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风波再起(2)

就像黑魔力酒吧的那个包厢一样,这个房间里最引人注目的也是一排排的监控屏幕。因为建筑物的规模不同,此处的屏幕墙显得更为壮观。屏幕监控的范围包括了大厦各个出入口,所有的电梯、楼道、走廊、房间甚至是大厦外围周边的场面。可以说,只要坐在这个房间内,你想了解龙宇大厦内外任何一个角落的动态,都可以从其中某个监控屏幕上找到直观的展现。

    监控室内也站着四个黑衣男子,他们冲着屏幕墙一字排开,每个人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全神贯注地盯着各自面前的监视器。而在他们身前又摆放着两张座椅,两个身穿便服的男子端坐其上。

    在这样的场合中身穿便服往往意味着要比其他人的身份尊贵一些,而现场的坐立状况也印证了这一点。这两个坐着的男子中靠左首的年纪在三十岁上下,长方脸型,浓眉大眼,从体形看身高至少在一米八〇以上。另一个看起来略为年长,身形则更加魁梧,几乎达到了格斗类专业运动员的水准。这两人同时关注着最下方正中位置的一块监视屏幕。在所有的屏幕中,这一块的面积是最大的,而屏幕上所显示的影像无疑也是整座大厦内的重中之重。

    那正是大厦十八层尽头办公室内的情形。这个处于严密保护下的房间原本是邓骅日常办公的地方,可是从现在屏幕显示的情况来看,那似乎却成了一个卧室。

    因为办公室的面积很大,所以需要两个摄像头才能窥看到室内的全景。那块监视屏也借此被分为左右两个部分。左边的半拉屏幕显示的是办公室的东半间屋子,右边的屏幕则显示出办公室的西边半拉。两个屏幕合在一块,恰好便呈现出办公室的全貌。

    却见屋内也是灯光大亮,除了办公桌椅等原先就有的摆设之外,在东西两侧靠墙的位置上各多了一张小床。两个男子分别躺在两张床上,似乎酣睡正香。因为视角所限,而摄像头的分辨率又低,所以从屏幕上并看不清那两人的容貌,只是两人身形一胖一瘦,倒是很容易区分。

    监控屏幕前那个魁梧的男子刚刚抽完了一根香烟,正把烟屁股摁灭在面前的烟灰缸里。烟灰缸中的烟头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看来屋中人已经在这监控室中熬了很长的时间。

    接连抽烟也没法消除连续熬夜的疲劳,那魁梧男子红着眼睛,张大嘴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龙哥累了吧?”坐在左手边的男子淡淡地慰问了一句,同时目光仍然紧盯着监控屏幕,丝毫不敢放松。

    “还好。”被称为“龙哥”的大块头展开双手在脸上搓了几下,眼睛比先前瞪得更大了一些。

    “其实龙哥不用这么辛苦的。这里有我守着就行,两个人看和一个人看也没什么区别。”

    “话是这么说,可是职责所在,千万马虎不得。邓总已经遇害,如果林叔再有意外,那龙宇集团可真的要塌了天了。”

    说到此处,龙哥的目光便看向了显示屏中的那个胖子,原来那人就是龙宇集团的副总林恒干。而从龙哥称呼“林叔”时的口气来看,他们俩之间显然有着不一般的亲密关系。

    左手边的男子“嘿”地笑了一声,道:“龙哥是对我办事不太放心吧?”

    龙哥怔了一怔,挤出丝笑容道:“阿华,你怎么说起两家话来?邓总遇害时,很多兄弟都在场,那实在不是你的责任啊……”

    左首男子轻叹一声,不再说话,原来他就是龙宇大厦的主管阿华,同时也是邓骅生前最信任的保镖和心腹。

    “我陪你一块熬着,其实并不是觉得你一个人办不好这个差事。只是这大厦内的保安系统我也得熟悉熟悉,以后好帮你分担些劳苦不是?”龙哥拍了拍阿华的肩膀,像是要刻意和对方拉近关系一般。

    阿华却把他的手轻轻推开:“别说了,集中精力吧。”

    龙哥瘪瘪嘴,显得有些委屈。不过这只是他装出来的场面情而已,在他心里却是冷冷地“哼”了一声:“一朝天子一朝臣,你就是再不愿意,该让的也得让出来了!”

    阿华的目光仍然不离监视屏,此刻他看了看屏幕左上角显示的时间,自言自语道:“不到半个小时了……”

    “我早就说了,那家伙不可能得手的!”龙哥把身体往后靠在椅背上,似乎已准备提前庆功,“这样的保卫措施,他怎么进得来?除非他真有孙悟空的千变万化!”

    阿华微微摇着头:“不能大意,越到最后关头,越要警惕。他很可能就想趁我们最后放松的关头出手……”

    “我就怕他不来!”龙哥狠狠地“啐”了一声,“他只要敢来,看我不活剥了他,给邓总祭天!”

    阿华缄口不言,他只是死死地盯着显示屏。办公室内的两个男子仍在沉睡,屏幕上除了不断变换的时间数字在跳动之外,一切都处于静止的状态,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

    可阿华却慢慢皱起眉头,似乎感受到了某种不祥的气氛。在他的感染下,龙哥也变得警惕起来,他把身体凑向监视屏,瞪大眼睛看了片刻后,又释然地舔舔嘴唇:“没什么不对嘛,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似乎就是要对龙哥的这种态度形成讽刺,他的话音刚落,面前的显示屏忽然间黑了。于是他惊讶的声音又紧跟着响起:“哎,怎么了这是?!”

    “断电了!”阿华在一旁焦急地回答到。龙哥这才意识到不仅是显示屏黑了,监控室内的灯也全都灭了,周围已变成了漆黑一团。

    “有情况!”龙哥急乎乎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可一时又不知该往哪里去,便又茫然地问道,“怎么办?”

    阿华摸黑跳到了临街的墙边,一把拉开了窗户上的帘子。大厦外的灯光透了进来,使屋内人依稀有了些视线。

    可阿华的脸色却因为这灯光的透入而变得更加阴暗。他沉着声音说道:“外面有电!”

    龙哥的心也沉了下去。外面有电,那就意味着大厦断电是缘于内部的意外情况。

    而在这样敏感的关键时刻,这个“意外”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我马上带人上去!”龙哥急匆匆地拔腿就往外走,四名黑衣男子中有两个紧跟在他的身后,另外两人则原地不动地注视着阿华,等待后者的指示。

    “都不要动!”阿华大吼了一声,像是起了个炸雷。龙哥被吼得一震,很听话地停住脚步。然后他也木然地看着阿华,思维暂时陷入了停顿。

    阿华的神色极为严峻,情绪却毫不慌乱。见到监控室的局面已被自己控制,他便又摸出一个对讲机,开始呼叫在十八层负责警戒的手下:“阿杰?”

    很快从对讲机里传来了回复的声音:“华哥,我是阿杰。”

    “你那里情况怎么样?”

    “突然停电了。”

    “我知道。”阿华加重语气,“我问的是,除了停电,还有没有其他情况。”

    “暂时没有。”

    听到这样的回答,监控室里的人都略微松了口气。

    “你那里现在有没有照明?”阿华继续问道。

    “有两个兄弟已经从消防柜里取到了手电,暂时顶一阵没问题。”

    “很好!”阿华神情严肃地夸赞了一句,“不管再发生什么情况,你们都必须守住办公室的门,任何人都不准进入,明白了吗?”

    那个叫阿杰的小伙子非常利落地回答道:“明白!”

    “有什么变化随时和我联系!”最后又嘱咐了一句之后,阿华把对讲机放到了一边。然后他看着站在原地未动的那两个黑衣小伙子,问道:“你们知不知道大厦里备用发电机的位置?”

    那两人几乎同时回答说:“知道!”

    阿华果断地把手一挥:“两个人一起去!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

    两个黑衣小伙子二话不说,立刻迈开大步便往监控室外冲去。即使在掠过龙哥等人身边的时候他们也毫不停留,就像对方根本不存在一样。

    龙哥僵在原地,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颇为难看。

    阿华这时似乎才想起龙哥还被自己晾着,他转头看着对方,然后向前走上了几步。

    龙哥紧盯着阿华,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着。虽然他身高马大,年龄也比对方居长,但此刻的气势却已完全被对方压住,竟连有些抬不起头的感觉。不过想一想身旁还有两个小弟跟着,也不能太过包,他便强撑起底气说道:“现在情况有变,守在监控室里还有什么意义?我们得赶紧上去增援啊!”

    阿华走到龙哥面前后停下脚步,然后他淡淡地问道:“现在没有电,你们跑到十八楼,要花多少时间?”

    “这个……”龙哥露出尴尬的神色,略盘算了一下,他含糊地回答说:“可能得要个三五分钟……”

    “三五分钟……就算你们真能跑上去,也累得像驴一样了吧?一路上还黑灯瞎火的,遇上伏击你们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跑上去有什么用?上面有几十号兄弟守着,办公室两层铁门紧闭,钥匙在我们俩手中,一人一把,我们不动,谁能进得去?慌慌慌,有什么好慌的?你知不知道,敌人就是要让我们慌张,我们一慌、一乱,他才有机会!”

    龙哥被阿华这一连串训斥般的说教噎得哑口无言,同时他亦觉得后背处冷汗渗出,禁不住地后怕。的确,现在虽然断了电,但只要十八层的弟兄们守住办公室大门,敌人便一点可乘之机都没有。如果刚才阿华也随着自己冒冒失失地跑上去,在半路被敌人打个伏击的话,那倒真变成给对手送钥匙去了!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龙哥咽了口唾沫问道,口气完全变成了一个等待大佬指示的小弟。不知他此刻是否明白:一朝天子一朝臣,但无论是天子还是臣子,都是要靠实力来说话的!

    “以不变应万变。”阿华态度坚定地说道,“很快备用发电机就会开始工作,而在这期间,我们的任务就是各自守住自己的岗位,不让既定的防御计划受到任何外来的干扰。”

    说完这番话之后,阿华率先走回到监控台,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来。龙哥也唯命是从地跟了过去,虽然还是和阿华并排而坐,但先前那股子飞扬跋扈的老大做派已荡然无存了。

    阿华又拿过对讲机,再次和楼上的阿杰进行联系。反馈来的消息显示:楼上的兄弟在得到阿华的指示后,各自守在原地,对那个办公室的防守仍然是滴水不漏。在这种情况下,敌人也并没有显露踪迹。阿华一边听着手下的汇报,一边转头看了龙哥一眼。龙哥服气地点着头:果然,只要己方的防备处惊不乱,敌人便很难找到可供下手的漏洞。

    众人便这样在黑暗中等待着,虽然只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但因为精神都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所以感觉竟像几个小时般漫长。忽然间黑暗终于消失了,厦内的灯光重又亮了起来。

    阿华等人同时发出一声低低的欢呼,知道是派往地下室启动备用发电设备的手下已经完成了任务。然后他们又把目光聚焦在不远处的监视屏幕上,要确定被保护的对象是否依然安全。

    显示器的反应比电灯慢了许多。通上电流后也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慢慢恢复到正常的工作状态。而当屏幕上摄录的画越来越清晰地展现出来之后,两人的眼睛也随之越瞪越大,像是有点不够用似的。

    龙哥首先“咦”了一声,既惊讶又恐惧,同时还有一种不可思议的震谔感觉。他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无法适应突然到来的光明,以至于看花了眼睛。带着这种侥幸的想法,他转头看着阿华,而对方的反应却让他的心彻底地沉了下去。

    阿华骇然地盯着显示屏幕,双目圆睁,眼角几乎都要崩裂了。他仿佛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难为理解的画面,就算是白日见鬼的效果恐怕也不过如此。

    “这……怎么可能?!”他喃喃地说道,像是被人当头猛击了一棍似的,呆若木鸡。

    是的。龙哥也觉得这屏幕上的场景根本不可能发生!

    可这场景却又偏偏就发生在他们的眼前!

    在那屏幕上,办公室仍然是大门紧闭,灯光通明,这一切都和断电之前一模一样。而在东西两侧靠墙的床上,一胖一瘦两个男子正在酣睡,他们的睡姿甚至都没有太大的改变!

    这屋子本该就是这样。除了断电后又通电之外,不该有任何变化。数十个弟兄守着两扇紧闭的铁门,连一只苍蝇也别想飞进屋内!

    可现在屋里却多出一个人来。那个人正迈步向着西侧墙边的单人床走去,像是要刻意炫耀似的,他的右手轻轻地伸向空中,迎着灯光的方向晃了一晃。屏幕上立刻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

    阿华和龙哥都是在刀尖上舐血的人,他们太知道这道白光代表着什么。那是刀刃反光,锋利逼人,那锐气似乎已经穿透屏幕,深深地拉在了他们的心底。

    “阿华,怎……怎么办?”惊愕之下,龙哥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阿华还没来得及回答,灯光和显示器忽然间又全都熄灭了。龙宇大厦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

    而这一次是更加彻底的黑暗,足以让每个人的心都沉落到窒息般的无尽深渊!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