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敌友难分(2)

  两人离开提审室,柳松去停车场开出了一辆警车,杜明强也不客气,打开车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圣德花园。”他大咧咧地报了个地名,然后便惬意地往椅背上一靠,开始翻看手中的一份早报——这是他刚才在穿过行政大楼门厅时,顺手从书报架上拿到的。

    柳松没有说什么,他发动了警车,缓缓往大门外开去。现在他已经没有心情再生杜明强的闲气,因为他知道:只要警车出了公安局的大门,那就意味着进入了Eumenides的捕猎区域,自己必须打起十二分的小心,随时准备处理各种突发的意外情况。

    可是杜明强却闲着。车开出公安局没多远,便听他那聒噪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却是在读念着晨报上的某条新闻:“今晨,在城东玉带河中发现一具青年男子的尸体。经法医检测,死者为溺水身亡,而他血液中的酒精含量达到了213毫克每升,在死前已属于严重醉酒状态。警方推测,该男子可能是醉酒后在河边小解时,不慎落水溺亡,事发时间当在今天凌晨时分。警方亦借此提醒广大市民:饮酒要适量,过度饮酒不仅伤身,而且潜伏着各种意想不到的危险。”

    “柳警官。你对这条新闻有什么看法?”念完这段之后,杜明强放下报纸,把头转向柳松这边问道。

    或许是职业的原因,对这样的新闻柳松倒是有兴趣讨论一下。不过他的见解听起来有些消极。

    “这样的意外死亡每天都在发生。”他不以为意地说道,“如果你干过刑警、交警、法医,或者是消防队员,你对这样的事情就不会觉得稀奇了。”

    “可如果这个倒霉的家伙是被人谋杀的呢?”

    柳松皱皱眉头:“谋杀?报道上已经说了,他是酒醉之后失足落水身亡。”

    “酒醉可以确定,溺水也可以确定。可是,失足这件事情,谁来作证呢?”杜明强摇着头,“如果这个家伙是酒醉之后被人推到河里去的,那岂不是一起谋杀案?警方如此轻易地定论可能就要放过真正的凶手了。”

    这番假设看似离奇,但想要彻底地反驳却也难以做到。柳松想了想,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除非现场有人目击,否则警方无法获得刑侦学上的证据。”

    杜明强“呵”了一声:“你是承认警方对此无能为力了?”

    确实如此。柳松想起去年夏天特警队曾经接到一个任务:去市郊山区搜救一个失踪的户外探险者。当时他们用绳索下到了人迹罕至的山沟中,搜索了三天三夜。结果目标没有发现,沿途却找到了好几具腐败已久的无名尸体。这些死者究竟是在探险过程中意外死亡还是被蓄意谋害呢?只怕是再厉害的刑侦人员也难以判断吧。

    柳松轻叹了一口气,算是默认了杜明强的说法。

    “这样看来,真的有很多黑暗的角落是刑罚无法关照到的。”杜明强于是颇为感慨地说道,“Eumenides这个角色的存在确实有一定的社会意义呢。”

    柳松实在是忍不住了,他转头看看杜明强,眼神颇为诧异。这番感慨在其他人说出来都可以理解,可出于杜明强之口就实在是让人啼笑皆非了。要知道,他自己不就是一个上了Eumenides死亡名单的社会黑暗分子吗?

    这真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满脑子荒唐的想法,难以理喻。柳松暗暗摇头,决定不再搭理对方。他把稳方向盘,目光如猎鹰般扫视着周围路面,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备战的状态中。

    上午九点五十六分,刑警队长办公室。

    罗飞正站在窗前向外眺望着。从南明山片警时代开始,这便成了罗飞的职业习惯之一。

    目光远眺时,思路仿佛也会开阔许多。

    办公室位处高层,站在这里看出去能把半个省城都收入眼中。但见楼宇林立,车水马龙穿梭不绝,一派热闹繁忙的景象。可是在这些美妙街景的背后,又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东西?

    像这样规模的一个省会城市,每年刑事案件的发案总量都要在两三万起,平均每天七八十起。这就是说,每过十几分钟,在这座城市的某个角落里就会有一起刑事案件发生。

    即使你能俯瞰着整个城市,却也无力阻止这些持续发生的罪恶——对于刑警队长来说,这无疑是一个令人沮丧可又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正是上午时分,阳光明媚。罗飞却并不觉得刺眼,是因为东南边的另一座高楼恰好在他的窗前投下了一片阴影。

    太阳的光芒是何等的宽广明亮,但终究无法照耀到世间的每个角落。

    代表着正义之剑的法律何尝不是如此?

    那个如幽灵般神秘的Eumenides,当他游走在黑暗之中去惩治那些罪恶的时候,他的身上究竟闪耀着怎样的光芒?

    他是罪恶的终结者,但他同那些被终结的罪恶一样见不得阳光。

    罗飞正沉浸在这般思绪的时候,屋门忽然被人推开了。他立刻敏锐地转过身,却见慕剑云正从屋外走进来。

    对方不敲门便直接闯进来,这让罗飞略微觉得有些奇怪。在他的印象中,慕剑云虽然个性外向强势,但待人处事的礼节性却素来不差。再凝目细看时,已隐隐感觉到对方似乎带着某种不满的情绪。于是他便主动笑了笑,问道:“情况怎么样?”

    “你何必明知故问?”慕剑云冷冷地瞥了罗飞一眼,然后她不待罗飞招呼,便自己跑到会客沙发前坐了下来。

    “你没能说服杜明强?”罗飞斟酌着说道,“是的,这个结果的确在我的意料之中。”

    慕剑云立刻责问:“那你干吗还要让我去浪费时间?”

    罗飞摊摊双手解释说:“既然你很想去,所以我没有理由不让你去试一试。”

    慕剑云并不接受这个解释,她轻轻地“哼”了一声:“行了。别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的!我问你,如果杜明强能够被我说服,你还会让我去吗?”

    罗飞对这样尖锐的提问缺乏思想准备,同时他也不善于面对着同僚撒谎。在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只能用尴尬的一笑以代回答。

    “从始至终,杜明强在你眼中就只是一块诱饵。你根本不在乎他的安全,你甚至希望他能够被Eumenides处决。因为在你眼里,杜明强确实是有罪的。我说的对吗?”慕剑云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

    对方已说得如此透彻,罗飞反而有了种轻松的感觉。他默叹了一声后答道:“在我的潜意识里,或许的确存在着这样的倾向。我无法狡辩,因为现在的局面已经印证了你的猜测。我没有必要骗你,更骗不了我自己。”

    见罗飞态度坦诚,慕剑云的不满情绪略微散去了一些。她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淡淡说道:“我知道Eumenides在哪里了。”

    罗飞愕然一愣,连忙问:“在哪里?”

    “就在你的心里。”慕剑云直直地看着罗飞的眼睛。

    罗飞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转头重新看向窗外,默然不语。

    “本来也是这样——”慕剑云继续感慨着,“当年正是你和孟芸创作出这个角色。虽然十多年过去了,这个角色后来的使用者让你自己也饱尝苦果。但在你心中还是无法摆脱这个角色本身所带来的诱惑吧。”

    罗飞有些茫然了。他想起了自己和孟芸创造Eumenides角色的那个夜晚,虽然只是在虚构一个中的人物,但当时那种兴奋的感觉一定是来自于心灵深处某种情感的呼应吧?他又想起了与袁志邦见最后一面的那个时刻,对方的话语像是仍在耳畔一般。

    “Eumenides本来就是你们所创造,你自己就是Eumenides,孟芸也是……甚至很多人心里都有Eumenides,因为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太多的罪恶,人们需要Eumenides的存在。”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