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父子关系(2)

可罗飞却又不得不提出自己的质疑:“据我所知,‘一三〇’案件在细节上虽然有一些模糊,但大情况还是清楚的。犯罪嫌疑人身缚炸药劫持人质,最终被警方当场击毙。这些都不存在疑问。这样的案件会出现什么问题,以至于你父亲都无法解决?况且你父亲离开刑警队的时候,这起案子已经审结归档了啊。”

    丁震一口食物噎在嘴里:“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罗飞摇摇头。一旁的慕剑云则瞪着丁震,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你有什么话直说行不行,别绕来绕去的。”

    已经领教过慕剑云的锐利语锋,丁震不愿再和她言辞冲突。于是他快速把那口食物咽进肚子里,解释道:“我以为你们既然来问那起案子,应该对相关情况都有所了解才对——那案子看似了结了,但实际上还留了个尾巴。大概两个月之后,那个被劫持的受害者又来报案,说他遭到了案犯同伙的抢劫。”

    “案犯同伙?”罗飞愈发的诧异,“那是什么人?”

    “谁知道?”丁震摇着头,然后话锋一转,“如果知道的话,我父亲就不会辞职了。”

    罗飞读出了对方的潜台词:“你的意思是:后来的案子一直没破?你父亲就是因此辞职的?”

    丁震点点头:“我父亲是个追求完美的人,不能容忍失败的结局。所以他宁可用辞职来逃避。嘿,不管他对外说出什么冠冕的理由,都瞒不过我。我是他的儿子,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他边说边吃,面前的快餐已经只剩一小半了。

    “那案子有这么麻烦?”罗飞有点不太理解的样子。按理说,劫持、勒索这样的案子是很容易侦破的,因为案犯和被害人之间往往会有密切的接触过程。号称警界神话的丁科怎么会被这种案子难倒?

    丁震看出罗飞的困惑,他耸了耸肩膀说:“案子的具体情况我不知道——我也从来不关心这些。但是那一阵我父亲整天都是苦着脸地对着两份卷宗发愁,一份是‘一三〇’的结案卷宗,一份就是刚刚发生的抢劫案。在我印象中,以前可从来没有类似的情况。”

    罗飞的眉头越锁越紧。他没想到“一三〇”案件的背后还隐藏着更加复杂的情况。当年文红兵已在现场被袁志邦击毙,那么后来出现的这个同案又是什么人呢?而这家伙又是用怎样的犯罪手法,居然能将丁科逼得退出了警界?

    一个个的疑团接连蹦了出来,将原本就迷雾缭绕的“一三〇”案件包裹得愈发严实。

    “好了,我们的交谈就到此结束吧。”丁震此刻突然说道。

    罗飞的思路被打断了,他抬头愕然地看着对方:“什么?”

    “我们的交谈该结束了。”丁震重复了一遍,“因为我的午休时间已经结束,我要开始工作了。”

    罗飞注意到对方面前的快餐只剩下一个空盒,难道他口中的“午休时间”就是和“午饭时间”完全画等号的吗?

    丁震则用实际行动做着解答,他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吩咐外屋的秘书:“小吴,进来把饭盒收一下,顺便把山东那个制药厂废水排放的资料带过来。”

    “丁教授。”罗飞连忙提醒他说,“你还没告诉我们该怎么去找你的父亲。”

    这才是他们此行最重要的目的,交谈怎能就这样匆匆结束?

    丁震却给出令人失望的回答:“他已经消失了十年,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难道没有任何联系方式吗?”罗飞不甘心地追问着,在这样一个信息无比发达的现代社会,这实在有些有悖常理。

    丁震“嗤”了一声,语气有些不耐烦了:“他就是要把自己藏起来,怎么会留下联系方式?”

    “那他为什么要把自己藏起来?”罗飞不依不饶。

    丁震冷淡地回答说:“我想我已经回答过类似的问题了。”

    “什么?”罗飞一时间有些莫名其妙。

    “用用你的分析能力。”丁震用手指点着自己的脑壳,似乎对罗飞不假思索的提问有些失望。而与此同时,屋门被轻轻推开,吴琼手捧着一堆资料走了进来。

    “我再给你们最后半分钟的时间,你们还有什么新鲜的问题吗?”趁着吴琼收拾办公桌的当儿,丁震再次表达了要结束交谈的通牒。

    “这样的话,”罗飞无奈地摊摊手,“暂时没有了。”

    丁震于是“嗯”了一声,他自顾自地拿起一份资料翻看起来。几乎是瞬息之间,他便进入了工作状态,目不斜视,神情专注,似乎外界的任何打扰都已与他完全隔绝。

    面对如此的窘境,罗飞只能看看身旁的慕剑云,互致自嘲,聊以安慰。

    好在丁震还有一个善解人意的秘书。吴琼笑吟吟地走到两人面前,轻声说道:“罗警官,慕老师,要不你们先回去吧。如果还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随时和我联系,我再安排你们和丁教授会面。”

    吴琼言辞非常客气,但潜台词却透出二人今天不请自来实有不妥。而罗飞和慕剑云也亲眼见证了丁震分秒必争的工作状态,现在吴琼给了个台阶,他们自然要顺势而下。

    “那好吧,我们就暂不打搅了。”罗飞一边说,一边带着慕剑云站起身来。

    “两位请跟我来,我送你们到电梯口。”吴琼的笑颜灿烂如花。说完之后,她便当先引着路往外走去,步履款款,身姿摇曳婀娜。

    三人在电梯口握手分别。罗慕二人随后进了电梯,当电梯启动之后,罗飞便问道:“你觉得丁震的话合理吗?”

    慕剑云反问:“你指的是什么?”

    “第一,关于丁科退出警界的原因;第二,他们父子俩在十年的时间内毫无联系。”

    “第一点非常合理。”慕剑云首先很肯定地说道,“至少这个解释比所谓的身体原因靠谱得多。丁科辞职的时候也就五十多岁吧?身体还不至于到无法支撑的程度,况且此后好几年的时间里他还不是活得好好的?所以他的隐退还得从心理的原因来分析。作为警界树立的传奇,号称破案率百分之百,他身上一定承受着普通人无法理解的压力。他会更加害怕失败,一旦遇上无法突破的案件,很可能会选择逃避。”

    “嗯。”罗飞点点头,对慕剑云的分析表示认同。可他脸上又浮现出沮丧的神色,因为这样的分析正在抹杀围绕着丁科的神圣光环。而罗飞作为八十年代的警校毕业生,丁科曾是他们这一代人心中不容置疑的偶像,所以他尽快结束了这个令人尴尬的话题。

    “再说说第二条吧。”

    “作为一对父子,十年的时间里没有任何联系,这确实令人无法理解。”慕剑云斟酌着说道,“如果非要解释的话,我只能认为这对父子间的关系是有问题的。”

    罗飞的目光跳了一下,这正是他想听到的分析。刚才在丁震办公室的时候,慕剑云言辞中就曾透露出一些端倪,而且那番言辞很明显击中了丁震的痛处。

    电梯来到了一层,两人走出电梯,正面对大楼南侧的玻璃幕墙。幕墙外种着繁密的花草树木,墙内则摆放着一圈圆桌木椅,形成了一片雅致的休闲区域。

    “我们过去坐会儿吧。”罗飞提议说。那个地方看起来很安静,正是交谈的好去处。

    慕剑云欣然赞同。两人找了张靠墙的桌子坐下,阳光透过树木照进玻璃墙内,明媚却不眩目。

    “继续我们刚才的话题吧。”罗飞提醒道,“刚才你说到丁科和丁震间的父子关系。”

    慕剑云的目光流转了一下,似乎自己在想着些什么。然后她用明亮的双眸看着罗飞,问道:“警察,尤其是刑警,在肩负起社会职责的同时,对于家庭中的角色职责就会有所欠缺吧?”

    “那是不可避免的。”罗飞坦然回答,“既然做了刑警,你的生活焦点就只能围着各种各样的罪犯打转。对于家庭这块自然就照顾得很少。”

    “这次加入‘四一八’专案组,我已经深刻地感受到了这一点。”慕剑云半开玩笑半抱怨地说道。

    “刑警的生活就是这样,和大学讲师的轻闲生活是完全不同的。”罗飞笑了笑,既歉意又有些无奈的样子,“很多人确实无法适应。我在龙州的时候,手下有个小伙子就总是说要辞职。因为他的女朋友实在受不了他的工作状态,用分手来逼他呢。”

    “可以理解。跟案子的时候,经常三五天见不着人,还要担心受怕的——”慕剑云轻叹一声,低下头想了会什么,然后她忽然又抬头说道,“其实都不用说别人,说说你自己吧。”

    “说我?说我什么?”罗飞其实知道慕剑云的意思,但他有意打起了哈哈。

    “你自己的生活。”慕剑云的表情很认真,“你一直都这样吗?一个人。你的世界里只有案件和罪犯吗?”

    罗飞沉默了。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却足以勾起他内心深处太多的回忆。良久之后,他轻轻地“呵”了一声说道:“这也许是最适合我的生活吧。”

    “其实,”慕剑云深深地看着罗飞的眼睛,想要把对方隐藏着的情感都要挖出来似的,“也不一定。”

    “哦?”罗飞笑了,“你知道什么?”

    “从那天你给我们放假,我就能感觉到你的另一面。在你的世界里,除了案件和罪犯,还有很多柔软的东西。只不过你喜欢把这些东西藏起来。”

    两天前罗飞带队伏击韩灏时,因为感怀韩灏与妻儿分别时的场景,所以给专案组队员们放假,让众人回家和家人团聚。当时众人全都欣然散去,罗飞却只能品尝孤独寂寥的感觉,那一幕正被细心的慕剑云看在眼里。此刻她特意提及此事,罗飞的心弦被轻轻地拨动了一下,他那善于掩藏情感的面庞上,生涩的表情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回家。这确实是个温暖的词语,仅仅是想一想,也能给人带来阳光般的灿烂感觉。

    家,一个让人疲倦时可以放心停泊的港湾。更重要的是,在家里,一定会有人牵挂着你,同时也让你牵挂。

    可是,对于罗飞来说,那个港湾,那个人又在哪里?

    想到这里的时候,罗飞却又咬了咬嘴唇,抵抗着从心头泛起的苦涩滋味。在他的眼前,重又出现一只蓝色蝴蝶翩飞的身影。

    那么美丽的蝴蝶,她跳动的节奏早已融入罗飞的脉搏中,即使已度过十八年的漫长时光,仍然与他的每一次呼吸紧密相连。

    “你在想什么?”慕剑云关切地问了一句。罗飞情绪上的变化没能逃过她的眼睛。

    “我在想一些……”罗飞深深地吸了口气,“一些过去的事情。”

    “过去的事……”慕剑云立刻明白过来。她的心神莫名其妙地乱了一下,像是要躲避什么似的,她垂下了目光。当她再次抬头的时候,没有看向罗飞,却转过头去看幕墙外的那一片树木。

    树木虽然繁密茁壮,但无奈秋意已浓,不再像春夏时那般郁郁葱葱。

    一个受过伤的人,他的内心是否就像这秋日里的树木一般,即便尚有残存的绿色,却也终将在秋风中枯黄凋零?

    在一片静默的气氛中,罗飞首先收回了思绪。

    “对不起,我似乎把话题扯远了。我们应该在谈……丁震父子间的关系。”

    事实上是慕剑云一步步把交谈引向了罗飞的内心深处。所以罗飞的道歉反而让她更加尴尬,她只好自嘲般地“呵呵”一笑,然后顺势把话题重新带到了正轨上:“我刚才在想,丁科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会怎样去处理工作和家庭之间的关系?”

    “他的生活必然是以工作为中心的。”罗飞不假思索地说道,“我们在上学的时候,就听过关于他破案的很多传说。这些传说把他描述成一个为了破案可以废寝忘食的工作狂。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说有一次他乔装打入涉黑团伙内部,为了保密,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没有和家人联系,甚至于连他的妻子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这样的话,就不难理解丁震此前的态度了。”

    慕剑云说的“此前的态度”,指的自然是和丁震会面之初对于刑警职业的冷嘲热讽。然后她又详细地分析道:“丁科是十八年前辞职的,那时候丁震刚刚二十四岁。因此可见,丁科职业生涯最忙碌的时期,正和丁震的青春成长期相重叠。青春期的男孩在很多方面都期待着父亲的帮助和指导,而一心扑在探案工作上的丁科显然忽视了儿子这方面的需求。所以父子之间就产生了隔阂。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后来丁科被迫辞职时,丁震不但不苦恼,反而有种幸灾乐祸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因为丁科只顾工作,父子间关系很早就疏远了,所以才会出现十年也不联系的奇怪状态?”

    慕剑云沉吟着说:“一件事情的成因往往是多方面的,尤其是复杂的人际关系。如果父子两人形同陌路,那么双方肯定都有原因。”

    “我也是这么想的。”罗飞立刻表示赞同,“早年丁科可能的确对儿子关心不够,不过十年前他失踪的时候,丁震已经成年。这个时候丁震应该主动对日渐年迈的父亲承担起关怀的责任吧。”

    慕剑云点头道:“问题就在这里了。我们刚刚见识到丁震工作时的状态,他同样是一个工作狂。在他的眼中,家庭很可能也是一个非常淡化的符号。所以他对父亲才会有那样漠不关心的态度。”

    回想刚才丁震谈及自己父亲时的语气,不仅是漠不关心,甚至还时常透露出讥讽的意味。罗飞别了别身子,显得有些不太舒服。这对父子在事业上都取得了令人艳羡的成就,可是本该温馨的家庭关系竟是如此的冷若寒冰。

    “不过即使这样,也还有说不通的地方。”慕剑云又继续说道,“丁科退隐之后,已经彻底告别了刑警生涯。在一个人慢慢老去的时候,他对亲情的依赖感会越来越强的。即使丁震没有时间去找他,他也应该主动和儿子联系的吧。”说完这些之后,她顿了一顿,又道,“我甚至有一种非常不好的猜测。”

    罗飞从对方的语气便明白了她想要说什么,他立刻反应道:“你怀疑他已经不在人世了?这个可能性很小。”

    “哦?为什么?”

    “他还在领自己的退休工资。”

    “领工资?”慕剑云非常不理解地瞪大了眼睛。一个失踪十年的人还在按时领工资。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