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父子关系(1)

中午十一点零三分,省理工大学环境学院。

    近年来国内的高等教育事业发展迅猛,国家增大资金投入,各校的招生人数也节节攀升。作为全省数一数二的高校,理工大学自然也不甘人后:一番资源整合,将周围的几所高校都合并了进来,规模一下子增大了好几倍,俨然有成为国内一流高校的趋势。

    环境学院是理工大学的一个优势专业学院,其地位从学院大楼所处的地理位置便可见一斑。大楼位于学校正门内侧,属于学校的“脸面工程”,不仅外观上豪华气派,在功能设计上也有许多独到之处:楼体成C字形,开口朝南,环抱着一个绿色生态中庭。中庭内繁茂的绿色植物不仅能给南向的房间遮阳,而且能起到过滤尘埃和净化空气的作用。为了使建筑物室内能够最大限度地接受光照并且增大中庭花园的空间,大楼的楼层采取层层退台的方式,而每一楼层的南向外墙面上都装满了太阳能接收光板,据说这些光板转化出的电能除了供楼内使用之外,还可以向外输送到城市电网中。

    罗飞和慕剑云在门卫处登记入访之后,双双步入了环境大楼内。这里气氛静谧,弥漫着浓浓的学知气息。在这样的环境下,素来行动迅捷的罗飞也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生怕打破了周围的宁静。

    丁震的独立办公室就在八楼的电梯口。办公室外的门牌标明了主人的副院长身份。门是虚掩着的,罗飞上前轻轻地敲了两下,然后静待屋内人的回应。

    “请进。”回应者声音甜美,却是一名女子。

    罗飞推开门,和慕剑云一同走进屋内。原来屋内又分为内外两个套间,刚才回话的女子正坐在外间的办公桌前,手里拿着一叠文件资料,似乎正在忙碌着什么。见到推门而入的是两个陌生人,她脸上略现出些诧异的神色,同时放下手中的工作起身问道:“请问你们找谁?”

    “我们是公安局的。”罗飞递过证件,“有一起案子,想要找丁教授了解些情况。”

    女子接过证件端详着,她的眉头皱了起来,似乎“刑警队长”的名头让她有些惶然。

    罗飞笑了笑:“你不要误会。案子本身和丁教授没有关系,我们只是需要他提供些信息。”

    女子释然地松了口气,她把证件还给罗飞,说:“丁教授正在开会呢。你们得稍等一下。”然后她又微笑着自我介绍:“我是他的秘书,我叫吴琼。”

    “大概要等多长时间呢?”慕剑云在罗飞身后问道。

    “这个就不好说了。”吴琼耸耸肩表示歉意,“丁教授工作很忙,平时会客都是需要预约的。不过你们这个是特殊情况,我想他应该会抽出午饭的时间来接待你们。”

    “那岂不是太打搅了?”听说要耽误别人吃午饭的时间,罗飞觉得有点不妥。

    “没关系的。他一般都是叫快餐到办公室吃,所以你们可以边吃边聊——只要你们不介意就好。”

    罗飞点点头:“那好吧。”

    “你们到里屋坐一下。”吴琼热情地招呼着,把罗慕二人引到了内屋。等客人在沙发上坐定后,她又倒上了两杯茶水,然后才转身离去。

    “有这样的一个秘书真是不错呢。”等吴琼的身影消失之后,罗飞忍不住轻轻地赞了一句。

    “男人的通病。”慕剑云冷冷地看了罗飞一眼,“一见到漂亮女人就心猿意马。”

    “我只是在表扬她的工作态度。”罗飞给自己辩解道。不过他的辩解有些无力,因为他刚才的赞美中的确包含着对吴琼容貌的欣赏。那的确称得上是个“漂亮”的女人,罗飞甚至在暗暗拿她和慕剑云做起了比较。

    慕剑云容貌秀丽,同时又透出一股飒爽的英姿。而吴琼则胜在长相甜美,身材妖娆,也许这样的女人更容易勾起男人觊觎的心理。

    “秘书,还不就是那么回事?”慕剑云撇撇嘴,她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不忿地说道,“哎,我总跟在你后面转来转去的,别人不会把我也当成你的秘书吧?”

    罗飞笑了笑说:“那怎么可能?你的气质在那里摆着。”他的语气平淡得很,也没有讲过多恭维的话语。不过这样反而显得态度更加真实。慕剑云的眼角眯了眯,芳心颇悦。

    罗飞则不再纠缠这个话题,凝起神开始打量屋内的陈设。办公室虽然宽敞,但摆设不多。最引人注目的便是沿墙而列的一排书柜,所有的柜隔都排满了各种图书和文档资料,显露出主人的勤奋与博学。

    慕剑云则对这样的观察不感兴趣。她端起水杯慢慢地啜起来,与其说是品茶,其实消磨时间的意味倒更大一些。

    好在他们并没有等待太久。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外屋的门被人推开了。随着一连串快速且有力的脚步声,谁都听得出是一名男子进入了屋内。

    “丁教授,您回来了。”吴琼柔美的声音紧跟着响了起来,“有客人正在里屋等您。”

    “客人?”男子有些不悦,他用责备的口吻说道,“我今天并没有安排会客的时间。”

    “他们是刑警队的。”吴琼解释着。

    “嗯。”那男子沉默了,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片刻之后他的脚步声向着内屋的方向而来。

    罗飞和慕剑云连忙站起身,摆好礼节准备迎接这里的主人。

    屋门被干净利落地推开。一名男子走进屋内,他向前迈了一步后停下,然后板起脸开始打量不远处的那两名不速之客。此人自然就是环境工程学院的副院长丁震教授了。他身着正装,发型整齐,衣冠洁净,目光更是炯炯有神,给人一种充满活力之感。

    “丁教授,你好。”罗飞迎上一步,主动伸出右手示意。

    丁震却没有立刻回应,他站在原地问道:“你们是刑警队的?”

    “这是刑警队新上任的队长,罗飞。”慕剑云也走了上来,然后她又自我介绍,“我是省警校的讲师,慕剑云。”

    丁震“嗯”了一声,他的目光停留在罗飞身上,看起来他对于刑警队长的兴趣要高于警校的讲师。片刻之后,他抬起右手和罗飞握了握,说了声:“你好。”不过这句问候只是例行公事而已,从中感受不到任何欢迎的热情。

    “你好。”罗飞诚挚地表达着歉意,“不好意思,我们不请自来,多有打搅了。”

    丁震摆摆手,说了句:“坐吧。”他自己也走到办公桌后,坐在了那张宽大的靠椅上。然后他问道:“你们要不要和我一起吃饭?”

    真是一个独特的开场白,罗飞笑着回答:“不用了。谢谢。”

    “人的一生非常短暂,所以我们应该应用统筹学原理来管理我们的时间。比如吃饭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同时做一些其他的事情——听听新闻,或者是计划外的交谈等等。”不知是否是出于职业的习惯,他说话的时候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教诲口吻,最后他又问了一遍,“你们不想趁着这个时间把午饭解决吗?”

    对方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事实上,罗飞也常常一边吃饭一边思考案情。不过他实在想不出现在和对方一起吃饭会是一种怎样别扭的场景,犹豫了片刻之后,他给出了一个有些笨拙的回答:“不了……我们还不饿。”

    丁震不再多费口舌,他拿起桌上的电话说了句:“叫一份快餐送进来。”很显然,这部电话可以直通给外屋的秘书吴琼。

    时间对他来说似乎格外宝贵,刚刚放下电话,他便又看向罗飞,不作任何寒暄、忙不迭地问道:“你们是不是要找我的父亲?”

    罗飞一愣,然后他转头和慕剑云对视了一眼。他们来之前并没有和丁震打过招呼,可对方为何能如此准确地说出他们的来意呢?

    丁震看到二人如此的表情,已猜到他们会想些什么。于是他“嘿”了一声,略带着揶揄的口吻说道:“你们刑警队来找我,不会有其他的事情。你们肯定是想通过我找到我的父亲丁科,因为你们又遇到了破不了的棘手案子,所以想得到我父亲的帮助。”

    话听起来刺耳,但罗飞也无法否认对方的猜测。他点点头道:“确实是这样。我听说你父亲已经厌倦了刑侦生活——但这次案情重大,希望你能帮我们找到他。”

    “案情重大……”丁震冷冷一笑,“在你们刑警眼中,只要是案情就没有不重大的。我很清楚这一点。一旦有了案情,其他事情你们都可以不顾。哪怕是家庭、亲人,在你们眼里都不如案情重要。”

    罗飞愣了一下,尴尬地笑道:“看来丁教授对我们这个职业颇有成见?”

    丁震漠然看了罗飞片刻,忽然问道:“你成家了吗?”

    罗飞摇摇头。

    “那就好。与其成为一个不负责任的丈夫和父亲,还不如就单身过一辈子呢。”

    罗飞未置可否,一旁的慕剑云倒听不下去了。她皱着眉头说道:“丁教授,你是否一直对自己的父亲非常不满?你认为他没有履行好在家庭中的角色?”

    这次轮到丁震愣住了,因为慕剑云的话语正中靶心。他眯起眼睛看着不远处的那个女子,有些重新审视对方的意味。慕剑云亦毫不示弱地回视着他,办公室内的气氛一时间显得颇为紧张。

    恰在这时,敲门声轻轻地响了起来。

    丁震略稳了稳情绪,他借机移开视线焦点,同时低声说了句:“进来。”

    屋门被推开,吴琼款款而入。她把一个便餐盒送到丁震面前:“丁教授,您的午饭到了。”

    丁震点点头以示谢意,然后道:“你先出去吧。”

    吴琼走出两步,她似乎感觉到气氛的异常,于是一边走一边转头看向罗飞和慕剑云,在与对方的视线相交之后,她灿烂地一笑,柔声说了句:“你们慢慢聊。”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如暖风一样轻吹在罗慕二人的心头,让人通体舒畅。连慕剑云也忍不住露出微笑,在心中暗暗赞叹:这女人能有这样的亲和力,的确称得上是个好秘书了。

    丁震拆开了那个便餐盒,开始享用他的午餐。他吃饭的速度很快,大口地吞咽着,似乎这个过程对他来说也只是一项需例行完成的工作一般。吃了三五口之后,他重新抬起头,看着罗飞问道:“这次是什么案子?”

    或许是自忖先前的对话确有无礼,或许是被慕剑云的反击挫去了锐气,亦或许是吴琼的出现缓和了他的心态,丁震此刻的语气平和了许多。

    “是十八年前的一起案子了。”罗飞回答说,“当年就是你父亲负责的——其实那案子早就结了,我们找你父亲,只是想了解一下案情的细节。”

    因为听说丁科隐匿的原因就是为了躲避破案的俗事,所以罗飞特别强调这是一起已经侦结的案件,并不会给对方增添很多麻烦。

    可丁震却反而皱起了眉头,他停下吃饭的动作,沉吟着问道:“十八年前的……是不是那起劫持人质的案子?”

    “你知道那起案子?”罗飞有些意外,同时也有些兴奋:如果丁震了解此案细节,那即使找不到丁科,或许也能完成此行的目的呢。

    “那是一起不圆满的案件。”丁震轻轻地“嘿”了一声,不知道在笑什么。

    “不圆满?什么意思?”罗飞虽然不太明白对方的话意,但他对这样的交谈内容已经越来越感兴趣了。

    “我父亲是个自我要求很高的人。他当了二十年警察,经手的案件保持着百分之百的破案率。可是唯有这一起案件,对他来说是不圆满的。”丁震嘴角的笑意更甚,看起来他对自己的父亲竟有些嘲讽的意味。

    罗飞顾不得去分析这对父子间的复杂感情,他紧抓着追问案件的事情:“那你知道那起案子的具体细节吗?”

    丁震摇摇头:“不知道,我对他的案子从来不感兴趣。”说完之后,他又埋头大吃了几口快餐。

    罗飞失望却又不甘心:“那你为什么说案子是‘不圆满’的?”

    丁震把嘴里的食物咽进肚子,然后怡然自得地反问罗飞:“如果案子很圆满,你们为什么还要来问案子的事情?”

    罗飞被问得一愣,随即露出无奈的苦笑。难道就是这个原因?逻辑倒是正确的,可惜对自己来说毫无价值。

    丁震却又看着罗飞笑了笑:“不过你们警方的反应也太慢了。我可在十八年前的时候就知道这个案子有问题了。”

    那他还是知道一些事情?罗飞没有继续追问,只是用目光表达自己的困惑——对方显然在故意兜圈子,自己如果还跟着他的话转悠未免有些太傻。

    丁震很清楚罗飞想要什么,所以他再次强调说:“我并不知道案件的细节——我知道这案子有问题,是因为我父亲因此放弃了他的刑警生涯。”

    “你父亲是因为这起案件辞职的?”这样的消息让罗飞非常惊讶,一旁的慕剑云也颇为动容:如果此事属实,那“一三〇”案件就真有些深不可测的感觉了。

    丁震冷笑着反问:“那你们以为是因为什么?”

    “官方的说法是:身体方面的原因,积劳成疾。”罗飞以“官方的说法”这几个字起头,显然是对这种说法的可信度已大大起疑了。

    “身体的原因能让他放弃刑警生涯?”丁震缓缓地摇着头,“你们太不了解我的父亲了。他是一个为了破案什么都可以不顾的人。身体的原因能让他停下?嘿嘿,除非他真的累死在案发现场。”

    罗飞转头和慕剑云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神态都倾向于认同丁震的说法。对于他们来说,丁科只是个存在与传说中的人物,他们对其了解的确不多。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设想的:如果丁科不是一个嗜案如命的工作狂,他又怎么可能创下破案率百分之百的警界神话?这样一个人,仅仅因为身体的原因就从巅峰状态突然隐退,这的确不合情理。

    “没有其他原因能让他放弃破案的。”却听丁震又继续说道,“他不想再当警察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遇到了无法解决的案子,而他性格是不能接受失败的结果的。所以他只好找借口离开刑警队,这样才能保全他二十年积累下来的显赫名声。”

    说完这番话,丁震又开始自顾自地大吃起面前的快餐。他的神态就像老师在给学生上课,只顾说自己的,根本没有兴趣等待别人的质疑和反驳。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