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网络交锋(7)

便在这时,罗飞的手机也振动了起来。却是尹剑打来的电话。罗飞沉着脸按下接听键,听筒中很快传来助手的声音:“Eumenides结束了聊天,他可能会逃走!”

    这已经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罗飞竭力压住火,责问道:“为什么没有及时报告?!”

    小伙子在电话那端略愣了一下,解释说:“刚刚结束的啊,就在十几秒钟之前!”

    “什么?”罗飞的怒气变成了困惑,“十几秒钟之前?”

    十几秒钟之前,那正是警方踹开房门的时刻。难道Eumenides就在警方冲进来的瞬间,像一股水汽一般从房间内凭空蒸发了吗?

    这几乎如天方夜谭般荒谬,可尹剑的描述却又偏偏如此:“是的。慕老师那边通话刚断,我第一时间就拨了你的手机。那个Eumenides,他应该是刚刚中断聊天吧?他连聊天的窗口都还没关闭呢!”

    罗飞放下手机,他一步步地向着书桌走去。离电脑越近,他的心就越沉,最后他黯然地停在了电脑屏幕前。

    “他走了,早就走了……”罗飞喃喃地说着,同时他从书桌上拣起了一只手机。那只手机刚才和连接电脑的耳机放在一起,手机的麦克风对这耳机的听筒,而手机的听筒则对着耳机上的电脑麦克风。

    罗飞调出了手机上的通话记录,最近的一次通话在一分钟前结束,这次通话维持了五十二分钟的时间。

    柳松等人也聚拢过来,他们脸上或多或少都还存着困惑的神色。

    “Eumenides早就走了……”罗飞向众人展示着手机上的信息,“在五十多分钟之前就走了,然后他一直通过这只手机和警方聊天。直到一分钟之前,当他听见撞门的声音之后,才挂断了电话。”

    “五十多分钟前?”黄杰远一边忙着给儿子松绑,一边插话道,“那就是说,当他和我结束通话之后,他就已经走了?”

    罗飞点点头。是的,那个时间点正是黄杰远把对话权交给自己的时候。

    曾日华在一旁尴尬地挠着头:此前自己一路兴奋地追踪网络线索,可谁想到在近一个小时之前这工作便已成了无用功。气恼之余,他又忍不住问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既然已经逃走了,干吗还要伪装出在和警方联系的样子?他的目的是什么?”

    罗飞也正在思考这个问题,而他想出的答案却是令人心悸的。

    “他的目的和我们一样。”罗飞冰凉的声音带出不祥的征兆,见别人还不太明白,他又补充道,“他是在拖延时间。”

    拖延时间!众人恍然大悟。不错,因为伪装出保持通话的假象,在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警方把所有的力量都投入到了对通话网络的追查中,这就是Eumenides的目的!

    不过拖延时间又是为了什么?为了能够安全地逃远?如果只是这个原因,那未免有些小题大做了吧?是为了调虎离山?那说明Eumenides已经利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差奔向了某个被警方忽视的目标,这个目标是什么?

    当众人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的时候,不同的人有了不同的答案。

    “糟了,网吧!他会不会杀回网吧?”曾日华咋咧咧地大呼起来,网吧此刻力量薄弱,他十分担心慕剑云的安危。

    柳松有着不同的猜测。

    “我和杨林警官说得很清楚,从今天下午开始,他就有可能处于Eumenides的视线中。所以他早就做好了准备,正在等着对手上门呢。”柳松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要和杨林联络。一旁的黄杰远也点着头,显然他也认为Eumenides调动警方的目的就是为了给自己寻仇创造机会。而杨林正是此前聊天中警方透露给对手的诱饵。对手得到诱饵后便匆匆离去,这对警方来说反倒是个好消息呢。

    罗飞却知道事情并不像他们想的那样乐观。在他心中,不祥的预感已经越来越占据上风。

    “调出那段监控信号。”他忽然对曾日华说道。

    曾日华当然明白罗飞所指,他连忙操控电脑,把从网吧发过来的那些监控信息调取出来。

    如同电波图一样的曲线出现在众人眼前,有相对平缓的连绵“山丘”,也有突然拨起的尖峻“峰岭”。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曾日华嘀咕了一句。

    罗飞没有时间回答,只顾按照自己的思路前行。

    “Eumenides把十八年前所有特警队员的照片让老黄逐一辨认,就用这台电脑打开的。我要你找到他在这几个时间段打开的照片。”罗飞用手指在监控曲线上点了几处,都是些曲线上非常醒目的“峰岭”。“峰岭”旁显示着监控程序记录下来的发生时间。

    这样的要求对曾日华来说并不困难,他三两下就找到了相关资料。几幅特警队员的照片出现在屏幕上,其中一张众人都很熟悉,因为那正是警方给Eumenides设置的诱饵:特警队格斗教官杨林。

    但罗飞的目光却没有停在杨林的照片上,他的手指点向了另一张照片,那是一个黑瘦的男子,眼睛不大但炯炯有神。

    “是不是他?”他转向黄杰远,神情凝重地问道,“当年那个狙击手,是不是他?”

    “是他。可是……你怎么知道?”黄杰远愕然瞪大了眼睛,当年那个狙击手的真实身份他从未告诉过任何人,即便是罗飞也不应知晓。

    “不但我知道,更重要的是,Eumenides也知道了。”罗飞的声音愈发低沉。

    这下不光黄杰远诧异,柳松、曾日华等人也是面面相觑。这次警方和Eumenides网上交流是经过精心布置的,即使Eumenides看出破绽,知道杨林不是当年的狙击手,他也没法知道真的狙击手是谁啊?

    可罗飞却也轻易点出了那个狙击手的真实身份,这说明他刚刚说的话绝非危言耸听!

    可这到底是为什么?

    “他在三十三号电脑上,装了脑电测谎仪。”罗飞终于开始拨去众人心头的迷雾,“这些电波信号就是测谎仪反馈回来的脑电信息。老黄,你的戏演得再出色,也无法瞒过Eumenides。因为你可以控制自己的表情、神态、语气,但你无法控制自己思维中的微小波动。你的每一句谎言都被测谎仪捕捉下来,那些异常的脑电波全被发送到Eumenides的眼前。所以说,当我们和Eumenides周旋的时候,自以为巧妙,其实在他眼里,却和光着屁股跳舞的小丑一样可笑。”

    “测谎仪?”黄杰远离开警界有十年了,并不了解那些先进的电子设备,他有些难以置信地摇着头,“那个东西有这么厉害吗?”

    “它可以侦测到你的脑电波,也就是说,它可以将你内心的真实动态显示出来。”罗飞解释道,“每个人在说谎的时候,他的思维都会比正常状态下紧张。按照我们的设计,陈昊是诱饵,杨林才是那个狙击手。那么你在陈述的过程中,说到陈昊的时候,脑电波应该出现相当的峰值,因为这是一个谎言;与此相对,你指认杨林的时候,脑电波应该很放松,因为你终于说出了事实,可以获得解脱了。可是在Eumenides看到的脑电图上,情况却恰恰相反,你提及陈昊的时候电波平缓无奇,在指认杨林的时候却出现了最剧烈的波动,这说明杨林才是你口中最大的谎言。而你演完杨林这场戏之后,当这个黑瘦男子照片出现的时候,你的情绪又出现了明显的波动,那便很容易想到,其实这个人才是当年那个狙击手!”

    “是这样……”黄杰远大概理解了,喃喃道,“那我们真的是骗不了他。”

    曾日华插话问道:“他要侦测脑电波,总要有个外接设备吧?那个外设在哪里?”

    “耳机。我之前特意看了一下,三十三号电脑的耳机里有许多复杂的构造——”罗飞轻叹一声,“一定是Eumenides更换了那个耳机,用于侦测脑电波的金属片部件就隐藏耳机里。”

    “是这样……难怪他要限定通话的地点,这下全明白了,全明白了……”

    罗飞却没有时间陪曾日华感慨,他用手指焦急地点着电脑屏幕:“快查出这个人的资料。我要知道他现在在哪里!”

    不用解释,谁都明白了罗飞话中的含义:Eumenides调开警力,是因为他已出发去寻找当年射杀生父的枪手。警方在这场交锋中已经落后了一大步,现在必须火速追赶才有扳平的可能!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