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泡沫人(2)

这真是一个全新而又大胆的思路,恐怕只有曾日华这样的电脑怪才才能想得出来吧?众人此刻都把目光投向桌面上的泡沫人偶,想象着这家伙如果穿上衣服,像木偶一样被操控时会是怎样的一副怪模样。

    不过罗飞却不留情面地把曾日华的想法驳了回去:“你也看过那段录像,你觉得录像里的那个男子像是个假人吗?”

    曾日华用手揉揉鼻子,窘迫地低下了脑袋。确实,那录像虽然不够清晰,但反映出来的画面还是非常连贯的。画面中的那个男子体态自然、动作协调,即便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电子机器人也无法模拟真人到如此的境界吧?

    “录像是真的,人也是真的,却又想不出合理的方法进出那扇窗户。这岂不是形成一个悖论圆圈了吗?”慕剑云看着罗飞说道,语气多少有些帮曾日华辩解的意思。

    罗飞像是被这番诘问难住了。他低着头喃喃自语:“悖论?确实是悖论呢……”说话间,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其他人的存在,只顾自己抱着肘,在会议室里来回踱起步来。

    在座其他人还是第一次见到罗飞这样的状态,他们便都沉默着不说话,生怕打搅到专案组长的思路。而当罗飞终于停下脚步之后,他们又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罗飞却流露出抱歉的眼神:“我需要一个人静一静。这样吧,我们先散会,但大家暂时不要离开,等我想清楚之后再一块讨论讨论。”

    众人面面相觑,对这样的处理多少觉得有些奇怪。

    尹剑作为罗飞的助手,无论如何是要站在队长一边的。见大家都有些茫然,他便在中间发挥起润滑的作用来:“大家都辛苦了。就去休息休息吧,正好要到午饭时间了。我去食堂招呼一下,今天多加几个菜,慰劳慰劳大家。”

    “那好吧,吃完饭再睡个午觉——哎,也确实是累了呢。”曾日华一边撑着懒腰一边站起身。他本是个大咧咧的人,不会惦记事,一提吃饭睡觉便自怡然起来。

    慕剑云倒是还想说些什么的样子,不过末了她还是微微摇摇头,跟在曾日华身后一块出去了。

    柳松则起身走到罗飞身边,把杜明强写的那篇稿件递了过去:“罗队,你抽空瞄一眼这篇稿子吧,看看能不能发?”

    “嗬,这家伙笔倒挺快。”罗飞一看到那稿子的长度就忍不住叹了一句,然后他把稿件接在手中,却见标题写的是《恐怖杀手再度出击,血腥屠戮却失公允》。

    从标题的基调来看,的确是站在Eumenides的对面在质疑他的杀戮行为。罗飞比较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开始细细报道的具体内容。

    文章的结构别具匠心,没有直接切入发生在昨夜的那场凶杀案,而是从蒙方亮早年的经历开始着笔。从文中的描述可知,蒙方亮在龙宇集团创立初期曾是邓骅手下最得力的干将,而当时在省城尚未形成一家独大的局面,为应付来自各方的威胁和挑战,蒙方亮手上多少便沾了些血腥。后来因为一起故意伤害案,蒙方亮被捕,并且被判处了无期徒刑。

    这段文字写得风生水起,紧张跌宕,颇像是一部浓缩版的江湖风云,料想定能牢牢地吸引住读者的眼球。而到了蒙方亮入狱之后,便又笔锋一转,开始着力刻画起人物的内心转变。在杜明强的笔下,蒙方亮获刑之后便幡然悔悟,对自己曾经犯下的血腥罪行痛恨不已,同时他也积极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赎罪之心,在狱中不仅积极接受改造,而且多次立功,最终在服刑十年后提前获得假释,有了重新做人的机会。

    如果说狱中这段像是一个苦难者的艰难自赎,那么接下来的描写便充满了温馨与幸福的意味。蒙方亮出狱后,与离别多年的家人团聚,妻子贤惠,女儿乖巧,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样子,令读者也禁不住为他们感到欣喜。而蒙方亮则彻底摒弃了以前的黑暗生活,他甚至皈依了佛教,时常用自己的经历来教育误入歧途的年轻人。

    这两段文字都不是很长,而紧接下来便风云突变,开始切入全文的重点:来自Eumenides的死刑判罚。在简略介绍了Eumenides的背景之后,作者大量的笔墨仍然放在了蒙方亮的身上。在文中,虽然家人都非常担忧,但蒙方亮自己却能坦然面对来自杀手的死亡威胁,因为他相信自己已经接受了惩罚,改过自新,如果Eumenides了解了这段经历,一定不会再对他施以毒手。所以他在进入办公室避难的时候,特意带上了当年的判决书、服刑期间的立功奖状、假释证明以及能够反映自己心路历程的日记一本。

    从这段描写来看,杜明强的文章倒是具有一定的可信度。因为警方在勘验现场的时候,确实也在蒙方亮的床头发现了判决书以及日记等物。罗飞本来还有些纳闷,现在才知道,原来蒙方亮是想用这些东西来证明自己早已接受惩罚,改邪归正,以期能获得Eumenides的宽恕。

    看到此处,任何一个中立的读者都会在情感上支持蒙方亮了,而他们也必然会怀着急切的心情一口气读完整篇报道,以解开那最终的悬念:Eumenides会放过蒙方亮吗?

    文章终于进入了最关键的桥段,杜明强也把自己的文笔展现得淋漓尽致。Eumenides作案的过程被描写得惊心动魄、跌宕起伏,其精彩程度简直可以和最刺激的好莱坞大片相媲美。不过最终的结局却是令人扼腕的:蒙方亮并没有能够打动Eumenides,他仍然被无情地“处决”了。

    在细节描写中,杜明强亦不忘适时地煽情一下,其中给罗飞留下深刻印象的某段文字是这么写的:“……蒙方亮的嘴微微张开着,似乎想对行刺他的人诉说些什么。可他已经不可能再有机会了,鲜血正从他喉部伤口喷涌而出,染红了放置在床头的那个日记本。他多年来的忏悔和救赎在此刻都显得毫无意义,而他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对挚爱家人的眷念也如同日记中的过往一样,统统都淹没在了残酷的血腥之中……”

    罗飞轻轻咂了咂嘴,颇感叹服。这文稿虽然并未对Eumenides作出任何评价,但读来却无异于一篇暴行受害者的血泪控诉书。即便是最忠实的杀手粉丝团,在看到这篇文章之后,恐怕也得对Eumenides行为的合理性进行反思吧?

    一旁的柳松倒误解了罗飞咂嘴的意味。他愤然说道:“我就知道这小子写不出什么好东西……我这就把他带回去,电子底稿也勒令他删掉。”

    “不,”罗飞连忙摆摆手,“让他发,而且要尽快——把我们队里的电脑借给他用好了。嗯,不仅在网络上要发,在传统媒体上也要发。去梳理一下报社的关系,让他们转一下,总之把声势造得越大越好!”

    柳松对罗飞这般态度缺少心理准备,他的神情不禁有些发愣。

    罗飞明白他的感觉,便又笑了笑,压低声音,颇有些神秘地补充了一句:“这次弄好的话,也许能够一箭双雕呢!”

    柳松心念一动,知道这里头可能大有文章。便正色领命道:“好的,我这就去安排。”

    “尹剑,你跟去协助一下。”可能是考虑到柳松对刑警队不太熟悉,罗飞就给他派了个帮手,末了他又叮嘱了一句,“你们俩先把这件事处理完,然后过一个半小时,一块到我的办公室来。”

    尹柳二人便即离去,一同安排杜明强的发稿事宜。随后尹剑又惦记着自己先前承诺,去食堂给专案组的同僚们加了几个菜。众人吃饭的时候,罗飞却没有出现,于是尹剑又拣利落的饭菜打了包,准备一会儿带给他的领导。

    吃完饭稍事休息了一会儿,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两人便往罗飞的办公室走去。到了门口,却见门是虚掩着的,尹剑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罗飞立刻在屋内回应道:“进来吧。”

    两人推门进屋,尹剑先晃了晃手里的饭盒:“你还没吃吧?给你捎了点。”

    罗飞微笑着点点头,以示谢意。他原本站在窗前,此刻正回身往自己的办公桌那边走去。先前在会议室的那堆塑料泡沫已经被他拿到了这张办公桌上,泡沫旁边还放着在露台上找到的那只运动背包。

    尹剑看到桌面已经被占得满满的,觉得要把饭盒挤在这堆东西里面有些不太合适,就举起手问了句:“这个给你搁哪儿啊?”

    “先放窗台上吧。”罗飞随意得很,“我一会儿再吃。”

    尹剑到窗户那儿走了个来回,然后问罗飞道:“罗队,你是不是已经想明白了?”

    “哦?”罗飞笑着反问,“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已经没有再继续想了。”尹剑一本正经地说道,“你想事情的时候会全神贯注的,即使有人和你说话,你的眼睛也总在看向别处——不会像现在这样轻松随意。而对于案子上的事情,如果你没有想明白,那么是绝对不会停下来的。”

    罗飞听完对方的这番描述,“嘿”了一声,不置可否。不过一旁的柳松倒是深有同感,他已经摆出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正用期待的目光看着罗飞,准备接受作战指令了。

    罗飞感受到了后者的战斗欲望,他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小伙子,忽然点着头连赞两声:“好,好。”

    这两句“好”来得未免有些突兀,而罗飞这样从头到脚地打量倒像是在看陌生人一般,柳松下意识地转头看看尹剑,两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罗飞葫芦里又要卖什么药。

    罗飞转身把桌上的那个运动背包拖到了自己面前,然后他打开拉链,把包里的一堆东西掏了出来。这些东西都是案发现场的遗留物,计有运动服一套、黑色带檐绒帽一顶。衣帽上的物证信息已经由技术人员作了保留,不过除了死者林恒干的血迹之外,并未提取到犯罪嫌疑人的毛发等特征物。

    “来。”罗飞冲柳松招了招手,“你把这身衣服穿上试试。”

    柳松茫然一愣,不过罗飞已将衣服送到了他的面前,证明他并没有听错什么。虽然很不理解这么做的用意,但服从命令却是警方内部最基本的纪律之一。所以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将自己的外衣脱去之后,换上了凶手留下的那件运动外套。

    柳松虽然个子挺高,但体形却很消瘦。所以这件外套穿在他的身上便显得有些松垮肥大。想到这衣服曾经是凶手所穿,再加上衣服上还残留着死者的大片血迹,柳松不禁拧了拧身体,颇不自在。

    罗飞却不顾及属下的感受,他又从桌上那起几片塑料泡沫递过来,说道:“把这些塞到衣服里面吧。”

    那几片泡沫正是先前拼接成“人偶”上半身胸、背以及两臂的材料。柳松把上衣拉链拉开,将这些泡沫片一一塞到身体的相应部位。说来也巧,这些泡沫片竟像是为他量身定制的一般,正好填住了他躯体和外套间那些宽松的缝隙。当他再次把上衣拉链拉好的时候,他的体型便在泡沫片的衬托下显得健硕了不少。

    罗飞围着柳松的身体转了两圈,一边看一边摸着下巴,不知在琢磨些什么。末了他又拿起那顶黑绒帽戴在柳松的脑袋上,并且还刻意压低了帽檐。

    做完这些事情后,罗飞自己点了点头,似乎颇为满意,然后他冲一旁尹剑努努嘴问道:“你看看,感觉怎么样?”

    “感觉……”尹剑搞不清楚罗飞到底想问那方面,便很直白地说了一句,“感觉挺像录像里那个杀手的。”

    这下柳松终于按捺不住了,他一抬手把帽子摘了下来,像受了侮辱似的责问道:“罗队,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罗飞的神色也变得严峻起来。“我有任务要交给你。”他看着柳松郑重地说道。

    柳松立刻精神一振,刚才的那点不快瞬间已烟消云散。而罗飞对这任务的描述更是让他热血沸腾。

    “非常重要的、绝密的任务。”刑警队长一字一顿地说道,似乎这任务从此刻开始已经在耗费着他全身的力量!

    晚八点二十一分。

    罗飞来到了绿阳春餐厅的保安部,要求调阅十月二十九日晚上就餐区域的监控录像。

    虽然已经明白了龙宇大厦刺客行凶的手法,而且对下一步的作战计划也有了针对性的安排。但罗飞还需要掌握更多与龙宇集团有关的背景资料,以便进一步分析昨夜那场血案发生的更深层次的原因。所以从下午开始,他便一个人出了刑警队,根据手中既有的几条线索展开相应的调查。

    作为龙宇集团另一个关键性的人物,阿胜的意外死亡自然也引起了罗飞的关注。罗飞首先隐藏身份在龙宇集团内部打探到一些民声,然后他又来到了郊区交警队,查询了导致阿胜死亡的那起“意外事故”。

    这一查还真的发现了不少疑点,虽然还不能将这起交通事故转立为刑事案件,但这些疑点已让罗飞产生了足够的兴趣追查下去。

    罗飞还知道了自己并不是第一个对这起事故起疑心的人。据负责此案的交警介绍,在事故的第二天,阿华就曾经非常详细地询问过与事故相关的诸多细节,并且还带走了死者的一件遗物:打火机。

    交警队留有那张打火机的照片,罗飞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阿华带走那只打火机的原因:在那只打火机的侧盖上,印着清清楚楚的五个大字:绿阳春餐厅。

    于是罗飞便循着阿华的足迹来到了这家位于闹市区的豪华餐厅,他们的思路也完全一致:首先便要调看事发当晚的餐厅监控。

    罗飞很快就在录像中找到了目标:在餐厅最显眼的中心位置,阿胜和另外二人觥筹交错,相谈甚欢,而这两人竟然就是昨夜血案的受害者——林恒干和蒙方亮。这幅场景令罗飞颇感意外,同时也让龙宇集团内部的关系显得愈发错综复杂。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