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疑凶绘像(2)

黄杰远却难以甘心:“这也许和凶犯作案时的心情有关吧?有的时候压力大,水平就发挥得差一点;或者说每次刚开始的时候做得很细心,渐渐地就会失去耐心,动作越来越粗糙呢?”

    “这也是合理的猜测。”罗飞先是点点头,然后又从另一个角度分析道,“不过十年前警方就锁定了医生、屠夫等相关人群进行了重点排查,此后你又数年如一日地布下了精心设计的陷阱,而这些工作却没有任何收获。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是否应该改变一下思路——或许当初在第一步划定侦查范围的时候便已经出现了偏差?”

    黄杰远沉默了。确实,既然存在着不同的可能性,那么把“用刀技巧”作为甄别凶犯的标杆显然是不合适的。良久之后,他才苦笑着自叹道:“难道我从一开始就错了吗?”

    “至少从现在看来,我们应该把搜索的范围再扩大一些,不仅仅是医生、屠夫、厨师这些特定的人群,也不仅仅是技术高超的刀手。”

    曾日华接着罗飞的话茬儿说道:“老黄啊,你就不该在酒吧里设置那个检验刀功的道具呢。如果没有那个东西作怪,或许你早就把‘一·一二’案件的凶手抓出来了。”

    黄杰远却又无奈地摇摇头:“如果不设那个道具,那值得怀疑的对象实在太多了。我已经不是警察的身份,根本没有能力对所有的人展开调查。”

    “这倒也是……”曾日华推推眼镜片,自觉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味儿。

    “凶嫌的范围还是必须要界定的——侦破这样的无头案,这是警方必须要面对的首要任务。只是现在我们得从其他方面重新考虑界定的方法。”说到这里,罗飞便用目光扫视着在座的众人,“有谁愿意提出些见解吗?”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主动去接罗飞的眼神。大家都在沉思着,毕竟一个贯彻了多年的思路刚刚被推翻,要想建立起令人信服的新体系是需要时间的。

    片刻之后却听尹剑说道:“我觉得老黄关于重金属音乐的那套理论很有意思,也许我们应该朝着这个方向再深挖一下。”

    罗飞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显得并不兴奋。因为这本不算什么新的观点,而且黄杰远在这个方向上已经探询了近十年,能挖的东西只怕早已挖遍了吧?

    “慕老师,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呢?这和犯罪心理有关,我们都想听听你的分析。”尹剑又转头对慕剑云说道。作为会议现场的秘书,他似乎有意识地想挑动一下沉闷的气氛。罗飞暗自赞许,思路是需要互相激发的,如果能形成热烈讨论的氛围,那效果会比众人各自苦思要好得多。

    “在这一点上,我赞同老黄的分析,”慕剑云被成功地逗开了口,“另类的音乐很可能便是联系凶犯和死者的纽带。因为这是死者生前的爱好,而这爱好又恰恰和死亡、暴力及性有关。根据这一点,再加上当年其他人对死者的描述,我们可以大致揣摩出死者生前的性格特征:她应该是个敏感的女孩,思维的复杂性要超过同龄人。这使得她在学校里显得有些孤僻,因为她觉得其他同学很难与自己产生思想上的共鸣。于是她把交际的目光放到了校外,凶手和她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相识的吧?”

    “等等。”曾日华忽然摆了摆手,“我们会不会想复杂了呢?情况也可能很简单。那个变态的凶手和受害人之间只是偶然相遇,而并非一种社交性的犯罪。如果这样的话,那爱好和纽带之类的分析不仅多余,甚至会误导我们的思路呢。”

    “不可能是偶发案件的。”黄杰远立刻提出了反驳,“因为凶犯能够对死者尸体进行如此细致的残害,说明案发现场一定是个私密性非常好的空间。而以死者那种敏感而又内向的性格,决不会跟随一个陌生人进入这样的空间。所以凶犯在作案之前,必须先通过某种方式打动死者的内心世界,获得对方的信任才行。”

    曾日华恍然地“哦”了一声,不再说什么。罗飞也点点头,同时吩咐身旁的尹剑:“这里有一个推论,凶犯在作案时应该有一个独居的住所,这个住所具备分尸的基本条件——你把这条先记下来。”

    尹剑依言拿起笔,在笔记本上记录下——

    “凶犯特征:

    1.独居,居处隐秘,能提供分尸场所。”

    罗飞这时又看向慕剑云:“慕老师,请你接着往下说。”

    慕剑云便继续说道:“现在我们可以尝试一下,站在受害者的角度上分析凶犯会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刚才说了,死者性情敏感,思维的成熟性要超出一般的女孩儿,所以同龄人很难博得她的青睐。凶犯要想获得死者的认可,从心理年龄上来说至少要比死者超出五岁以上。”

    “案发时死者接近二十岁,那就是说,凶犯的年龄至少在二十五岁以上?”尹剑快速盘算了一下,问道,“要不要把这条记下来?”

    “你如果要记的话,先写二十八岁。因为我刚才说的是心理年龄,而对于二十到三十岁的男女来说,女生的心理年龄普遍是要超过男生,这个差距大约在三岁左右。这样折算下来,凶犯的实际年龄应该比死者超出八岁以上——除非你们认为凶犯会是一个女性。”

    “女性?那怎么可能?”尹剑摇摇头,在笔记本上写下了第二条凶犯信息:

    “2.男性,案发时年龄在二十八岁以上。”

    在尹剑记录的同时,慕剑云已经开始了新的分析:“死者是个大学生,性情敏感、内向,多少带着些清高自赏的情绪。能够接近她、获得她充分的信赖和亲近的人,不仅外在的条件要说得过去,学识和内涵也必不可少。所以凶犯的第三条特征我建议你写上:相貌中上、高学历、有较高的社会地位。”

    “这个不一定吧?”尹剑这次却停下笔,提出了一些质疑,“死者所在的职业大学,并不是什么优秀的学校,她的相貌也不出众。所以她对交往者的要求应该没那么高吧?”

    慕剑云笑了笑:“你说错了,越是这样的人要求会越高。死者敏感、清高,但自己各方面的条件都并不出色,这样的人往往会带有一种叫作‘虚荣性自卑’的心理。她看不起周围和自己一样的人,同时会有一种强烈的想融入高层次环境的欲望,希望借此来提高自己的身价,弥补心中的自卑情绪。而反过来,自身条件已经很优越的人,反而会对周围的事物看得比较淡,因为他们已经不需要靠那些东西来证明自己。”

    尹剑琢磨了一会儿,还真是那么回事。于是他把慕剑云总结的第三条凶犯特征也记录到了笔记本上,然后又抬头问道:“嗯,还有吗?”

    “从死者的角度来分析的话,暂时就是这些了。接下来需要从凶犯自身的角度来进行剖析。”

    尹剑把笔握在手里,凝神以待。罗飞等人也都专注地看着慕剑云,即使是对血案钻研了十年之久的黄杰远也被这番细致入微的心理学分析深深地吸引住了,感觉自己的眼睛忽然间明亮了许多似的。

    “刚才已经说到了,凶犯各方面的条件应该都不错,至少是远远优于死者的。但他却愿意与死者进行深入交往,所以我分析,这个人应该是个‘隐性自卑症’的患者。”

    “隐性自卑症?什么意思?”尹剑嘀咕了一声。刚才说死者的“虚荣性自卑”还好理解,但“隐性自卑症”这个词却是从未听闻。

    “外在条件非常优越的人,在内心深处却藏有一些难以向外人言说的自卑情绪,这样的症结在心理学上被称为隐性自卑症。你如果留意观察现实生活中的人群,会发现总有那么一种人,他自身的条件要远远优于他周围的环境——这里所说的‘环境’包括配偶、事业、交际圈等等。正常情况下,大家会觉得这种人缺乏上进心,没有追求。但事实上,他们往往就是隐性自卑症的患者。他们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缺陷,而周围人群的期待使他们怯于将这种缺陷展现出来,从而形成了一种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和光鲜外表形成强烈反差的自卑情绪。在这种情绪的操控下,他们会自降身段,融入那些与自身条件不吻合的低端环境。因为在这种低端的环境中,他们会更有安全感。”

    在座众人各自点头,明白了“隐性自卑症”的含义。不过黄杰远随即便表示出一些疑虑:“那个凶犯只是要寻找一个作案的目标,这可算不上什么正常的交往,能够用隐性自卑症的理论来分析他吗?”

    “不管凶犯是抱着什么样的欲望去接近死者,人的本能是不会改变的。”慕剑云回应道,“对男人来说,谁不希望接触到优秀的美女呢?你们就算是和女人吵架,也会希望对方是美女而不是丑女吧?这就是你们的本能,和行事的目的性毫无关系。”

    这简直就是无可辩驳的真理。包括罗飞在内,在座的所有男士都禁不住莞尔一笑。

    “所以说,即使凶犯最初就想要加害死者,他也该有意识地去选择一个和自身条件相当的美女才对,一个美女无疑能让他在犯罪的过程中享受到更大的快感。可事实上他却选中了死者这个极为普通的女孩,这说明他在某些方面是缺乏自信的,他认为自己只能操控这种层次较低的女孩,否则他就会失去安全感。”

    罗飞感觉到慕剑云的话语正在接近某些实质性的内容,便带着极大的兴趣追问道:“那他的自卑到底是源自哪个方面呢?”

    “凶犯很可能是在一个残缺的家庭中长大,或者在童年的时候遭受过亲人的虐待。这种可能性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百分之九十五?”罗飞挑了挑眉头,“这么具体的数字也是通过心理分析得出来的吗?”

    慕剑云摇摇头:“当然不是,这个数字来源于犯罪行为学的统计规律。心理学是一门总结性的学科,和先验性的自然科学不同,我们无法建立一个方程式,把各种影响因子作为参数带入进去,然后便可以计算出一个人的心理状态——这绝对是行不通的。我们所能做的,只是根据一个人现有的状态来推测曾经发生在他身上的经历,而这种推测最可靠的依据便是对以往诸多案例的总结。美国的联邦调查局专门建立了一个下属研究机构,详细记录在全美境内发生过的各种变态杀人事件。研究人员会把这些凶案按照作案手法、作案对象等因素进行分类,然后总结每一类别案件中作案者的共有特征,这些特征包括外貌、体型、性格、职业、居住环境以及早年经历等等。而统计显示,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变态杀人者都有一个不堪回首的童年。正是这些早年的经历在他们心中刻下了难以弥补的伤痕,并最终酿成一种极为扭曲的性格。”

    罗飞凝神听完,他想了一会儿,又沉吟着说道:“那百分之九十五,实际上是对所有变态杀人事件的统计吧?你刚才说还有分门别类的研究,那么对这种残害尸体的行为,美国人有没有作出什么具体的研究结论呢?”

    “有!”慕剑云的一个字立刻让众人的精神都为之一振,然后她详解道,“美国俄亥俄州在一九八九年发生过一起类似的案件。凶犯也是杀死了一名女被害人,然后将死者的尸体分割,并且不厌其烦地将尸块切成了零碎的肉片。后来的研究证实,凶犯在幼年时期遭受了继父的同性性侵害,造成了他成年之后的心理性性功能障碍。所以他无法通过正常的途径得到性满足,而他在对被害人尸体进行残害的时候,压抑的欲望却能够得以宣泄。”

    罗飞等人仿佛是在聆听一堂犯罪心理学的讲座,全都有一种眼界大开的酣畅感觉。尹剑更是忙不迭地在笔记本上写下了:

    “4.隐性自卑症患者,童年不幸,成年后有心理性性功能障碍。”

    罗飞等尹剑写完之后,把笔记本拿起过目了一遍,然后又递给慕剑云:“你看看,到目前为止记得是否准确,还有没有要补充的?”

    慕剑云略略地扫了一眼,指着第二条说道:“关于年龄可以写得再准确一点——三十岁左右。”

    “哦?”罗飞显出些不解的样子,先前慕剑云分析的时候只说了凶犯的年龄应当在二十八岁以上,并没有这么准确的界定。

    “这也是统计学上的数据。”慕剑云解释道,“研究表明,绝大多数变态杀人者第一次作案的时间都是在三十岁左右。究其原因,应该是和人类的心智发育阶段有关,这些变态杀人者的心理疾病往往会在三十岁左右的时候发展到无法控制的地步,所以他们第一次爆发作案也会在这个时间段。”

    “嗯。”罗飞把笔记本接过来重新放在尹剑面前,“你把年龄改一改吧,顺便加上第五条特征:本市户口。”

    “为什么?”黄杰远诧异地问道。当初他曾经把外来流动人员作为重点的排查对象,而罗飞现在却给出了截然不同的判断。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外来人口,如果要一个人独居的话,通常会选择租房。而当年案发之后,你们应该把市内所有的外来租户都筛了个遍吧?没能筛到这个人的踪迹,说明他是个土生土长、很容易蒙混隐藏的本地人。”

    罗飞阐述完自己的观点,却见慕剑云似在微微摇头。他便主动询问:“慕老师,你觉得不对吗?”

    慕剑云直言不讳地答道:“这里面有点问题——如果凶犯是本地人,自然有利于他应付警方展开的大排查。但也有不利的一面,就是他以往的前科很可能会被周围的邻居们揭发出来。”

    “前科?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会有前科?”

    “任何心理上的疾病都不可能是一朝一夕间突然形成的。‘一·一二’血案中的凶犯最终发展到杀人碎尸的阶段,在前期一定会呈现出种种铺垫。比如说攻击倾向、偷窥行为,或者是残害小动物等等——联邦调查局的统计案例可以充分地证明这个论点。凶犯会在公众面前伪装成温和善良的模样,但他的那些小恶行却很难瞒过身边的亲戚邻里。所以如果他是本地人的话,在警方当年的大排查中,应该会有人将他以前的异常行为反馈上来才对。”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