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密室血案(1)

十一月三日凌晨零点四十五分。

    尖锐的警笛划破了夜空。来自市刑警队、特警队的大批警力正向着市中心的龙宇大厦汇集而来。先期到达的民警拉起了长长的警戒线,把整幢大厦都围在了警戒圈内。警戒圈外,越聚越多的警车闪烁着红蓝相间的警灯,在漆黑一团的大厦背景下显得分外刺眼。

    从警车上下来的警员个个全副武装,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沿着警戒圈散开,构筑出一条密不透风的防线。龙宇大厦内外的联系已被这防线完全切断。

    而在警戒圈的核心处,罗飞正带着直属参战人员进入大厦内部。这批人马在一楼大厅分成了两路,特警队的技术人员带着抢修设备大厦地下的配电室而去,他们的任务是尽快让大厦的供电系统恢复正常。而罗飞则率领刑警队的战士们直奔大厦的第十八层。

    虽然是在睡梦中被临时唤醒,但罗飞的身体却在此刻爆发出了强劲的机能。他大步如飞地赶在队伍的最前列,丝毫不逊于身边那些二三十岁的年轻小伙子。这一方面得益于他常年不懈的身体训练,另一方面则是缘于他精神上强烈的战斗欲望。

    那欲望来自于一个强大对手的刺激,来自于那个令罗飞刻骨铭心的、泛着血腥气息的名字:Eumenides!

    五分钟后,众人登上了龙宇大厦的第十八层。

    罗飞并不是第一次到达这里。上次和邓骅会面的场景他记忆犹新。他知道这是一个庞大集团的心脏所在,蕴藏着常人无法想象的权势和力量。但此刻,当他故地重游的时候,体会到的却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

    在警用手电的照射下,罗飞看到眼前出现两排黑衣男子,他们个个身形魁梧,体格雄壮,可曾经洋溢在他们身上的精气神却完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掩饰不住的恐惧和惊惶。他们站在又黑又长的楼道里,脸上充满了绝望的神情,像是站在地狱的入口处一样。

    罗飞等人沿着走廊往楼层的深处走去。十数双皮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整齐划一的响声,像是吹起了正义庄严的战斗号角。这响声惊动了聚集在走廊尽头的一簇人群,在轻微的骚动之后,人群分开,两个领头者从中迎了出来。

    “罗警官,你好。”当先的那个青年人打了个招呼,态度不冷不热。罗飞记得他叫阿华,是邓骅生前最得力的心腹。在阿华身后的那个人罗飞倒没有见过,不过此人神色恍惚,方寸已然大乱,料想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角色。

    “是你报的案吧?”罗飞一边问,一边又向前走了几步。前面就是邓骅的办公室了,罗飞看着那黑洞洞的门口皱起眉头——出于某种职业的本能,他已经清晰地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是的。”阿华点点头,“人已经彻底断气了。所以我没有打120,直接报的警。”他的眉头微微竖起,似乎还有几分惊愕未能退去。不过他的言谈举止还算沉稳,颇能镇得住场面。

    “你怎么知道是Eumenides作的案?”罗飞直指问题的关键之处。

    阿华没有正面回答,他将手中攥着的一张白纸递给罗飞。

    罗飞接过那张纸,身后的尹剑踏上一步,用手电帮他照起光亮。或许是忽然受到强光刺激的缘故,罗飞的瞳孔蓦地收缩起来。

    那纸张的式样和纸上墨黑色的字迹他是如此的熟悉,从十八年前第一次见到时起,就永远不可能忘记!

    那上面写的是——

    死亡通知单

    受刑人:林恒干、蒙方亮

    罪行:涉黑

    执行日期:十一月二日

    执行人:Eumenides

    罗飞瞪着那张字条,眼里几乎要急得喷出火来。在他看来,这就是一份战书,来自那个可怕对手的赤裸裸的宣战书。

    可他这次却错过了交战的时间。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三日的凌晨,而Eumenides也如约得手了。还有什么比这样的局面更令人窝火吗?

    “你们是什么时候收到这份死亡通知单的?”当罗飞的目光离开字条之后,便牢牢地盯在了阿华身上。

    阿华对这样的提问似乎早有准备,他泰然接住罗飞的目光,回答说:“两天之前。”

    “为什么不早报警?!”罗飞立刻喝问道。他的双手用力握了起来,像是聚集了全身的力量却无处宣泄。

    “报警?呵——”阿华的鼻翼往上挑了挑,显出一副愤怒、悲伤和鄙夷相交的复杂神色,然后他冷冷地反问道,“邓总是怎么死的?”

    罗飞愣住了,那种责备的情绪瞬间退去。而阿华还不愿就此罢休,他又恨恨地加了一句:“你说,你们警察能干些什么?!”

    罗飞长叹了一声,对于对方这番挑衅般的诘问竟无言以对。要知道,在机场的那次战斗中,正是警方的行动组长韩灏亲手开枪击毙了保护对象邓骅。有了这样不光彩的记录,阿华等人的确没有任何理由再相信警方。所以他们才会在收到这份死亡通知单之后,选择了自行处理,没有向警方透露任何消息。

    阿华也不是没有这样的实力。他对邓骅的守护一度保证了后者在险恶的黑道江湖渡险如夷。如果最后不是韩灏中了Eumenides“借刀杀人”之计,邓骅说不定到现在也还活着呢。从这个角度上来说,阿华确实不需要警方,甚至在他眼里,警方还是帮倒忙的碍手角色。

    警方错过这次与Eumenides正面交锋的机会,其苦果完全是警方自己所酿,而罗飞则多少有些为前人背黑锅的意味。不过事已至此,罗飞也无意为自己辩白开脱。他深知消除对方误解的最好方法就是用实力重新赢回尊重,别无他路。

    于是罗飞不再纠缠那些已经发生的事情,他把全部的精力集中到了眼前的血案现场。

    “房间里现在还有人吗?”罗飞眯起眼睛看着房门洞开的办公室。那里本该是最安全的堡垒核心,可现在却成了一座阴冷的坟墓。

    阿华深吸了一口气,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然后转头扫了扫身后的那些黑衣男子,冷语回答说:“我们的人已经全部撤出来了——规矩我懂,既然报警了,接下来就是你们的工作,我不会干扰的。”

    虽然受到了冷遇,但罗飞对阿华这样的处事态度还是颇为赞赏。人都难免有情感好恶,但只要做事的时候利落分明,这一点便可算是难得的大将之风了。

    尹剑拿着手电往办公室内探照了一番。那屋子很大很深,从外面难以尽览屋内的情形。他便请示着问道:“罗队,现在要不要进去?”

    罗飞沉吟了一下:“稍等一等吧……供电恢复了再进去不迟。”

    尹剑点点头,明白队长的用意。他们面对的敌人实在太强大了,所以每一步都要极为谨慎。如果贸然进入漆黑一片的现场,那很可能会给潜伏在暗处的对手以可乘之机。

    罗飞看看手表,他进入龙宇大厦已有十分钟的时间。而尹剑此刻则主动用对讲机与特警技术人员进行了沟通,然后他又汇报说:“下面再有七八分钟就可以搞定了。”

    七八分钟。只要外围把握得住,这点时间并不会让既有局面产生太大的变化。罗飞便更加沉住了气,趁着这当儿,他正好可以先了解一下案发前后的大致情况。

    “请你讲一讲事情的经过吧——从你们收到死亡通知单开始。”他看着阿华说道。他用诚挚的眼神提醒着对方:我们正在面对一个共同的对手。

    阿华咬牙沉默了片刻,他的目光由沮丧变得坚毅,似乎已酝酿起一股同仇敌忾的勇气来。然后他开始陷入那段令自己备感耻辱的回忆。

    “我是前天中午收到的这份死亡通知单,它是随着一封匿名信寄过来的。因为邓总刚刚遇害,我对这封信当然会非常重视,所以我立刻和林总、蒙总进行了联系,他们也正要找我,因为Eumenides也给他们每人发出了一份死亡通知单……”

    罗飞知道林总、蒙总就是刚才那份死亡通知单上的受刑人林恒干和蒙方亮。这两人都是龙宇集团的元老人物,Eumenides连下重手,难道是要把龙宇集团彻底摧毁吗?

    在邓骅十多年的经营下,龙宇集团在省城多个领域都形成了垄断经营的局面,其中欺行霸市、以黑养商的情况也不鲜见,Eumenides既然以罪恶的审判者自居,用“除恶务尽”来解释他的追杀动机倒也合理。

    罗飞思忖的同时,阿华并没有停止讲述:“……于是我们就聚在一起商量对策。当时他们两人都非常紧张,林总曾经有过报警的想法,不过随即就被我否决了。”

    罗飞苦笑了一下:“是的,你根本就不信任警方。”

    “这只是一方面的原因。”阿华眯起眼睛,目光中透出些狠劲:“Eumenides特意把死亡通知单寄给我一份,这已经是赤裸裸的挑衅,我没有理由不接招的!更何况他杀害了邓总,我做梦都想把他亲手撕碎!”

    罗飞明白阿华的感觉。Eumenides,这是一个令人畏惧但又会渴望与之一战的对手。阿华自然也不会轻易放弃与他交手的机会。不过罗飞同时也觉得有些沮丧——这次Eumenides没有把杀戮计划通知警方而通知了阿华,是否在他看来,警方已经输得太多,以至于他想要换个对手了?

    阿华仍自顾自地继续说着:“后来林总和蒙总都听从了我的建议:不报警,借助集团自己的力量来保护他们。于是我们各自调集了最亲近的弟兄,同时决定启用邓总生前的办公室作为庇护所。”

    “这些人并不全是你的手下吗?”罗飞插话问了一句,他注意到阿华提及这些人马的时候,总是说“我们”,而没有说“我的”。

    “有一半是我的弟兄,还有一半是林总的人。”阿华解释说,“我们虽然都在龙宇集团,但林总也有自己的直属部门。”

    罗飞“嗯”了一声,表示理解。这么大的集团势力,内部分成几个派系也是很正常的。

    “这位龙哥就是林总的心腹。”阿华这时向罗飞介绍身后的那个魁梧汉子,“他和我一起负责保护两位老总。”

    龙哥看着罗飞“哎”了一声,算是勉强打了个招呼。他仍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看来还未从主人遇害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要间接了解一个人的实力,你可以去观察他的朋友,也可以去观察他的下属。此刻看到阿华和龙哥的表现,罗飞很容易理解为什么邓骅能够在龙宇集团独大十多年,地位如山难撼。

    “说说你们保护行动的具体过程吧。”罗飞把话题引向了最关键的情节。

    阿华的脸色有些发青。“保护行动”这四个字算是给他留足了面子。从结果来看,那更像是一场猫捉老鼠般的羞辱闹剧。而他现在却又不得不把这闹剧的经过讲给曾被他鄙视的警方。

    “死亡通知单上的执行日期是十一月二号。我们在一号晚上八点就把两位老总请到了邓总的办公室里。两层防盗门全部锁好,钥匙我和龙哥一人保管一把。同时我们在十八层的走廊里布下了重重护卫——尤其是办公室门口,更是集中了十多个弟兄把守。除此之外,大厦的各个出入口也布置了看守。我和华哥则各自带着两个亲信,在大厦一层的监控室里守候。龙宇大厦里里外外的各个角落都装有摄像头,所以我们在一层可以看到大厦里面所有的画面。当然我们重点监视的就是两位老总所在的那间办公室。”

    罗飞步入大厦的过程中已经见识到了阿华等人布置的严密防守。即便是Eumenides,要想单枪匹马地闯过来也不太可能吧?可是Eumenides的杀戮又偏偏得手了,而且一路上并没有见到搏斗的迹象,难道他是从别的通道另辟蹊径?

    阿华像是看出了罗飞所想,进一步解释道:“那间办公室是当年邓总嘱咐大厦设计师专门设计出来的,整个楼层只有一条通道能够通往办公室门口。房间内部也没有任何暗藏的管道能和外界相通。屋内唯一的窗户位于大厦南面的墙上,周围十米的范围内都是光滑的镜面墙壁,就算是世界顶尖的攀岩高手也无法攀附。而在窗户正上方每隔五米的距离,都会嵌制一排锐利的刀刃,所以也休想从楼顶通过绳索滑降到窗口。”

    罗飞皱起眉头:“既然这样的话,Eumenides是怎么进入办公室的?”

    “我也不知道……”阿华露出尴尬而又茫然的神色,“我和龙哥从一号晚上开始就一直盯着监控屏幕,从未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直到一个多小时前,一切都还是正常的。不过在二号晚上十一点三十五分左右,大厦里的电忽然间全断了。”

    晚上十一点三十五分——已经接近死亡通知单约定的最后时刻。罗飞暗暗想到,Eumenides一定是故意选在这个时段下手吧,经过二十多小时的艰苦守候,阿华等人一定是筋疲力尽,思维和反应能力都已大大下降。

    “这时你们应该继续坚守防线,千万不能盲目,被对方调动了。”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但罗飞还是忍不住提醒着说道。

    “我们没有乱动。当时楼上的弟兄从消防柜里拿到了手电,一直坚守着办公室的那道门。我则把身边的两个兄弟派了出去,让他们去地下室启动大厦内的备用发电机。”

    罗飞说了声:“好。”即使是他在现场亲自指挥,也一定会是这样的套路。同时他又猜测着问了一句:“备用发电机也坏了吧?”

    阿华点点头:“肯定也是被人动过手脚了……不过当时还是启动了一阵,也就是十几秒钟的时间,然后就烧坏了。”

    “那Eumenides是在大厦彻底黑暗后进入的办公室?”

    “这个……”阿华的眉头紧蹙在一起,被一些百思难解的困惑折磨得非常痛苦,“备用发电机工作的那十几秒钟里,我们在监控镜头里看到了Eumenides,那时他已经进了办公室,而我们布下的防线却完好无损。我实在不知道他是怎么进去的。”

    是这样?罗飞也感到颇为诧异,不过他暂且不动声色,继续往下问道:“那后来呢?”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