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韩灏之死(2)

说完这些话,阿华便转身向着自己的汽车走去。负责保护他的便衣头子凑到罗飞身边问道:“罗队,我们还要继续跟着吗?”

    “跟!”罗飞不假思索地答道。现在双方都已亮出了底牌,他也没必要再遮掩什么,于是便又补充解释说,“不过不是保护他——并没有人要杀他。你们现在的任务是给我看好他,因为他和前天的案子有牵连。只要我们找到韩灏,下一个拘捕的目标肯定就是这个家伙。”

    便衣点点头,然后又指指站在不远处的杜明强:“那个人怎么办?”

    罗飞皱皱眉头,感觉颇有些麻烦。阿华的“死亡通知单”是伪造的,可是杜明强的那一份却是货真价实出自Eumenides的手笔。现在柳松刚刚受伤,如果不安置好这个家伙,让Eumenides趁乱得手,那对警方可真是雪上加霜了。

    “先把他留在我这里吧。”罗飞略考虑了一会儿后说道。现在这里是警方力量最集中的区域,自然也就是相对来说最安全的区域。

    杜明强对罗飞的这个安排也毫无异议,对他来说,哪里热闹就要往哪里钻。看到停车场内警方这种如临大敌般的架势,他终于按捺不住地问道:“罗警官,这里又发生案子了吗?是不是Eumenides来了?”

    罗飞没时间搭理他,这时对身边的便衣使了个眼色。那便衣会意,吩咐手下把警方的车辆开出来,一会儿要紧跟在阿华身后。

    阿华此刻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车边,他以前都是给邓骅开车的。现在邓骅已死,但他亲自开车的习惯还没有改变。他的手下们自然不敢坐在他开的车上,都各自散开去找来时的车辆。

    阿华掏钥匙打开了车门,然后一猫腰钻进了驾驶室内。他把钥匙插进锁眼正准备打火的时候,忽然发觉有些不对劲:车里的后视镜以及车两边侧视镜的角度都有些不太正常,明显不是自己离车时的状态。

    阿华意识到车辆已经被人动了手脚,禁不住在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就在此时,原本直立着的驾驶座椅忽然向后倒了下去,阿华猝不及防,身体也跟着躺下。当他反应过来想要再弹起来的时候已经晚了,一只有力的胳膊环过来勾住了他的脖子,同时另一侧冰冷的枪管也贴在了他的脑壳上。

    阿华从后视镜里瞥到了偷袭者的容貌,他先是一惊,不过很快就稳下心神,带着几分讥讽的语气说道:“韩队长,没想到你还在这里,我还以为你早就跑出去了呢。”

    埋伏在阿华车里的人正是韩灏,他的手指正搭在手枪扳机上,冷笑着说道:“我受伤了,就算跑出去也没有用,倒不如留下来和你作个了断——你让他们都退后,如果有一个人走进这辆车五米之内的范围,我就开枪!”

    韩灏后半句话是针对车外人说的,阿华上车后的异常状况已经引起了便衣和黑衣手下的注意,他们正诧异地向着汽车围拢过来。因为韩灏事先便调整好了后视镜和侧视镜的角度,所以他藏在车后座的时候,可以看到车外各个方向的情形,而车外人却看不到他。

    “你们别过来,韩灏在车里!他有枪,我被他劫持了!”阿华摇下前驾驶室的车窗,大声地喊道,“所有人退到五米之外!”

    已经接近汽车的人连忙停下了脚步,而远处的罗飞等人则快步赶来,众人围着汽车形成了一个圆圈,他们都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愕不已。

    “很好。”韩灏阴森森地赞了一句,“你如果早这么识相的话,也不至于落到现在的境地。”

    却听罗飞在车外喊话道:“韩灏!请你马上放下武器,举起双手走出汽车,这是你唯一的出路!你也是警察,应该清楚,你就是劫持再多的人质,警方也不可能对你妥协的。”

    罗飞的话语坦承而又严厉,刺得韩灏颇不自在地挪了挪身体。他肋下的伤口因此而受到牵拉,疼得他轻轻地“咝”了一声。

    “你伤得不轻啊。”阿华“嘿嘿”地干笑了两声,“看来我的手下还不算太过脓包。”

    “你敢出卖我?!”韩灏恨恨地说道,“任何一个出卖我的人,我都要让他知道代价!”

    阿华却“哼”了一声:“我们之间谈不上出卖不出卖吧?你应该清楚计划失败的后果,况且你还开枪打死了邓总,我有足够的理由杀了你。你还活着,算是我没有把事情做好而已!”

    韩灏微微一愣,倒也认同了阿华的说法。他又紧接着说道:“既然这样的话,你也别怪我心狠了。我要杀你的理由同样充分。”说话间,他的手腕更加发力,冷冰冰的枪管把死亡的气息直压到了阿华的脑袋里。

    阿华却并不慌张:“你没有直接开枪打死我——说明你还想谈判。既然这样的话,就痛快点提出你的条件吧。”

    “谈判?”韩灏冷笑起来,“你真是太小看我了。我还没有开枪,是因为你尚未充分体验到死亡的痛苦。我会给你一点时间,让你去回忆你的家人,回忆你生命中那些美好的东西。当你觉得舍不得离开的时候,我才会送你离开!”

    听着这样冰冷刺骨的话语,阿华亦不禁有些愕然了:“这就是你的目的?你放弃了逃跑的机会,被警方重重包围,就是要让我饱尝临死前的痛苦吗?”

    “是的。”韩灏咬着牙说道,“这就是你冒犯我的下场。”

    阿华苦笑了一下:“那我们真是不一样。我也杀过人,可那只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手段,我杀人的目的从来不是要让对方痛苦。”

    “这是我的风格,你可以不习惯,但是你必须承受!”韩灏再次冷笑,他似乎已经品味到了一丝复仇的快感。

    阿华轻叹了一声,然后他沉默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车外的罗飞见韩灏并不回复他的喊话,便开始安排疏散无关群众,同时布置包围的警力。到了这个局面上,韩灏已经是瓮中之鳖,绝对没有再逃脱的可能了。

    杜明强亦在警戒圈外关注着事态变化,他一脸兴奋的表情,仿佛已经看到自己的新闻稿再次成为网络关注的焦点。

    众人就在这样的气氛中僵持了片刻。而韩灏知道自己不能等太久,如果特警队的狙击手赶到现场,他在这个小小的汽车内不管怎么躲藏都是无济于事的。

    “你的美好回忆该结束了。”他一边对阿华说着,一边绷紧了握枪手指上的肌肉。

    “那你的回忆呢?”阿华忽然淡淡地应了一句,“你就从来不想吗?”

    韩灏略微一愣:“你什么意思?”

    “你的妻子和儿子,你好像已经忘了他们。不过我可没有忘,这几天都是我在帮你照顾他们。”阿华的语气很平和,像是在和对方拉家常一样。

    韩灏的心却剧烈地翻涌起来,他手腕发力,恨不能要把枪管戳到对方脑袋里,同时低吼道:“他妈的,你想耍我吗?!”

    阿华并不和韩灏争辩什么,只是自顾自地说道:“东东是个很聪明的孩子。只可惜他年纪太小,还不能保护自己。所以这几天我特意派了几个兄弟,一直在暗中照料着他。”说到这里,阿华的口气略略一凛,“不过如果我死了,兄弟们没人看管,还能不能那么尽力保护贵公子的安全,这可就说不好了。”

    对方话语中威胁的意味昭然若揭,而攻击的目标又是韩灏心中最薄弱的环节。韩灏只觉得胸口一痛,像是被人用重拳击在了柔嫩的心尖上。一种无法抵抗的虚弱感觉在瞬间漫遍了他的全身,把他先前那种强硬的优势击得粉碎。良久之后,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涩然将这口苦水咽进肚子里,然后嘶哑着嗓子问道:“你……你想怎么样?”

    阿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我说过,我不喜欢伤害别人。所以单从情感上来说,我也绝对不愿去伤害你的儿子。但是有些时候,我必须采取某种手段来完成一些事情,现在就是这样。我安排好了一切,看你自己怎么选择。”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