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案中案(3)

慕剑云点点头,认可了罗飞的分析。同时她忍不住多看了对方两眼。此刻她才明白为什么罗飞会在分别之前向陈大扬提出那几个看似不相干的问题——当自己还只是心生疑惑的时候,那家伙已经在寻找其中的答案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坐电梯来到了一层。当经过一楼急诊室的时候,他们不约而同地放慢了脚步,神情肃穆而悲伤。

    不久之前,他们正是在这里送别了原特警队队长熊原。那个正直勇猛的汉子就静静地躺在这里,他颈部伤口的鲜血尚未流尽,染红了一大片洁白的床单。那个场面深深地刺激了罗飞等人的神经,直到现在经过此处,似乎仍能闻到空气中令人心痛的血腥气息。

    而共同导演了这幕惨剧的两个凶手:Eumenides和韩灏,他们却仍然逍遥于法外。想到这一点时,罗飞便感到一种难以承受的压抑,这种压抑感直到他走出医院大门,又大口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之后才得到略略的缓解。

    日近黄昏,天色渐暗。街面上的行人车辆来来往往,川流不息。

    省城的确是个大都市,这样拥挤热闹的场面在龙州是看不到的。罗飞面对着拥挤的街道暗暗感慨。

    十八年前,他因为Eumenides而被迫离开这里;十八年后,他又因Eumenides而回来。他的命运似乎在这里转过了一个圆圈,那么圆圈的末笔究竟是一个结局,还是一个新的开始?

    这几天来,随着对Eumenides身世的查访,十八年前的一些往事开始浮出水面。这个故事的开端看来并不像之前所想的那样简单,早在袁志邦策划“四一八”血案之前,袁志邦和文成宇,这两代杀手就已经相遇,而他们之间到底是怎样一种关系,目前尚显得微妙重重。

    慕剑云陪着罗飞在秋风中站了片刻。看着罗飞怅然皱眉的样子,她猜到对方多半又在感怀过往的岁月。突然间她很想借此机会接触到罗飞的思绪,于是她略一斟酌后选择话题说道:“没想到你还保留着和袁志邦的合影照片。”

    慕剑云说的正是罗飞刚才在医院拿给陈大扬看的那张黑白合影。那两个年轻人中消瘦稳重的是罗飞,阳光帅气的则是袁志邦。

    这句话似乎正戳在罗飞的某根神经上,他的眉头更加紧皱,不过他很快就掩饰住这种情绪,看似很随意地说道:“以前不知道他就是‘四一八’血案的元凶,所以还一直留着纪念。这些天也没顾得上处理。”

    慕剑云淡淡一笑:“想处理的话,半分钟的时间就够了吧?否则的话,十年八年也未必能抽出时间。”

    罗飞怔了怔,他知道自己无法反驳,于是抬起头向远处天边看去,什么也不说了。

    慕剑云却没有因此停下:“其实话又说回来,如果心里的根没有处理,光处理一张照片也没有什么意义。”

    罗飞把目光转了回来,他看着慕剑云的眼睛,似乎很想说什么。但最后他却只是摇了摇头道:“也许你很难明白。”

    慕剑云回视着罗飞,她的眼睛微微地弯了起来,然后她轻声地说道:“我明白——你是一个非常恋旧的人。”

    罗飞的心微微地颤了一下。虽然是简单的一句话,但却立刻引起了他的共鸣。片刻之后他收回目光,同时自嘲般苦笑着说道:“事实再次证明,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让一个心理学家看着你的眼睛。”

    慕剑云有些得意地笑了起来:“你总是这样绕着圈子夸奖别人吗?”

    罗飞也笑了,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慕剑云却又问道:“你刚才一定在想以前的事情吧?和案子有关吗?”有了刚才的铺垫,即使她把话题又引回到工作上,两人间仍然保持着一种轻松的气氛。

    “是的……”罗飞不再掩饰什么,“我在想,袁志邦在那起劫案中到底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你怀疑他就是那个找陈大扬调查的警察?”

    “嗯,否则很难解释为什么这个关键的线索没有进入警方的记录。”

    “你是说:因为袁志邦射杀了文红兵,所以他对孤儿寡母怀有内疚,便有意无意地去帮助他们,包括去隐藏有些对母子俩不利的线索。嗯,这种心理变化是很合理的,而且陈大扬刚才也证明了,袁志邦后来和文成宇母子的关系很不一般呢。”

    罗飞却意味深长地摇了摇头道:“你说的帮助,可能还不只是这么简单。”

    慕剑云略微一愣,随即便明白过来:“难道那起劫案本身就是袁志邦做的?”

    “一起没有留下任何线索的案子,除了袁志邦,还有谁能做到?”罗飞颇为感慨地说道,可能自己也觉得这样的赞叹有些立场问题,他很快又补充说,“当然,我还有其他的依据。”

    “哦?是什么呢?”慕剑云注意到罗飞用了“依据”而不是“证据”,这说明相关情况并没有足够的证明力。

    “那起劫案发生的前后,我和袁志邦是同处一屋的室友。现在回想起来,他的一些情况很不寻常,尤其是劫案发生的当天。”说话间,罗飞又陷入回忆的表情。

    “你的记忆力那么好吗?”慕剑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按理说,罗飞和袁志邦当年是同居密友,对方有些反常举动留有印象是可能的。但是十八年前某个具体的日子还能对上号,这简直有点匪夷所思了。

    罗飞当然明白对方惊讶的原因,他“呵”了一声解释道:“我能记得那一天,是因为4月7号本来就是个特殊的日子。”

    “4月7号……”慕剑云不太理解,“有什么特殊的?”

    罗飞犹豫了。见对方一直明眸闪闪地看着自己,一副要打破砂锅的气势,这才终于回答说:“那天是……我和孟芸的相识纪念日。”

    慕剑云恍然大悟,可是她并没有迷惑被解开的快感,反而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失落。半晌之后她淡笑着说道:“你真是个恋旧的人。”

    罗飞挑了挑眉毛,对方热情的突然减退让他有些奇怪:“你不想知道那天发生了些什么吗?”

    慕剑云摇摇头:“不用了。反正我相信你的判断,既然你有把握说出来,我也认同袁志邦就是那起劫案的制造者。”

    罗飞微微一笑:“你这样算不算是绕着圈子夸奖别人?”

    慕剑云“哼”了一声,假愠般皱起眉头:“你别太得意了,我也是经过分析的。袁志邦在‘一三〇’案件时就进入过现场,有着良好的作案条件;而他射杀文红兵之后的负疚心理也让他具备了作案动机。更何况,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来说,这起劫案完全可以看成是‘四一八’血案的前奏,袁志邦的Eumenides之路,也许就是从这起劫案开始的呢。”

    罗飞点点头。对方的这番分析和自己的想法非常吻合。袁志邦从一个警校的优秀学员变身为冷血杀手,仅仅用白霏霏的死亡来解释的话,虽然也能说得通,但总觉得还缺少些什么。因为任何人的转变都是有过程的,从天使到魔鬼,袁志邦的这个变化实在太突兀了一些。如果照着慕剑云刚才提到的思路去想,Eumenides系列案件的起始点则可以往前倒推一大步,这样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就初步具备了心理渐变的完整过程。

    只是要看清Eumenides形成过程的清晰全貌,目前还有两个谜团困惑不清,其一便是在“一三〇”案件中袁志邦射杀文红兵的真相。在现场已经得控的情况下,一定是发生了某种变故,这才导致最终悲剧性的结果。那个变故到底是什么?它和两代Eumenides的孕育经历有着怎样的联系?

    第二就是在后来的劫案中,那个隐藏了重要线索的警察又是谁?他和Eumenides系列案件会不会也有关联?

    似乎和罗飞存在某种心灵感应,慕剑云此刻的思绪也走到了这两个关键点上。而且她还想到了某个突破点,于是拍着手说道:“哎呀,其实我们很容易知道那个警察是谁,只要去问一个人就行了。”

    罗飞看着她点头一笑,把那个人的名字说了出来:“黄杰远。”

    十八年前,黄杰远也是劫案的参战刑警,而且丁科辞职之后,他更是接替成为此案的总指挥。那么当年案件的具体情况他该是再了解不过的了。

    没有理由迟疑,罗飞立刻掏出手机,拨通了黄杰远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但听筒里传来的却不是黄杰远的声音。

    “你好。”说话的人恭敬有礼,听起来是个年轻的小伙子。

    “你好。”罗飞略一愣,他看了手机显示屏,确定自己没有拨错,然后才又对着那边说道,“我找黄杰远。”

    “对不起。我们黄总正在睡觉。”

    “睡觉?”罗飞很诧异地看看表,“现在几点了?还在睡觉?”

    “是的。因为今晚是‘表演日’。所以黄总会先睡上一觉,养精蓄锐。”

    表演日?罗飞愈发糊涂。他也懒得去问这些不相干的事情,干脆直接点说道:“麻烦你叫他接个电话。我是刑警队的。”

    “对不起。黄总吩咐过,他休息的时候不希望别人打扰。您如果有事情,可以留下联系方式,等黄总醒来了我会告诉他。”小伙子说话仍然客客气气的,但却毫不给面子地把罗飞的要求顶了回去。

    罗飞无奈地咧咧嘴:“算了算了,我一会儿再打吧。”说完便挂断电话,一转头,却见慕剑云正幸灾乐祸地看着自己。

    “嘿嘿,黄总……好大的谱呢。”罗飞摇摇头,哭笑不得的样子。

    “他现在是社会人了,本来就没义务听从你的调遣。”慕剑云打趣着说道,“罗队长,你可要摆正心态啊。”

    “调遣,那当然说不上。”罗飞反而认真了,“黄杰远是丁科之后的省城刑警队长,算起来也是我的前辈呢。我只是有些奇怪,他干什么不行,搞一个酒吧,听说还乌烟瘴气的。”

    慕剑云淡淡一笑,道:“人各有志。”

    好吧,人各有志。罗飞也只好接受这个观点,好在这条线索倒也不是非常紧急,便先放放也没什么。

    “时间也不早了,我们找个地方吃点晚饭吧。”罗飞提议道,“一天都跑来跑去的,你也饿了吧?”

    “好啊。”慕剑云欣然赞同,她举目看了一会儿,手指着不远处的街口,“那里有个韩国馆子,我们去吃个朝鲜拌饭。”

    罗飞点头道:“行。”他自己对饮食上要求并不高,这个朝鲜拌饭价格不贵,而且干净快捷,倒也正合他的胃口。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