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网络交锋(2)

“不这么问又怎能产生火爆的传播效果?至于被问者能不能承受,这些记者根本就不会管。”曾日华一边说一边关掉了播放器,随即他又夸张地咧咧嘴道,“也许他就希望吴寅午承受不住,出点什么意外才好呢。你们看网络上的音频标题,不正是在借吴寅午的死亡进行炒作吗?”

    “其心可诛,其心可诛!”罗飞愤然把这个成语连说了两遍,然后他问曾日华,“这个记者是谁?”

    曾日华摇摇头:“还不知道。网络记者发稿用的都是化名,而且你们听录音,他对自己的声音做了变频处理,显然也害怕被人从现实世界中揪出来。想找他恐怕不容易呢……”

    “这个我先留着。”罗飞把那MP3从曾日华手里接过来,“我就不信找不到线索。”

    曾日华摊摊手反问:“找到他有什么用?他的采访行为本身又不犯法。”

    罗飞一愣,知道对方说的没错。驾驶座上的尹剑倒按捺不住了,握拳砸在方向盘上:“就冲他做假证、冒充警察,先把他拘起来再说。到了号房里,看怎么收拾他!”

    “算了,先不要想这些了。”罗飞见自己的助手有些激动,便挥了挥手道,“不要误了我们的正事。”

    尹剑恨恨地咬咬牙,不再说什么。而曾日华却叹了口气道:“唉,你说我们吐着血去对付Eumenides,可是呢,有时候遇到这些气人的事情,还真是想让Eumenides去收拾这帮家伙。”

    罗飞瞥了曾日华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心中竟也起了一丝波澜。他将那MP3放到自己的口袋里,若有所思地不知在想着什么。

    中午十二点三十二分,罗飞三人赶到了博世界网城。

    与很多名不副实的宣传广告一样,博世界网城名字起得非常响亮,其实却只是一个规模很小的廉价网吧。一间三十多平方米的屋子内密密匝匝地排布了几十台电脑,虽然消费环境和硬件配置都不怎么样,但由于临近着一所高校,所以生意倒还不错。

    罗飞布置尹剑和曾日华守在了门口,自己则径直向着前台处走去。虽然已换上了便装,但他的举止间还是透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网吧老板也是见惯了势利的角色,见到这阵势,连忙迎出来赔着小心问道:“您三位是……?”

    “警察。”罗飞出示了证件,“警方要执行任务,所有的人必须排队走出网吧,并且在门口登记个人的详细信息,请你配合。”

    “这个……”老板愣了片刻,然后颇为难地挤着眼睛,“他们都交完钱了,不够时间恐怕撵不动的……”

    “给他们全额退款,网吧的所有损失由警方承担。”

    “行嘞!”老板等的就是这句话。他痛快地转过了身一猫腰钻到了前台下面。罗飞正奇怪间,却见老板已把前台服务器的电源插座摸了出来,然后一把扯掉了主机的插头。

    他的这个举动很快在网吧内起了反应,质疑和咒骂的声音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怎么搞的?”

    “他妈的,掉线了!”

    “操,网怎么断了?!”

    “老板,老板!”

    ……

    老板走到屋子中间,一脸的无辜状:“服务器死机了。”

    “那赶紧重启啊!”

    “启不来了,他妈的,可能是主板烧坏了。”老板也爆了句粗口,他恨恨地看着那服务器,好像恨不能冲上去踹两脚似的。

    罗飞不动声色地看着他,心中暗自发笑。

    网客们一阵喧哗。

    “操,什么破玩意儿?!”

    “退钱!”

    “对,退钱!”

    老板委屈得都快哭了,可他又现出一副要息事宁人的窝囊样子。

    “好,退钱退钱,都退……”他拿起台面上的上网登记表走到网吧门口,“你们排好队,一个个来……你们的押金和身份证号都有记录的,凭身份证全额退款。”

    网客们骂骂咧咧地起身,不过既是全额退款,他们实际也没什么怨言。很快便排起了退款的队伍。少数一些人想插队起哄的,都被罗飞上前制止。对于这些沉迷于虚拟世界的年轻人,他无须表明身份便足以应付了。

    而老板则把上网登记表交给守在门口的尹剑,同时压低声音说道:“这些人的信息都有记录,你们只要核对一下身份证件就可以了。”

    尹剑和曾日华对视浅笑:这老板倒是有两把刷子,片刻之间就把这颇棘手的问题解决得如此圆滑。

    网吧的清场工作也因此顺利地完成了。虽然知道Eumenides隐身于这些网客中的可能性极小,但尹曾二人还是很认真地一一核对了他们的身份证件。和Eumenides数次交手的经验告诉警方:那是一个常常会违背常理出牌的人,作为他的对手,警方必须在任何一个环节都做到滴水不漏才行。

    所有的网客都撤离之后,原本喧闹的网吧变得寂静无声。罗飞三人环顾着四周空荡荡的座位,一种莫名的压力正悄悄地袭来。

    “有没有可能现在就开始找他?”罗飞突然问曾日华。

    小伙子眨眨眼睛,似乎不太明白。

    “他为什么要约在这个网吧?”罗飞说出自己心中的困惑,“要通过网络交流,任何地方都可以,为什么偏要限定在这个网吧?”

    “这里面肯定有某台机器对Eumenides来说是特殊的,能帮他达成一些隐藏的目的!”尹剑顺着队长的思路往下分析,“我想……也许是某种病毒。”

    “什么样的目的?什么样的病毒?”曾日华若有所思地反问着。

    罗飞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曾日华:“这是你的领域。我希望听到你的解答。”

    曾日华却费解地摇着头:“病毒……病毒的种类五花八门,但目的无非都是为了控制对方的电脑,或者是窃取资料,或者是远程监控,可是Eumenides有什么道理要操控这里的电脑呢?他只是想和黄杰远进行一次网络通话,病毒对他有什么用?”

    罗飞沉吟片刻:“这样吧,我们不管他有什么企图。你先把这里的电脑挨个检查一遍——时间还来得及吧?”

    曾日华看看表:“勉强够。”说话间他已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双手左右开工,竟同时操作起两台电脑。

    罗飞见他进入了工作状态,便不再打搅,转头看向了尹剑:“我们也不能只把注意力放在电脑上,网吧外围也许更值得关注。Eumenides指定了这个地点,会不会要利用这里的地形做些文章呢?”

    “难道他要伤害黄杰远?”尹剑变得紧张起来。他向网吧门口走出几步,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此处毗邻大街,街两侧都是些中矮的商铺楼。而下午正是此类地点的客流高峰期,男女老少,来往不绝。

    尹剑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路过的年轻男子,似乎他们每一个人都值得怀疑。在与Eumenides交手数次之后,所有参战者都患上了类似的后遗症。

    罗飞也跟了过来,他的目光四下扫过之后,抬起右手指向高处的几个地方:“家具城三楼,电力大厦四楼东侧,工商银行的楼顶,这几个地方都要布下我们的眼线。尹剑,你现在就去安排一下,半小时内人员到位。”

    尹剑领命而去后,罗飞又拨通了柳松的电话:“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人选已经定好了。”特警小伙子在电话那端回答,“要不要现在带过来见你?”

    “不!不要让他接近网吧现场,准备一份详细的个人资料给我。”

    “好的。”柳松估算了一下时间,“那我大概在四十分钟后到达网吧。”

    罗飞也看看手表。这样的话,柳松可能会和慕剑云、黄杰远同时到达,时间倒是刚好合适。

    事实状况果不出罗飞所料,一点半前后,柳松、慕剑云和黄杰远几乎是前后脚来到了博世界网城,而此时尹剑也布置好了网吧外围的警力。至此警方的所有力量皆已到位。箭上弦张,在入主专案组之后,罗飞终于将迎来与Eumenides首次面对面的交锋。

    罗飞把网吧老板的休息室当成了临时的作战指挥部。他带着众人进入里屋,首先问慕剑云:“你们俩准备得怎么样了?”

    慕剑云点点头:“设计了一些步骤,关键的心理把握点黄总都已经理解——不过能不能成功,主要还得看临场双方的实际交谈。”

    “嗯。”罗飞略一点头,立刻切到另一个话题,“柳松,你介绍一下你们特警队推举出来的人选吧。”

    柳松把一只黄皮文件袋交给罗飞:“这里是他的个人资料。”

    罗飞略略地翻看了,然后赞了一句:“很好。”显然是对这样一个人选非常满意。然后他一转手把文件袋交到黄杰远手中,“你的任务已经说得很清楚,就是要把Eumenides的目标转移到这个人身上。现在还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你尽可能地熟悉一下这个人。”

    黄杰远将文件袋内厚厚的资料抽出,最上方是一张个人全身照。照片上的男子英姿勃勃,旁边写着他的名字——杨林。

    “他是我们大队长生前……最好的朋友。”柳松又补充了一句,声音因哽咽而变得嘶哑。

    罗飞脸上也闪过悲伤的神色,想起熊原,他感觉肩头的压力又重了几分。

    黄杰远将那叠资料大致地翻了翻,摇头道:“我不可能记住这么多。”

    “你不需要记太多。他只是在十八年前和你有过合作经历的战友。对于他的详细情况,你有些不了解也是正常的。你甚至要注意:如果Eumenides询问过多,你不能全都回答,这反而会引起对方的怀疑。”说到这里,罗飞又转向慕剑云,“慕老师,你也看看这些资料。哪些信息是要透露给Eumenides的,哪些信息需要保留,你帮着把握一下。”

    慕剑云点头表示明白,和黄杰远一同钻研起杨林的个人资料。罗飞见此情形便离开了内屋,此刻在网吧大厅内,曾日华仍在同那几十台电脑鏖战着。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没?”罗飞走过去问了句。

    “每台机器上都杀掉了一些病毒,不过看不出和Eumenides有什么联系。”曾日华一边说着话,双手如蝴蝶翻飞,同时在左右两台电脑上舞动不停,见罗飞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便多说两句,“其实,如果我是Eumenides,即使要对电脑做手脚,现在别人也不可能查出来。”

    “为什么?”

    “我只要记下目标电脑的网络地址,这就好比盗贼认准了作案地点。既然定好的作案时间是下午两点,我有必要在两点之前就来到这里吗?”

    “你的意思是,Eumenides会等到约定时间之后才动手?”

    “是的。因为他知道我们一定会事先对电脑进行检查。以他的能力,要攻击一台普通的网吧电脑易如反掌,完全没必要提前动手。”

    “明白了。”罗飞沉吟着,“那按照你的意见,我们该怎么防范?”

    “不管怎样,事前的检查总是没错的。不过更关键的工作应该在两点之后,到时候我会守住网吧的服务器,因为无论Eumenides攻击哪台机器,他都避不开服务器的监控。然后你们按计划拖住Eumenides,我则在网络上追踪他的行迹。”

    罗飞“嗯”了一声表示认同:“如果你需要调动外勤,可以直接和柳松联系。”

    曾日华“嘿嘿”一笑:“那你可得通知他做好准备,到时候可是要直接抓人去的。”

    所有的参战者中,唯独曾日华的情绪最为放松,这也感染了罗飞,令后者的紧张略得缓解。警方各部门的人员都已分工到位,他们共同等待着新战役的到来。

    而时间亦在这样的等待中终于走到了下午两点这一刻。

    柳松守在网吧门口,警惕地注视着来往行人;而在外围,尹剑带领着更多的警力设下了密不透风的包围圈;黄杰远来到了网吧大厅,心忧爱子的安危而焦急万分;慕剑云站在他身边,准备随时提供心理上的战略辅导;罗飞则居中指挥着全局,不过他此时的注意力却更多地集中在曾日华的身上。

    曾日华正守在前台的服务器前,按照他的分析,Eumenides将在此刻有所动作,而这无法避开服务器的监控。

    曾日华的分析果然没错。当约定时间到来之后,他很快便发现了网络监控的异常情况。

    “三十三号机器!”他大叫起来,“他正在上传一个软件。”

    罗飞立刻问道:“什么软件?”

    “没见过,看起来像是某种控制程序,具体的作用要运行起来才知道,要不要阻止?”

    “不,让他传——这里我们来应付,你赶快追踪他的网络地址!”罗飞的思路很清晰,警方需要利用这次网络会面,此刻便阻止Eumenides的行动无疑会操之过急。

    “他开始安装软件了。”曾日华继续汇报道,“你们盯住三十三号机器。我也在复制这个软件……网络地址,他设置了隐藏,不过我很快就能破解!”

    罗飞的目光快速在网吧大厅内扫过,很快他就找到了三十三号机位所在。那是网吧最角落中的一个位置,而黄杰远和慕剑云此刻也随着曾日华的指点找了过来。

    似乎在配合警方的动作,三十三号电脑的显示屏上此刻忽地弹出一个对话框来,里面有三个醒目的大字:“我来了。”

    黑色的仿宋体字迹,如此熟悉,只不过这次从字条转移到了电脑显示器上。

    罗飞知道那对话框属于一款最流行的聊天软件,他更知道是谁在网络的另一端给他们发来了这样的信息。

    按照计划,黄杰远坐在了电脑前,他在聊天软件的对话框里输入了警方的回应:“我们也来了。”

    “我看到了你们。”在Eumenides输入这句话的同时,罗飞等人注意到聊天软件的视频选项被打开了,而三十三号电脑的摄像头此刻正好对准了三人所在的方位。很显然,Eumenides正在网络的另一端通过视频看着他们,而Eumenides接下来的语句更印证了这一点。

    他在屏幕上依次打出了三个人的名字:“黄杰远、罗飞、慕剑云。”

    黄杰远露出了不自在的表情。这样毫无遮拦地暴露在对手的眼皮之下,这的确令人颇为尴尬。

    罗飞却凝起了目光紧盯着那摄像头,他甚至还往前凑了一步,似乎要穿过时空看清对面那人的面目一般。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