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诱饵与枷锁(1)

 十一月一日上午七点四十一分,刑警大队羁押室内。

    这是刑警队用来扣押犯罪嫌疑人的地点所在,隔壁就是提审室。嫌疑人在接受审讯之前,一般会在这间屋子里先关押一段时间。现在屋子里孤零零地坐着一名男子。他的右手被一副手铐连在了特制的犯人椅上,看起来应该是一名刚刚被捕获的嫌疑人。

    不过他的衣着神态似乎又难以和嫌疑人的身份吻合起来。此人看起来二十来岁的年纪,一身名牌穿戴,青春时尚。虽然是被铐在椅子上,但他仍然保持着一种非常潇洒的坐姿:跷着二郎腿,上身倾靠在椅背上,夹克拉链很自然地敞到了胸口以下,那副做派不像是被羁押,倒像是在咖啡馆中等待和美女约会一般。

    羁押室内的陈设很简单,除了一套木质桌椅之外,最显眼的就是西侧墙上的一面硕大的镜子。那年轻男子正面向镜子,他看着镜子里自己英俊的容颜,颇有一种自恋般的欣赏感觉。

    而在镜子的背面也站着两个人。不过当他们看向镜子的时候,目光却能够穿透镜面尽览羁押室内的全貌。原来这是一面特制的单透镜,装在这里的目的正是为了让室外的警察能够观察到室内嫌疑人的一举一动。

    “这小子真他妈的能装。”镜子后面两人中的那个瘦弱男子说道,“我看到他那副欠扁的样子就想冲过去踹他两脚。”

    说话的人其貌不扬,和羁押室里的男子比起来,他给人的感觉甚至有些猥琐。不知是不是在容貌上自惭形秽的原因,他现在看着被铐在椅子上的那个帅哥,眼神中充满了厌恶和敌视。

    另一名男子看起来要年长一些,他对同伴的激烈情绪不为所动,只顾用锐利的目光看向室内,在认真观察了一两分钟之后,此人以结论般的口吻说道:“这家伙知道这是块单面玻璃。”

    “哦?”瘦弱男子露出狐疑的表情,“你怎么知道的?”

    “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出来,他并不只是在照镜子,他的目光很明显想要找出镜子后面的某些东西——当然他不可能看见,但这种下意识的动作表明他完全清楚这面镜子的玄机。这也能解释他为什么要摆出一副可恶的做派:他是在向我们挑衅示威呢。”

    瘦弱男子按照同伴的指点研究了片刻,然后他无奈地摇着头:“唉,我是看不出你说的那些名堂……研究人真是太复杂,像我这样的人,看来就只能和计算机打打交道——那个世界不是1就是0,简单得很。”

    说话者在计算机领域的成就倒是很难有人比得上,他正是省公安厅网监处的技术专家曾日华,而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中年人则是刚刚上任的省城公安局刑警队长——罗飞。

    “你是怎么找到他的?”罗飞此时问道。

    曾日华咂咂嘴说:“那还真是费了一番周折呢。本来我想,像这样的网络记者,只要找到他们的老板,那肯定就能把他揪出来了。可是没想到这家伙根本没有老板!我去了上传那段视频资料的网站,网站也不知道这家伙的身份。他们只是在网上联系,那家伙在收到网站付给他的大笔酬金后,就把相关资料发了过来。于是我又去查他收款的账户,居然是用假身份证办理的。”

    “哦?”罗飞若有所思地点着头,“他的警惕性还挺高的?”

    曾日华点头道:“那可不。这家伙也知道自己干的不是什么好事。他在网上用的笔名叫作‘甄如风’,涉及好几起无良采访以及侵犯隐私权的报道,早已是臭名远扬,甚至有当事人要雇佣黑道对他进行报复。所以他才会小心翼翼地隐藏起来吧?”

    “恶人自有恶人磨。”罗飞看了眼屋内的男子,话中有话地说道。

    曾日华则继续自己的思路往下讲述:“后来我就锁定了他经常上网的那几个账号,对全市的计算机网络进行监控。大概凌晨四点多钟的时候,他的QQ在市中心一家洗浴中心的休闲大厅内登录上线。我立刻带人赶过去,把他堵了个正着。”

    罗飞注意到男子额头上有些瘀青,便转头问了一句:“你是不是打他了?”

    曾日华尴尬地挠挠头,然后挤着笑说:“这个王八蛋,谁不想揍他两下呀?我也不是故意的,是他先推推搡搡要动手,我当然就没客气。嘿嘿,你别看他人高马大的,要跟我打根本不是个。”

    罗飞笑着摇摇头,他知道曾日华虽然是个文职,但论格斗也是一把好手。当时慕剑云被邓骅的手下绑架,正是曾日华单枪匹马救下的。屋子里的那个家伙这次只怕是没少吃苦。这件事虽然违反了警方的纪律,但自己作为专案组长,也只能一笑而过罢了。然后他又将话题引向正轨:“他的身份履历查清楚了吧?”

    “他叫杜明强,二十六岁。来自贵州山区。这是他的身份资料,已经核实过了,没有问题。”曾日华一边说,一边将打印出来的一份户籍资料递交到罗飞手中。

    罗飞快速而又认真地将那份资料扫了一遍,然后吩咐道:“把他带到审讯室吧,我先给他做做铺垫。”说话间,他又抬腕看看手表,“嗯,现在七点四十五分,你通知大家,八点半在会议室开会,我们讨论一下详细的计划。”

    “好的。”曾日华答应一声,出了监控室。片刻后,罗飞便看到他的身影又进入了羁押室内,屋内的杜明强立刻转头瞪着来人,目光中充满愤怒的意味。

    这个曾日华,看来抓人的时候下手不轻。罗飞在心中暗暗掂量着:如果杜明强因此对警方产生严重的对立情绪,会不会对下面的计划带来负面影响?

    无论如何,这个杜明强看起来都不是个容易控制的角色。一会儿和他交锋的时候,可不能太过随意了——带着这样的想法,罗飞也离开了监控室,到审讯室内先行等待起来。

    没过多久,曾日华就把杜明强带到了审讯室内。这两人的身高差了有多半头,但曾日华一手扣住杜明强的胳膊,却能令对方毫无反抗之力。不过杜明强嘴上可没闲着,他一路愤愤不平地叫嚷着:“你们凭什么抓人?凭什么打人?我要投诉!”

    “嚷什么嚷,给我老实点!”曾日华手腕发力将他摁倒在审讯椅上,那椅子有个带锁的木板,横亘在杜明强身前时,便形成了一个简易的牢笼。

    罗飞冲曾日华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转身离去并且带上了房门。

    此刻屋内只剩下罗飞和杜明强二人。罗飞也不急着说话,他凝起目光开始在更近的距离内观察起对方来。

    不可否认,这的确是个帅气的小伙子。他留着一头浓密的长发,脸庞消瘦有型,鼻梁尖俏挺拔,他的嘴角也有着刚毅的线条,微微轻挑起来的时候,便露出一丝骄傲而又不羁的神色。

    当然,令罗飞印象最深的还是对方的眼睛。那双眼睛不算大,但是黑白却非常分明。现在那两只黝漆般的黑瞳孔正直直地对着罗飞——他的主人也在认真打量着自己面前的对手。

    这果然是个不好对付的家伙——罗飞印证了自己先前的猜测。他不愿再给对方过多的准备时间,于是开口问道:“你叫杜明强?”

    “你是什么人?”杜明强不答反问,同时他强调说,“我懂法律,你有义务首先向我表明你的身份。”

    “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罗飞。”罗飞一边说还一边掏出证件来,“你需要看一下吗?”

    杜明强愣了一下,他的目光只是停留在罗飞的脸上,对那证件却没有什么兴趣。

    “刑警队长?”片刻之后他困惑地问道,“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

    罗飞不说话,他拿出一支MP3按下了播放键。一个男子的声音随即响起:

    “按照你的叙述,那个杀手饶过了最后的女生,是因为你终于砍下了自己的手,你找回了做人的勇气,承担起了做老师的责任,是这样吗?”

    这正是在网上引发疯狂点击的吴寅午自杀前的访谈音频。因为上传者刻意对语音进行了变频处理,所以那声音听起来多少有些怪异。

    听完一句话之后,罗飞便终止了MP3的播放,同时他问道:“这个说话的人就是你吧?”

    虽然音频已经停止,不过后续那些令人气愤的对话内容早已被罗飞记在心中,现在他满腔的愤怒情绪正通过目光渗透出来。

    杜明强没有立即回答,他那黑亮亮的眼珠在眼眶里轻微而又快速地转动了两下。这个细节立刻被罗飞捕捉到,于是后者又冷笑着补充说:“你没有必要想太多。已经到了这个地方了——你明白吗?”

    杜明强飞眼瞥了一下罗飞,虽然明白对方是有备而来,但他还不愿轻易放弃。于是在装出一副无辜的表情后,他回答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也许我该叫你的网名:甄如风,这能帮助你想起很多东西。”罗飞正色说道,“我们已经查到你上网用过的所有账号,你接收网站酬金的银行卡号等等……在你的住处我们还提取了一部手提电脑,我想那里面一定也保存着很多有趣的资料吧?”

    罗飞说话的时候,杜明强便抬起头看着对方,而他脸上无辜的表情则随着罗飞言辞的深入而逐渐消退,当得知自己的手提电脑也已落入对方手中之后,他知道抵赖已毫无意义,于是咧嘴承认道:“好吧。那个人就是我……那段音频文件也是我放到网上去的。”

    罗飞应了句:“很好。”他把MP3收起,目光凛凛地盯着杜明强。后者却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直到被对方的眼神逼得实在没办法了,他才嚷嚷起来:“是我又怎么了?我犯法了吗?你们凭什么抓我?”

    罗飞仍只是看着对方。

    “嘿嘿。”杜明强忽然笑了,“也许是我妨碍了你们破案?尊敬的刑警队长,那个叫作Eumenides的杀手很不好抓吧?就算这样,你们也不能把怨气发泄在我身上啊!”

    罗飞胸口有些发闷,怒火上涌。不过他很快明白对方说那些话的目的就是想要激怒自己,于是便又冷静下来。他开始瞪视着对方,然后缓缓地说道:“你没必要说些毫无意义的话,因为真实的情况我们都很清楚,你逼死了一个教师,一个老人!”他的嗓门不大,但每一个字却都掷地有声。

    小小的审讯室内气氛变得凝重起来,杜明强的神情也因此收敛了一些。沉默片刻后,他摇着头叹道:“吴寅午是自己自杀的……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一个记者……”

    “记者?”罗飞忽然插话问道,“你有记者证吗?”

    出乎罗飞的意料,这个问题似乎打中了杜明强的痛处。小伙子脸“腾”地一下涨红了,某种情绪在他体内酝酿着,从最初的尴尬,渐渐转化成愤懑,那愤懑继续累积,最后又变成满腔怒气爆发出来。

    “我没有记者证,但这并不妨碍我成为一名优秀的记者!”他振振有词地大声说道,“证件算什么?那只是无能者的遮羞布而已!我是一个天才的记者,我根本不需要用证件来证明自己!”

    看着对方激动的样子,罗飞心有所动。他一直认为杜明强只是一个贩卖隐私的逐利者,没想到这家伙竟还真的以记者自居。而没有记者证看来就是他不齿于人的心病了。回过头想想,当万峰宾馆血案发生之后,大批持有合法证件的记者曾蜂拥至医院,想要采访吴寅午但无一如愿。而这个山寨货色却能蒙过现场的值班护士,搞出了那么一份轰动网络的访谈音频。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他倒的确具有成为记者的天赋。

    可惜的是,一个人若想有所成就,天赋也只能排在所需条件的第二位,最重要的还是品行——这是罗飞一贯以来的观点。

    就像眼前的这个小伙子,他即便真的具有成为记者的天才,但他肮脏的道德操守终究会让其沦为人人唾弃的角色。

    不管怎样,现在总算找到这家伙的心理弱点了。罗飞收回思绪想到,他决定进一步去刺激刺激对方,于是他换上一种轻蔑的眼神看着对方:“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些没用的东西。既然你没有记者证,那么你的行为便属于无证采访。”

    “无证采访,好吧好吧……”杜明强喃喃地念叨着,他的情绪在慢慢地平复,显然没有再受罗飞所激。片刻后他反而翻眼看着罗飞,怪声怪气地问道:“怎么了,现在刑警队只能管这种档次的案件吗?”

    “违法的事情我们都可以管。”罗飞用冷冷的话语反击着对方,“而你不仅涉嫌无证采访,还涉嫌假冒警察,同时,我们在你的手提电脑里查到了非法浏览色情网站的记录……你的这些行为都触犯了法律,警方有权羁押你,并对你施行治安拘留的处罚。”

    “治安拘留?”杜明强看着罗飞,他眨了眨眼睛问道,“几天?”他的神态和语气丝毫没有慌乱的感觉,反而透出种如释重负般的解脱。

    罗飞很清楚对方的心态:被警方如临大敌般擒获,又是刑警队长亲自提审,这个家伙虽然表现得很强硬,但心里难免发虚。可一番激烈的言语交锋之后,自己面临的处罚原来仅是治安拘留而已,他此刻一定是长出了一口气。

    这也正是罗飞刻意要营造的效果:一个人的情绪出现波动的时候,他的思维能力和防御本能肯定会大大地降低。

    是时候引导对方去经历下一个波峰了。

    “事实上,我们并不准备拘留你。”罗飞眯起眼睛,目光因此而显得更加精亮,而他阴沉的语气似乎在预示着什么可怕的事情。

    杜明强感受到了那种非同一般的气氛,他皱起眉头问道:“那……你们想怎么样?”

    罗飞沉着脸不说话。杜明强等待了片刻之后,终于有些沉不住气了,他提高嗓门自己给自己打气说:“现在是法制社会,你们做任何事情,都要有法律依据的!”

    罗飞“嗤”地轻笑一声,道:“现在你知道讲法律了?可你自己违反法律的时候,为什么不想想后果呢?你知不知道,你在逼死吴寅午的同时,也把自己拖进了一场危险的游戏。”

    杜明强看起来不太明白罗飞的意思,他踌躇着反问道:“你什么意思?”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