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血案真相(3)

尹剑略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林恒干应该就是被蒙方亮杀死的吧?他穿过的那件血衣以及袖口泡沫片上的血迹都可以作为佐证。具体的过程大致如下:在第一次停电的将近五分钟的时间里,他换上了作案用的衣服,并在里面塞上泡沫片,用以模仿Eumenides的身材。随后备用发电机短暂的供电显然也是出于他的设计,因为他需要在镜头前展示一下自己的背影,从而把警方的思路引导至Eumenides身上;当供电第二次中断后便是他下手的时候了,由于林恒干已经服用了安眠药,所以他可以很轻松地用刀片划破对方的喉咙;完成了行凶之后,他脱掉血衣塞进运动背包里,从窗口把背包扔到了露台上,他还事先在露台藏起了一根绳索,这些举动都是要把警方的思路引向有人入侵作案的歧途;对于那些可能会暴露玄机的泡沫片,他也从十八楼的窗口扔了出去,他以为泡沫片很轻,落在地面时会定散得很远,根本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可他没想到,有一块沾血的泡沫恰好落在了露台上,而罗队又有过目不忘的本领,立刻对不同地点看到的两块相似泡沫产生了警觉,这个小小的意外竟成了暴露他全盘阴谋的败笔。”

    “这一切都是蒙方亮的阴谋吗?”柳松听了个半懂非懂,“可是他也死了啊,难道他杀死林恒干之后,又自杀了?”

    尹剑摇摇头:“他如果想自杀又何必费那么大的周折?而且从现场来看,导致蒙方亮丧命的那一刀切得非常狠,绝不是自杀者可以做到的;更关键的,现场并没有刀片等凶器遗留,所以自杀的可能性根本不存在。”

    柳松困惑地问道:“那又是谁杀了他呢?”

    先前在沉思的时候,尹剑对这个问题就有所准备,所以他马上就回答道:“这么复杂的阴谋,光凭蒙方亮一个人是完成不了的。他一定还有一个同谋——而这个同谋也就是杀死他的凶手。”

    罗飞已经许久没有说话,听到此处他终于露出些赞许的神色,问道:“这个同谋是谁,你心里应该也有分寸了吧?”

    “阿华。”尹剑不假思索地吐出了这个名字,然后又详解道,“既然从窗口进入办公室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那么要杀死蒙方亮就只有一种可能:在办公室大门打开之后,趁着黑乱的环境摸进去行凶。当时最先冲进办公室的有四个人,分别是龙哥、阿华以及他们各自带进去的一个亲信手下。龙哥两人进屋后直奔自己的主子林恒干,而阿华则带着他的手下往东边的蒙方亮而去。蒙方亮这时为了掩盖自己杀死林恒干的罪行,肯定正躺在床上装睡吧?他绝没想到阿华会趁此机会对自己痛下毒手,上演出一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好戏。”

    “这样的话,倒的确可以把凶案发生的过程解释清楚,可是动机呢?”柳松继续追问,“蒙方亮为什么要杀林恒干?阿华怎么会成为他的同谋?既然阿华是同谋,那他最后为什么又要把蒙方亮杀死?”

    这一连串的问题终于把尹剑难住了,他看着罗飞,似乎在寻求后者的帮助。

    “具体的动机现在还很难解释清楚。”罗飞沉吟着说道,“不过邓骅突然死去,龙宇集团内部正处于一个权力真空期,必然会产生一系列激烈的明争暗斗,而这些人又都是黑道出生,如果在争斗采取极端的手段也并不奇怪。”

    柳松和尹剑都在默默点头,品出了其中的滋味。随后柳松又显得有些失望:“这么说的话,这起案子根本就是龙宇集团内部纷争引发的凶杀,凶手为了掩人耳目故意扯上Eumenides作为幌子。案件本身和Eumenides毫不相关啊,我们这不是在白费力气嘛!”

    柳松一心想要给熊原报仇,对Eumenides和韩灏之外的案件并不关心。更何况龙宇集团的那些人物在他看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然而罗飞却又眯起眼睛,悠悠地说道:“这案子倒也未必和Eumenides全无关系。”

    柳松皱起眉头,露出茫然的神情;就连尹剑也费解地看着罗飞,听不懂对方话里的玄机。

    从刚才的分析来看,这案子只是蒙方亮和阿华假借Eumenides的名头所为,和那个冷血杀手又能有什么实际的关联呢?

    罗飞扫视着身旁的两个小伙子:“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只是要借Eumenides名头铲除异己,那么最后为什么又会在办公桌的抽屉里出现留给阿华的死亡通知单?”

    埋头苦思了一阵之后,尹剑又有了些想法:“可能是为了在细节上做得更加完美吧。”

    罗飞饶有兴趣地挑起眉头:“什么样的细节?”

    “蒙方亮行凶时所穿的衣服和泡沫片必须事先藏匿在办公室里。但是在把林、蒙二人锁在办公室之前,阿华和龙哥是要对整个房间进行一次彻底检查的。这样就只能把装衣服和泡沫片的背包藏在那个上了锁的抽屉中。由于那抽屉是邓骅的遗物,龙哥当然没有钥匙,他也没有理由对这个抽屉进行强制检查。而阿华其实是有钥匙的,他只要把钥匙交给蒙方亮,后者就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取出这些道具了。不过这会留下一处小疑点:警方勘查现场的时候,肯定要把这个抽屉也打开,到时候发现这个抽屉空空的,难免有些怪异。如果警方想到这个抽屉是不是为了装什么东西而被清空的,那就很可能沿着这个思路识破蒙方亮伪装Eumenides的把戏。所以阿华刻意在抽屉里留下了一封‘死亡通知单’,这样警方就会认为是Eumenides清空了抽屉里的东西,而不会在这个问题上过多地纠缠下去。”

    “嗯,有点道理。”听完了尹剑的这番讲述,罗飞也点头表示认可,“这个设计确实能产生你所说的效果。不过,”他的话锋忽然又一转,“你觉得阿华留下这份‘死亡通知单’之后,该如何收场呢?如果到了执行日Eumenides毫无反应,他这一招岂不是弄巧成拙了?”

    尹剑咧咧嘴,无言以对。

    却听罗飞说道:“事实上,这起案子比你们现在了解的要复杂许多。龙宇集团的内部争斗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阿华还想借机完成他另外一个重要的目的:把Eumenides引出来。”

    尹剑心中一动,隐隐意识到了什么。不过他还是下意识地问了句:“怎么引?”

    罗飞不答反问:“你以为阿华让杜明强写出那份报道,真的只是为了在舆论上对其进行攻击吗?”

    尹剑略略一愣,随即便反应过来:“他是要激怒Eumenides!”

    罗飞点点头:“不错。被莫名扣上了滥杀无辜的罪行,然后又遭到舆论的攻击,以正义化身自诩的Eumenides一定是难以忍受的。他肯定很想把那个假冒自己名头的家伙揪出来。”

    “嗯,所以当那张伪通知单上阿华的执行日到来之际,Eumenides也会来到现场,他要看看到底是谁在败坏自己的名声。而这就中了阿华的计谋,后者一定早已设好了圈套,就等着Eumenides上钩,好为邓骅报仇雪恨呢。”尹剑顺着罗飞的思路继续分析道。

    “如果Eumenides真来的话,我们该怎么办?”柳松慢慢听出了名堂,情绪重新高涨起来。

    “这正是我要交给你的任务。”罗飞看着柳松正色说道,“我要求你穿上这些泡沫片,像蒙方亮一样装扮成Eumenides的模样,在5号那天出现在阿华设计的现场中。”

    “我明白了。我穿上这身行头,Eumenides就会把我当成是假扮他的那个家伙,到时候他一定会来找我的。”柳松一边兴奋地说着,一边低头打量着自己的身材,那些令人厌恶的血衣和泡沫现在却有了一种非常合身的舒适感觉。

    “你那天的处境会非常危险。”罗飞加重语气提醒柳松,“因为你不光有可能引来Eumenides,你还可能遭到阿华的攻击!”

    柳松略一思索:不错,自己假冒成Eumenides之后,阿华很可能会认为真的Eumenides陷入了他的圈套,从而对自己展开攻击。不过他不畏反笑:“罗队,我终于明白你说的那句成语了。一箭双雕!嘿,让我穿上这身行头,到那天或许还真能完成一箭双雕的漂亮战役呢。”

    看着柳松如此高涨的求战情绪,罗飞却并不乐观。他慢慢地踱了两步,似乎又在沉思着什么,片刻后他抬头看向窗外,负手说道:“还有一个人可能也会来,这个人更加是你梦寐以求的……”

    “谁?”柳松的心一紧,他已经想到了某个名字,但并没有贸然说出来。

    不过罗飞随即就印证了他的猜测。

    “韩灏。”刑警队长冷冷地说道,这两个字立刻让屋内的气氛变得格外凝重。因为这个名字与屋内三人都有着过于密切的关系。

    韩灏,这个省城刑警队的前任队长是罗飞的前任,尹剑曾经的上司,同时也是残杀熊原,令柳松恨之入骨的凶手。

    “他也会出现?这……这是怎么回事?”尹剑是导致韩灏逃脱的罪人,所以每每蓦然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表情总会有些尴尬。

    “我相信韩灏已经和阿华达成了某种同盟。”罗飞缓缓地说道,“阿华能把两份‘死亡通知单’伪造得惟妙惟肖,能把蒙方亮装扮得如此符合Eumenides的体型,甚至能如此地道地模仿出Eumenides杀人时的割喉手法,他必然时得到了一个熟悉内情者的帮助,这个人我想来想去,只有韩灏。甚至于刺杀蒙方亮的行为,我都怀疑是由韩灏亲手完成的。要在那种黑暗的环境下无声无息地将一个大活人杀死,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

    尹剑点点头,对罗飞的分析表示认同。不过他同时也有些不可思议:“这两人怎么会凑到一起呢?邓骅是被韩灏直接开枪打死的,他应该非常痛恨韩灏才对啊。”

    “虽然有这样的过节,但他们仍然有可能联手。”罗飞解释说,“因为他们互相之间都有利用的价值,而且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敌人。”

    尹剑若有所悟:“我说怎么就找不到韩灏呢,原来他被阿华藏了起来。阿华利用他来铲除异己,然后一同对付Eumenides!”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柳松的嘴角微微挑起,像是在笑,但眼睛里却闪烁着锋利的冷光,“就让他们都来吧,我等着他们!”

    接下来的一天中,形势变化更加印证了罗飞在这次三人会议中的分析。首先是阿华坚持要出席5号晚上进行的那场球赛,同时他又让杜明强写了后续报道,大肆渲染“Eumenides”将在球赛过程中对自己展开行刺的消息。这个时候罗飞已有把握:剑河体育场就是阿华处心积虑想要伏击Eumenides的地点。

    罗飞仔细研究了剑河体育场周围的地形,很快金海大酒店就进入了他的视线之中。这个酒正对着体育场主席台,是对现场局势进行观测和监控的最佳地点。

    Eumenides如果前来的话,必然也不会错过这样的地点吧。所以阿华布下的陷阱,肯定就设在这个酒店中。罗飞便命令柳松乔装之后进入酒店,在房间中假扮成Eumenides,成为一只可能引来数条大鱼的诱饵。

    不过这次任务却也凶险无比。因为整幢酒店肯定都已在阿华的监控之下,所以警方的力量就不能大规模地进入设伏。除了罗飞三人以保护阿华的名义在二十二楼设立了警方指挥部之外,其他的参战警力只能分散在酒店外围,随时等候罗飞的调遣。

    而与此同时,在体育场内的保护工作还要进行。事实上,进入体育场内的警方力量并不知道这次行动的真正目的,他们接收到的命令就是要保护阿华和杜明强的安全。而在指挥部里的慕剑云也被蒙在了鼓里,这一切都是为了假戏真做,蒙骗过阿华甚至是韩灏的眼睛。

    而局势的发展果然不出罗飞所料。化装成Eumenides的柳松真的引来了韩灏这条大鱼!只可惜在与对方的直接较量中,柳松却没能占得先机,反而差点丧命在韩灏的枪口下。

    这就是刚才那场战役发生的前后经过。此刻看着柳松的自责神色,罗飞反而觉得有些愧疚。他安慰对方道:“是我疏忽了。我应该想到,不论阿华还是韩灏,他们对Eumenides都非常忌惮,很可能一照面就动手以抢占先机。这样的话你实在很难和他们对抗,因为敌人现身之前你都要继续演戏。当你面向窗口的时候,也就把最薄弱的后背暴露给了对手。你能在这样凶险的情况下还成功地把信息传递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时尹剑又“噔噔噔”地跑回了房间内。在罗飞查看柳松伤情的时候,他已经跑到两侧的楼梯道里搜了一圈。

    罗飞转过头来问了一句:“怎么样?”

    尹剑沮丧地摇摇头。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因为刚才那番激烈的奔跑而耗尽了体力。

    罗飞站起身走出了2107房间,站在走廊里向两侧张望着。当初选定让柳松在这个房间里设诱,从地形上来说亦有所考虑。因为这个房间正处于走廊的中部,离两侧楼道都很远。而罗飞他们所在的2237房间却是紧临楼梯口,一旦接到柳松的信号,他们就可以迅速地下到二十一楼,而上钩的对手想要从走廊中部逃脱就没那么容易了。

    “他不可能跑得那么快!”罗飞在心里盘算了一下,然后他吩咐尹剑,“你让接应的同志把电子门卡带上来。以我站的地方为中心,这两侧所有的房间,要一个一个地仔细搜查!”

    很快警方的接应力量便来到了二十一层,而相应的搜查很快就有了结果:就在对面的2208房间内,卫生间顶部的通风管道入口有明显的被撬动过的痕迹!

    罗飞立刻调阅了大厦内通风管道的布置图,然后按图索骥,在管道的各个出入口进行堵截。不过他已经迟了一步,就在两分钟之前,韩灏已经从楼层东侧消防间内的通风口钻出来,并且悄悄地潜入了角落里的货运电梯间。

    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小伙子正在那里等着他,见到他到来,那两人便恭恭敬敬地迎上前:“韩队长,华哥让我们在这里等你。”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