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敌友难分(1)

上午九时二十七分,刑警队提审室。

    杜明强被铐在审讯椅上无法动弹,不过他的思维却并没有因此而受到限制。事实上,从进入刑警队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处在一种极为紧张的思考状态中。因为他深深知道,自己正面对一场从未有过的巨大挑战,那感觉就像在悬崖边跳舞一样,稍有一丝不慎,便会在顷刻间摔个粉身碎骨!

    但他又很喜欢这样的感觉,这是他天性中存在的东西。对手越强大,他便越兴奋。他盼望着和那个可怕对手进行直面的较量。而现在,这场较量终于要拉开帷幕了。

    提审室外响起一串脚步声——听起来那应该是属于两个人的:一个刚劲有力,另一个则相对柔和,应该是个女子。脚步声渐行渐近,很快便来到了门前。杜明强收起思绪,抬头紧盯着那即将被打开的屋门。

    果然不出他的判断,推门进屋的正是一男一女。他们看起来年纪都不大,男子健壮精干,精神抖擞;女子虽然身形纤柔,但眉宇之间却也藏着一股逼人的英气。

    “你们准备什么时候把我放开?”杜明强扒拉着手铐开始抱怨,“我可不喜欢被你们当犯人对待。”

    “放了你很简单。但是有些事情必须向你说明白才行。”来人中的女子看着杜明强说道,同时她在对方面前隔桌而坐。

    杜明强用审视的目光打量了女子片刻,然后问了句:“你是谁?”

    那女子回答道:“‘四一八’专案组成员,慕剑云。”

    杜明强“啧啧”咂了两声,笑着赞道:“没想到刑警队里还有这么漂亮的女警官。”他的目光继续锁定在对方身上,相对于他此刻的身份,这样的举动多少有些无礼。

    慕剑云身旁的男子皱了皱眉头,看起来想要发作。不过慕剑云轻轻摆手阻止了他,那男子便“哼”了一声,在另外一张椅子上坐下,冷眼看着杜明强。

    “你有欣赏和评判美丑的权利。但现在的时间和场合,讨论这些非常不合适。”慕剑云冷冷地回击着,同时她也凝起目光看向杜明强,两人视线相交,后者立刻觉得颇不自在,他不由自主地把目光避了开去。

    “我还要纠正你一个错误——”慕剑云乘胜追击,略带着讥讽地语气说道,“出现在刑警队的,不一定都是刑警。我的身份是省警校的心理学讲师,而坐在我身边的,则是来自于特警队的柳松柳警官。”

    “心理学讲师?”杜明强略微一愣,便“嘿”地笑了一声道,“难怪你的目光这么扎人。听说你们只要看着别人的眼睛,就能判断出对方心中的想法?真是可怕!看来我以后和你说话的时候,最好都把眼睛闭起来。”

    他这么说着,居然真的把眼睛闭了起来。然后他还故意晃着脑袋:“怎么样?你现在还能不能看出我心里在想些什么?”

    慕剑云看着对方耍怪的样子哭笑不得。而柳松终于按捺不住了,他用指背重重地敲了敲桌子,喝道:“行了!我们没时间和你说笑,请你把态度放端正一点!”

    杜明强睁开眼睛,脸上嬉笑的表情也收起来了。短短的一瞬之间,他忽然变得郑重而又严肃,一时间甚至让慕柳二人有些不太适应。

    “是的,我们都没有时间说笑。”却听杜明强正色说道,“但是端正的态度,是需要双方都具备的。如果你们仍然把我当作犯人看待的话,那我们之间就缺乏商讨正事的氛围。”

    审讯室内出现短暂的沉默。杜明强拨弄着腕上的手铐,这次他没有再提出要求,但他显然在等待着什么。

    僵持了片刻之后,慕剑云冲着屋外喊了一声:“来把他的铐子打开吧。”

    一个干警应声进来,手里拿着一串钥匙帮杜明强松开了手上的束缚。杜明强揉揉手腕,又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显得爽快无比。看那干警准备离开,他又追着说了一句:“请把我的随身物品还给我,谢谢!”

    进了刑警队羁押室的人,随身携带的一些物品比如钱包、手机、钥匙等等都是要被暂扣的。现在杜明强已经被解除羁押,那么他提出返还这些物品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于是慕剑云便冲那个干警点点头,后者又跑了一趟,带回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的正是杜明强的随身之物。

    “好了,现在我们已经是平等的关系。交谈起来应该没有什么障碍了吧?”慕剑云看着杜明强说道。

    后者正在拨弄盒子里的物品,并很快从中找出一部手机来。听到慕剑云的问话,他便翻了翻眼睛道:“你说吧,到底有什么事情?”

    “Eumenides给你发了死亡通知单——”慕剑云单刀直入地问道,“你是否知道这件事情对你而言有多危险?”

    杜明强微微眯起了眼睛,看来Eumenides这个名字也足以让他的情绪紧张起来。沉默片刻后,他轻声回答:“我知道。据说他发出的死亡通知单还从未落空过。”

    “那我要非常郑重地提醒你: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你应该格外小心!你的所有行动都应该处在警方的严密监控之下,最好不要外出。我们甚至可以在刑警队内部给你安排一处住所。”

    说这番话的时候,慕剑云刻意加重了语气,试图制造出一种更加紧张的气氛。可是她的苦心却没有得到杜明强的理解。此刻在后者脸上略现出些诧异的神色,然后他反问道:“这是你们专案组的意见?”

    慕剑云点点头。

    杜明强“嘿”地干笑了一声:“你们真是把我搞糊涂了……我刚刚和你们的罗队长聊过,他说过不会限制我的行动自由。”说话间,他开始摆弄刚刚找到的手机,不过连按了几次开机键,手机都没有反应。

    “妈的,又没电了。”杜明强把手机扔到桌子上,神情有些沮丧。

    “要打电话吗?用我的吧。”慕剑云见状,便主动掏出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这是一个拉近双方距离的好机会,可能会对双方后续的交涉过程大有裨益。

    杜明强也不客气,大咧咧接过手机:“我得把我的电话卡换上去,我要拨的号码存在里面——你不介意吧?”

    看起来是在询问,但说话的同时他的右手已经打开了手机的后盖,卸下电池,将原本装在手机里的SIM卡抠出来,然后他又拆下自己手机里的SIM卡换了上去。

    慕剑云的注意力并不在手机上,她适时地把话题切了回去:“我知道你和罗队已经聊过——不过我还是想再劝劝你,所以我才申请了这次会面。”

    杜明强把身体靠在椅背上,扬起头用一种很断然的语气说道:“你是在浪费时间。”

    慕剑云还想说什么,杜明强却摆摆手示意暂停,然后他自顾自地拨了个号码,把手机放在耳边,准备听电话了。

    慕剑云只好耐心等待。那手机振铃响了七八声,却始终没有接通。杜明强只好把电话放下,不满地埋怨着:“这都几点了?还在睡觉?”

    慕剑云笑了笑:“打给你女朋友吗?”

    杜明强含糊其词地回答道:“是个最关心我的人——也是最能理解我的人。”

    慕剑云把握着对方的情绪问道:“你是不是觉得能理解你的人很少?”

    “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很卑鄙的人,毫无道德?”杜明强反问道。他又开始拆面前的两部手机,看起来是要将SIM卡换回去。

    慕剑云略一斟酌,点头说:“就我看到的那些事实来说,确实如此。”

    杜明强自嘲般地“嘿嘿”一笑:“你代表了绝大部分人的想法,代表了那些无法理解我的人。”

    慕剑云再次看着杜明强的眼睛,她的声音变得柔和起来:“我和绝大部分人并不一样,我希望了解你的内心世界……在你心里一定藏着某种无法改变的追求和梦想,你认为这个梦想的价值是超出一切的。为了实现你的梦想,你什么都不在乎,是吗?”

    杜明强的神色恍然了一下,思绪似乎要被对方带走。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什么,连忙躲开了慕剑云的直视,借着拆装手机的当儿,他调整好情绪说道:“你不要这么做。你休想进入我的内心世界,找到我的弱点……你也休想说服我……”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没有任何人的内心世界是无法攻克的。”慕剑云微笑着回答,她一直看着杜明强,目光中充满了自信。

    杜明强无奈地摇摇头,又换了个语气说:“好吧。即使你能够说服我,但这也没有任何意义,你只是在浪费时间。”

    慕剑云无法理解对方这番话语逻辑何在,她蹙起眉头问了句:“为什么?”

    杜明强把装好的手机扔回给慕剑云,略现出一丝苦笑:“看起来你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心理学专家,至少有一个人的心思你没能看透。”

    “谁?”慕剑云嘴上在问,脑子里却已条件反射似的想起某个人来。同时她的心绪也忍不住轻轻地激荡了一下。

    杜明强很爽快地吐出那个名字:“罗飞。”

    不错,罗飞。这正是那个让慕剑云感到慌乱的角色。她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当自己看向那个男子眼睛的时候,对方的目光却反射过来,反而要把自己看透似的。

    那个家伙……是的,她确实无法看清对方的所想。不过杜明强为什么会知道这一点呢?他又为何要在此时此地提起罗飞?

    “你什么意思?”慕剑云试探般地反问道。

    “罗飞不会同意你刚才的建议。”杜明强直言不讳地回答,“让我自由行动,从而成为猎捕Eumenides的诱饵,这根本就是他计划的一部分。所以你想要说服我来改变这个计划,这只能是浪费时间。”

    慕剑云愕然一怔,竟是这样?她有了种被愚弄的感觉。

    “如果是这样,他为什么还要同意我来劝说你?”愤愤之余,她还有些不甚甘心。

    “因为他知道你说服不了我。在我和罗飞之前的会面中,已经达成了共识。我能够感受到他的想法,同样,他也能感受到我的。我渴望与Eumenides的会面,而罗飞则希望通过我找到Eumenides的线索。”说到这里,杜明强略停顿了一下,然后又故作神秘般压低声音,“当然,他还有另外一个愿望,虽然没有明说,但我也能感觉到……”

    “什么?”慕剑云颇为无奈,她现在似乎只有发问的能耐了。一个罗飞已让她头疼,何况又多了个同样不省心的杜明强。

    “他希望我死在Eumenides手中。”杜明强幽幽地说道,他的脸上现出奇怪的表情:眉头锁着,但嘴角却在笑。

    慕剑云沉沉地叹了口气,她已完全明白杜明强的意思了。是的,当罗飞带着那些想法的时候,他怎么会把杜明强限制在一个绝对安全的环境里呢?可是……

    “他不能这么做!”慕剑云摇着头,态度坚决。

    “可是他已经决定这么做了。”杜明强咧着嘴说,“而且他才是专案组的组长,不是吗?”

    慕剑云不再说什么,在沉默了两秒钟之后,她“腾”地起身,拿起自己的手机,径直离开审讯室而去。

    杜明强目送着慕剑云的背影,脑子里不知还在想些什么。直到慕剑云消失在他的视野之外,他才突然意识到屋内还有一个人。于是他转过脸来看着柳松,似笑非笑地问道:“怎么,你们是一起来的,难道不用一块走吗?”

    进了提审室之后,柳松就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在一旁冷冷地看着杜明强。其实他并不是一个少言寡语的人,沉默完全缘于对杜明强的反感。现在对方主动开口,他也就简单地回答道:“我受命保护你的安全。”

    “哦?”杜明强凝起精神上下打量着柳松。却见那个年轻人似乎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体格虽然不算壮硕,但却精干得很。考虑到自己的人身安全从此就要托付在对方手里,他便热切地站起身,探出右手问候道:“你好。我应该称呼你……柳警官?”

    柳松起身和杜明强握了握手,不过这个举动完全是过场式的应付。两个人的手掌甚至还没有贴紧,他已经把手撤了回来。在作自我介绍的时候,他也是简短之极:“特警队,柳松。”

    除此之外,他连一个字也不想多说。在他看来,对面那个家伙空长着一副英俊的皮囊,但其龌龊的言行根本配不上自己的热情。

    杜明强却不在乎,他泰然自若地招呼着:“我们坐下聊吧。”那副姿态倒像这里是他的主场一般。

    柳松硬硬地坐下,冷眼且看对方要耍什么名堂。

    “看得出来,你很讨厌我?”杜明强咧咧嘴说道,“有很多人都讨厌我,不过我不在乎,因为有更多的人喜欢读我写的报道,对我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

    柳松轻哼一声:“你对我说这些有意义吗?我只是保护你的人身安全,并不关心你的道德操守。”

    杜明强摊摊手:“我可不是要和你攀谈什么——不过既然我们要进行合作,还是应该相互了解一些才好。”

    “什么合作不合作的?别和我说这些文绉绉的词。”柳松打断对方的话语,“现在的事情非常简单:Eumenides要杀你,而我则要保护你。在这个过程中,你有行动的自由,但你的任何行动必须获得我的认可。”

    “我的行动要你认可?”杜明强撇着嘴道,“这叫什么自由?”

    “你也可以不听我的。但你要明白:对我来说,最坏的结果只是没有完成任务,而你却有可能丢掉小命。”柳松用淡淡的语气说道,但杜明强显然无法漠视对方后半句话里透出的寒意,他怔了一小会儿后,有点无奈地点点头:“那好吧……我会充分尊重你的意见。”

    “这样最好。”

    “那我们算是达成了共识。虽然我作了一些不太情愿的让步,但没什么,良好的合作总是从争吵中开始的。”杜明强又开始自说自话地摆活起来。见柳松不愿再接自己的话茬儿,他便“嘿嘿”地干笑两声,道,“那我现在想回家补个觉,不知道柳警官是否允许?”

    “可以。我开车送你回去。”

    “专车接送,这待遇倒是不错呢。”杜明强一边起身一边伸了个大懒腰,“那就快走吧。被你们抓来折腾了一宿,困死我了。”

    看着对方那副做作的神态,柳松也只能恨恨地长吐一口浊气。正如他预感到的那样,自己的任务还真像是这个家伙的贴身“保姆”了。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