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韩灏之死(3)

韩灏脸上浮现出一种如死灰般的黯然表情。他一生自视甚高,好强争胜,性格也极为暴烈,属于吃不得一点亏的角色。然而最近却连遭挫折,先是被Eumenides设计陷害,后来又屡屡败在罗飞手上,心中的愤懑实在是无以复加。今天在落难时遭到阿华的暗算,终于把他的满腔怒火燃烧到了顶点,所以他才不顾一切地要来找阿华报仇。其实他也知道,阿华和自己本就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又何谈什么出卖不出卖?只是他的火暴情绪已经到了必须发泄的地步,所以才抓住阿华这个目标不放。可他却不曾想到,阿华竟也把自己算计得死死的。这一大圈兜下来,他输了个一败涂地,连与对手争个鱼死网破的机会都没有!

    想到此处,他的愤怒和仇恨全都转化成了冰彻全身的悲凉,两行泪水不自禁地从眼角处滑落下来。如此独自神伤片刻,他似乎拿定了什么主意,转头在椅背上擦干泪水,然后又摇下后座的车窗,向着车外大声喊道:“警察在哪里?我要和你们谈判!”

    罗飞向前走上一步:“我在这里,你有什么想法就和我说吧。”

    可韩灏却拒绝了他:“不,我只和尹剑谈判,你让他上车来。”

    罗飞皱起眉头,一时揣不透对方的用意。而此刻尹剑已经主动抢到了他的身前,请求道:“罗队,你让我去吧!”

    罗飞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被助手眼中热切的求战欲望所打动。“去吧。”他伸手在小伙子肩上拍了拍,又压低声音说道,“把枪带好,我现在授权你,可以采取任何紧急措施。”

    尹剑微微一愣,他很明白“任何”两个字意味着什么。由于此前犯过错误,他一直盼望着能有机会重新证明自己。可他毕竟也和韩灏有着多年亦师亦友的关系,现在陡然到了这一步,他的心中难免有些怅然。

    不过任务既已接下,于法于理,他都再无其他选择。尹剑很快便回过神来,他郑重地回答了一声:“是!”转身向着圈子中心的那辆汽车走去。

    到了车边时才看清里面的情形:却见正驾驶室的座椅被放倒,阿华仰面躺着;韩灏则半卧在后排座位上,左手紧搂着阿华的脖子,右手则拿枪抵着对方的脑门子。看到尹剑之后,韩灏便冲着副驾驶的位置努了努嘴,说了声:“进来。”

    尹剑绕到了副驾室这边,打开门侧身坐进了车内。他的右手看似自然地搭在腰间,其实正悄悄地握住了手枪的枪柄。

    他的这个小动作没能逃过韩灏的目光,后者“哼”了一声,冷冷地说道:“你就大大方方把枪掏出来吧,藏来藏去的有什么意思?”

    尹剑咬咬嘴唇,掏出枪瞄准了韩灏的脑袋:“韩队,对不住了。你最好现在就放下枪跟我出去,免得让我为难。”

    韩灏严厉地瞪了尹剑一眼:“你在执行你的任务,有什么对不住的?!应该是我对不住你!”

    尹剑怔了怔,没想到对方会说出这样的话语。

    “上次我从刑警队逃走,肯定给你留下不少麻烦。今天我还给你一个机会,你开枪吧!”

    “不,”尹剑断然摇摇头,“我不会这么做的,我只想把你带走。”

    韩灏“嘿”地冷笑一声:“把我带走有什么用?你现在只有向我开枪,才能挽回你上次留给别人的坏印象。你是我一手带出来的,给我争点气好不好!”

    尹剑却仍然只是摇头:“你把枪放下吧……不要逼我。”

    见到两人如此,阿华竟在一旁叹了口气说道:“韩队长,没想到你居然会有这么一个优柔寡断的徒弟。”

    韩灏气呼呼地闷哼一声,训斥尹剑道:“做事情要有魄力,这样才能最快地达到自己的目标。你看我,如果不是当年……”

    这句话他说了一半却又咽进了肚子里。他的本意是想提及当年在双鹿山公园的时候,如果不是自己当机立断击毙周铭伪造现场,又怎能化罪为功,早早登上刑警队长的高位?可是转念一想,自己今天的这步田地也正是在那一刻埋下的种子,这人生的起落无常,实在是令人百感交集,唏嘘难抑。

    韩灏用力晃了晃脑袋,似乎要把这些不快的记忆全部抛到九霄云外。然后他板着脸对尹剑说道:“你以前在我手下的时候,我如果说要做什么事情,有没有言出未行的时候?”

    尹剑不假思索地答道:“没有。”

    “那你现在给我听好了,一会我数三下。三下结束如果你不开枪,我就会开枪打死阿华,然后打开车门往外冲。到时候我会死在乱枪之下,而阿华的手下会找东东报仇……”

    “不,你千万不要冲动!”尹剑焦急万分地劝阻道,“这是最坏的结果!”

    “你明白就好!”韩灏最后瞪了尹剑一眼,然后他开始计数,“一……”

    尹剑大喊:“不要!”

    韩灏毫不理睬,继续往下数着:“二……”

    尹剑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往上涌,头皮几乎要炸裂开来。

    “三……”

    枪声响起:“砰!”

    如同百米运动员听到了发令一般,罗飞等人立刻向着枪响处蜂拥而去。不过很快他们就全都驻足停在了车边。

    阿华已经从车内坐起,毫发无损。在他身旁的副驾座上,尹剑仍然保持着射击的姿势,但神情却如木鸡般呆滞。在他视线的焦点上,韩灏一动不动地仰卧着,鲜血正从他的额头汩汩流出。

    “这是他给你上的最后一课。”阿华起身的时候,看着尹剑轻声地说了一句。而尹剑似乎许久之后才听见似的,茫然地转头问道:“你说什么?”

    “你的心太软了——在这一点上,你真该好好地向你师父学学。”阿华一边说一边离开了那辆汽车。车外的空气如此清新,他忍不住大口大口地畅吸起来。

    十一月六日凌晨一点十三分,省城公安局刑警大队讯问室。

    “要说的我都已经说完,现在我可以走了吗?”阿华一边问,一边抬腕看看手表。

    罗飞坐在阿华对面,他一言不发地盯着对方,目光锐利得像刀尖一样。阿华却不为所动,他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显得身体虽然疲惫,但精神却很放松似的。

    罗飞身边的一个小伙子也在咬牙看着阿华,他脸上的肌肉轻轻地抽了一下,某种情绪已忍不住要爆发出来。

    小伙子正是尹剑,在他身上难得显出这样的暴脾气。不过罗飞恰到时机地轻轻拍拍他的胳膊肘,将对方的满腔冲动按了回去。

    尹剑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然后他咬着自己的嘴唇,不知在想些什么。

    罗飞此刻收回目光,他把尹剑记载的询问笔录拿起来递到阿华面前,说道:“请签字吧。”

    阿华笑了笑:“我是个粗人,写不好字,还是按个手印吧。”说话间,他自行打开桌面上的一盒印泥,把右手大拇指伸到里面蘸了蘸,然后用力在询问笔录的最下方摁出一个清晰的指纹。

    他这一连串的动作熟络无比,就像在自己家中喝口水一样简单。要知道,从十来岁的时候开始,他就是各个拘留所的常客,经他画过押的笔录恐怕得以三位数字来计算了。

    做完这一切,阿华便站起身泰然自若地向着屋外走去。他刚一走到门口,立刻就有两个等候的小弟迎上前,给他披上了抵御夜寒的风衣。修长的风衣把他的身姿衬得更加高大挺拔,而他的步履也苍劲有力,不再像为人保镖时那样谦恭谨慎。在一系列的风云突变之后,这个邓家的仆人已隐隐成为龙宇集团的首脑人物。

    罗飞等人目送着阿华的背影,心中都有股说不出来的别扭滋味。尹剑更是很不爽地问道:“罗队,真就这样让他走了?”

    “不让他走又能怎么样?”罗飞的语气显出些无奈,“韩灏死了,我们找不到任何证据,最多拘他二十四个小时。”

    “那就先拘他二十四个小时!给他上点阵势,诈唬诈唬他,没准能套出点什么呢!”

    罗飞摇摇头:“肯定没用的。这种人什么场面没见过?拘了他却拿他毫无办法,反而挫了我们自己的锐气。”

    尹剑叹了口气,不甘心但又无计可施。

    “今天就到这儿吧。大家都辛苦了,早点休息。”罗飞站起身收拾自己面前的文件、手机,忽然他又想到了什么,转头对尹剑说道,“还有一个艰巨的任务,只能交给你了。”

    “什么?”

    “去慰问一下韩灏的家属吧。带两个队里的老同志一块儿去……就说他是在协助警方追捕Eumenides的时候殉职的。”说话间,罗飞摸出钱包,把里面大额的钞票都点了出来,“这里有一千多,算我个人的心意,队里有谁愿意出的也可以出点。组织上的抚恤金,我会尽量去争取……”

    尹剑接过那叠钞票,同时眼角一烫,几颗泪珠不自觉地滚落下来。

    罗飞知道尹剑对于自己亲手射杀韩灏的事实难以释怀,他轻叹一声,把手拍在小伙子的肩头:“你是韩灏最信任的人,所以他才会让你上车。而能够死在你的枪下,对他来说是一种最有尊严的结局,你明白吗?”

    尹剑点点头,闭上眼睛控制住剩余的泪水,同时他的双手牢牢地握成了拳头,似乎体内有某种惊人的力量将要迸发出来!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