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弑父真凶(4)

仍然是和昨天相同的位置,女孩能感觉出来。在坐定的同时,她问道:“你总是喜欢坐在这样的地方吗?”

    “怎样的地方?”一个声音回应着她。

    “角落里。在餐厅里是这样,在这里也是。”

    “呵呵。”和她对话的年轻人笑了笑,“你虽然看不见,但你注意到的事情却比大部分人更多。”

    对方显然是认同了自己的猜测,于是女孩又好奇地追问下去:“这样的位置有什么优点呢?”

    “安静。”年轻人淡淡地回答。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他不便解释,况且即使他解释了,处于黑暗世界中的女孩也无法理解吧?

    “喜欢吃淮扬菜,喝清淡的饮料和酒水,爱听《沉思》一类的提琴曲,中意安静的角落位置……”女孩一款一款地轻声说道,她的眼睛朝向对面的年轻人,就像能看见对方一样,最后她自言自语般地反问,“你一定是个有着很多经历的人。”

    年轻人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心中被激起了片片涟漪。

    “为什么?”沉默片刻之后,他反问道。

    “因为只有时常经历风浪的人,才会格外珍惜那份宁静的感觉。如果你的生活平淡无奇,那你在空闲的时候一定想尝尝刺激的川菜,在喧闹的酒吧狂欢发泄。”

    年轻人的思绪有些飘散,他略微闭了会眼睛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你说得很有道理……”他轻叹着说道,“可是你为什么会有这样深刻的感觉?”

    “因为……”女孩沉吟着,“因为,我是一个瞎子。”

    年轻人“哦”了一声。

    “因为我是一个瞎子,所以我比你们有更多思考的时间。”女孩解释说。

    “是的。”年轻人似乎明白了什么,“在完全黑暗的世界中思考,不受任何打扰,所以反而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

    女孩笑了:“那你羡慕我吗?”

    年轻人很认真地回答说:“有一点。”

    “一个正常人羡慕一个瞎子,这是不是有点奇怪?”

    年轻人不得不承认:“是有一点。”

    “就是这样的感觉,对吗?”女孩微微侧过脑袋,一边凝思一边说道,“很多事情都是共通的,你对某样东西拥有的越多,你就越渴望与之相反的东西。你会羡慕我在黑暗世界中的感受,可是我呢?我对光明的渴望又是你无法了解的。当我用这样的思路来分析你对宁静的偏好时,我就能大致猜到你在经历着怎样的生活。”

    年轻人低头不语,像是在专心品味女孩说的话。片刻后他再次开口,把话题的焦点转到了女孩的身上。

    “你的眼睛……是先天性的吗?”

    女孩点点头:“很小的时候还能看见一些东西,可后来就越变越差,在十岁之前就完全失明了。所以我对这个世界的印象,只停留在童年的画面里。那些画面回忆起来是非常美好的——只是时间过得太久了,已经变得慢慢模糊。”

    年轻人凝视着女孩的眼睛,开始幻想:那双眼中如果能恢复光明的神采,那该是一幅多么动人心魄的美景?带着这样的情绪,他问道:“现在还在治疗吗?”

    女孩摇摇头:“早就停医了——治也没有用的。”

    “嗯……”年轻人却不像对方那样悲观,“我听说现在有一种基因疗法,可以治疗像你这样的先天性病症。你应该去试一试。”

    “是吗?”女孩像是水中人嗅到空气的气息一般,期待地仰起头来,“哪里的医院有?”

    “需要去美国——”年轻人回答说,“这是最新的技术。”

    女孩的热情明显冷了下来。

    “美国?”她淡淡地苦笑着,“我连省城都没有离开过……而且这样的治疗肯定要花很多钱吧?”

    年轻人很自然地接着话茬说道:“这些你都不用担心。我会帮你解决的。”

    女孩却愣住了。她和对面的男子相识不过一天,虽然彼此有着良好的感觉,但对方一下子承诺要帮这样的大忙,她实在有些无法理解。他是在开玩笑吗?或者只是说些虚伪的场面话?可是从对方的语气来看,这两种情况又都不像。带着这样的困惑,女孩的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

    年轻人感觉到了对方的心中所想,于是他又说道:“我是认真的。而且你不用想太多,一切都由我来处理——所有的事情。等我安排好之后,你只要去美国接受治疗就行。”

    “可是——为什么?”女孩费解地摇着头,这件事实在过于困惑,她必须问个明白。

    “你到底是谁?你以前认识我吗?”

    “没有那么复杂。”年轻人平静地答道,“我只是想帮你。”

    “如果我们只是刚刚认识,我想不出你这样帮我的理由……”女孩直言不讳地说道,“你知道吗?当你那样说的时候,我一点都不高兴,更不会对你感激,我更多的是觉得……你在骗我。”

    “你怎么想都无所谓。我会安排好一切,然后你去美国治疗。对你来说,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我在你眼里很简单是吗?”女孩换上生硬的语气,“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会拒绝你的一切帮助。”

    “你误会我了……我说的‘简单’,你应该明白我想表达的意思。”

    “那你必须给我一个理由,为什么要这么帮我?”

    片刻的沉默之后,年轻人的声音在女孩耳畔响起:“因为除了我之外,再没有其他人会这样照顾你。”

    女孩微微一颤,身体如被电击般泛起一种滚烫酥软的感觉。同时她尴尬地挪了挪身体,像是躲避什么似的。

    却听年轻人又继续说道:“我想照顾好你,这样我才能听到我喜欢的音乐,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让你满意的理由?而且对我来说,帮这样的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我只是在自己能力的范围内,想去帮助一个值得帮助的朋友。”

    女孩从懵懂的状态中恢复。

    “可你对我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她再次强调说,不过语气已经和缓了许多,“如果你要帮我,那你现在需要做的,也许是先让我们加深彼此间的了解。”

    “我也希望如此。可是……”年轻人似乎有些话无法延续,在停顿良久之后,他才又悲伤地说道,“有些了解可能永远也无法做到。”

    “为什么?”女孩不解地追问。

    年轻人不再说什么,他今天已经说得太多,这本不是他的风格。

    两人间出现了沉默,最终这气氛被女孩的声音打破。

    “我想要回家了。”她有些萧然地说道。当她今天来赴这个约会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交谈会陷入这样的窘境。她现在相信对方确实是出于真心要帮自己,可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彼此之间开始出现一种奇怪的感觉。

    似乎那个人向自己隐瞒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事情,但那事情到底是什么,她又说不清楚。

    “时间不早了,我这就送你回去。”年轻人一边看表一边说道,“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

    “什么?”女孩竖起耳朵,有些期待的样子。

    年轻人温柔而又专注地看着对方:“昨天我们有个约定,我说我以后每天都会在这个咖啡馆等你,然后送你回家。”

    “是的。”女孩笑了笑,希望借此缓和先前的不快,“今天是我们第一次履行这个约定。”可是她的笑容很快凝固在脸上,因为对方的回答再一次让她感到意外。

    “我要失约了。”年轻人突然用充满歉意的语气说道,“对不起。”

    女孩一愣,然后她摇摇头,心中的不满情绪难以掩饰:“你对于自己所作的决定,总是这么快就会改变吗?”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年轻人停顿了片刻,他深深地吸了口气道,“我要去完成一件事情,在这件事做完之前,我没有办法再和你见面。”

    女孩沉默了一会儿:“那你又何必与我相约?本来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可以互不影响的。”

    “是今天刚刚出现的情况,我完全无法预料的情况。”年轻人解释着,用他一贯的平和语调。他似乎并不急于去表白,但这样的态度反而显得更加可信。

    女孩的不满情绪消散了许多,不过失望仍然写在她的脸上。她猜测着问道:“你要去外地吗?”

    “不,我只是不能和你见面。”

    “那你还会不会来听我的音乐?”

    “在那件事情结束之前——不行。”

    女孩黯然地撇了撇嘴:“完成那件事情,需要多久?”

    年轻人摇头:“我不知道。”

    女孩轻叹了一声。她发现越接近面前的这个男子,便越发现他身上笼罩着浓浓的迷雾。不过她也不想再追问什么了。先前的经验已经表明,对方不想说的事情,自己再怎么问也是徒劳的。

    片刻后她说道:“我也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什么?”

    女孩抿着嘴,似乎在犹豫什么,不过最终她还是把心中真实的感受说了出来。

    “我已经瞎了十多年,你肯定能想象出我对光明的渴望。可是今天,你告诉我你会帮我治好眼睛,然后又说不能遵守昨天的约定。你知道吗,我却宁愿你不管我的眼睛,但是你能够守约,这样我会真的觉得多了一个朋友,而不是一种不可把握的期望。呵,也许对你来说,这有点无法理解?”

    “不,”年轻人立刻回复道,“我完全能够理解你。事实上,我们俩之间有很多共通的地方。”

    “哦?”女孩咬着嘴唇,“那你是否会再考虑一下?”

    年轻人没有回答,他忽然转了话题问道:“你的父亲为什么会去世?”

    女孩露出诧异的神色,不明白对方怎么提起了这个问题。不过对这样的话题她倒并不忌讳,因为父亲在她心中是个英雄,她甚至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父亲的事迹。

    “我父亲是一个警察。”她悲伤但又带着骄傲的语气说道,“他生前一直在查一起命案,非常大的命案。后来那个凶手找到了他,他在与那个凶手搏斗的时候被杀害了。”

    “你想找到那个凶手吗?杀害你父亲的凶手?”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年轻人低下头,不敢去直视对方的眼睛,虽然他明知道那双眼睛什么也看不见。

    “当然。”女孩毫不犹豫地说道,“如果我能够找到他,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我要面对面地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想他一定不敢回答我,他会在我的愤怒面前颤抖。但我不会放过他,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知道父亲死亡的所有细节。我必须找他问清楚,然后我要看着他遭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女孩的声音如此坚定,与她娇柔文雅的形象产生了鲜明的对比,而与此同时,却有两行清亮的泪珠从她的腮边滚落下来。

    年轻人沉浸在某种情绪中,良久无言。直到女孩的眼泪慢慢风干,才又听见他的声音。

    “对于你父亲的死亡,你不愿留下任何问号。然后……如果有机会的话,你一定要为你的父亲报仇,是吗?”

    女孩无声点头。

    “这也正是我现在的想法。”年轻人黯然感慨道,“所以说,我们有着太多的共通点。我多么希望你能像我理解你一样的理解我——我再次道歉,因为我的失约,不过总有些事情是我们必须去做的。”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