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虎狼之约(3)

“我到时候会安排你们在休息之前服用一些安眠药。这样你动手的时候,林恒干会睡得像个死人一样。而且你事后不用回答警方的任何问题,因为你当时也‘睡着了’。”

    “Eumenides的‘死亡通知单’是发给我们两人的,最后却只有林恒干一个人死了,这一点怎么解释呢?”

    “你已经坐过牢,现在是一个改邪归正的好人,所以Eumenides不应该把你的名字列在通知单上。你在熟睡的时候,把那些能彰显清白的材料放在床头。Eumenides看到了这些材料,所以他临时放弃了处决你的想法——这样的解释不也合情合理吗?”

    听了阿华的这番回答,蒙方亮最后的顾虑也被打消了。他完全按照阿华的设计执行了对林恒干的谋杀。得手之后,他将血衣等物从窗口抛下,然后回到自己的床上,继续“熟睡”。

    可是到这一步为止,阿华的计谋才完成了一半。他已经知道蒙方亮是比林恒干更加凶恶的虎狼之徒,他又怎能容忍对方酣睡在邓家的侧榻上?

    于是阿华带着韩灏登场了。当办公室的大门被打开之后,龙哥和手下毫不意外地直奔林恒干而去,而韩灏则迅速摸到了蒙方亮的床边。作为曾经的刑警队长,韩灏杀人的手法极为利落,清醒状态的蒙方亮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声响便被他割断了喉管,那伤口冲着内墙,甚至连一滴鲜血都没有沾染到他的身上。

    一夜之间,龙宇集团的两大老总同归黄泉,龙宇集团里再也没人有能力威胁到邓箭母子的安危。

    此后在剑河体育场,虽然Eumenides没有中计现身,但阿华成功地借警方之手除掉了韩灏。他本以为这个计划已经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但没想到昨天却又另生波澜。

    阿华此前也担心奸猾的蒙方亮会留有后招,所以他提前就在蒙家别墅里安装了窃听装置,以监控蒙家的动态。他甚至还专门安排了两个小弟在蒙家小区内随时候命。这样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就可以抢在警方之前化解危机。

    危机还真的出现了。昨天上午,蒙方亮的妻子收到了一封定时投递的快件,快件内装着一盒磁带。磁带中录制的内容赫然竟是阿华与蒙方亮密谋时的对话。

    阿华知道这必然是韩灏的手笔。可以想象,韩灏偷录了这份证据,如果在体育馆的行动中他被阿华算计而丧命,那这份证据便会在第二天寄到蒙方亮的家中。而由蒙方亮的家人报警,日后阿华手下的兄弟便不会把这笔账算到韩灏妻儿的头上。

    阿华布置在静安花园的两个小弟发挥了作用。他们假扮成警察,赶在110到来之前骗走了那盒录音带。可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另外一个神秘的男子却又突然出现,将录音带悍然夺走。

    阿华隐隐猜到那个人是谁,但他却猜不透对方的用意。可不管怎样,只要那盒录音带流落在外,自己的每一天都会像睡在炸药包上一样。他实在不喜欢这种感觉,即使在女人身上疯狂地发泄也无法排解他的郁闷。

    谁知道那包炸药什么时候会被引爆呢?阿华闭着眼睛沉思着。最后他叹着气放弃了,因为那实在是个令人无法捉摸的家伙。

    阿华把佛珠戴到手腕上,然后起身向卫生间走去。他要好好地洗个澡,洗去身上的血腥和疲浊。

    阿华这个澡足足洗了有十五分钟。洗得浑身的筋骨都舒展开来,软绵绵的受用十足。然后他走出卫生间,想到套间的客厅里去泡杯热茶。

    他刚刚走出卧室,浑身松软的肌肉忽然间紧张起来。因为他看见客厅的沙发上竟端坐着一个黑影。那黑影见到他出来,还主动地悠然说道:“茶已经泡好了,坐过来喝一杯吧。”

    “你是谁?!”阿华警惕地把身体往后缩了一缩。

    黑影微笑道:“你不是一直都想要找到我吗?”

    “是你?!”阿华看着那个高大的男子,他蓦地明白了什么,眼睛里似要冒出火来,同时他的双拳也慢慢握紧,摆出了搏命一击的姿态。

    “你不要紧张。”男子自顾自地端起茶喝了一口,“如果我想对你动手,我根本就不会坐在这里。”

    是的,既然他能够进来,那么能对自己下手的机会实在太多。现在他这样安坐如怡,显然是有其他的用意。想到了这一层,阿华便也放松了一些。他迎着对方走过去,坐在了那黑影的对面。

    阿华记得客厅里原来是开着灯的,可现在却是黑暗一片。而那不速之客又压低了帽檐,显然是不想让自己看清他的容貌。

    在沉默中僵持了片刻后,阿华冷冷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男子放下手里的茶杯道:“做个交易。”

    “交易?”阿华咬着牙说道,“我们之间只有生死,没有交易。”

    男子淡淡一笑:“生死归生死,交易归交易。华哥在道上混了那么多年,应该拎得清吧?”

    阿华“哼”了一声,但并没有反驳对方的说法。于是那男子便从口袋里掏出一件东西推到阿华面前:“这是我的筹码。”

    阿华的瞳孔蓦地缩起。桌上的东西是一盒录音带,在这种场合下,他当然清楚里面录的是什么内容。

    这盒录音带是阿华的死穴,也是警方正在苦苦追寻的与“龙宇大厦”凶杀案相关的铁证。阿华终于知道那男子为何如此有恃无恐,因为他的确手握着一份极具分量的筹码。

    “那你的开价呢?”阿华沉住气问道。

    男子的态度变得严肃起来:“帮我照顾一个人。”说话间,他的手掌翻开,露出了掌心中扣着的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个柔弱而又美丽的女孩,似乎有些眼熟。阿华略略回忆之后,想起自己在追查阿胜之死的时候曾经见过这个女孩。

    “为什么要我照顾她?”他眯起眼睛问道。

    “因为你本来就是一个保镖。”男子带着赞许的微笑说道,“而且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保镖会比你更加尽职。”

    虽然对那男子有着刻骨的仇恨,但能够得到对方的赞许还是一件令人自豪的事情。阿华的脸上有了些笑意,不过他仍有疑问:“你自己照顾不了她吗?”

    “我已经把握不了我的命运。”男子沉默了片刻,然后用一种带着迷茫的语气说道,“我不得不去惊扰一个可怕的人,我不知道这么做会有怎样的后果——但我必须去做。所以我必须把一些事情先托付好。”

    阿华缓缓地点点头,看来是认可了男子的说法。然后他伸出手去,将那张照片收了起来。

    “你要我怎么照顾她?”

    “她的眼睛瞎了,我希望你能安排她去美国做个手术。这个要求对你来说并不困难吧?”

    “你的筹码配得上这个要求。”阿华把桌上的录音带也拿了过来,同时又多问了一句,“这带子还有复制品吗?”

    男子“嘿”了一声:“我们在做交易。交易,以诚信为本。”

    阿华点点头,道:“成交。”

    男子微笑着说了声:“谢谢。”

    阿华忽然间却又变得面沉似水:“现在我们两清了。”

    “我明白。”男子也收起了笑容,郑重其事地说道,“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之间便只有生死。”

    “很好。”阿华也端起了一杯茶,他轻轻地啜了一口,忽然又问道,“你说的那个可怕的人是谁?”

    “怎么了?”男子挑起眉头反问。

    “你欠我一条命——”阿华冷冷地回到,“所以我不希望你死得太早。”

    男子慢慢地舔着嘴唇,似乎仅是说出那个名字也需要莫大的勇气。良久之后,他终于才吐出那两个字来:

    “丁科。”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