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泡沫人(3)

罗飞在先前的走访中已经了解到:邓骅死后,因为权力冲突的问题,林、蒙两位副总和忠于邓家的阿华、阿胜等人似乎产生了些隔阂,阿胜据说还在高层会议上直接冲撞过林、蒙二人。因此罗飞猜测阿胜之死是不是这两人做的手脚?可从录像上三人同桌共饮的局面来看,林、蒙二人和阿胜的关系却非比寻常。尤其是酒过三巡之时,阿胜更是频频举杯向两位老总表达敬意,蒙方亮也不时赞赏地拍拍阿胜的肩膀,态度甚为亲密。

    罗飞据此判断:阿胜此刻应已被林、蒙二人收买,在这场权力角逐中倒向了更具势力的一方。如果这样的话,阿胜之死会不会是出于阿华清理门户的行为呢?

    罗飞很快也把这种可能性排除了。因为在阿胜死后,阿华曾积极调查过此事。从交警队中刨根问底般的细节搜寻,到后来顺藤摸瓜地查看餐厅录像,都足以证明阿华个人在此事上并无牵连。

    那么阿胜的死究竟又是何人所为?难道真的只是一场因醉酒引起的交通意外吗?

    带着这样的疑问,罗飞耐着性子继续把那段监控看完,期冀能有一些新的发现。

    录像中的饭局结束之后,林、蒙二人先行离开了餐厅,而阿胜继续留在桌边自斟自饮。而后不久,阿胜似乎来了脾气,他先是冲服务生大喊大叫了一番,然后又站起身冲出了画面,像是要追什么人似的。

    “这是怎么回事?”因为监控录像没有声音,罗飞只好询问身旁的餐厅保安部长。

    “当时这个客人喝多了酒,冲着我们的小提琴手撒酒疯。”保安部长解释道,“不过这事没闹起来——我们的人很快就把他劝住了。”

    果然,录像显示在片刻之后,便有几个服务生把阿胜又搀回了画面之内,后者虽然还在不满地嚷嚷着什么,但并没有人真正和他形成冲突。

    罗飞看着这段画面,忽然间他好像有了什么意外的发现,大喊了一声:“停!”

    操控录像的保安连忙按下暂停键,时间定格在了那天晚上的九点三十七分。

    “这是什么人?”罗飞指着画面的某处问道。

    保安部长几乎要把脸贴到屏幕上才看到了罗飞所指的身影,那是在离监控摄像头很远的餐厅角落里,一个男子正在往餐厅出口的方向走去,他的脸微微偏转过来,看着阿胜所在的位置。

    “这应该是餐厅里的其他客人吧。”保安部长不以为意地说道,“有人吵闹,他往这边看一两眼也是正常的。”

    罗飞的心却有些抑制不住地加速跳动着。虽然那个人影在镜头中又暗又小,但罗飞一见到他便有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无论此人走路时的气质仪态还是头戴檐帽的装扮,都像极了那个深深铭刻在他脑海中的影像:Eumenides。

    罗飞瞪大眼睛,想要从画面中获得更确切的信息。只可惜拍摄的距离实在太远,而那人又站在了光线直射不到的暗处,因此实在分辨不出他的细部特征。罗飞略一沉吟,吩咐那保安队长说:“把那天在餐厅里值班的服务生给我叫来。”

    保安队长对刑警队长的命令自然不敢怠慢,他一溜烟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把两个服务生带到了保安部。

    可罗飞对他的工作好像还不太满意:“就他们两个吗?”

    “我们是轮班制的——”保安队长连忙解释说,“现在只能找到他们俩。”

    “好吧。”罗飞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指着屏幕问那两人,“你们过来看看,对这个客人有没有印象?”

    两个服务生同样把脸凑到了屏幕上,看了一会儿之后,其中一人拍了拍脑门说道:“这应该是那个坐在角落里的客人吧?那帽子我记得!他给郑佳送过花,但是却不肯留名,所以我对他印象挺深呢。”

    “郑佳是谁?”罗飞敏感地挑起眉头。

    “是我们餐厅聘用的小提琴乐手。”保安部长抢着回答,“刚才录像里的客人就是在冲她撒酒疯呢。”

    “哦?”罗飞的脑子飞速地转起来,开始分析这些人物和事件之间可能存在的关系。片刻之后,他又问那个服务生:“你能不能描述一下这个客人长什么样子?”

    服务生露出了为难的神色:“这个……我没有看清。”

    “没看清?你眼睛有毛病吗没看清?”保安部长责问般说道。

    罗飞也觉得难以理解,如果说记不清还情有可原,怎么会出现看不清的情况呢?

    “他坐的那个位置是餐厅角落里的情侣小隔间,光线特别暗。”服务生对保安部张似乎有些畏惧,很委屈地辩解着,“而且他总带着个帽子,所以我真的很难看清楚。”

    保安部长却仍有训斥服务生的理由:“那家伙不是一个人吗?你干吗要把他带到情侣隔间里面?”

    罗飞摆摆手将对方挡了回去:“肯定是那个人自己选定的位置,和他们没有关系的。”

    保安部长咽了咽口水不再说话,服务生则用感激的目光看着罗飞,感慨这个刑警队长虽然官大,态度反而却和蔼得多。

    罗飞这时已站起身来,他轻轻在服务生肩头拍了拍:“小伙子,带我去他坐的那个隔间看看。”

    服务生便当先带路,引着罗飞来到了餐厅里。这时刚过晚上九点,就餐的客人们正进入最后的佳境。而在餐厅中心的演台上,一个白衣翠裙的女孩闭目拉着小提琴,悠扬的音符如滚珠般在演台四周的水面上跳动着,令人怡然沉醉。

    见罗飞的目光被那女孩吸引过去,服务生便凑到他耳边说道:“她就是郑佳。”

    罗飞点点头:“我们不要打断她,先带我去座位那里吧。”

    正如服务生之前说的,那个情侣隔间位于餐厅最角落的位置,灯光幽暗,外面的人很难看到隔间内的情形。罗飞进去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然后问那服务生:“他当时是不是就坐在这个椅子上?”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服务生有些奇怪地反问道。

    “因为只有坐在这里才能监看到整个餐厅的全貌。”罗飞知道这个理由对服务生来说有些难以理解,不过他也不想详细解释了,便挥挥手说,“没你的事了,你招呼客人去吧。”

    小伙子脆脆地应了一声,转身离去。只留下罗飞一人坐在那隔间里。罗飞举目环顾四周,越看越怀疑几天前出现的那个客人就是Eumenides。因为无论从光线、视线、规避摄像头以及应急出逃的诸多角度去考虑,这个隔间都是整个餐厅中的不二之选。那个客人恰恰选在这里用餐,难道仅用巧合就可以解释吗?

    罗飞慢慢闭上眼睛,有意识地放松思绪,试图把自己带入到那人当时的情境中。

    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吸引他的会是什么?

    四周弥散着各色菜肴的诱人香味,而美妙的小提琴曲则像柔风一般轻抚着人们的神经。再疲劳的人进入这样的环境也能够很快松弛下来。

    罗飞忽然心念一动,他想起了慕剑云曾经对Eumenides做过的个性分析。

    “他可能会钟情于美食,或者是音乐……同时在近期,他可能会对某个人产生不同一般的情感。”

    像是在黑暗中的人忽然看见了一缕光芒,罗飞蓦地睁开眼睛,目光直投向餐厅中央的演台而去。虽然两处相隔较远,但坐在这个角度上,他的视线却毫无阻隔,能清清楚楚地看见那个如荷花般纯净美丽的演奏者。

    慕剑云对Eumenides的分析犹在他耳边回响。

    “女人对Eumenides来说更加安全。如果要进一步细化这个女人的特征,她应该是非常柔弱的,柔弱到不可能对Eumenides构成任何威胁,同时她多半在某些方面与Eumenides有着类似的经历,这样Eumenides才会有接近她的欲望,他们能够产生共鸣,进而发生情感上的交流。”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