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敌友难分(3)

那如金属撕裂般难听的嗓音刺激着罗飞的神经,令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而恰在这时,太阳绕过了东南角上的高楼,眩目的阳光毫无遮拦直射过来。罗飞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每个人都在赞美阳光,可又有谁从未有过惧怕阳光的时刻?

    良久之后,罗飞睁开眼睛,思绪重新回到现实世界中。他慢慢转过身,发现慕剑云仍在看着自己——对方难得抓住这样的机会,恨不能一下把他看个通透似的。

    罗飞这次没有避开,他与慕剑云对视着,神色坦然。

    “你说得不错,Eumenides就藏在我的心里。因为我痛恨所有的罪恶,我希望这些罪恶都能得到应有的惩罚。可现实中这个愿望却无法实现,即使是身披警服,成为正义力量的代表,我也只能在法律的准绳下行使相应的权力。而法律并不完美,总有一些有罪的人能够逃脱制裁。这对执法者来说,无疑是最大的悲哀。所以我们会幻想其他的力量来惩治这些罪恶,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相信:在每一个警察心中都有一个Eumenides。”

    慕剑云回味着罗飞的话语,同时她起身走到窗边,学着对方先前的样子向外眺望着。片刻之后她悠悠地说道:“Eumenides,他此时应该就在这城市的某个角落里吧。”

    罗飞点点头:“或许他也正在远远地看着我们。”

    慕剑云把脸转向屋内看着罗飞:“那你究竟会怎样看待那个冷血的杀手?他在你眼里,是敌人还是朋友?”

    “敌人?朋友?”罗飞喃喃自问,却也难以给出确切的答案。最终他摇摇头说,“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用这两种角色来区分开。如果你非要让我给他一个定义,可能‘对手’这个词会更加准确一些。”

    “对手……”

    “是的。”罗飞进一步解释说,“罪恶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但我们却无法因此成为朋友。因为法律又把我们划归到不同的阵营中——我在维护法律,他却在践踏法律。所以我们只能成为对手:虽然目标一样,但却无法共存。”

    “所以……”慕剑云停顿片刻后说道,“你只是想抓住那个家伙,而对于他杀人的行为,你却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去阻止?”

    “你怎么会这么认为?”罗飞皱了皱眉头,随即正色回答说,“只要是违背了法律的行为,我当然都要阻止。不管法律本身完美与否,从我穿上警服的那天起,我就已宣誓成为她最坚定的守护者。”

    “是你的行为让我产生这样的感觉。”慕剑云的表情同样严肃,她一一列举着说道,“Eumenides第一次公开作案目标时,你在专案组投下关键一票,同意韩少虹外出行动,间接帮助了Eumenides的刺杀行为;与袁志邦会面,你明知郭美然的生命危在旦夕,却仍然放任离去;现在这个杜明强,你几乎是亲手把他当成一块肥大的诱饵送到了Eumenides的嘴边……这种情况接二连三的出现,让我不得不对你的思想根源产生疑虑。”

    罗飞苦笑了一下,似乎自己也觉得难以解释。不过他还是尽力辩解说:“韩少虹那次,我有些低估了Eumenides的能力,所以才会支持韩灏在广场上进行的布控计划;郭美然——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完全被袁志邦控制住,在那么紧迫的时间里,我实在想不出营救她的办法;至于杜明强——确实是他自己想要接触Eumenides,我没有权力去限制他的自由。”

    “好吧,就算这些理由全都成立。可是……”慕剑云微微眯起了眼睛,却欲言又止。

    罗飞不是一个能接受半截话的人,他立刻追问:“可是什么?”

    慕剑云咬咬嘴唇,终于把心中最大的那个疙瘩吐了出来:“邓骅呢?你怎么解释邓骅的遇刺?”

    “邓骅?”罗飞的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反问道,“怎么邓骅的死也要算在我的头上?当时韩灏是现场行动的指挥官,连他都成为Eumenides的棋子,我怎么阻止得了呢?”

    “不,你明明可以阻止的。”慕剑云用非常确定的语气说道,“在案发那天下午,你已经对韩灏产生了怀疑。当时你还要我去联系上层的领导,目的想必就是要对韩灏采取行动。可后来你却改变了主意,反而让我们听从韩灏的安排,最终导致邓骅被韩灏枪杀。这样的结果应该早在你的意料之中吧?”

    罗飞笑着摇摇头:“你太敏感了。当时我和柳松只是在怀疑尹剑,担心韩灏会对尹剑的问题有所隐瞒。”

    慕剑云盯着罗飞看了片刻,神色愈发严肃起来:“罗队长,你并不是一个善于撒谎的人……你也很少撒谎。现在你越是这样,就越说明你心里有鬼。”

    罗飞的笑容僵在脸上。是的,他并不善于撒谎,更何况是在一个心理学专家的眼皮底下?尴尬间,他无奈地叹了口气,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而慕剑云又乘胜追击般说道:“你故意放任了韩灏的行为,这只有一个解释:你希望看到邓骅被杀死。”

    罗飞苦笑着,像是放弃了抵抗一般:“好吧……我承认你的推断。”

    “为什么?”慕剑云扬起头问,“就因为邓骅有过涉黑的背景,所以你认为他应该承受Eumenides裁定的死刑?”

    罗飞沉默了。他无法向对方说出其中真实的原因,他只能采取这样一言不发的方式,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而慕剑云却把罗飞的这种态度当作了默认,她轻轻地摇头感慨着:“这听起来真是荒唐——身为专案组组长,你对Eumenides的行动居然是认同的。这样的消息如果传出去,大家的作战热情恐怕都要被迎头浇上一盆冷水吧?”

    “我希望你把今天的谈话当成一个秘密。”罗飞认真地请求道,“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的秘密。”

    慕剑云微笑着点点头。看起来能和罗飞共享私密对她来说是件开心的事情。同时能把这个“看不透”的家伙逼得坦白服软,先前在提审室积压下来的郁闷已一扫而空了。

    却听罗飞又补充强调说:“不过有一点请你放心。我决不会忘记自己身为刑警队长和专案组长的职责。抓捕Eumenides才是我最关心的事情,不管我对那些死亡通知单上的人喜恶如何,都无法影响我对‘四一八’案件的侦破欲望。”

    “这样最好。”慕剑云转过身,得意地把双臂抱在胸前道,“让我们赶紧回到案件上吧。现在该做些什么?”

    罗飞正色道:“去打探丁科的下落。”这是上午开会时就确定好的计划。因为Eumenides正急于查明生父被枪杀的细节,而丁科是对当年案情最了解的人,所以他一定会成为Eumenides追寻的目标。警方如果能抢先一步找到丁科,也就握住了牵扯Eumenides的绳索。

    慕剑云“嗯”了一声,顺势问了句:“有什么线索吗?”

    “我们得去省理工大学走一趟——丁科的儿子在那里。”

    罗飞一边说一边走到了办公桌边,他抓起一张个人信息登记表递给慕剑云,却见表的右上位置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半身照片,而照片下方则有两行简短的注释:

    丁震,男,42岁。

    省理工大学环境工程学院副院长,教授。

    “丁科的儿子……”慕剑云的目光在那张照片上停留了很长时间。对于省城警界来说,丁科是个如雷贯耳的名字,而慕剑云只是听闻过此人的传说,还未有机缘见到这个警界传奇。现在手握丁震的照片,在他身上应该也能折射出一些父亲的影子吧。

    照片上的人是一个气质非凡的男子。他的脸型方正,腰背挺拔,明亮的目光蕴藏着过人的智慧感。配以照片下方“副院长,教授”这般的头衔,足以让旁观者对他产生敬佩而又欣赏的感觉。

    即使刨去追寻案件的因素,慕剑云也迫切地想会一会这个人物了。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