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虎狼之约(2)

女人把文件拿在手里翻看了一下,她还没有习惯那些条条文文的东西,便又用依赖的口吻问道:“这是什么?”

    “股份转让文件——”阿华解释说,“我已经收购了林总和蒙总生前所持的公司股份,现在龙宇集团的所有资产都属于您和小公子的名下。”

    邓妻先是笑了笑,欣慰而又释然,不过她随即又微微皱起眉头:“我对公司的业务一窍不通,邓箭又还小,这些资产在我们手里不要糟蹋了才好。”

    “这个您不用担心,我会聘请最出色的职业经理人来打理公司的业务。您只管培养小公子好好上学,等他学成之后就可以接管公司的业务。”阿华说到这里,却见主人的眉头仍未舒展开,便又补充道,“您放心吧,我会管好那些人的。只要我活着,龙宇集团就永远姓邓!”

    邓妻看着阿华,似乎品出了对方话语中坚定而又凶狠的意味。片刻后她转过头拍了拍身旁的邓箭,柔声道:“儿子,你先上楼看书吧。妈妈和华哥再说几句,一会儿就来。”

    邓箭点点头,起身向楼梯口走去。阿华也跟着站起来,微微躬着身体目送对方离去。

    “你坐下吧,”邓妻招呼着阿华,“我们当你都像自家人了。我和邓骅脾气不一样,你在我面前不用那么大的规矩。”

    阿华口中答应着,但直到邓箭的身影消失之后,他才又重新坐回到沙发上。

    邓妻又开始翻看手里的那几份文件,这次她看得很细,直到五六分钟之后才把文件放下。然后她转目向阿华凝视了片刻,忽然问道:“你对我说实话吧,林恒干和蒙方亮,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

    阿华的目光微微垂了一下,默然看着自己的脚尖。他知道自己没有权利在主人面前撒谎,他必须找一个合适的措辞。良久之后他抬起头来,郑重地说道:“他们都想得到不该得到的东西,所以他们才会死。”

    邓妻轻轻地叹了口气,说:“或许我不该多问的……邓骅以前总是告诫我,该男人去处理的事情,女人不要管。只是很多事情,有因就有果,我一直都相信……可他从来不听我的……”说到这里,女人的声音有些哽住了,她看着不远处邓骅的遗照,泪眼蒙眬。

    “我的命本来就是邓总给的,”阿华深吸了一口气,淡淡地说道,“只要是为了邓家,不管有什么样的果,我都认了。”

    看着对方那坚定的表情,邓妻知道自己已不可能改变这些男人的行事方式。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忽然又说道:“把你的手给我。”

    阿华愣了一下,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不过他还是遵命抬起右手,伸到了女人面前。

    邓妻从自己的右手腕上掳下一串佛珠,然后轻轻套在了阿华的手腕上。“记住我的话吧。”她最后又嘱咐了一声。

    十一月七日凌晨一点三十七分,阿华躺在宾馆的床上,他微微闭起双眼,呼吸急促而疲惫。

    一个妖冶的女子赤着身体凑过来,她用手轻抚着阿华的胸膛,调笑着说道:“帅哥,想什么呢?”

    阿华却不搭茬儿,他展开手臂将那女子推开,然后抓过床头的外衣,掏出钱包来扔在对方的身上,冷冷地说道:“自己把钱数好,穿衣服走吧。”

    女子撇撇嘴,颇有些无趣的样子。她不明白这男人为什么变得这么快,刚才还热烈如火,转眼间却已冷淡得像冰川一样。

    好在他付账的时候倒不磨叽。女子这么想着,嘴角又挑起了一丝笑意。她翻开钱包,从中数出一叠百元大钞,然后便抓着钱开始穿衣服。她的动作麻利得很,而且要穿的衣服又实在不多,所以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已收拾妥当了。

    “帅哥,别忘了我啊。下次想玩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女人在床头柜上放下一张名片,扭着腰肢离开了。

    阿华把手伸到枕头下摸索了片刻,找到了此前刻意摘下的佛珠——如果在做那件事的时候还带着佛珠,他觉得会是对女主人的一种亵渎。

    几小时前,当女主人将佛珠戴在他手上的时候,他完全能体会到对方的良苦用心。但他只能在内心深处回应以淡淡的苦涩: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很久之前,他也曾奇怪过: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要杀邓总?后来他渐渐地明白,他们所处的世界就是这样,或者你杀了别人,或者你被别人所杀——这就是他们的规则。

    当林恒干和蒙方亮第一次显露出吞没龙宇集团的野心时,阿华便知道和这两人的关系再无调和的可能。如果不抢先把对方踩在脚下,那么自己就必然会被对手打入地狱。

    作为邓骅生前最信赖的手下,阿华的选择是毫无悬念的。他表面上不动声色以稳住对手,暗中则开始策划致命的攻势。他知道自己丝毫不能大意,因为他的地位并无法同两位副总相比,一旦出手不中,便很难有翻身的机会!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蒙方亮暗地里竟也有自己的算盘。他主动找到了阿华,表达了对林恒干越权行为的反感,同时他还暗暗透出口风,有意联合阿华一同“做掉林恒干”。

    阿华当然明白,蒙方亮这样的态度绝不是出于对邓氏家族的忠心,他只是不甘心为林恒干夺权作嫁衣罢了。

    林、蒙二人都是邓骅早年间打江山时的生死弟兄,而蒙方亮的地位一度还在林恒干之上。只是后来蒙方亮获罪入狱,再出江湖已物是人非。邓骅在世的时候他倒不敢有非分之想,于是便暂时蛰伏下来,在集团里谋了个闲职,似有退隐之意。

    现在邓骅突然死亡,龙宇集团出现巨大的权力真空,蒙方亮的野心便也重新骚动起来。这些年林恒干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他心中早已积怨颇深,只是势力所限,难以发作。而那天集团高层在龙宇大厦会晤之后,蒙方亮敏锐地捕捉到了阿华对林恒干的不满,他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借着为邓家除患的名义,联合阿华铲除林恒干,然后自己便可以顺理成章地登上龙宇集团的第一把交椅——这便是蒙方亮心中的如意算盘。阿华接受了蒙方亮的暗示,两人开始密谋铲除林恒干的计划。蒙方亮得意地认为自己是操控全局的棋手,但事实上,他却只是阿华两指间轻拈的一颗棋子而已。

    这时候另一颗棋子的出现为阿华的行动提供了更大的便利。那天晚上,阿华在自己的场子里偶遇走投无路的韩灏,于是一个借刀杀人的想法开始在他心中酝酿成形。

    阿华给韩灏提供了避难的场所,韩灏则帮阿华策划了假借Eumenides之名杀死林、蒙二人的计谋。同时他们也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激怒Eumenides,把这个共同的仇人引出来。

    一切运筹完备之后,阿华找到了蒙方亮,告诉对方:他已经伪造了Eumenides的“死亡通知单”,将借此理由把林、蒙二人关在同一间办公室里。到时候蒙方亮便可以借助录像上的机关,假扮成Eumenides杀死林恒干。

    蒙方亮对这个计划很感兴趣,不过一些具体的细节他还不太放心。

    “我已经老了,要想干净利落地杀掉一个人并不容易。”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