体进行如此精细的加工,说明他的作案地点一定是在私密性很强的家中。但谁会刻意把自己的家选择为杀人的地点呢?除非他是一个想要“享受”戕尸过程的变态。

    “这么说的话,如果不是变态杀人,就是一起临时起意的突发性杀人事件了?”尹剑也掺进来分析道,“为什么呢?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性侵害的深化结果吧?”

    确实有很多男性针对女性的凶杀案都是由强奸案件恶化后导致的。如果凶犯把死者带到家中后起了色心,而受害者处置不当,临时起意的强奸往往会转化为杀人案件。

    可慕剑云却有相反的观点:“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

    “为什么呢?”尹剑用请教的口吻谦逊问道。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