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泡沫人(1)

早晨十点二十五分,杜明强住处。

    柳松独自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忽然屋内传来一些轻微的响动,他立刻警觉地弹起身,睡意在瞬间消散得无影无踪。

    “柳警官,你也过于紧张了吧。”从卧室来到客厅的杜明强看到对方这副神情,便带着揶揄的口吻说了一句。刚才的响动正是他走出卧室的时候发出来的。

    柳松冷冷地看了杜明强一眼,懒得和他多说什么。这是个不知轻重的家伙,自己没必要和他一般见识。要知道,严密如龙宇大厦一样的安全措施,Eumenides仍能来去自如地完成杀戮,而自己在这幢普通的民居内执行保护任务,再怎么小心谨慎也难言为过啊。

    杜明强并不在意对方的冷淡态度。他兴致勃勃地走过来坐在柳松身旁,好像两人是很熟络的好兄弟一般。

    “来,看看我写的稿子吧!”他拍着柳松的肩膀,把几页打印好的稿纸塞到对方手里。

    柳松想起凌晨时分在龙宇大厦大厅里,罗飞和阿华等人曾经商讨过在网络刊发稿件的事情,没想到杜明强这么快就写出来了。他禁不住有些惊讶地瞥了对方一眼。

    杜明强明白柳松所想,他得意地打了个哈哈:“新闻报道最重要的是什么?第一是速度,第二是速度,第三还是速度!你睡觉的时候我就在赶稿,现在这篇稿件发出去,不仅有独家报道的效果,还正好能赶上网民浏览的最高峰。你说,这稿子怎么可能不火?”

    柳松把杜明强的手从自己肩头拨开,轻哼一声说道:“你别兴奋得太早了,你这篇稿子能不能发出来还不一定呢!”

    “哎!”杜明强一下子急了,“我这稿子的思路都是罗队长认可过的,你凭什么不让我发啊?”

    “发不发我们俩说了都没用。”柳松不紧不慢地说,“得给罗队审查,他说可以了才能发。”

    “官僚,官僚至极!”杜明强愤愤地抱怨着,“这样的体制,能有什么效率?没有效率就没有战斗力,难怪你们一直斗不过那个杀手!”

    这最后一句话柳松可实在不爱听,他蓦地瞪圆了眼睛逼视着杜明强。后者被这目光刺得一惊,想到曾经吃过的苦头,他连忙识趣地住了口。

    “好吧,好吧……”尴尬地沉默了片刻之后,他似乎作出了让步,又嘟囔着说道,“那你赶快把稿子送给罗队长看看吧,可别耽误了我发稿的时间……”

    柳松倒也正想回队里了解一下案件的进展。于是他一边看了看时间,一边说道:“你跟我一块去刑警队吧。”

    杜明强翻了翻眼睛:“我去干什么?罗队长说可以,你打个电话告诉我不就行了吗?”

    “我的任务是保护你的安全,所以我们俩肯定不能分开。”

    “哎呀,你也太教条了吧?外面不是还有好几个便衣在守着吗?我今天哪也不去,我就在卧室里睡觉——我都快困死了!”杜明强一边说一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因为折腾了一宿没有合眼,他的白眼球上已经渗出了很多血丝,看起来的确是疲惫得很。

    “那行啊,我也再睡一觉。”柳松不动声色地说道,“等我们都睡醒了再去找罗队,反正我不着急。”

    杜明强瞪眼看看柳松,然后他无奈地长叹一声:“行行行,我玩不过你——你说了算。走吧,去刑警队。”

    柳松淡淡一笑,站起身来。

    杜明强也跟着起身,他似乎想想又不甘心,低声抱怨道:“你不着急?等会儿到了刑警队,你肯定又要一头扎进会议室去!”

    柳松的目的已经达到,便不理会他的怨言,只是催促道:“快走吧,反正我保证把稿件交给罗队不就行了?你管我开不开会?”

    杜明强还在讨价还价:“你开会的时候,得找个地方给我睡觉!”

    “就在上次那个休息室。”

    杜明强把嘴一咧:“那里又没有床,怎么睡?”

    “办公桌够大了,再给你拿个枕头。”见杜明强还想再说什么,柳松便又瞪了他一眼,“我在这里,不也都是睡沙发吗?”

    杜明强咽了口唾沫,虽不忿但又无计可施。因为急切地要把自己的“独家稿件”发表出来,他只好乖乖地跟在柳松身后,离开住所向刑警队而去。

    到了刑警队之后,柳松先把杜明强安置在休息室里,由他手下的那几个便衣特警负责守护。然后他自己便带着杜明强的那份稿件去找罗飞。清晨时分从龙宇大厦散去的时候,罗飞让大家各自回去休息一会儿,然后早上九点半在会议室开会。柳松估计这会儿应该还没开完,于是就直接先来到了会议室。

    到了屋里一看:果然,罗飞、尹剑、慕剑云、曾日华等一干人都在。他们一个个紧锁双眉,盯着堆放在会议桌中心的一些东西,似乎正在满怀困惑地思索着什么。

    柳松不敢打断众人的思路,便轻手轻脚地坐在了尹剑身旁的空位置上。罗飞此刻也看到了他,主动开口招呼说:“你也来了?”

    柳松点点头解释说:“杜明强写了篇报道,我拿来给你看看能不能发——顺便了解一下案子的进展。”

    “嗯,你来得正好。”罗飞伸手冲会议桌上指了指,“你看看这些东西,能不能找出些玄机?”

    柳松便定睛看去,却见会议桌中心白花花的堆了好些塑料泡沫,有十好几块。这些泡沫大小各异,但整体形状都是薄薄的,同时或多或少带着些弧度。

    尹剑把身体凑过来向柳松解释说:“这些都是从龙宇大厦周围的区域内搜索到的。和我们凌晨时在露台上找到的那块带血的泡沫相比,无论从材质还是造型上来看都非常相似,应该是缘于相同的出处。”

    “哦?这东西会和案件有关吗?”柳松眯起眼睛琢磨着,不过一时也看不出什么端倪。

    尹剑又继续补充说:“露台上的那块泡沫已经做了鉴定,上面的血迹正是死者林恒干的。所以现在至少可以确定:凶手在作案后曾经接触过那块泡沫。”

    “嗯……以那家伙的能力,这种接触应该不是意外。”柳松跟着这思路分析道,“他是用那块泡沫做了些什么?”

    “不仅是那一块泡沫,这些泡沫可能都有些问题。”

    柳松并没有盲目赞同,他摇了摇头说:“这倒不一定吧?它们虽然看起来相似,但也许只是同一种商品的包装物,被人随意丢弃之后,恰巧在露台上的那一块被凶手捡了起来。”

    “如果是同一物品的包装物,为什么它们散落的地点会那么分散?这些泡沫虽然都是在大厦南侧发现的,但是两两之间最远却相距了六十多米。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罗飞看着柳松说道,他的语气和目光似乎都在刻意引导着对方的思维。

    “这个……”柳松略愣了一下,很快有了思路,“也许这些泡沫是从高处抛落的,所以才会分散得这么开。”

    罗飞点点头,而在场的其他人也都用赞同的目光看着柳松,似乎他刚刚说出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柳松在这种气氛自然会想得更深,忽然间他终于悟到了什么,激动地脱口而出:“难道是从案发现场抛落的?!”

    “非常可能——”罗飞用手指轻叩着桌面,“因为从泡沫分散的规律来看,和案发现场的高度以及昨天晚上的风向条件都非常符合。”

    柳松的思维愈发活跃起来:“那这些泡沫就是作案现场的用具?可这些东西能有什么作用呢?”

    罗飞用目光扫了扫身旁的同僚们,然后略耸着肩膀说道:“我们也正在考虑这个问题——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答案。”

    “我刚才猜想,这些东西会不会是高空攀爬的某种用具?”曾日华开始发表意见,“比如说泡沫的比重很轻,可以产生一定的浮力,等等。不过这方面我们都是外行,正要听听你这个特警专家的意见呢。”

    “这种思路……未免太科幻了吧?”柳松用了这么一个夸张的形容词来表达自己的观点,“这只不过是一堆泡沫,在水里或许能把人的身体带起来,但是在空气里能发挥什么作用?”

    曾日华挠挠头不说话,自己也觉得难圆其说。

    这时柳松指着那堆泡沫说道:“我可不可以拿一块看看?”

    “你拿吧。”罗飞没有阻拦,“这些泡沫技术人员都检查过了,没有留下什么有价值的痕迹。”

    于是柳松便拣了一块最小的泡沫拿在手里,从大小和形状上来看,这块泡沫和露台上带血迹的那块几无二致。

    就在柳松研究泡沫的当儿,却听慕剑云又开口说道:“其实有另外一件事情也很奇怪呢。”

    “什么?”罗飞立刻饶有兴趣地追问,慕剑云已经在会场上沉默了许久,罗飞早就想听听她的见解。

    “如果这些泡沫的确是作案现场的用具,那凶手为什么会随意抛弃呢?从十八层楼的高空抛下之后,泡沫肯定会散落在很大的范围内,因此而变得不起眼。但是以Eumenides的行事风格,他至少应该把沾染血迹的这块泡沫带走吧?我们正是在露台上发现这块泡沫后才抓住了这条线索,这里面虽说有侥幸的成分,但毕竟还是对手的行为首先留下了破绽,而这个破绽他本来是很容易抹去的。”

    “这确实是个疑问。”罗飞点着头表示赞同,“包括露台上那个装血衣的包裹也十分可疑——把这么重要的物证留在现场,这实在和Eumenides一贯的作风和水准不太相符。”

    “那他为什么要这样?”曾日华用手推了推他那副厚重的眼镜片,猜测着说道,“难道他是要故意误导我们的视线吗?”

    曾日华的话让正在刻苦钻研泡沫玄机的柳松有些泄气,后者似乎有些放弃了。他用左手撑着脑袋,右手反扣抓住泡沫片的一端,然后像打快板一样用那片泡沫无聊地轻拍着自己的小臂。

    柳松的这个动作很快引起了罗飞的关注,刑警队长禁不住深深地蹙起了眉头。

    尹剑悄悄地碰了柳松一下,提醒对方注意。柳松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把手中的泡沫拿好——他差点忘记这可是现场提取到的证物呢。

    不过罗飞关注的焦点似乎并不在此处。他这时已经转过头,目光又盯住了会议桌中心处的那堆塑料泡沫。在僵滞了片刻之后,他的眼神慢慢地明亮起来,最后竟开始闪烁起兴奋的光芒。

    众人都意识到罗飞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他们的目光也纷纷跟随过去,想要看出那隐藏在泡沫堆下的玄机。当这番尝试失败之后,他们又不约而同地看向罗飞,期待组长能够帮他们点破迷雾。

    罗飞没有说话,他在众人的注视下站起身,向着最接近泡沫的桌子边缘走去。原本坐在那个位置上的曾日华很自觉地挪开座椅,给罗飞让出了道路。

    罗飞的视线始终盯在那堆泡沫上,目无斜视。到达桌边之后,他立刻伸手抓出了其中最大的那片泡沫,略一端详后,将其摆放在会议桌后端的空处。

    那片泡沫有半个枕头般大小,同样也带着些弧度。罗飞放置的时候是凸面朝下,那泡沫便在桌上轻轻地摇晃着,像是一个被翻过来的乌龟背壳。

    众人目不转睛地看着,但还是不明白罗飞到底想干什么。罗飞则不停歇,转身又从泡沫堆里拣出了另外一块大小相仿的泡沫,这次却是凸面朝上,两个凹面相对,扣在了先前的那块泡沫上。

    众人看出来罗飞似乎想用那些泡沫拼出在散开之前的原形,不过现在要说那原形是什么还毫无头绪。好在罗飞的动作还在继续,一块又一块的泡沫被他抓起后又找到合适的位置落下,片刻之后,所有的泡沫都转移了地点,而桌上的那个拼图也终于显出了全貌。

    桌边的每一个人都瞪大了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因为此刻在他们眼前出现的情形实在是有些诡异,诡异到让他们这些警官都难免有些心里发毛。

    那些泡沫组合成的图案竟活脱脱的是个人形!这个“人”有躯干,有腰臀,有四肢,但却唯独没有头颅。在“他”右小臂部位的正是露台上发现的那块小泡沫,那已然干涸的血迹印染在“他”的腕部,隐隐透出一股非人间的阴冷气氛。

    “这……这是什么东西?”曾日华最先沉不住气,他张口结舌地问道。

    罗飞同样在盯着那个泡沫组成的人偶沉思着,片刻之后,他幽幽地说道:“具体是什么东西还不好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东西曾经穿过露台上遗留的那件血衣。”

    尹剑此刻也看出了一些名堂,他站起身凑近那个人偶说道:“那件血衣的右手袖口处有一大片血迹,位置和这块泡沫上的血迹正好一致。可以推断:当凶手行凶的时候,这块泡沫就穿在衣服里,所以袖口处的血迹才会渗在泡沫的边缘。”

    柳松的思维也被调动了起来:“那就是说,Eumenides当时是把这套泡沫穿在了衣服里,就像穿着身铠甲一样?”

    罗飞表达了保守的赞同:“嗯……从目前看来,似乎就是这样的。”

    虽然这个泡沫人偶的原委已逐渐清晰,可曾日华却有一种越听越糊涂的感觉,他眨巴着小眼睛问道:“可他这是要干什么呢?难道穿上这身泡沫,就能够飞越十八层楼的高空吗?”

    众人沉默着,没有人能回答他这个问题。这真是一个尴尬的局面:罗飞似乎已经挖出了一条令人眼前一亮的线索,可要用来解决困扰他们的谜题时,这线索却又显得苍白无力,甚至是徒劳增添了更多的困惑。

    良久之后,罗飞忽然又轻轻地说了一句:“也许他根本就没有进过那间办公室。”

    众人都是一愣,没想到这绕来绕去的,竟把罗飞的思路又转了回去。可这条思路早已被他自己否定过了呀。

    “如果他没有进过办公室,那监控录像里的画面又怎么解释?”慕剑云蹙着秀眉问道。

    罗飞立刻给出果断地回答:“那段录像是真实的,这一点我们已经讨论过了,不应该再有疑问。”

    慕剑云看看周围的同事,被罗飞自相矛盾般的话语搞得有些茫然。而曾日华的小眼睛迅速地眨动两下之后,忽然又有了新的想法。

    “难道那录像里出现的根本就是个假人?只是这个穿着衣服的泡沫人偶?”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