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虎狼之约(1)

十一月六日上午九点整,刑警大队会议室内,“四一八”专案组的作战例会正在召开。

    在讨论议题之前,罗飞首先询问了柳松的身体状况:“你的伤怎么样了?”

    “断了一根肋骨,打上绷带就没什么事了。”柳松的腰杆儿挺得笔直,像是要印证自己的言语一样。昨天他受伤之后,只在医院里待了一个晚上就跑了出来。

    “还是多休息两天吧。”尹剑在一旁劝告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可马虎不得。”

    “现在正是关键的时候,我这边不能歇。而且这点小伤我们训练的时候都常会发生,真的不碍事的。”柳松一边说,一边冲尹剑友好地笑了笑。他已经得知韩灏被尹剑射杀,对后者的态度便有了近乎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罗飞无声地点点头,现在的局势错综复杂,的确不是歇气的时候。然后他又问了句:“杜明强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刚才我了解了一下,说是还在屋里睡觉呢。我已经嘱咐过现场的兄弟,在我回去之前,不要让这家伙外出。”

    罗飞“嗯”了一声,他知道那些依赖网络的人往往都是这种晚上不睡、早上不起的生活习惯。昨天柳松受伤后,他最担心的就是Eumenides会趁机完成对杜明强的刺杀。现在柳松及时回归,他的后顾之忧算是少了一块。

    “好了。”罗飞准备切入正题,“昨天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这也印证了之前我对龙宇大厦凶杀事件的案情猜测……”

    “罗队长,你不觉得我们知道得太晚了一点吗?”慕剑云忽然打断了罗飞的话头,而她的语气中明显透露出不满的意味。

    罗飞皱了皱眉头,对这样的反问似乎没有准备。而会场上其他人的目光此刻也都纷纷聚焦在慕剑云的身上。

    “我和曾日华都是专案组的成员。可我们却没有及时得到这次作战部署的真实信息,我觉得这已经影响到了我们作为一个团队的战斗力。”慕剑云继续说道,同时她转头看看曾日华,想要求得到后者的支持。

    曾日华立刻会意,便也附和着说道:“嗯,嗯……这确实是有些不妥啊……我反正是从不出现场的人,倒也无所谓。不过慕老师如果早点参与进去的话,她也许能猜到韩灏会抢先动手,这样早作预案,或者安排一些相应的心理陷阱,一开始的局势就不会那么被动了。”

    这话说得确实有道理。二话不说就开枪正符合韩灏的一贯作风,如果让慕剑云介入,或许真的事先就能分析出来。不过对于这次隐秘的行动安排,罗飞也是有着自己的考虑,他正想说几句的时候,柳松却抢过来接住了话茬儿。

    “这次行动有个很特殊的地方,就是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受到对手的监控。而不管Eumenides还是韩灏,都是经验十足的厉害角色,任何一个微小的破绽都可能暴露我们精心布置的陷阱。而慕老师对于伏击战并不熟悉,所以我们就没有告诉你作战的细节。事实证明,这个效果还是可以的,连韩灏都上钩了。至于我的受伤,这也是战斗中常有的事,并不算意外。”因为韩灏伏法,昨夜的行动对于柳松来说有着很大的成就感,所以他的评议便完全站在了指挥者罗飞的立场上。

    慕剑云却无法接受这套说辞:“如果这样的话,你们可以不要让我去现场啊。让我像个傻瓜一样地跟在后面,很有趣吗?”想起昨夜自己完全被蒙在鼓里的尴尬表现,她颇有些生气地瞪起了眼睛。

    “这个……”柳松犹豫了一下,转头看向罗飞,似乎不知道剩下的话当说不当说。

    “怎么了?”慕剑云的目光在罗飞等人身上扫来扫去的,一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坚定表情。

    既然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似乎也没有必要再遮掩什么。罗飞便坦率地倒出了自己当时真实的想法:“实际上我就是刻意这么安排的,让你在不知情的状态下参与现场作战。因为你的现场经验很少,所以对手在监控的时候,肯定会把你作为最主要的观察目标。这样的话,我和尹剑身上的压力便会小很多。而你并不知道我们真正的作战方案,你的一举一动都会非常自然,正好可以把对方的思路引到我们设计好的方向上。”

    “原来我只是一个道具,你们行动时的道具……”慕剑云默然地咬着嘴唇。从行动计划上来说,这是一步妙招,可是自己被置于这样的角色,她又实在憋了满腹的委屈无从宣泄。

    罗飞也沉默不语,他能感受到对方的情绪。一个充满了自尊心的好强女人对罗飞来说并不陌生。也许他应该想办法把这个关节绕过去的,可他又实在不习惯面对着自己的同志撒谎。

    良久之后,慕剑云苦笑着叹了一声:“真是可怕的控制欲……你需要把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里吗?其他的人,都只能成为你的工具?”

    罗飞无言以对,他无法否认对方关于控制欲的指责。是的,他喜欢操控一切,别人很难左右他的想法。但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他只是想让事情达到最好的结果而已。

    现场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便在这时,尹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尹剑看了一眼号码,一边接起一边对罗飞解释说:“是外围的侦查员。”众人的目光都随之转移到他的身上,算是找到了一个结束先前话题的契机。

    而尹剑像是要配合大家的这种变化一边,在接听了几句之后,语调和神色都变得兴奋起来。

    “什么情况?”罗飞预感到有了新的线索,对方刚一挂断手机,便迫不及待地追问道。

    “蒙方亮的老婆打电话报警,说她今天收到了一卷录音带,里面的内容可以证明阿华才是龙宇大厦凶杀案的主谋!”尹剑一边说一边跃跃欲试地搓着手,恨不能立刻就要冲出去,把阿华捉拿归案。

    “哦?”罗飞也猛然一震,略一思索后便给出一连串的指示,“告诉那个女人,让她在家里待着,千万不要出门,等警方的人上门来提取证据。你通知最近的派出所,派干警先过去,我们立刻出发!”

    “是!”尹剑响亮地应了一声,然后便急匆匆地冲出去,率先准备车辆去了。在他看来,正是阿华逼迫韩灏惨死在自己手中,所以他对抓住阿华的渴望丝毫不亚于Eumenides。

    “柳松,你还是去盯着杜明强那边;曾日华,你负责信息联络;慕老师……”罗飞看着慕剑云的时候言语稍微迟疑了一下,“……你还是跟我们一起行动吧。”

    慕剑云瘪了瘪嘴,显得先前的不满尚未散尽。不过她还是站起身说了句:“那就走吧。”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出了会议室。到了楼前广场上,正看着尹剑把警车停了过来。两人抓紧时间上了车,尹剑一踩油门,警车向着公安局大院外疾驰而去。

    开出去没到五分钟,尹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接起电话“喂”了一声,很快便把手机递给罗飞:“东郊所的110,已经到现场了,你跟他们说吧。”

    罗飞点点头:“你专心开车就好。”然后他把手机放到耳边,先自报身份道,“你好,我是刑警大队罗飞。”

    “罗队啊?你们现在在哪里呢?”电话里传过来的声音有些嘶哑。一线的110刑警因为处理的事情非常琐碎,所以声带经常会处于过疲劳的状态。

    “我们正在路上,还有二十分钟到现场吧。”

    “你有没有派其他人过来?”

    “没有其他人了。”罗飞警惕地皱起了眉头,“怎么了?”

    “事主说刚才已经有警察来过,并且把录音磁带已经拿走了。”

    罗飞心往下一沉:“那肯定是假冒的!你们立刻就地展开追查,我们尽快赶过去!”

    一旁的尹剑虽然开着车,但耳朵一直竖得老高。听到罗飞的这番话,他知道现场出了状况,不待对方吩咐便把油门又往下深踩了几分。车子的引擎发出一声低吼,加速向前窜去。

    十多分钟后,他们终于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位于市郊静安花园别墅区的蒙方亮住所。却见门外停着110的警车,一个矮矮胖胖的民警正在车边打着手势。

    尹剑把车停在110旁边,还没熄火罗飞便跳了下去。

    “是罗队吗?”胖民警迎上来打着招呼,“我是这片的负责人,我姓吴。”

    罗飞来不及寒暄,直切主题问道:“现在什么情况?”

    “我看了事主家的监控录像,是两个人,穿着假冒的警服。就在我们到达前几分钟过来的,应该还没有跑远,因为我们确认异常之后,首先就联络了门卫,他们并没有看到这两个人离开。这是个高档小区,围墙上有防护网,爬不了的。”

    正说着呢,胖警察手里的对讲机传出了呼叫的声音:“老吴老吴。”

    胖警察把对讲机放到嘴边,简洁干脆地说:“讲!”

    “找到人了,在假山区。”

    “把人控制好!我们马上过去!”胖警察一边回复,一边迈步向别墅右边拐过去。别看他身形笨拙,但走起路来却一点也不慢。罗飞等人自然不需招呼,快步跟在他的身后。

    胖警察对小区的地形非常熟悉,在一幢幢别墅间左右绕了几绕,很快就来到了小区中心的假山景观区。却见几个年轻的110巡警正把两个剃着寸头的小伙子死死地按在地上。这两人身穿劣质的冒牌警服,衣衫不整,看起来狼狈不堪。

    “没错,就是这两个家伙!”胖警察兴奋地喊了一声,然后又问了一句,“东西呢,找到没有?”

    “没呢。”一个年轻的巡警气呼呼地回答说,“这两个小子嘴还挺硬,还敢跟我胡说乱搅的。”

    “嘴硬?”胖警察蹲下来,连头发带耳朵地抓起一个寸头小伙子,“少跟我来这套。告诉你,对付你这样的,我办法多了去了。老老实实把东西交出来,省得到了所里吃苦头!”

    “哎哟,我的大哥,我的亲哥哎!”小伙子龇牙咧嘴地叫唤起来,“我可没胡说,那东西真的被别人拿走了。我还以为是你们的便衣呢,手那么硬!”

    一看这两人的造型,再加上开口就叫“大哥”的范儿,罗飞确信他们是阿华手下的混混。这些人撒谎已如家常便饭,很难从他们的语气神态辨别真假。他想了想,下命令道:“把他们带到小区的监控室里去,把录像调出来,让他们对着录像解释。”

    “好嘞。”胖警察挥挥手,让兄弟们把那两个小伙子拽了起来,同时皮笑肉不笑地喝道,“你们要是解释不清楚,今天晚上就让你们掉层皮!”

    因为是富人聚集的别墅区,所以静安花园里的监控录像几乎覆盖了小区的每个角落。那两个冒牌警察的行踪也在录像中完完全全地展现出来。

    九点三十五分,这两人从一辆白色宝来轿车里钻出来。穿着警服向着几十米外的蒙方亮住所走去,在骗得事主打开房门之后,他们只进屋待了两分多钟就匆匆离去。很显然,此时他们已经将录音带骗到了手中。然后他们便一路走向小区内的假山区域。据他们自己解释,这是想躲在假山里更换并抛弃警服,从而能够顺利地从小区里潜逃出去。不过在这时的录像里,却有另外一个男子悄悄地跟在了他们身后。

    “是他?”尹剑惊呼出声,似乎这个男子的出现比录音带被骗走还要令人吃惊。

    罗飞和慕剑云对视了一眼,两人同样都是面沉似水。虽然因衣帽遮挡,看不清那男子的相貌,但从他的装扮和体型姿态来看,赫然竟是Eumenides。

    接下来录像中的场景证实了寸头男子的说法:那个疑似Eumenides的男子跟踪二人来到假山之后,迅速出手将他们击晕,然后又从他们身上摸走了什么东西,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这个人,我们在进入小区的时候还看见过他,他就是从我们警车旁边走出去的!”胖警察指着画面懊恼地说道,“早知道我们警惕一点,当时就把他扣下来了!”

    罗飞却只是摇摇头,心中有话不便明言:且不说这个人的行动根本不可能让你抓住任何疏漏,即便你们真的发现有异,就凭你们几个,又怎么可能留得住他?

    胖警察还在跃跃欲试的样子:“要不要去追这个家伙?”

    “被他拿走的东西是追不回来了。”罗飞淡然却又无奈地说道,“我们还是找找事主,看看她有没有翻录备份吧。”

    尹剑也在摇着头,无声轻叹。因为他知道,事主在第一时间选择报警,情绪激动之下还想到留底备份的可能性实在小之又下。而他最为郁闷的是,那个家伙怎么又会横出一手,牵扯到警方和阿华的较量中来?

    晚八点三十七分。

    天子山庄别墅区是全市最豪华的私人住宅区,风水上乘,建筑奢华,安保严密。邓骅的住所就位于该别墅区的中心地段,只有这样的位置才能彰显出“邓市长”在省城的尊贵地位。

    此刻在这幢三层别墅的大厅内,气氛多少有些寂寥。别墅主人的遗像供奉在尚未撤去的祭坛上,大厅四周则装点着诸多的黑缎白纱。

    大厅正中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素衣女子,她眉目清秀、身姿姣好,虽然已过了芳华之龄,但颦笑之间仍透露出独特的气韵。一个半大的男孩依偎在她身边,他们都在用略带迷惘的目光看着坐在沙发侧位上的一个三旬年纪的男子。

    那男子正是阿华,他的身体坐得很直,腰臀也只是半搭沙发的边缘。这副拘谨的模样和他这几天在外界的威风大相径庭。

    不管他获得了怎样的权势和地位,只要他来到这幢别墅的时候,他就只是一个仆人——十多年前,阿华第一次见到邓骅的时候,他便牢牢地记住了这句话。

    现在坐在他对面的正是邓骅的遗孀孤子,在外人看来,这或许只是一对孤弱无助的母子罢了,但在阿华眼中,他们却是自己的主人。面对主人,他永远都要保持一种谦卑的姿态。

    “你好像有点累,这些天都没有休息好吧?”邓妻对阿华说道,语气淡淡地,像是在问候一个非常亲近的家人。

    “是有些忙——不过终于都忙完了。”阿华一边恭恭敬敬地回答着,一边捧出几份打印好的文件,用双手推放到邓妻面前的茶几上。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