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诱饵与枷锁(4)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呢?”尹剑看着罗飞问道。作为罗飞的副手,他承担着做会议记录的工作,而此刻正是要书写下步计划的时候。

    罗飞心中早已有了盘算,他轻咳一声清清嗓子,然后环视着众人说:“无论如何,我们不能按照对手设计的节奏来走,所以我们原先设定好的工作方向不能因为杜明强的出现而改变。紧盯‘一三〇’案件的线索仍然是我们工作的重点。现在看来,知道当年文红兵死亡真相的只有丁科和陈天谯两人了,我们必须赶在Eumenides之前找到他们。慕老师,我们俩负责追寻丁科的下落;曾日华,你和尹剑负责寻找陈天谯。”

    罗飞如此分解这项最重要的任务显然是有所考虑的。丁科退隐前是警界的重要角色,所以要寻找他的下落只怕要多多动用警方高层的力量,而在专案组中,与警方高层交往最为便利的自然就属罗飞和有着警校讲师背景的慕剑云了。

    另一方面,陈天谯已负债隐匿多年。要想查访他的下落则必须动用更多的社会力量,在获得大量的信息之后再细细地筛选。要完成这样的任务,尹剑和曾日华便成了一对最好的搭档。曾日华控制的信息储量不用多说,而尹剑身为省城刑警队长的助手,不仅掌控着市内三教九流的“线人”资源,并且与其他兄弟省市的刑警部门也很熟络,这两人的眼线和网络撒开之后,真的就像是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就算是大海里的针尖也能淘筛出来。

    不过罗飞的这番安排却唯独漏过了柳松一人。这个特警队的小伙子正期待地看着罗飞,脸上写满了请战的强烈欲望。

    “柳松——”罗飞也终于提到了他的名字,“你目前的任务,就是保护杜明强。”

    柳松用手揉了揉鼻子,现出些不理解的神色:“罗队,你刚才不都说了,这张死亡通知单只是Eumenides虚晃一枪的诡计,怎么还要我去……”

    罗飞明白柳松的感觉:既然主战场并不在杜明强这边,那么被委派去保护杜明强便多少有些不被重用的意思。他的目光停留在小伙子脸上,正色说道:“你可不能小看了你的任务。Eumenides的死亡通知单还从未落空过,所以他一定会在这个月对杜明强动手。他想用杜明强来分散警方的精力,其用意已非常明显。而我们要破解他的阴谋,关键就在你身上。如果你能独立完成保护杜明强的任务,那我们就可以全力投入到主战场上,不受对手的牵制。同时,当Eumenides执行刺杀行动的时候,你可能会面临着与他单打独斗的局面,到时候的情形不仅艰难,而且势必凶险无比!”

    听罗飞这么一说,柳松似乎品出了些滋味,不过他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如果正面战场提前发生交锋,那怎么办?那时我还在保护杜明强,不就正遂了Eumenides分散我方力量的心愿吗?”

    “这个你不用担心。”罗飞微笑着说道,“正面战场的交锋不会那么快打响的——我们还在寻找丁科和陈天谯的下落,在发现线索之前,你就算跟着我们也没有用武之地。而一旦我们有了线索,我一定会及时把你召回来,你们特警方面的力量是和Eumenides交手时必不可少的主力。”

    这番回答总算让柳松满意了,小伙子点头沉吟着,开始认真考虑自己的任务。片刻后他又问罗飞:“那我该怎么保护那个家伙呢?”

    “你带着你的人,分班二十四小时对杜明强进行监控。不管他走到哪里,哪怕是拉屎睡觉,也不能让他脱离开你们的视线。”

    “好的。”小伙子领命的同时也咧了咧嘴,自嘲般地揶揄了一句,“听起来像个保姆似的。”

    而此刻在场的另一个人却似乎有些疑虑。

    “等一等。”慕剑云看着罗飞插话问道,“你的意思是:对杜明强的行动不进行任何限制吗?”

    罗飞耸耸肩膀,似乎有些无奈:“杜明强并没有任何行为触犯刑法,所以作为刑警部门,我们没有权力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内限制他的行动自由。”

    “可是这样的话,我们怎么能够保证他的安全?”慕剑云禁不住连连摇头,然后她转眼看着柳松,“柳警官,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可是在此前保护韩少虹的战役中,警方一共投入了数十名警力,刑特两队的队长都亲自上阵,都没能保住目标的性命。如果这次还不对目标的行动进行限制,就凭你手下有限的几名特警,真的能完成保护杜明强的任务吗?”

    柳松也有些迟疑了。同时他也担心杜明强到处乱跑的话,有可能把自己带得脱离主战场太远。考虑到这些,他便跟着附和慕剑云的话语:“罗队,要不稍微限制一下?否则那家伙想到海南岛旅游一趟,难道我也要跟着去吗?”

    “嗯。那就针对吴寅午死亡的事件,让他随时等候警方调查,这样可以禁止他离开本市。”罗飞伸出手指在尹剑面前点了点,“这件事情由你负责,把相关手续办一下,尽快!”

    尹剑点头道:“明白。”吴寅午虽然是自杀死亡,但刑警队要对相关人员进行限制调查还是很容易办到的。

    慕剑云却仍然觉得不妥。

    “即使这样也不够的。”她再次看向罗飞,“最好是能把杜明强留置在刑警队中。最不济的话,也要把他限制在某个特定的地点,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不要外出。”

    罗飞沉默了片刻,再次重申:“可我们没有权力这么做。”

    “为什么要用权力?”慕剑云不解地摇着头,“难道杜明强自己不知道正身处险境吗?他应该主动配合警方的安排才对啊。”

    罗飞露出一丝苦笑:“你那是正常人的想法——可那个杜明强并不是正常人。你知道吗,他恨不得马上就见到Eumenides,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出一篇轰动性的新闻稿。所以他绝不会像你想的那样,老老实实待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一个月足不出户。”

    是这样?慕剑云略微明白了一些:那个家伙,为了新闻可以漠视他人的生命,现在对自己的生命也同样漠视吗?

    不过她并不完全甘心,想了一会儿后,她对罗飞说道:“我想见见这个家伙。”

    罗飞点点头:“可以,一会你就跟着柳松到羁押室去。如果你能说服他,那我可以改变相应的计划,但如果你说服不了他,我们就只能放人了。要知道,在开不出逮捕证的情况下,我们最多强行留置他二十四小时。”

    “好的。说实话,不正常的家伙我见过很多,我想我至少可以试一试。”慕剑云一边说一边看向柳松,急切地想要尽快动身。

    柳松却不着急,他低着头,似乎在想些什么重要的事情。片刻后他抬起头来,目光却看向了尹剑。

    尹剑被他直直地盯得颇不舒服,便尴尬地笑问:“怎么了?”

    “我想知道,韩灏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柳松忽然抛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因为熊原直接死于韩灏之手,所以柳松对韩灏的憎恨比其他人都要强烈。现在韩灏已经潜逃多日,而对他的追捕正是由尹剑直接负责的。

    “一直在查。”尹剑回答说,“但自从那天地铁追踪之后,就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柳松又继续追问道:“韩灏逃跑的时候身无分文。就凭后来抢得的那几百块钱,他能跑到哪里去?他的所有联络关系,出城的各种通道,都监控起来了吗?”

    “全都有控制。我甚至还通过道上的眼线,把市内所有的黑旅馆都筛了一遍。”

    “那他还能跑到哪里?难道凭空蒸发了吗?”柳松加大了音量,已不像正常的询问,倒似在逼问一般。

    尹剑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僵在座椅上,脸色有些难看。他曾是韩灏的得力下属,而韩灏脱逃也与他监管不力有关。现在柳松的这番问话显然是对他的工作颇有疑虑。

    罗飞不得不为自己的助手解围了。

    “柳警官。对韩灏的搜捕工作也是我的职责范围,你如果有什么疑问可以直接向我提,或者你有什么可行性的建议?”他很委婉地说道,把柳松指向尹剑的矛头拨在了自己身上。

    柳松沉沉地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

    尹剑却又不愿继续沉默,他忽然握起右拳,重重地砸在了会议桌上。

    “我一定会抓住他的!一定!”他一字一句地说道,带着一种耻辱般的坚定。

    罗飞的目光转过去,他看到尹剑文质彬彬的外表下正孕育着一种逼人的力量,蓬勃欲出。这种力量让他也深受感染。于是他同样从牙缝中挤出那个铿锵的词语:

    “一定!”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