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密室血案(3)

“是的——除了上厕所的时候离开一会儿,不过那也是轮流去的。而且其他还有好几个兄弟也在看着。”

    “这中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吗?”

    “没有。”

    罗飞并不希望他回答得这么快:“你再好好想想。”

    龙哥做出用力思索的样子,最后还是摇摇头:“一直到断电之前,真的没有什么情况。”

    罗飞转头看向身后的监控屏幕,那里正在播放办公室内的录像回放。却见屏幕中,林恒干和蒙方亮二人分坐在办公桌,似乎在闲谈着什么。

    “怎么样?发现什么名堂没有?”罗飞询问一直在关注录像的尹剑。

    “暂时还没有。”尹剑带着些诉苦的语气说道,“这录像实在太长了,将近三十个小时,就是用快进速度来播放,至少也得看到天亮了。”

    罗飞挥挥手:“前面的先别看了,你直接给我切到二号晚上十一点三十分。”

    尹剑马上把进度条拖动到接近末尾的地方,录像上开始显示前夜十一点三十分办公室内的情形。那时距离第一次断电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

    却见林恒干和蒙方亮各自躺在东西两侧的床上,沉睡正酣。

    “这两人怎么睡得这么踏实?”罗飞略有些奇怪地问道。

    他这么一说,尹剑也觉得不太对劲。这时已经接近死亡通知单限定的时间结束点,按理说应该是林、蒙二人情绪最紧张也最期待的时刻。他们怎么会如此安睡如怡呢?

    好在龙哥及时给出了解答:“他们下午都吃了安眠药的。”

    罗飞“嗯?”了一声,以示质疑。

    “这也是阿华的主意。他说不吃药的话,两个老总肯定都睡不着。这二三十个小时干熬下来,没事也得熬出病来。”

    这倒也是。林恒干和蒙方亮都已年近半百,身体状况和没法和阿华他们相比。如果在极大的精神压力下苦熬一天多,那对他们无疑是一种摧残。还真不如吃点安眠药,两眼一闭,什么也不想地睡上一觉呢。

    罗飞便不再纠缠这个问题,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回放的录像上。此刻办公室内仍然一切如常,但罗飞等人却紧张地屏住了呼吸,因为他们知道,诡异的变化很快就要发生了。

    屏幕左上角的时间一秒一秒地跳动着,当那串数字走到23:35:12的时候,画面忽然出现了一个轻微的跳动,同时时间数一下子变成了23:39:21。

    罗飞喊了一声:“停!”尹剑立刻操控播放器,把画面定格在了那个瞬间。

    毫无疑问,那将近五分钟的时间跳跃便是由于第一次断电的缘故。而当中断的画面再次恢复之后,屋内的情形较之先前已经有了明显的不同。

    首先是林、蒙两人的睡姿变了,在画面切换的瞬间,给旁观者造成一种两人都“动”了一小下的错觉。不过这倒不奇怪:林、蒙二人虽然都吃了安眠药,但只是为了辅助睡眠,药量不会很大,在熟睡中也难免翻身挪动,等等。

    但另外的变化就令人侧目了,比如说南面墙上的推拉窗,在断电前是紧闭的,而断电后却已经被打开。罗飞目测那窗户打开的幅度正与案发现场留下的残景极为一致。

    不过若与画面中另外一处场景相比,那莫名打开的窗户就显得不足为奇了。

    在屋子西侧的位置,赫然出现了一个高大男子的身影。他背对着摄像头,正迈步要往西边靠墙的那张单人床而去。

    “Eumenides!”尹剑像是忽然看到了熟人似的脱口而出。

    罗飞明白他的助手为何会如此激动。因为一眼看去,那个身影的确是太过熟悉。此人身材高大健硕,一身轻便的服饰,头上则戴着一个黑色的绒帽,帽檐压得极低,正好将脸庞挡住。

    这活脱脱便是在德业大厦前杀害韩少虹的那个凶手。当时凶手伪装成警方的便衣,无论是衣帽打扮还是体形特征,都和此刻出现在屏幕中的神秘男子毫无二致。

    Eumenides!只要是经历过德业大厦一役的人,立刻就会在脑子里想到这个令人战栗的名字!

    罗飞沉住气,他把脸贴近屏幕,想从那画面上捕捉到一些更加细节的东西。片刻后他微微摇着头说道:“手套、鞋套、帽子都戴着……他是不会在些这面有所疏漏的……”

    尹剑也看出了罗飞的描述,这意味着画中人不会在现场留下任何指纹、脚印乃至毛发。所以警方的痕迹鉴定专家也就失去了用武之地。

    罗飞此刻似乎已经榨光了画面上有价值的信息,他用手指叩了叩桌面,道:“继续播放吧。”

    尹剑依言按下了播放键,屏幕上定格住的画面重新运动起来。却见那戴着黑绒帽的男子一步步地向着西侧的单人床走去。他的目光应该是落在酣睡着的林恒干身上,而他那不慌不忙的姿态活脱脱已将对方当成了一道煮熟的美餐。

    更加令人愤然的是,当灯光重新亮起之后,那男子还故意冲着摄像头的方向挥了挥右手,森然的白光蓦地闪过,显示出他夹藏在指缝中的锋利刀片。

    “这也……太嚣张了吧!”尹剑恨恨地说了一句。对方那态势显然是一种无声的挑衅:你们看,上次我就在你们眼皮底下杀了韩少虹,现在我又来了,你们能有什么办法?

    好在这段令人气恼的录像很快便结束了,在23:39:32的时候,监控屏幕一黑,却是录像资料已经播到了尽头。

    罗飞知道那是因为备用发电机也损毁了,从录像最后的时刻起,一直到警方人员修复电路,整个龙宇大厦都陷于一片黑暗之中。

    “那家伙到底是怎么进入房间的?是从窗户吗?”尹剑求证般地看着罗飞,他也注意到了录像画面跳跃时那扇窗户的变化。

    罗飞摇摇头:“那应该是他故意布下的误导。从现场勘查的情况来看,那扇窗户根本不可能成为出入口。”

    虽然没有亲临现场,但尹剑对罗飞的勘查结论毫不质疑。他费解地挠挠头:“那是怎么回事?屋里还有其他的通道?”

    罗飞却再次否定了他的猜测:“没有。”

    “那就说不通了啊。”尹剑陷入了深深的迷惘状态,“唯一的出入口被牢牢地守护着,那家伙是怎么进出办公室的?”

    龙哥瞪大眼睛,一会儿看看尹剑,一会儿又看看罗飞。这个问题同样折磨了他许久,他非常期望有人能给他一个答案。

    “从理论上来说,他根本无法进出——”罗飞沉吟着说道,“所以,也许他根本没有进出。”

    这句话听起来有些绕,尹剑琢磨片刻后才品出些玄妙来:“你的意思是……他本来就藏在这个屋子里的?然后,等阿华他们打开了办公室又趁着黑暗逃脱?”

    罗飞还没答话,龙哥已经把脑袋摇成个拨浪鼓一般:“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刚才就说了,锁门前我和阿华仔细检查过屋子,里面肯定没有其他人。”

    尹剑却有些不以为然:“或许他藏在一个你们意想不到的地方呢?那家伙可是经常有些出人意料的手法呢。”

    “就那么大个屋子,难道他能钻进墙缝里吗?”龙哥涨红了脸反驳,今天他已经够郁闷的了,无法容忍别人对这么确凿的事情产生质疑。

    罗飞这次和龙哥站在了一边。他摸了摸下巴颏说道:“从现场情况来看,屋里想要藏人并不容易。所以那家伙在锁门前就已藏在案发现场的可能性也不大。”

    “刚才不是你说他‘没有进出’吗?”尹剑被罗飞含混不清的态度搞得更糊涂了。

    “‘没有进出’并不代表他就一直在屋里。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罗飞顿了顿,等其他人都摆出认真聆听的态度之后,才煞有个事地说道,“他一直就不在屋里。”

    “可是,这……”尹剑更加结舌了,“有录像的啊,他确实进屋了,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

    龙哥也在一旁附和着点头,同样无法接受罗飞的这种假设。

    “眼见并不一定为实——因为录像是可以伪造的。”

    “伪造录像?”尹剑张大了嘴,这一点他真的从未想过。不过以Eumenides的本领,这对他来说倒也并非难事!

    得到罗飞的提示,尹剑的思路便清晰了许多,他凝神理了片刻,开始尝试着分析道:“难道那段凶手潜入屋中的镜头是Eumenides事先就录制好的?当第一次停电的时候,他便通过技术手段,将这段录像取代了现场的监控信号,从而给旁观者造成了有人已闯入现场的错觉。这样阿华他们就赶紧跑到楼上把屋门打开,而这时Eumenides才趁乱趁黑潜入屋内,完成了对两位受害者的刺杀。”

    罗飞缓缓地点着头:“虽然有很多细节还难以解释,但至少这是一个值得推敲的思路。”

    龙哥却再一次提出了抗议:“这也是不可能的!”

    罗飞和尹剑同时转过头来看着他,龙哥便梗了梗脖子道:“我们进屋的时候,两位老总就已经被杀了,绝对不是我们把门打开后,凶手才进去的!”

    罗飞咂了咂嘴,这里确实是个问题。此前阿华说过,进屋的一共就是四个人:他、龙哥以及两个小弟,所以在屋内应该不会出现混乱的局面。即使Eumenides真的是开门之后跟着混入,也很难在那种情况中下手连毙两命吧?

    而龙哥接下来的话则让尹剑更加沮丧:“我是第一个冲进屋里的。当时我直接跑到了林总床边,一脚就踩在了床头的血洼里。然后我的小弟过来打手电一照,林总脖子被切开,早就断气了。根本就不是你们猜的那个情况。”

    “如果这样的话,那Eumenides还是提前进屋了啊!哎,真是从哪个角度都说不通呢……”尹剑摇摇脑袋,像是自我放弃了,只能用求助的眼神看着罗飞。

    罗飞也有些一筹莫展的样子,最后他像是又想到了什么,对尹剑说道:“你把那段录像再放一遍,从第一次断电前开始。”

    尹剑便把录像往回调了一段,从23:35:00的时候重又开始播放。

    罗飞的目光死死地盯住屏幕的右侧。整个办公室是由两个摄像头共同监控的,屏幕右侧显示的正是西边半拉办公室的情形。

    尹剑也同样全神贯注地看着那个区域。因为那里正是神秘男子出现的地方。

    23:35:12的时候画面跳了一下,时间随即切换到了23:39:21。

    尹剑把脸贴在屏幕前面,仔细钻研后来的录像是否有造假的痕迹。而罗飞却已撤过身体靠在了椅背上,口中喃喃地说道:“看来刚才你的那段分析的确是错了。”

    尹剑知道罗飞已经有了结论,便连忙把头跟过来问道:“怎么了?”

    罗飞无奈地勾了勾嘴角:“那段录像确实是真的。”

    “你怎么看出来的呢?”尹剑一边问一边又转过头,再次倒回录像看了一遍,但还是无法作出有效的判断。

    罗飞提示道:“注意窗户上方的那个挂钟。”

    “挂钟?”尹剑看见了,窗户上方确实有一面挂钟,因为窗户的位置偏西,所以那面钟和神秘出现的男子一样,都被摄进了右侧的屏幕中。

    可是那挂钟里能藏有怎样的信息呢?尹剑蹙眉想了会儿,忽然心中一动,略有了些眉目。于是他又把那段录像倒回,再一次研究断电前后的监控画面。而他的想法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验证。

    “时间!”他用手指头点着屏幕上的挂钟,“时间可以吻合的!”

    罗飞点点头,这正是判断录像真伪的关键所在。

    监控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断电时是23:35:12,备用发电机供电时是23:39:21;仔细辨别挂钟上的指针,可以看到画面跳跃前时间指示在11:33:45处,画面跳跃后则指示在11:37:54处。虽然两个计时器之间存在着误差,但它们记录下来的断电时间间隔却完全一致,都是四分零九秒。这一点便足以说明这段录像并无造假的可能。

    因为即使Eumenides能通过精巧的设计控制停电的时间,但他绝对控制不了备用发动机启动的时间。阿华当时派了两个手下去地下室完成启动备用发电机的工作,那两个手下行进的速度是无法预料的。也就是说,这两个手下在停电后四分零九秒启动备用发电机,这个时间点毫无确定性。

    所以如果Eumenides伪造了录像,其他的场景都可以模仿得很好,但那个挂钟上的指针却无法模仿,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断电和来电之间的时间间隔会是多少!Eumenides要造假的话,他一定会选择拍不到挂钟的左半边屏幕来操作。以他的谨慎和缜密,绝不应该让那难以操控的挂钟出现在伪造的录像中!

    而现在那挂钟不仅出现在了录像中,而且挂钟上的指针变化还能与实际情况精妙吻合,这只能说明:那段录像显示的的确就是办公室现场的情形,并无造假的可能!

    这个疑问到此算是解决了。但罗飞的心情却轻松不起来。因为由此而衍生出来的推论是:在23:39:21的时刻,确实有一个高大的男子闯入了守备严密的办公室。他手中夹着锐利的刀片,正准备展开一场血腥的屠戮!

    他究竟从哪里来?作案后又去了哪里?这个纠缠不清的问题再次成为了血案中首当其冲的困惑焦点!

    这次罗飞沉思了良久仍无进展,脑子却渐渐发涨。于是他深吸了一口气,暂时修整片刻。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凌晨三点。他斟酌了一会儿,吩咐尹剑:“你通知一下曾日华和慕老师吧,让他们过来。我们四点钟的时候开个现场会议。”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