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现场勘查(3)

她步履轻盈,但却走得很慢,因为她的眼睛从小便失去了视力。她只能一路跟着那只名叫牛牛的导盲犬,后者已经成为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伙伴。

    这一人一狗穿过一片大草坪,来到了一间独立的琴房前。这里林木环绕,环境清幽,此刻几乎看不到其他的来往之人。女孩摸出钥匙,打开屋门走进去。虽然天色仍暗,但她却没有开灯,因为那灯光并不能驱走弥漫在她身边的黑暗。

    女孩每天的生活都是从这间琴房开始的。她必须来得很早,因为她并不是音乐学院的学生,她只是在借用这个屋子。每到八点以后,当本校的学生开始上课活动的时候,她就得踏着朝阳离开。

    女孩不舍得有一丝的懈怠,她从琴盒中取出自己心爱的乐器,摆好架势,稍微凝了凝神之后,便屏上一口气,悠悠地拉动了琴弦。柔美的旋律如同溪水般潺潺流出,浸润了这个深秋的清晨。而女孩则紧闭双眼,陶醉于这个仅属于自己的音乐世界。当她身体上的缺陷完全被音乐的光芒所掩盖时,也就是她最美丽的时刻,可惜这样的时刻却很少有人能欣赏到。

    一曲终了,琴房四周复归宁静。原本一直趴在主人脚下的牛牛此刻却忽然站起身,冲着屋外“汪汪汪”地叫起来。女孩放下小提琴,有些诧异地歪了歪脑袋,凝神倾听外面的动静。在这个时间段,此处应该很少有人过往的。

    可今天她却分明听见了脚步声,那步伐沉稳迅捷,而且正向着琴房的方向越行越近。女孩站起身,有些紧张地攥紧了牛牛脖套上的绳索。

    脚步声在琴房门前停下了,片刻后,“咚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并且有个陌生的男子声音在问道:“有人吗?”

    房门只是虚掩着,但那人却没有直接把门推开,从这一点看来,那男子倒是个颇有礼貌的来客。女孩略略放松些情绪,反问道:“你找谁?”

    “郑佳女士在这里吗?”男子仍是在屋外问道。

    女孩略略犹豫了一会儿,没有答话,脸上则露出诧异而又踌躇的神情。

    屋外人似乎感受到她的疑虑,便又解释道:“我是送快递的,雇主让我在这个时间把货物送来这里,交给一个叫作郑佳的女士。”

    女孩终于开口:“那你进来吧。”

    屋门被轻轻地推开,女孩听见那男子走进了屋内。他停在距女孩两三米远的地方,带着祝福的语气说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有人在网上订了这只蛋糕,托我送过来。”

    生日?女孩似乎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的,今天确实是自己的生日。只是最近遭遇至亲剧变,她早已把些事忘在了脑后。没想到居然还有别人在帮她记着。

    “是谁订的?”她很自然地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我不知道。网上订购可以匿名,我们只管把货物送到就行。祝你生日快乐。”男子微笑着说道,而且他的微笑似乎能通过语言传递出去,在女孩身边洋溢出一股暖意。

    “谢谢你。”女孩也微笑着回复他。

    “那我把蛋糕放在琴凳上了。”

    “等等——”女孩听出了对方话语中告辞的意味,“你要走了吗?”

    男子“呵呵”一笑,委婉地回答说:“我还有别的货物要送。”

    女孩咬了咬嘴唇:“你能不能稍等一会儿。我想……请你描述一下那个蛋糕,它是什么样子的?我看不见……”

    这样一个请求从这样一个女孩口中说出来,只怕任何人都不忍心拒绝。那男子也因此留下了脚步,他看着那个蛋糕认真地说道:“这蛋糕不大,但是非常漂亮。蛋糕是金黄色的,上面是一层厚厚的奶油。奶油中心用巧克力浇成了一柄小提琴,亮亮的、黑黑的。有好多音符围着小提琴飞舞,这些音符是鲜红色的,看起来应该是……嗯,是用甜果酱画在奶油上的吧?”

    女孩侧过耳朵倾听着,她的脸上露出笑意,分明是感受到了那些缤纷的色彩。然后她又问道:“上面有字吗?”

    “当然有——蛋糕上写着:祝郑佳二十一岁生日快乐!”

    “落款呢?”女孩期冀着扬了扬头。

    男子这次略迟疑了一下,回答说:“没有落款。”

    女孩轻轻地“哦”了一声,她蹲下身体,用手轻轻抚摸着牛牛的脑壳。牛牛乖巧地坐在她的脚边,一边用脑袋蹭着主人,一边用慵懒的眼神看着不远处的男子。

    “这是我的导盲犬,它叫牛牛。”女孩柔声介绍着自己的伙伴。

    男子笑了笑,夸赞说:“它看起来很乖,也很可爱。”

    “牛牛看见陌生人的时候是很警惕的——”女孩微微侧过脑袋,沉吟着说道,“可自从你进屋之后,它就一声也没有叫过。”

    男子站着不说话,嘴角挑起一丝苦笑。

    女孩忽然抬起头,眼睛正对着男子的方向。男子颇不自在地别了别身体,好像对方真能够看见自己一般。

    女孩就这样“凝视”着对方,片刻之后,她终于鼓足勇气,试探着问道:“是你吗?”

    男子长出了一口气,倒像突然间如释重负了一般。然后他无奈地摇头叹道:“你虽然看不见,可我没有一次能瞒得过你。”

    “真的是你?”虽然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女孩心中却还存着疑虑,“你的声音怎么变了?”

    “我刻意做了一些掩饰……不想让你听出来是我。”男子一边说,一边把紧勒在喉弯处的一个塑胶圈解了下来。他用手揉了揉被压得发疼的声带,感觉呼吸顺畅了很多。

    “现在终于可以轻松一点了。”他咧着嘴说道,语调中恢复了年轻人特有的那种阳光和朝气。

    这才是女孩熟悉的声音。她微笑着站起身,神色颇为惊喜。不过她很快又皱起眉头问道:“你为什么要骗我?”

    “我不想让你知道我来过。”既然已被对方识破了身份,年轻人索性变得坦然起来。

    女孩敏感地追问:“你怕我会缠上你吗?”

    “不,”年轻人连忙解释,“只是……我现在惹了些小麻烦,没必要让你担心,更不想把你卷进来。”

    女孩不禁为对方担心:“什么样的麻烦?”

    “我能解决的。”年轻人淡淡地答道。他那自信的语调听起来让人十分放心,女孩便又笑笑,停止了对这个话题的纠缠。

    “请坐一会儿吧,”她向对方发出友好的邀请,“——如果你不用急着离去的话。”

    “好吧。”年轻人找了张椅子搬到女孩的面前,在坐下的同时他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我不能停留太久。”

    女孩理解地点点头,她也摸索着坐回到椅子上:“你说过你最近会很忙的,我还以为会很久遇不到你呢。”

    “今天比较特殊,所以我想办法抽了个空。”

    女孩的眼角微微弯起:“就为了给我送个蛋糕吗?”

    “每个人在过生日的时候,都会希望有人能给自己送来生日蛋糕吧。”年轻人很认真地回答道。

    女孩轻声说了句:“谢谢你。”她的表达虽然简单,但却非常诚挚。

    年轻人无声地笑着,脸上露出欣慰的神情。只可惜那女孩并无法看见,见对方沉默不语,她便又主动说道:“你帮我切一块蛋糕吧——我今天正好没有吃早点呢。”

    年轻人当然不会拒绝对方的请求。在他心中,照顾这个女孩已经成为自己无可推卸的责任。他起身拆开那个蛋糕,切下一个小小的尖角盛在纸托里,然后送到女孩的面前。

    女孩闻到了蛋糕的香甜气息,她深深地吸了吸鼻子,抬手去摸索蛋糕的位置。不过她努力了几次都没能准确地找到纸托,她歉意地笑了笑,同时也不免有些沮丧。

    年轻人迟疑了片刻,似乎想做什么但又缺乏足够的勇气。不过他最终还是伸出自己的右手,轻轻抓住了女孩的左腕。

    “在这里。”他引导女孩纤白的小手握住了纸托。

    “我是不是很麻烦?”女孩瘪着嘴问道,但神情却是快乐的。

    “怎么会?每天都这样陪着你我都不会觉得麻烦。”年轻人一边说一边收回了自己的手,他的指尖上仍然残存着女孩温暖和柔香,心神微微有些激荡,这是他以前从未品尝过的美妙感觉。

    而女孩心中此刻也同样不太平静,对方言辞中诚挚的关怀感觉令她的脸颊不由自主地微热起来。她低下头,借着吃蛋糕的动作掩饰自己的神色变化。

    “好吃吗?”

    “好吃。”

    似乎是简单到有些弱智的对白,但每一个字都在撩拨着两个人的心弦。随后他们都不再说话,女孩一口一口地吃着蛋糕,年轻人则在一旁怔怔地看着她。

    良久之后,女孩似乎感觉气氛沉默得有些奇怪,便抬头问了句:“你在想什么?”

    年轻人从缥缈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我想起了……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吃蛋糕的时候。”他幽幽地说道。

    “呵呵。”女孩清脆地笑着,弯手背掩住自己的嘴角,“居然会想这个想到发呆?我猜你当时一定是馋坏了吧?”

    年轻人却笑不起来。

    “那次是我六岁的生日——”他第一次向别人诉说那段回忆,“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吃到一块生日蛋糕,我父亲很早就答应我,会在生日那天满足我的这个愿望。”

    年轻人语调低沉,这让女孩感受到了一丝不一般的气氛。同时“父亲”那两个字也让她莫名地伤感起来。怅然了片刻之后,她轻声说道:“你父亲一定很疼爱你吧?他应该是个称职的父亲,不会让你的愿望落空的。”

    年轻人却摇了摇头:“不,最后让我吃上蛋糕的人并不是我的父亲……”

    “哦?”女孩有些搞不清状况,她聪明地选择了闭口不言。因为她感觉到那是对方内心深处某些柔嫩的回忆,如果愿意说,他便会说出来;如果不愿说,自己还是不要多问的好。

    年轻人的眼睛罩着一层迷雾,他似乎能透过时空看到些什么,但一切却又如此模糊难辨。十八年过去了,那蛋糕的滋味犹在唇边:香甜中又透出难以描述的酸涩。

    他无法向对方讲述太多,最后他只是缓缓地说了一句:“我父亲就是在那一天去世的。”

    女孩愕然怔住了。“对不起……我不知道……”她喃喃地说着,“原来你那么小就失去了父亲……”

    年轻人用双手捂着头,太多复杂的思绪在他的脑子里冲撞着,令他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忽然,他的手被另一双柔软的手握住,一股暖流随之漫遍了全身。他抬起头,看到女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前,正用双手轻轻地抚慰着他。

    年轻人慢慢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然后他反握住女孩的小手:“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失去父亲的感觉了……所以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忍不住想要保护你、照顾你……”

    女孩没有说话,但内心的苦涩中却在慢慢沁出些甜蜜的感觉。以前她只是把对方当成一个值得交往的朋友,而这一刻起,她开始觉得相互间有了种同病相怜的亲近。

    “我该走了,”年轻人忽然站起了身,“我已经逗留得太久……”

    女孩点点头,把手从对方的掌心里抽出。虽有些不舍,但她确实也需要时间来冷静一下。

    “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在离开之前,年轻人还有些话要说。

    “什么?”

    “可能会有人来向你打听我的情况——不要告诉那些人我们曾经会过面。”

    女孩很爽快地应了下来:“好的。”

    年轻人倒有些奇怪了:“你不问问为什么吗?”

    “你不想说的,我又何必要问?”女孩淡淡地一笑,“反正我相信你不是坏人,总不可能害了我。”

    年轻人看着女孩,对方那充满信任的笑脸却像刀锋一样侵割着他的心灵。他忽然间觉得有些窒息。

    “我走了。”他用一种仓促的方式告了别,然后狼狈地、像个逃兵一样冲出了琴房。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