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风波再起(1)

十一月二日上午十点整,刑警大队会议室内。

    因为在黑魔力酒吧折腾得太晚,所以今天的专案组例会也推迟了时间。以罗飞为首,慕剑云、尹剑、曾日华、柳松全都到会。

    “柳松,先把你那边的情况给大家说说吧。”这一天来并没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也就是柳松盯的那条线上出了些小小的“波折”。

    柳松便把昨晚杜明强和常凯之间的冲突过程讲述了一遍。当他说到用私刑教训杜明强的那一段时,罗飞特意提醒负责做会议记录的尹剑:“这些就不用写进去了。”

    尹剑等人都会心地笑了起来。自从“四一八”专案组重建以来,还很少在会议中出现这般的轻松气氛。

    “这家伙贱得很,嘴油,鬼点子也是一套一套的。对这种人,就是得收拾!你越狠,他就越老实。”曾日华撇着嘴说道。他在抓捕杜明强的时候也动过手,现在回想起来仍然觉得很解气。

    慕剑云轻轻地摇摇头,似觉不妥,不过想想昨天和杜明强会面时的情形,对方那副自以为是的嘴脸也确实够让人讨厌的。

    “后来没再出什么状况吧?”罗飞把话题往回拎了拎,以免跑得太远。

    柳松回答说:“没有,后来他就一直乖乖在家里待着,今天我要把他带到刑警队,他也没什么意见。我把他安置在休息室了,等我们开完会再放他出去。”

    想收就收,想放就放。这倒真的成了被警方操控的诱饵。罗飞点点头,对这样的状况表示满意。然后他略思索了一会儿,又问道:“晚上休息的时候,你们俩不在一个房间里,这不会让Eumenides钻到空子吧?”

    “不会的。”柳松很有把握地说道,“那是在九层楼呢!窗外就有监控摄像头,而且楼外也有我的弟兄暗中盯守。”

    罗飞“嗯”了一声:“这次盯控的时间比较长,你们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人手够不够?不够的话我再从刑警队调几个人给你。”

    “不用了,人多的话反而容易暴露。而且——你们那边的任务也很重。”柳松一边说一边看向尹剑,显得话里有话的样子。

    罗飞当然明白柳松的意思,他也把目光转了过来,直接问道:“尹剑,你那边有没有什么进展?”

    尹剑停下记录笔,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还是没有韩灏的消息。”

    柳松没有说话,但脸上却现出明显的不满情绪。

    罗飞也皱起了眉头:“难道他已经出了省城?”

    尹剑无奈地舔了舔嘴唇:“现在……也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

    柳松重重地“唉”了一声。以韩灏的本领,如果真让他出了城,那就像虎入深山,到哪里再去追寻他的消息?

    “我倒觉得韩灏还在城里。”慕剑云此刻淡淡地插了一句,“他是不会像丧家之犬一样溜走的,那不是他的性格。”

    罗飞微微颔首:是的。韩灏是个极度自傲且又睚眦必报的人,他怎么甘心就这样认输离去?

    “你们还记得前几天韩灏对他儿子说过什么吗?”慕剑云又提示般地问道。

    罗飞心念一动,韩东东那稚嫩的童音回响在耳边:“他去抓坏人了,一个很坏很坏的坏人。”

    那个“很坏很坏的坏人”,自然就是Eumenides!正是他害得韩灏身负血案,不得不抛妻弃子,亡命天涯。

    尹剑和柳松的精神此刻也不约而同地一振。显然他们也想起了韩东东的话,同时也明白这句话的含意。

    韩灏不但不会离开。而且他就在专案组的身边,因为他和警方都在追猎一个共同的目标——Eumenides。

    不过尹剑很快又露出沮丧的神色:“那他到底会藏在哪里呢?全市的宾馆旅店都排查过了,他的亲属朋友也都盯得死死的。他在省城还能有什么容身之处?”

    罗飞微微地闭起眼睛,他又想起了黄杰远的“网鱼”和“钓鱼”理论。韩灏无疑也是一条机敏的大鱼,所以警方撒下再大的网也很难捕捉到他吧。在认真地权衡之后,罗飞作出了一个决定:“把针对韩灏的排查和监控暂且放一放吧。”

    柳松立刻表示质疑:“为什么?”

    “集中所有的精力追捕Eumenides。这样我们盯死了这条线,韩灏就一定会出现的。”罗飞简略解释道,“这就是‘钓鱼’理论。”

    在场的都是明白人,他们很快就领悟了罗飞的意思。连柳松也没有再说什么。

    见大家都没有什么异议,罗飞便又跳到了下一个话题上:“对陈天谯的追查有没有什么结果?”

    这件事情也是尹剑在负责。他看着罗飞汇报道:“我昨天下午主要就是走访了这个事,虽然还不知道他现在人在哪儿,但是对他的基本情况都摸清楚了。”

    罗飞点点头,示意他详细说说。

    尹剑便一五一十地说道:“陈天谯,一九三九年生,本市户口。一直无正当职业。一九八二年因投机倒把被判过三年缓刑。此人能说会道,也就是会忽悠骗人,早年以合伙做买卖,帮助购买紧俏物资,帮助解决工作等名义借钱骗钱,文红兵也就是在此期间和他发生的债务关系。到他手里的钱基本上都是有去无回,要是要不回来的。你如果去告他,他也不怕。因为他每次都打借款的欠条,所以警方很难立案,只能按照民事经济纠纷进行调解。很多人只好自认倒霉了,也有被逼上绝境采取非常手段的,‘一三〇’案件就是一个例子。后来民愤越积越大,又赶上严打,终于把这家伙抓起来,实打实地关了七年。不过他出狱之后本性不改,在一九九五年的时候注册了一个生物公司搞蜗牛养殖,其实就是一个骗局。”

    “什么?那养蜗牛就是他搞的名堂?”曾日华忽然瞪着眼睛插了一句。引得众人都把目光投了过来。他可顾忌不了那么多,又恨恨地骂了句脏话,“他妈的!我父母当年就是养这个蜗牛,亏了不少钱呢。”

    慕剑云这次倒没有对曾日华的粗俗表现产生反感,她反而带着同情附和道:“我的邻居也有养的,那东西真是坑人不浅。”

    罗飞因为不在省城,对这件事情了解得不多,便耐下性子听尹剑详细解释:“这件事情当年在省城确实闹得很大。陈天谯搞的这个公司号称引进了法国产的白玉大蜗牛,养殖之后可以销售到国外挣大钱,忽悠民众参与。一开始人们将信将疑,他就先签订回购合同,也就是只要你养,我就肯定高价回收。这样就有一小部分人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购买了些幼虫回家养殖。几个月之后蜗牛成熟了,陈天谯果然按约回购,于是这批养殖户都赚到了钱。他们尝到甜头之后,当然会扩大养殖规模,想赚更多的钱。同时周围的人也被带动起来,加入到养殖户的行列。于是这个雪球越滚越大,到一九九七年的时候,整个省城有近千户家庭都在养这个蜗牛,累计购买幼虫的金额达到了三百多万元。按照合同条款,这年年底陈天谯的公司要支付近千万元来回购成熟蜗牛。可养殖户们却等不到这一天了,因为一九九七年六月,当陈天谯卖出最后一批蜗牛幼虫之后,便宣布公司破产,并且从此不知所终。”

    罗飞听明白了,类似的骗局一度非常流行,他在龙州的时候也听闻过:“这样的案子应该属经侦大队管吧?这个陈天谯携款潜逃,怎么这些年一直没有展开缉捕?”

    尹剑答道:“只能说这个陈天谯太狡猾了。他当时找了个小情人,注册生物公司都是以那个女人的名义进行的。然后他自己又另外注册了一个公司。在通过生物公司骗取民众资金的时候,他又通过一些合法交易,使生物公司背负了自己公司的大量债务。一九九七年六月,生物公司以偿还债务的方式把资金全都转到了陈天谯公司的名下。随后陈天谯便携款消失。这样一周转之后,从法律上就无法抓住他的尾巴,所以经侦队只能以协助调查的名义去寻找他,并不能展开大规模的公开缉捕。”

    “那个女人呢?也一块跑了?”

    尹剑“嘿”了一声:“最倒霉的就数那个女人了。她名义上是生物公司的法人,其实对里面的玄机一点都不了解。陈天谯转移资金、携款消失,根本就没和她打招呼。她完全成了陈天谯的替罪羊,因为两人之间并没有正式的夫妻名分,所以陈天谯甚至都不需要承担连带责任。”

    “这家伙真是恶心!”曾日华一想起父母被坑骗过就忍不住要骂两句,当时确实不知道陈天谯才是幕后主谋,受骗群众只堵住了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却没有任何资产,即使被判刑,也无法挽回受骗者的损失。

    “唯利是图的典型。”慕剑云也用鄙夷的口吻给陈天谯下了定义,“这种人眼里只有钱,什么感情、道德、伦理,为了钱全都可以抛弃。”

    “所以要找这个人真的很难……”尹剑诉苦一般地说道,“因为我们根本不可能从他的社会关系上获得突破——只要认识陈天谯的人几乎都被他坑过,所有的人都在找他,但没一个人知道他在哪里。”

    慕剑云猜测着说:“多半跑到某个二线城市享福去了。他骗来的那些钱够逍遥好一阵子的呢!”

    “花着我爸妈的钱享清福——”曾日华愈发地愤愤不平,“他妈的,别让我抓住他,否则我让他下半辈子都别想安生。”

    狠话虽然是放在这里了,可是人海茫茫,又要到那里去找这个老奸巨猾的陈天谯呢?

    由于各个方向上都没有什么突破,这场会议显得有些沉闷。而会议后的一天也在平淡中度过了。

    一日无事。

    夜色渐深,即便是省城这样的一线都市,街头也渐渐地冷清下来。

    罗飞独处屋中,趁着这番清静整理着自己的思路。

    就像这寂寥的夜色一样,“四一八”专案组的工作也陷入了低潮。近两天来,他们在各个方向的调查均无突破性的进展,尤其是自己一线,对于那个匿迹已久的丁科,要想追寻到他的线索的确是极为艰难。

    可这个丁科恰恰又是掌握着Eumenides身世的关键人物,同时也是联系着专案组和Eumenides双方视线焦点的纽带。

    而Eumenides自从网吧一役之后便再无声息,他是否也在面对着同样的问题一筹莫展?要知道Eumenides寻找丁科的欲望可比警方强烈得多。

    不过此刻的宁静却也隐隐透出风雨汹涌的前奏:Eumenides已经给杜明强下了死亡通知单,这意味着在这个月中,他必然会出手与警方展开新一轮的厮杀!

    激烈的战斗就在眼前。此刻正是双方休养生息的时机。自己也该放松情绪,好好地调整调整才对。

    带着这样的想法,罗飞便早早地躺在了床上,定下心来安眠休息。此刻他并不知道,一场暴风骤雨已经开始酝酿!

    晚十一点二十五分,龙宇大厦内。

    位于市中心的这座二十七层的大厦是龙宇集团的总部所在。虽然已近凌晨,但大厦却灯火通明。十来个身着黑衣、戴着墨镜的男子守在大厦的入口处,神色威严。偶有过往的路人见到这番阵势,便会忍不住好奇地驻足观望,但他们也不敢走得太近——龙宇集团名头实在太响,一般人是无论如何都招惹不起的。

    其实不光是大厦门口,大厦内部也是戒备森严。在电梯、步梯等通道出入口都有黑衣男子驻扎把守。这种情况又以大厦的第十八层为最。在这一层的楼道走廊里,每一个拐弯口都布下了守卫,如此层层戒备,一直延伸到走廊末端的那扇安检门。

    这是一道和机场候机入口同样级别的安检设备。四名黑衣男子守在安检门边,他们铁面无私地坚守着自己的职责,不管是什么人想要通过此门,都不能携带任何危险物品。

    所有这些戒备措施,曾经都是为了保证走廊尽头那间房屋主人的安全。这个人就是龙宇集团的创立者,在省城有着“邓市长”美誉的邓骅。

    如此严密的防范现在看起来却有些“马其诺防线”的可笑意味,因为这条防线毫无灵活性可言。当邓骅走出龙宇大厦之后,终究难免丧命于Eumenides的精妙设计之下。

    如果他一直躲在这条防线内呢?Eumenides还能否如期完成那份死亡通知?这的确是一个耐人寻味的假设。

    只可惜这个世界的运行规律并不接受假设。而邓骅这个自傲的枭雄当时也不可能如缩头乌龟般一直躲在自己的办公室中。于是这条防线的主人终于在防线外受到了杀手的致命一击。

    既然邓骅已死,这条防线为何又在今晚进入了最高的戒备状态呢?在大厦一楼的监控中心里或许可以找到答案。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