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现场勘查(1)

十一月三日凌晨四点整,龙宇大厦一层监控室。

    “四一八”专案组的现场会议开始了。除了柳松因保护杜明强不能前往,其他成员都准时出现在了会场上。

    尹剑首先介绍了案发经过,同时把现场的录像又反复播放了几遍。对于这样离奇的入室行刺事件,曾日华和慕剑云也只能瞪大了眼睛不说话,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等尹剑说完之后,罗飞开始补充一些外围已经掌握的情况:“断电的原因已经调查清楚了。大厦的主供电电缆上被安置了一个定时爆破装置。爆炸的威力很小,但产生的温度足以将电缆的绝缘层熔化,导致供电系统短路瘫痪。备用发电机同样被动了手脚,输出电缆本来由四组线路组成,其中三组都被事先剪断,剩下的一组线路无法承受四倍的设计负荷,所以在启动十几秒钟后就过热烧断了。”

    听到这里,曾日华便饶有兴趣地晃起了脑袋:“这可有点意思了啊。既然要破坏,他干吗不把四组线路都剪断呢?偏偏要留下一组,怕是另有文章吧?”

    “他是故意要让我们看到后面的那段镜头……”慕剑云也开始思索起这个问题,“为什么呢?炫耀?挑衅?或者……这本来就是他计划的一部分?”

    “在你们来之前,我和尹剑有过一些思路——不过,似乎站不住脚。”罗飞顿了顿,又道,“既然大家都在,也不妨讨论一下……嗯,我们当时认为,后面的这段录像有可能是伪造的。当时并没有人闯入室内,凶手这么做的目的,是想诱骗阿华等人把屋门打开,然后他才能趁乱在黑暗中完成刺杀。”

    “哎,很有道理啊!”曾日华似乎对这个思路非常认同,他甚至兴奋地用手拍了一下桌子。

    “哦?”罗飞便就势问道,“假录像这种事,从技术来说困难吗?”

    曾日华大咧咧地摆摆手:“一点都不困难。你想啊,我们从屏幕上看到的画面,都是从监控设备终端传过来的电子信号啊。这个终端如果是摄像头的话,那我们看到的就是摄像头摄录到的画面。要造假的话,只要趁着第一次断电的机会把信号传输线拔下来,然后和事先准备好的播放终端连接在一起。等供电恢复之后,监控屏幕上就会显示你播放的画面。”

    “嗯——”罗飞听懂了对方的讲解,并继续引申道,“等备用发电机被烧坏,电力再次中断之后。我只要把信号线重新和摄像头插在一起,这样监控设备就又恢复常态,而且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曾日华拍拍手说:“没错!”

    可罗飞却皱着眉头,看起来问题并未解决。他又提出了新的问题:“那么监控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呢?这个也可以造假吗?”

    “这个啊……”曾日华挠了挠头皮,“这可就不行了。因为屏幕上显示的是监控系统内部设定的时间,和终端信号是无关的啊。也就是说,不管屏幕上出现什么样的画面,显示的时间都不可能变化的。”

    “这样的话,那段录像就不可能是假的。”罗飞有些失望地瘪瘪嘴,然后把录像里挂钟显示的时差问题讲解了一遍。

    曾日华听完有些黯然,不过他还不太甘心,片刻后又辩解说:“会不会启动备用发电机的人是和Eumenides串通好的?只要把时间掐准,就可以蒙混过关了。”

    “这个没有必要啊。”慕剑云首先便否决了这个猜想,“两个摄像头里只有一个会拍到挂钟,Eumenides要造假肯定会选择不出现挂钟的屏幕,何必像你所说那么费劲呢?”

    罗飞点点头,且又说道:“我也询问过那两个去启动备用发电机的小伙子。他们的叙述并无漏洞,所以显示屏上的计时器无法作假的话,那么录像作假的可能性基本上也就不存在了。”

    曾日华悻悻地咽了口唾沫:“那他真的是神仙吗?来无影去无踪的。”

    “我们肯定还是忽略了什么……某个思维的死角。”罗飞眯起眼睛,目光像是凝滞在某些看不见的迷雾之中。

    会场暂时陷入了沉默的气氛中。众人似乎都在凝神思索却又难得头绪。就在此刻,尹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赶紧一边接听一边退出会场,生怕干扰到其他人的思绪。但不久之后他重新走进屋内时,却毫无顾忌地大声嚷起来:“罗队,他们找到了Eumenides换下的血衣!”

    罗飞立刻站起身:“快,带我去看看!”

    作为龙宇集团的总部大楼,龙宇大厦拥有一个非常豪华的底层大厅。因为大厅的面积比其他楼层的投影面积大得多,所以大厦底层单独向着楼体南面凸出了很大一块空间,这片空间的顶部自然就形成了一片露台。这片露台虽然不算高,但也属于大厦的外顶面,平时很少有人会到达这个地方。

    搜查小组正是在这里发现了一个无人认领的运动型背包。打开背包的拉链,发现包里装着揉成一团的衣物,而最上方赫然是一双浸满了鲜血的白纱手套。他们不敢怠慢,一边保护现场,一边把情况向专案组作了汇报。

    五六分钟后,罗飞等人来到了这片露台。搜查小组往外围撤开,将核心的区域让了出来。罗飞带上薄胶手套,蹲在圈子中心翻看着那个背包,很快他就给出了论断:“没错,这的确是凶手遗留下来的。”

    包里除了手套之外,还有一套血衣,一个黑绒帽,以及一双鞋套。这些衣物和录像中那个神秘男子的穿着完全一致。同时罗飞在背包的外夹层中还找到了一柄极为锋利的刀片,刀片上尚未完全干涸的血迹昭示了这正是用于杀戮的凶器。

    曾日华也蹲在罗飞身边,此刻他似乎很有玄虚地拍着手道:“那这里一定就是Eumenides逃跑的路线了!”

    “嗯。”尹剑附和着点点头,“他应该是事先准备有一包干净衣服在这里。在作案之后,他先到这个露台上换了血衣,藏好凶器,然后才逃之夭夭的。”

    因为身为女性且并不熟悉刑侦过程,慕剑云一直站在圈外旁观着。在听到同伴们的分析之后,她便转头四顾,打量起周围的地形来。

    “从这里逃走倒是容易。关键的问题是,他该怎样才能从十八楼的办公室到达这个露台?”最后慕剑云仰起头看向大厦高层,抛出了这样的疑问。

    确实是如此。如果能到达这个露台,那无论从边缘的哪个方向往下一跃,便可脱身到大厦之外(五六米的高度对普通人来说或许是个障碍,可对Eumenides这样的高手就不值一提了)。可是大厦的十八层和这个露台之间却有数十米的高差,Eumenides总不可能像鸟一样飞下来吧?

    罗飞此刻也站起身,他抬头看看高处的楼层,然后把目光又转回到露台上。却见这个露台采用了“空中花园”式的设计,周围一大圈都铺上泥土,做成了绿化带,里面树木葱郁,长势倒也茂盛。

    “去那边树木丛里再仔细搜搜看。”罗飞对搜查小组下达了新的命令。小伙子们立刻分散开来,钻进了茂密的绿化带中。

    没过几分钟,就有兴奋的声音从树丛里传出来:“这里有一堆绳索!”

    罗飞等人全都为之动容,他们不约而同地向着呼声传出的地方跑去。扎到近处一看,果然,在一株小青松旁边堆着大量的绳子,盘错交织,长度相当可观。

    罗飞弯腰把那绳子捻起一截。却见那绳子只有小指般粗细,但质地非常坚韧,应该是专业的户外攀爬用品。他轻轻咂了一声,抬起头向着高处远远眺望。

    这个动作的暗示意味是如此的明显,以至于周围很多人都情不自禁地“哦”了一声,感觉恍然大悟似的。曾日华更是按捺不住地叫起来:“原来他就是用这根绳子爬进爬出的!”

    罗飞却不置可否。他愣愣地思索着,似乎有很多事情仍是无法理解。

    “爬出倒是可以,要爬进那也太难了吧?”慕剑云也悠悠地表达出自己的困惑。

    因为大厦在南向的里面是呈内凹的弧形。所以绳索如果从十八层的那扇窗户悬下来,必然有很长一段是无依无靠地垂在空中。沿着这样的绳索往下滑溜很容易,但要往上攀爬,所需要的技术和体力就非同一般了。

    而罗飞考虑的问题则更多。他收回目光看着曾日华,像是反问一般地说道:“要避开室外的监控摄像,他只能在停电之后开始攀爬。四分钟的时间,从这里上到十八楼,走楼梯都费劲,只靠这条绳索,可能吗?而且垂直落差这么大,这绳索开始怎么挂上去?最后又怎么收回来?”

    曾日华被问出了一脸愁容,他颇委屈地咧着嘴:“我怎么知道那么多?不过Eumenides这家伙,他肯定是有办法的。”

    “既然在这里发现了绳索,那个办公室又只有窗口可以出入。所以Eumenides的基本手法应该可以确定了吧。”尹剑对曾日华表达了支持的态度,“至于他究竟怎么完成这么高难度的工作,我觉得可以请教一下特警队的同志。”

    尹剑刚说到特警队的同志,特警队的人还真就出现了。却见柳松正从大厦二层的出口转出来,跑上了露台。

    罗飞的目力最为敏锐,他首先看到了这个不期而至的同僚,禁不住轻轻地“咦”了一声。其他人便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而柳松则很快就跑到了他们的身边。

    “你怎么也来了?”罗飞惦记着派给柳松的任务,“不是让你守着杜明强吗?”

    “我把他一块带过来了。”柳松看起来求战欲望非常强烈,他简单地答了一句后便急切地反问,“这里情况怎么样?”

    罗飞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他现在在哪儿呢?”

    “在大厦里。周围都是我们的同志,肯定出不了事的。”

    罗飞这才点了点头。现在龙宇大厦里布满了警察和集团护卫,每个人都在全力搜寻Eumenides的下落。把杜明强安置在那里,即使没有柳松监防也不致出什么问题。

    曾日华“嘿嘿”一笑,感慨道:“深更半夜的,那家伙倒也乐意跟着你一块折腾。”

    “上次被我教育了一次,现在老实多了。”柳松心照不宣地回视着曾日华,对于“教育”这个词的意义,这两人是颇有共鸣。

    既然柳松来了,尹剑正好可以继续先前探讨的思路。他抬起头指着大厦高处问柳松:“你能不能看到十八楼的那扇窗户?”

    柳松眯起眼睛寻摸了一会儿:“是不是四周一大片都黑着,就中间孤零零亮着灯的那个?”

    “没错。”尹剑又低头指指脚下,“你再看看这堆绳子,能不能用它从这里爬到那扇窗户?”

    柳松咋了咋舌:“这么高?而且是凌空攀爬……我肯定是不行。”

    罗飞又追问了一句:“那你觉得有人能做到吗?”

    柳松本想摇头,但看到众人都极为郑重地看着自己,便知道此事非同小可。他犹豫了片刻,换了一种保守的语气:“嗯……这么说吧,我们特警队也会经常进行攀爬训练,像这样的徒手悬空攀绳,最多也就是设置二十多米的高度。再高的话,不仅体能上支撑不住,而且绳索会摇摆得很厉害,不好控制。”

    罗飞摸着自己的下巴颏,若有所思。柳松算得上是特警队里的佼佼者了,一身本领未必在Eumenides之下。连他都觉得难以完成的任务,Eumenides真的能在四分多钟的时间里就轻松搞定吗?

    柳松从罗飞等人的神色中窥到了一些端倪。他用难以置信的口吻问道:“难道Eumenides就是这样进入作案现场的?”

    尹剑眨着眼睛,显得既茫然又无奈:“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只能这么解释了……”

    柳松再次仰起头,张大嘴看着那扇窗户。那里实在太高了,简直像夜空中的繁星,遥不可及。因为头仰得角度太大,血液回涌,柳松很快觉得有些头晕,他用手揉着脖子,沮丧地垂下头来。虽说还未和Eumenides正面相遇,但在他心里像是已然输了一个回合。

    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中,外围搜索的警员忽然又撼了起来:“罗队,你们过来看看,这里有发现!”

    众人精神一凛,连忙循声走了过去。却见在露台的西侧边缘处,一个搜索队员正蹲在树丛间,认真研究着地上的某样东西。

    走到近处才看清,原来那是一块白色的塑料泡沫。这本是城市中随处可见的废弃物,之所以引起关注,是因为这块塑料泡沫的边缘沾染着一小片的血迹。

    罗飞一直戴着薄胶手套,直接便把那块泡沫捡起来仔细端详。那泡沫薄薄扁扁的,带着明显的弧度,形状看起来像是古代屋顶上那种细长的琉璃瓦片。

    “这是什么?”慕剑云凑上前,略歪着脑袋问道。

    “应该是包装用的泡沫壳吧——”尹剑猜测着说,“看形状包的是玻璃杯之类的东西。”

    罗飞皱皱眉,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他转头对身边的那个搜索队员说道:“你从大厦正门出去,往东走二十多米,在马路边上应该还有一块这样的泡沫——现在就去把它捡过来。”

    那搜索队员立刻领命而去。见身边其他人都露出困惑的神色,罗飞便淡然解释道:“我来的时候在门口看到过的,当时没有在意。不过这两块泡沫的形状挺像的,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线索——希望那块泡沫还没有被其他人捡走。”

    留意身边的每一个细节,并且有着过目不忘的神奇本领,这正是罗飞异于常人的所在。不过曾日华对他这次的发现却有些不以为然:“这样的包装垃圾满街都是吧——很多人都会随手乱扔的。我觉得不该往西,应该集中力量,沿着大厦往东仔细搜查。”

    慕剑云看看他,似乎在问为什么,曾日华便又手舞足蹈地解释:“你看,这泡沫上有血迹啊,而且还很新鲜,显然就是凶手留下的。这说明凶手曾经到过这个地方,这里又是露台边缘,那他应该就是从这个方向跳下露台的,我们得往东边搜过去才对。”

    在他说话的过程中,尹剑已经开始摇头,并且紧跟着他的话音吐出三个字来:“不见得。”

    曾日华瞪着眼睛,有些受到打击的样子。而罗飞则是目光一亮,颇为赞许地看着自己的助手。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