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一·一二”碎尸案(1)

也许是因为黄杰远的语调过于低沉,一种令人备感压抑的气氛在包厢内弥漫开来。这气氛罗飞似曾相识,他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便也变了脸色问道:“你要说的是——‘一·一二’碎尸案?”

    听到“一·一二”碎尸案这六个字,慕剑云不安地挪了挪身体,感觉这昏暗的包厢内陡然间阴冷了许多。

    黄杰远点点头,然后反问道:“对这起案子,现在你们了解多少?”

    “卷宗资料都在我的办公室,不过我还没来得及细看。”罗飞回答对方说,“今天我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四七’劫案上面。”

    黄杰远“嗯”了一声,表示理解。对罗飞来说,最主要的任务是追查Eumenides的下落,而“四七”劫案便和Eumenides的身世息息相关。相比之下,“一·一二”碎尸案只是丁科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所以虽然是震动一时的案件,但在罗飞等人看来的意义却并不一定很大。

    “慕老师,你是本地人。对这起案件应该有很多听闻了吧?”黄杰远此刻又转向慕剑云问道。

    慕剑云苦笑着点点头:“案发之后的那几个月,几乎每天都是在各种传闻中度过的。”

    “那你先说说吧,看看市民之间是怎么流传的。”黄杰远把身体靠在了沙发上,然后摸出一支香烟点了起来。

    慕剑云原本是非常讨厌别人抽烟的,尤其是在这样的密闭空间内。不过此刻看到烟雾从黄杰远的口鼻中腾出,她却反而有种欣然的感觉。因为那段即将被提及的回忆实在太过压抑,如果屋子再缺少人间的烟火气息,那真是会把人憋出毛病的。

    罗飞的目光也聚焦到了慕剑云的身上,神色间充满了期待。作为一名刑警,他的工作往往是从街头巷尾的查访开始的。民众间的传言虽然有时候不太准确,但因为是最新鲜的第一手资料,所以往往会隐藏着非常关键而又易被忽略的线索。

    慕剑云用双手把茶杯捧在了手中,似乎借此能获得一些额外的热量。然后她微微眯起眼睛,思绪开始走进十年前的那个冬天……

    “‘一·一二’碎尸案……那个日期应该是一九九二年的一月十二号吧?当时我读高三,我记得那会儿正是期末考试的前夕,我们每天都要去学校上晚自习。有一天晚上,到了下自习的时间了,老师却不让我们女生回去,而是一个个地通知家长到学校来接人。后来我父亲过来把我接回了家。我很奇怪,问他是怎么回事。父亲告诉我说:城里出了坏人,最近一定不要单独外出,上下学他都会来接送我。我要问得再详细时,他却不肯说了,只是叫我专心学习,不要为其他事情分心。他越是这样,我就越好奇,当然也会有惴惴不安的预感。第二天到了学校,同学之间都在讨论这件事情。这时我才知道情况有多么恐怖,直到现在,我都后悔不该去听那些传言。不过当时所有的人都在说这件事,我就是不想听恐怕都不可能呢。”

    听到慕剑云最后的那句抱怨,罗飞忍不住会心一笑。他很清楚市民们传播此类消息的速度。当年他还远在南明山派出所任职,但也受到过相关传言的波及。

    黄杰远狠狠地吸了一口香烟,问:“那些传言都是怎么说的?”

    慕剑云把茶杯端到嘴边,但只是润了润嘴唇后便又放下。然后她回忆着说道:“我听说有个女生被杀了。凶手是一个恐怖的变态,他把被害者身上的肉全都剐成了涮羊肉一般的薄片,有些吃了,剩下的则乱扔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里。还有人说,死者的脑袋和内脏也全都被煮熟了。好像那个凶手杀人的目的,就是要享用一顿美味的人肉大餐……”

    慕剑云的声音越说越低,最后她摇摇头,似乎很难再继续下去了。罗飞很了解她的感受,因为她所描述的实在是一幅过于恐怖的场面,即便是罗飞这样历练多年的刑警,在随着这番描述展开联想的时候都难免产生不适的感觉。

    唯有黄杰远面无表情,因为相关的场景已经在他的眼前缠绕了整整十年,再血腥再恐怖,到最后也都归为麻木了。至今无法散去的只有耻辱,时间拖得越长便越深刻的耻辱。

    慕剑云稍稍歇了两口气,感觉好点了,便又继续说道:“后来就有警察到学校里,带着几张照片让我们辨认。我记得都是一些涉案物品。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件红色的羽绒服,那应该是死者遇害时所穿的。那颜色红得耀眼,就像是被血染成的一样。我只敢看了一眼就连忙转过了头,后来接连好几天晚上我都会做噩梦,梦到那件血红色的衣服。此后很快就有新的传言,说那个变态杀手已经放出话来:以后每个月都要吃一个人,而他锁定的目标就是那些穿红衣服、留着长头发的年轻女孩。”

    听到这里,黄杰远忍不住打断了对方:“这就纯属谣言了。”

    慕剑云摇着头说道:“是不是谣言,当时我们没有能力分辨。我只知道,我们班所有的女生都剪掉了长发,并且在半年的时间内都不敢穿红衣服。直到我后来考上警校,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集体环境中,这样的阴影才慢慢散去。”

    “谣言的传播程度从某个侧面也能反映出市民们的恐慌心理。”罗飞悠悠地插了一句,“所以我们并不应该去责备那些相信和传播谣言的人,作为警察,我们更应该问问自己,为什么他们会那么害怕?为什么没有人站出来保护他们?”

    黄杰远愕然一怔,先前的怨恨情绪凝固在他的脸上。十年前,重压下的他面对各种肆虐的谣言几乎心力交瘁,即便现在回想起来仍难免愤愤不平。可正如罗飞所说,自己真的有资格去憎恨那些处于恐慌之中的民众吗?

    消灭恐惧,惩治罪恶,这原本是他的职责。然而当这座城市需要他、当民众需要他的时候,他又做到了什么呢?

    黄杰远的香烟凑在嘴边,却已经许久没有吸上一口了。燃尽的烟灰已积攒到半寸多长,几乎就要燃到了他的手指。他就这样痴痴地坐着,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那个尴尬的时刻。

    依稀有个庄重的声音在他耳边回响,虽然杳远缥缈,但却是刻骨铭心。

    “……自‘一·一二’特大恶性碎尸案发生之后,社会反响巨大,民众间惶恐情绪蔓延,谣言四起,给本市正常的生产生活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负责侦破此案的市公安局刑警队在近一年的时间里工作不力,未取得任何突破性的进展,犯案凶手至今逍遥法外,以至于广大的人民群众失去了安全感。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民意测评中,市公安局名列倒数第一。鉴于上述情况,经组织研究决定,从即日起免去黄杰远同志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的职务……”

    黄杰远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的手微微地颤抖着,烟灰随之断裂,掉到地板上碎为了灰烬。

    “老黄,说说你知道的情况吧——真实的情况。”罗飞的声音把黄杰远从耻辱性的回忆中拽了出来。后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把香烟用力掐灭在桌角,鼓足勇气去正视那段人生的滑铁卢。

    “慕老师刚才说得没错,‘一·一二’碎尸案就是发生在一九九二年的一月十二号。”黄杰远沉着嗓子说道,而罗飞的思维也随着他的讲述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冬天。

    “最先发现案情的,是一个清扫大街的老太太。她在清晨上班的时候,在东坝路的垃圾堆边发现了一个黑色塑料袋。因为当时非常早,垃圾堆基本上是空的,所以那个塑料袋非常显眼。出于好奇,老太太打开了塑料袋,看到里面是一整袋新鲜的肉片。她以为是猪肉,猜测是哪个赶早市买菜的人丢失的,于是就把那袋肉带回家仔细地清洗。结果在清洗的过程中,她居然在肉片里发现了三根手指,人的手指!老太太吓个半死,大呼小叫地跑出屋子。周围邻居过来了解情况之后,赶紧报了案。警方指挥中心接到报案的时间是一月十二日上午七点二十三分,十五分钟之后,我就带着相关的技术人员赶到了事发现场。”

    虽然已事隔十年,但黄杰远对于案发的时间仍然记得非常准确,这多少显示出他身为一代刑警队长的专业素质。罗飞凝神听到此处,微微抬手打断了对方:“所以你是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那袋肉片?你能不能回忆一下那些肉的状态?”

    “肉片很新鲜,给人的第一印象确实像是刚刚从市场上买来的猪肉。整袋肉片净重4.75千克,一共是四百三十六片。肉片的切口非常平滑,码放得也很整齐。每片肉的面积在二十至三十平方厘米之间,每片肉的厚度在二至三毫米之间。经法医鉴定,这些肉片均来源于成年女性的腿部肌肉,而那三根手指则是来自于女性左手部位的中指、食指和无名指。”

    黄杰远娓娓道来,像是在作例行的案情通报一般。慕剑云却越听越不是滋味,胸口直泛起一阵阵恶心的感觉。

    “你没事吧?”罗飞注意到她的异常神情,关切地问了一句。

    “没事。”慕剑云摆摆手,然后看着黄杰远说道,“把你的烟给我一支。”

    黄杰远摸出香烟,连同打火机一起扔了过来。慕剑云点起一根烟叼在嘴边,只轻轻地吸了一口,便皱着眉头咳嗽起来。

    “你不会抽烟啊?”黄杰远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你是不是有些受不了?要不……先回避一下?”

    “不用。”慕剑云一口回绝了对方的好意,“你继续往下说吧,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差劲。”

    罗飞看着慕剑云暗自微笑——她这副不服输的性格倒是和孟芸有几分相像呢。

    黄杰远不是个喜欢磨叽的人。见慕剑云如此也就不再多说什么,转回话题继续介绍当年的案情。

    “发现这袋肉片之后,我们已经意识到可能要出恶性案件了,后来的事实也证实了这种猜测——”说到这里,黄杰远不免轻叹了一声,“只是我们当时还没能预料到,这起案件的性质到底会恶劣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罗飞知道他的讲述即将进入下一个重点,极为专注地聆听着。慕剑云则用手揉了揉鼻子,把点燃的香烟凑到嘴边,既不敢吸可又舍不得放下。

    却听黄杰远说道:“到了上午九点零七分,指挥中心又接到了市民的报案。这次是两个建筑工人在石塔路基建工地上发现了一个废弃的旅行包。我们立刻马不停蹄地往第二现场赶去。当我们到达的时候,现场已经被附近派出所的民警保护了起来。当时有很多人在警戒线外围观,而那两个报案的工人则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我也顾不上做笔录,先抢到圈子中间打开了那个旅行包。虽然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我还是被旅行包内的惨状震住了。那会儿正是数九寒天,但我清晰地记得,我身上的冷汗一阵阵地往外冒,止都止不住!”

    说完这些话之后,黄杰远停了下来,似乎他也需要一些时间才能适应当年看到的惨烈情形。在静默的气氛中,包厢内的空气凝重得几乎让人无法喘息。

    慕剑云无法忍受这样的沉默,她紧捏着手心问道:“那旅行包里……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一个人头,还有一副完整的人体内脏。”黄杰远咬着牙说道,“而且就像传闻所说的那样,那人头和内脏都是……都是被煮熟的。”

    慕剑云的喉头发出咕咕的声音,她费尽力气才把那翻涌而上的干呕欲望压了回去。

    而对于那旅行包的可怕描述仍在继续。

    “因为被煮过,所以那颗人头是暗红色的,脸上的皮肤全都浮肿起来。那些内脏则又被分别包在五个透明的塑料袋里,码放在人头周围,其中肠子还是先整整齐齐地叠好之后才装进袋子里的。”

    这下连罗飞都有些愕然了。其实无论凶手如何残暴他都不会吃惊,他惊讶的是黄杰远最后提到的那个细节。当凶手将死者的肠子整齐叠放的时候,他该是怎样一种冷静而又悠闲的心态?在这样的心态下操作如此可怕的罪行,那真是一个令人闻所未闻的冷血恶魔!

    黄杰远缓了缓神,然后继续回忆道:“当时每一个在现场的人,感觉都只能用‘震惊’两个字来形容。鉴于案情重大,我立刻将相关情况向上级领导作了汇报。很快,一个由公安局长牵头,市刑警队作为参战主力的专案组就成立了,并且在建筑工地现场召开了第一次工作会议。在会议上,此案被定性为‘一·一二’特大恶性杀人碎尸案,同时确定了几个主攻方向:一是在全市范围内进行搜排,寻找死者尸体的其他部分;二是调查近期市内失踪的女性人口,确定尸源;三是加强巡逻和安全警示,以防歹徒再次行凶。”

    “嗯。”罗飞沉吟着点点头,“方向是没问题的,后来的进展如何?”

    “寻找尸体方面,很快就有了新的发现。协查人员先是在延凌路的一处垃圾堆里又找到了一个黑色塑料袋,袋子里装有接近5千克的人体肉片和两根手指;到接近中午的时候,在东绕城公路旁的草丛中又发现了一个用破旧床单卷起的包裹,在包裹内找到了第三个装有人体肉片和手指的塑料袋,除此之外,包裹里还有一整套女性的内外衣物,同样也是折叠得整整齐齐——不过在此之后,警方就再也没有找到过其他的死者遗骸。”

    “这样的话,一共就是三包肉片,还有一个装有头颅和内脏的旅行包?”

    “是的。”

    “三包肉片一共不到15千克吧?也就是说,死者遗骸有一半以上都没有找到,包括她的主体骨骼。”

    “是的。”黄杰远看起来有些沮丧,然后他主动解释道,“这其中的原因,我们也专门分析过:多半是案犯对剩余尸骸的抛弃采取了更加隐蔽的方式,比如说掩埋、焚烧,或者是抛弃到城郊野外,等等。当然,社会上还有一些毫无根据的谣言……”

    “被吃了?”因为此前听过慕剑云的讲述,所以罗飞立刻就想到那谣言会是怎样的,他几乎不用思索就摇头否定说,“这种可能性基本上不用考虑了。如果那真的是一个吃人的恶魔,他肯定不会把骨骼留下,却把肉片到处乱扔吧?”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