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父子关系(3)

“从银行账户上领。”罗飞解释道,“十年前市公安局就给所有职工在银行开办了工资账户。而属于丁科的那个账户经常还有人去提款,最近的一次就在两个月之前。”

    慕剑云还是觉得非常诧异:“既然这样,你们怎么会找不到他?在取款地附近多打听打听啊。”

    “市局的同志早就尝试过了,可是没有任何效果。”罗飞微微眯起眼睛,“你要相信,如果丁科自己想躲起来,那么用警察探案的方式去查访是不可能成功的。”

    慕剑云噘了噘嘴,她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对丁科来说,警方的那些招数全都是信手拈来的雕虫小技而已,他破解起来实在太容易了。

    “那就是说,丁科肯定活着,而且就在这个城市里。只是没有人能找到他?”

    罗飞点点头。

    “真是有趣……”慕剑云皱起眉头,“他为什么要这样呢?”

    “官方的说法是:十八年前,丁科因为身体原因辞去了刑警队长的职务,此后就一直赋闲在家。但是刑警队有了疑难案件时,还是会上门求助。这样好几年下来,丁科又帮助刑警队破了不少案子。不过在十年之前,丁科终于彻底厌倦了无休止的破案生涯,于是他选择了消失。为了不让警方找到他,他没有给任何人留下任何联系方式。”

    “官方的说法?”慕剑云轻笑一声,“那你认为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罗飞却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说:“丁震已经给了我们提示。”

    慕剑云想起丁震最后说的那几句话。

    “我想我已经回答过类似的问题了。”

    “用用你的分析能力。”

    已经回答过?分析?慕剑云略思考了一会儿,心中终于亮堂起来。

    “难道说……他又遇到了无法破解的案子?”

    “这是最大的可能。”罗飞露出赞同的神色,“丁震已经告诉我们,丁科从来没有对探案产生厌倦。他辞职的原因只是遇到了困难而已。如果我们用延续的思路来分析他十年前的退隐——很明显,丁震暗示我们这么做——然后我们就得到了你刚才说的结论。”

    慕剑云先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道理上能讲通,可情理上实在有些别扭。如果说丁科辞职是想要保住自己百分百破案率的传奇,那么十年前他已经从刑警的位置上退了下来,即使破不了案,也不至于花那么大的代价去躲避吧?”

    罗飞沉默片刻后说道:“因为那起案子实在是太特殊了。它所产生的巨大压力,即使是不在刑警职位上的丁科也会感到无法承受。”

    “你知道是什么案子?”慕剑云小心翼翼地问道。她从罗飞的表情上感受到一种不一般的气氛,虽然玻璃墙外阳光明媚,但却有阴冷的感觉弥漫过来。

    罗飞压着嗓子,声音低沉而嘶哑:“‘一·一二’碎尸案。”

    这几个字立刻唤醒了慕剑云记忆中某些不愉快的东西,令她不由自主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可罗飞却像刻意要将那段记忆变得更加清晰,他看着慕剑云问道:“你肯定是知道这起案子的,对吗?”

    “当然知道。”慕剑云的表情有些古怪,似乎五脏六腑都很不舒服似的,然后她又苦笑着补充说,“整个省城,没有人不知道。”

    罗飞微微低下头,也陷入了回忆的状态:“我当时还在南明山派出所任职,可对这起案子也是颇多耳闻。我可以想象出此案血腥程度会给普通市民带来多大的恐慌……嗯,十年前,那会儿你还在上中学吧?”

    “正上高三呢。因为要上晚自习,所以案发之后我父亲每天都来学校接我。那几个月的时间里,学校门口总是挤满了来接女儿的家长。”慕剑云顿了一顿,又道,“不过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不得不剪去了心爱的长发,而且有半年的时间没敢穿红衣服,因为那个女孩遇害是就是类似的打扮,大家都在传,说那个变态杀手就喜欢这样的女孩。”

    到底还是小姑娘,害怕之余,最郁闷的事情却是失去了穿衣装扮的权利。罗飞不禁在心中暗暗莞尔,他看向慕剑云的目光起了些变化,因为他正在假想对方在十七八岁的时候会是副怎样的模样。

    慕剑云感受到了罗飞的想法,她有些娇愠地皱起鼻子:“你在偷偷取笑我吗?”

    “没有没有。”罗飞忙不迭地否认着,同时把那些杂念从自己的脑子里赶了出去。

    慕剑云轻轻地哼了一声,不再追究。

    罗飞继续先前的严肃话题:“从你的亲身经历可见,‘一·一二’案件的社会影响有多恶劣。所有的人都在关注着这起案件,全城市民的期待转化成警方头上的巨大压力,警方无奈之下,只好向丁科求助,如果丁科接受求助,那意味着他便成为了所有压力的焦点。所以他虽然已不再是刑警的身份,但这起案子仍然会关系到他一世的名声。”

    “这就是他退隐的原因了?他没有把握破案,所以干脆找个借口逃避?”慕剑云露出失望的表情,“如果这样的话,那这个丁科也有些名过其实吧……至少他是一个缺乏勇气的人。”

    罗飞摸了摸鼻子,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如此的推断确实有损丁科的形象,可除此之外,又实在没有更加合理的解释啊。

    人总是有缺点的,即使他被百般神话,也不可能做到完美无缺。只是被神话者的那些缺点往往被耀眼的光环掩盖住了。而要维持这样的光环,就不得不付出常人无法理解的代价。

    丁科也难以逃脱这世间的普遍规律吧?

    罗飞的思路如上述般延伸。不过空想绝不是他的风格,对他而言,任何猜测都必须有事实来作为佐证。所以沉思过后,他又站起身来。

    “我们已经有了一些想法,现在该是验证的时候了。”他对慕剑云说道。

    慕剑云饶有兴趣地扬起头:“怎么验证?”

    “先从简单的开始——关于丁科父子间的关系。”

    “那好吧。”慕剑云也站起身来,“我们该去哪里?”

    “不,你不用去了。”罗飞摆摆手,“我一个人就能完成,你在这里等我就行。”

    慕剑云想了想,说了句:“好吧。”然后她重新坐回到软椅上。虽然不明白罗飞单独行动的用意,但她相信对方这么做肯定是有道理的,她更相信罗飞一定能够带回他们想要获得的信息。既然如此,自己倒不如就晒晒太阳,美美地坐享其成吧。

    罗飞离开休闲区。他首先跑到大厅内的楼层分布图前看了一会儿,然后又上了电梯。慕剑云独自坐了一会儿,略觉得无聊。她看到幕墙边有一个报刊架,便走过去想拣本杂志。可是翻来翻去,架子上都是些环境类的专业刊物,慕剑云正要失去兴趣的时候,忽然发现某本杂志的封面人物正是丁震。于是她就把这本杂志带到了自己座位上。

    那张封面照片就是在办公室里所拍。照片上的丁震西装革履,他仰坐在办公椅上,双手环抱于胸前,目光炯炯,直视远方,显出一种非凡的自信和权威气质。照片下方则有一行引读标题,写的是:“要获得超出于常人的成就,就要投入超出于常人的精力——水污染治理专家丁震教授访谈”。

    慕剑云把杂志翻开到访谈内文,细细地读了起来。访谈的前半部分着重在介绍丁震近年来取得的学术成就,慕剑云对此不太感兴趣,她关注的是文章后半部分对丁震个人生活状况的一些讨论。

    记者的部分撰文如下:

    ……

    问:丁教授,您能取得今天的成就,是否和您个人的性格有某种关联呢?

    答:肯定是有的。我是一个不服输的人,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一定要做到最好。我不能容忍别人对我的质疑。而避免质疑的唯一办法,就是把事情做到完美。

    ……

    问:丁教授,您是如何分配工作和娱乐的时间?

    答:娱乐?不,我不需要娱乐。

    问:您的意思是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工作上?您不需要休息吗?

    答:吃饭、睡觉都是休息,甚至工作本身也是休息。我做实验做累了,可以去看一会文献;看文献看累了,可以安排开一个会议……娱乐?那纯属是浪费时间。

    ……

    问:丁教授,您到目前为止还是单身一人,没有考虑过成家的问题吗?

    答:我现在的工作状态很好,没有必要为了成家而成家。

    问:有了温馨的家庭,也许能更好地支持您的工作呢?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