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诱饵与枷锁(2)

 罗飞打开面前的一个文件夹,那是曾日华交给他的资料,包括杜明强的身份履历等等。在那些资料的最上方却是一个信封,罗飞把那信封扔到杜明强面前:“这是警方在你住处搜到的东西。”

    杜明强拿起那个信封看了一眼,脸上的神情却愈发地莫名其妙:“这是建设银行寄过来的信用卡对账单,我每个月都会收到这样的信件,有什么问题吗?”

    “这封信你没有打开看过?”罗飞认真地问道。

    杜明强摇摇头:“这样的垃圾信件有什么好看的?我每个月按时把透支的钱还上不就行了?”

    “可警方找到这封信的时候,信封却是被打开的。”罗飞蹙起眉头似乎在想着什么,然后他又喃喃自语,“不过如果是那个人打开的,倒也并不奇怪……”

    “你到底在说什么?”杜明强瞪大了眼睛,黑眼球因此而显得更加明亮。

    罗飞轻轻甩了甩下巴:“你自己看看吧——里面的东西。”

    杜明强用左手把信封搓开,右手两个手指探进去,取出了里面的信笺。他的眼神随即凛然了一下,因为从纸质上来看,那信笺显然不是银行的对账单,而是一张薄薄的书写纸。当他进一步将那张书写纸展开之后,他脸上的表情则愈发如定住了一般,震愕万分。

    因为他看到了纸上的内容,那上面用极为工整的仿宋体笔迹写着——

    死亡通知单

    受刑人:甄如风

    罪行:无良采访,逼人致死

    执行日期:十一月一日

    执行人:Eumenides

    良久之后,杜明强才从震谔中清醒过来,他难以置信地摇着头问道:“这……这是什么?”

    “你不知道这是什么?”罗飞冷冷反问,“像你这样的网络灵通人士,而且还面对面地采访过吴寅午,你会不知道这是什么?”

    “死亡通知单?杀手Eumenides的死亡通知单?给我的死亡通知单?”杜明强一连问了三句,脸上仍充满不可思议般的表情。

    “不错。”罗飞给予了肯定的答复。然后他郑重其事地说道:“现在你明白了吧?这才是我们把你带到刑警队的真正目的!”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杜明强连声说道,“这,这真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真是太让人兴奋了!”

    “什么?”罗飞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居然有人在面对Eumenides的死亡通知单时说出“兴奋”两个字,难道那家伙是语无伦次了吗?

    杜明强看出了罗飞所想,他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然后他看着罗飞。

    “你很奇怪吧?我为什么会兴奋?你觉得我应该害怕才对——”说话的时候他握紧拳头,身体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着,“是的,我也害怕,可是这种害怕在另外一种情绪面前却变得不值一提。这份死亡通知单,在别人看来也许只是一份死亡威胁。可是在我眼里,它却有着另外一份更加重要的意义!”

    “什么意义?”现在轮到罗飞糊涂了,对方此刻的表现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令他完全无法理解。

    “这是一则新闻,轰动性的新闻!”杜明强亢奋地往前探着身体——如果不是审讯椅限制了他的行动,他此刻恐怕已经跳了起来,“而我,一个天才的记者,现在正是这则新闻中的主角,这是一件多么令人激动的事情!我会写出一篇伟大的报道,独家报道!”

    罗飞冷眼旁观着对方的表演,心中涌起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他终于明白,对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似乎没有什么比他的记者梦更加重要。为了一篇引人注目的报道,他不仅可以无视别人的情感,甚至连自己的性命也能视之不顾!

    或许……他其实并不清楚那个杀手有多么可怕。想到这里,罗飞忍不住问了一句:“你知不知道Eumenides已经杀了多少人?”

    “那个宝马车女车主,被炸死的饭店女老板,还有前两天那两个辱师的学生……我知道的就是这些——但是,一定还有其他的案子吧?”杜明强用期待的目光看着罗飞,他似乎完全曲解了对方的语意,把一次警告当成了刺探案情隐秘的机会。

    罗飞颇为无奈地摇摇头。当他抛出Eumenides的死亡通知单之后,这场交谈的气氛就有些变味了,现在他必须把局面引到正常的轨道上来。略一斟酌之后,他回答说:“是的,还有很多案子是没有向公众披露的,包括邓骅的死亡。”

    杜明强的瞳孔再次因兴奋而放大:“邓骅?他也是被Eumenides杀死的?官方的新闻上说,他是在机场突发心脏病身亡……”

    罗飞“嘿”了一声问道:“你相信官方的新闻吗?”

    “当然不信。”杜明强笑道,“官方新闻从来不告诉人们事情的真相,所以这个社会需要我这样的人。”

    对方那洋洋自得的样子令罗飞颇为反感,再想想他的所作所为,居然还有脸自诩为被“社会需要”的人?罗飞盯着对方的面庞——那英俊的容貌配上笑容应该令人赏心悦目才对,可他此刻却只有反胃的感觉。

    也许真该让Eumenides完成他的执行。罗飞在心中暗暗地想道,这个想法显然与他的身份大相抵触,所以他很快又摇了摇头,像是在自我否定一样。然后他对杜明强说道:“还有一个情况,也许你更应该注意一下。”

    “什么?”杜明强兴致勃勃地追问,这场审讯在他眼中似乎已经成了精彩的新闻发布会。

    罗飞神色郑重:“Eumenides发出的死亡通知单,到目前为止还从没有落空过。”

    “哦?从未落空的死亡通知单……这会成为报道中的一个亮点。”杜明强翻着眼睛,自言自语地说道,随后他似乎想到些别的东西,在默然愣了片刻之后,反问罗飞,“如果这个情况延续下去的话,那么我很快也会成为一个死人?”

    罗飞点点头,同时暗舒了一口气:这个家伙总算还有点理智,终于明白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蝼蚁尚且偷生,在这个世界上,又有谁能完全置自己的生命于不顾呢。更何况像杜明强这样的家伙,他在本质上应该是一个非常自私的人。唯一有些不同的是,他对于某件事情有着近乎疯狂的追求,这种疯狂会在短时间内令他的大脑失去正常的思维能力。

    不过在可怕的事实面前,他总该清醒过来了。

    罗飞一边这么揣摩一边冷眼观察着杜明强,用对方的表现印证着自己的分析。

    的确,先前那种兴奋的表情已经凝固在杜明强的脸上。他的眉头微微皱起,然后他再一次展开那张书写纸,递送到自己的眼前。

    “这个日期是……十一月几号?”他突然抬头问罗飞。因为在那张死亡通知单上,标明具体“几号”的地方恰好出现了一些污损,所以那个数字已经难以分辨了。

    罗飞却反问他:“这里的污渍是怎么搞的?”

    “应该是我自己弄脏的。”杜明强耸耸肩膀,“这种信件我从来不看,当然就不会注意保护什么的。昨天晚上我给钢笔吸墨水,随手拿起这封信垫在下面。所以有几滴墨水洒出来,正好落在了这个数字上。”

    的确,造成污损的正是蓝黑色的墨水,因为那张书写纸本来就比较薄,所以墨水完全渗透了纸张,将表明具体执行日期的数字完全掩盖了。

    “我们找到这封信的时候,字迹已经被破坏。所以如果你不知道这个日期,那么能给出答案的,就只有Eumenides一个人了。”罗飞颇带着些无奈的语气说道。

    杜明强把眼睛凑到那张纸上,想要努力看清那个被污损的数字。不过他的举动是徒劳的,因为Eumenides的死亡通知单本身也是用蓝黑色的钢笔书写,所以被相同的墨水浸染之后,原本的字迹就完全看不出了。他只能摇摇头以示放弃。

    却听罗飞又问道:“你昨天用这封信垫墨水瓶的时候,信封已经被打开了吗?”

    杜明强蹙眉想了会儿,再次摇头:“我不记得了。谁会去注意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

    对普通人来说,这样的细节的确是无关紧要的。所以罗飞想要从信件本身寻得线索的奢求似乎要落空了。不过他并不因此而觉得沮丧。因为他知道,即使杜明强能提供某些信息,这种信息也未必就具有价值。Eumenides在这方面是个绝对的高手,如果他连递送死亡通知单的过程都会被当事人找到破绽,那他根本就没资格成为令警方头疼的致命杀手。

    杜明强把那封信重新装好,扔回给罗飞,同时他用一种颇带自嘲的语气说道:“看起来我的情况比以前的那些受刑人更加糟糕,是吗?他们至少还知道杀手行动的具体日期,而我却连这最基本的准备都无法做到。”

    “是这样的。”罗飞淡淡地瞥了杜明强一眼,“不过与那遗失的日期相比,你更应该想想,自己的名字为什么会出现在受刑人的名单上。”

    面对罗飞如此直白的言语问责,杜明强却只是不以为意地咧了咧嘴:“我知道你是怎么看我……你自诩为道德高尚的人士,对我的所作所为嗤之以鼻。在你眼里,我甚至够得上死亡通知单上的罪名。不过,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我现在为什么坐在这里?原因在很简单,法律上并不会给我相应的制裁,同时法律也不允许一个杀手来践踏其他人的生命。而你是为法律服务的,所以你要保护我,不管你心里是多么讨厌我,这都是你现在必须完成的任务——我说的对吗?”

    “是的。”罗飞也只能点头承认,“你对局势的判断倒是很准。”

    “我说过,我是一个天才。不管是窥探隐秘还是分析人的心理活动,这都是我的拿手好戏。”杜明强挑着眉头,越说越自得,他甚至拿罗飞和自己做起了对比,“如果我得到和你一样的机会,也许我也能成为一个刑警队长呢。嘿,只可惜我有另外的人生轨迹,注定我只能成为一名出类拔萃的记者。你们不理解我,我毫不在意——天才都是不被人所理解的。”

    几个回合交锋下来,罗飞似已习惯了这个家伙的自恋风格。而对方的自恋也并非毫无本钱,事实上,他将吴寅午逼至崩溃的那段访谈,从心理攻击的角度来说就是一个经典的案例。可是,即使是天才又怎么样?邓骅算不算一个天才?以他的能力和势力都无法躲过Eumenides的死亡通知单,那杜明强又能如何呢?

    再了不起的家伙在死后也就只是一具尸体而已,到了那一步,他与任何人都没有分别。

    前案中当邓骅在重重严防之下钻进宾利车,向着机场而去的时候,罗飞就曾有过类似的感慨。现在他看着眼前这个洋洋自得的年轻人,脸上又禁不住浮现出五味杂陈的复杂神色。此刻在他眼中,对方其实已经离死人不远了。

    杜明强感受到了罗飞的变化,这种变化让他收回情绪去面对自己所处的危险境地。他冲罗飞笑了笑算是歉意,然后主动说道:“好了,我们不说这些没用的东西。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对于Eumenides这一次的死亡预告,警方有什么打算呢?”

    罗飞正色回答:“我们会保护你。”

    “保护我——那是当然的,我关心的是,怎样保护?”杜明强又追问。

    “我们会派出专门的警力对你进行全天候的跟随。”

    杜明强点点头,不过他似乎又有些其他的担忧:“你们不会限制我的行动自由吧?”

    “不会的。”罗飞答道,“只要你不走出警方的视线就行。除此之外,你完全可以自由安排你的活动。”

    杜明强轻轻地吁了口气:“我还以为你们要把我关在一个密不透风的屋子里——就像现在这样。”

    “从保护你的角度来说,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不过,我们并没有这么做的权力。”说到这里罗飞停顿了片刻,然后又道,“不过如果你自己要求的话,我们也可以提供类似的安全措施。”

    杜明强“嘿”地笑了一声,揶揄着说道:“何必呢?何必要做一件让所有人都不爽的事情?”

    罗飞闻言微微皱起了眉头,而杜明强看到对方这样的表情便更加得意,他咧开嘴,端着一副自作聪明的姿态说道:“如果我被限制自由,困在一个保卫严密的地方,最不爽的人肯定就是Eumenides,因为他要接近我就变得很难,说不定会被迫放弃原先的计划;如果Eumenides放弃计划,警方也会不爽,因为你们手中的这条线索会变得没有意义;而对我来说呢?我躲避Eumenides就是在躲避有史以来最具新闻价值的杀手,一个真正的记者是绝不会这么做的。所以说呢,让我恢复自由,为我和Eumenides的接触提供良好条件,这才是大家都想看到的局面。”

    罗飞并不反驳对方的这番言论,他仍然保持着自己一贯的平稳作风,淡淡地问道:“这么说的话,你愿意接受警方的安排了?”

    “接受安排?”杜明强摇摇头,“这么说的话似乎不准确。我想我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合作。”

    “合作?”罗飞看着对方,不知道这家伙又在耍弄什么玄虚。

    “是的,合作!”杜明强加重语气强调说,“事实上,你们警方是想利用我来引出Eumenides,而我愿意与你们配合。这对我来说会承受相当的风险,所以我也要享受和风险相对应的收益才行。”

    居然在这个时候和警方讲条件,真是个狂妄而又不自量力的家伙。罗飞对这样的人素来反感,不过他并没有把这种情绪显在脸上,只是问道:“那你想要些什么?”

    “新闻素材。和Eumenides有关的新闻素材。”

    “这不可能。”罗飞断然拒绝,“这些都是警方的绝密资料,绝不会外泄。”

    杜明强露出失望的神色,不过他并不甘心,又透出要挟的口吻说道:“那我也不能保证完全按照你们的计划行动。也许我会自己躲起来,或者,我会自己去找和Eumenides有关的资料。”

    “这是你的自由。”罗飞冷冷回答,“不过我要告诉你,如果你真的脱离了警方的监控,那么警方下次找到你的时候,多半就要带着法医给你收尸了。”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