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泡沫人(4)

罗飞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要和那个演奏者进行一次交谈了!

    大约二十分钟后,女孩完成了最后一曲的演奏,站起来向听众们鞠躬致意。罗飞便也起身往外走,准备在对方退到后台的时候顺便迎上去截住。

    而那女孩却并没有急着挪步,似乎还在等待着什么。却见先前那个服务生快步赶到了演奏台上,搀扶住女孩的左手。女孩自己用右手拿着小提琴,在服务生的引导下慢慢地往台下走去。

    罗飞蓦地一愣,随即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女孩竟是个双目失明的盲人,难怪她在演奏的过程中一直没有睁开眼睛。

    如此漂亮恬静的女孩却不幸身负着这样的残疾,格外能让人产生一种心疼的感觉。罗飞便也三两步跑上前去,轻轻扶住了女孩的右侧胳膊,同时伸手去接那个小提琴:“来,我帮你拿吧。”

    女孩循声转了下头,她的眼睛茫然无光,但脸上却明显带出陌生和困惑的神色。

    “这位是刑警队的罗警官。”服务生连忙在一旁介绍说,“他找你有些事情。”

    “罗警官……”女孩释然一笑,似乎对这个称号有着天生的亲近与好感,她放心地小提琴交到罗飞手中,同时柔声说道,“不好意思啊,让你等了很久了吧?”

    “没关系的。”罗飞小心翼翼地跟在女孩的身边,感觉她就像是一个美丽而又易碎的花瓶,怎么关爱呵护都不为过。

    一行三人就这样穿过餐厅,来到了后台的休息室中。扶着女孩坐下之后,那服务生便自觉地退了出去。罗飞先帮女孩把小提琴收好,然后搬过张椅子坐在了她的对面。

    女孩一直在用耳朵关注着罗飞的举动,待对方坐定之后,她率先开口问道:“罗警官,你是刚到刑警队不久的吗?”

    “是啊。我上周才调到省城来……”罗飞颇觉得有些奇怪,“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父亲以前常给我讲刑警队里的故事,所以对他的同事我基本上都会听说过的。”女孩垂下了头,可能是想起了往事,她的神情显得有些伤感。

    罗飞则更加诧异了:“你父亲也在刑警队工作?”

    女孩愕然地抬起头:“你不知道?难道你不是因为我父亲找到我的吗?”

    罗飞被完全搞晕了,虽然很不礼貌,但他不得不硬着头皮问道:“你的父亲……他叫什么名字?”

    女孩苦笑着摇摇头,她垂下了眼帘,神色显得非常失落:“原来是我想错了,我还以为……”

    罗飞也有些尴尬,虽然对方没有把话说完,但他能猜到八九分。既然女孩的父亲也在刑警队,那么她一定认为自己的来访是和父亲有关吧。难怪先前一听说自己的身份,她的态度就立刻变得亲近和信任起来。没想到自己却连她父亲是谁都不知道,这显然会给她的情绪带来巨大的落差。

    “不好意思……”罗飞只好表达几分歉意,“是我没把话说清楚。”

    女孩勉强挤出些笑容,算是接受了罗飞的道歉。然后她用带着无限眷念和哀思的声音说道:“我的父亲……他的名字叫郑郝明。”

    因为悲伤难抑,女孩说话时的声音很轻,但“郑郝明”这三个字却像惊雷一样炸响在罗飞的耳边。后者骇然瞪大了眼睛,目光死死盯在女孩秀眉的面庞上。

    在餐厅内一边聆听音乐一边等待的时候,罗飞就曾经对将要了解到的情况进行了多种分析和猜测,不过此刻的局面变化还是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这个兼具了美丽和柔弱两个极端的女孩,她的父亲居然会是郑郝明!

    罗飞在十八年前就和郑郝明相识,因为后者正是Eumenides系列凶杀案的第一代侦破者,同时新一代Eumenides和警方之间鏖战的大幕也正是从此人身上拉开:是他第一个发现了Eumenides重新活动的序曲,而Eumenides也毫不留情地选择他作为新一轮杀戮全面展开的祭祀品。

    可罗飞确实不知道郑郝明有这样一个双目失明的女儿,他更不会想到这个女孩竟也被卷到了案件之中!

    现在罗飞几乎能肯定那个出现在监控角落里的食客就是Eumenides——而且他和那女孩的相识绝非是偶遇,他一定是出于某种动机主动寻找过来的!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蕴藏着大量值得深究的信息,就连罗飞这样的脑袋也有些承受不住了,他用手揉了揉太阳穴,试图让自己的思维变得冷静下来。

    女孩无法看到罗飞情绪上的变化。因为对方许久没有出声,她便失望地问道:“你不认识我的父亲吗?”

    “不,我们十八年前就认识了。”罗飞饱含深情地说道,“你父亲为了查案而牺牲,他是世界上最称职的刑警,是我们所有人学习的榜样。”

    女孩感受到了罗飞话语中真挚的情感,她微微笑了笑,虽然心中仍有苦涩,但也多了一份身为英雄之女的自豪感觉。

    “我应该感谢你们。”她随后说道,“感谢你们这么快就找到了那个凶手,我父亲的在天之灵也可以瞑目,我也不会像最初那样悲痛了。”

    罗飞一怔,脸上有种发烧的感觉。他知道女孩是受了媒体宣传的影响,以为前些天被炸死的袁志邦就是杀害自己父亲的真凶。她此刻诚心诚意表达的谢意,在罗飞听来却是如此的刺耳,简直就是在对警方的无能表现嘲弄和讥讽一般。

    听见罗飞再次陷入了沉默,女孩便主动换了话题:“不说我的父亲了。你过来应该是有公事的吧?可别耽误了。”

    罗飞踌躇着不知该如何回答。若是其他女孩,他大可直截了当地阐明来意,可现在面对这个刚刚从丧父之痛中挣扎出来的柔弱女子,他又怎么忍心告诉对方:那个杀害了你父亲的凶手至今仍逍遥法外。

    所以他决定撒一个小小的谎:“我正在查另外一起案子。嗯……是一起车祸,不过也有可能是刑事案件。死者出事前在这里吃过饭,你应该对他有些印象吧?”

    “你说的是那个喝醉酒闹事的家伙吧?”女孩立刻想起来了,“那天我可真被他吓坏了呢。”

    罗飞点点头:“对,就是那个人。”同时他在心里酝酿着,怎样才能既回避“四一八”案件,但又能打探到关于Eumenides的信息。

    “你已经不是第一个来问我这件事的了,真是奇怪。”女孩此刻又歪了歪脑袋说道,“如果我父亲在的话,或许会狠狠教训他一顿。可现在像我这样的弱女子,能把他怎么样呢?”

    “哦,我们当然不会怀疑你。”罗飞心念一动,顺势把那个弯转了过来,“我们只是在关注你的一个朋友。”

    “我的朋友?”女孩隐隐意识到什么,不过脸上的表情却看不出什么变化。

    “是的。他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应该很喜欢你的表演——因为他曾经特意送花给你。”罗飞用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问道,“你和他熟悉吗?”

    女孩摇了摇头说:“前些天是有人给我送过花,不过他是匿名送的,我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哦?”罗飞有些不太甘心的样子,“他从来没和你直接联系过吗?”

    “没有。”女孩再次给出否定的答复,然后又反问罗飞,“怎么了?那个醉鬼的死会和他有关吗?”

    因为无法看到女孩的目光,所以罗飞很难判断对方是否在隐瞒着什么。不过女孩最后的那句关切的问话似乎又透露出一些端倪。罗飞便揣摩着答道:“那倒不是,不过他可能看到了一些事情,所以警方想找他作证。”

    “哦。”女孩暗暗松了口气,摆出并不在意的口吻说道,“反正我不认识他。”

    罗飞沉吟了一会儿,无奈地摇头道:“既然这样的话——看来我今天是找不到什么收获了。不过如果以后你有这个人的消息,要及时告诉我好吗?”

    女孩点点头,心中却在兀自茫然:要到什么时候,我才会再有他的消息呢?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