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网络交锋(1)

中午十一点二十三分,省城刑警大队会议室内。

    新任专案组成员悉数在座,此外还多了一个胖胖的中年人。此人愁容满面,但目光中却又透出坚毅不挠的神色。

    罗飞向大家介绍了这个新面孔:黄杰远,曾任省城刑警队副大队长。十年前因故离开警界,后从商,现在是黑魔力酒吧的老板。

    十年前黄杰远亦不过三十三四岁的年纪,便已担任省城刑警队副队长,他的职业素质可见一斑。众人对这个胖男人都产生了一些敬意,不过对于此人他们更感兴趣的,还是他十八年前的身份。

    十八年前,在致Eumenides生父死亡的“一三〇”劫持人质案中,黄杰远正是办案负责人丁科的副手,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这个早已脱离警界的前辈此刻才又被卷入“四一八”专案组中。

    他甚至承担着比其他组员更大的压力。因为他的独生子黄德阳极可能已落在Eumenides的手中。

    黄德阳今年十四岁,在省城三中读初二。今天恰巧是学校开运动会。他的同学证实,黄德阳在九点多钟的时候离开体育场去买饮料,此后便未见他的踪影。而一个多小时以后,罗飞等人在莱茵苑的伏击失败,Eumenides托人送来了黄德阳随身佩戴的玉观音挂件,同时附着一张写有时间、地点的纸条。

    “下午两点,博世界网城。”

    听罗飞通报完这些最新的案情,曾日华看看黄杰远,又瞅瞅罗飞,自嘲地摇摇头:“原来你们早就联系上了,我还蒙在鼓里呢。”

    “这是基于保密的考虑。”罗飞带着歉意解释道,“倒不是不相信你们,只是Eumenides实在过于狡猾,任何形式的防范都是有必要的。”

    “保密可以有其他的方式。罗队长这么做,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基于你潜意识里过于强大的控制欲吧。”说话的是慕剑云,她也在看着罗飞,而她目光中的情绪则颇为复杂。

    罗飞用拳头蹭了蹭鼻尖,没有开口。一旁的曾日华却来了劲,把身体凑向慕剑云追问道:“控制欲?控制什么?控制我们吗?”

    “控制一切,不希望有任何事情超出自己的掌握之外。可你现在是专案组的组长,你必须学会信任别人,这是你的责任。”慕剑云加重了语气,既像是在劝慰,又带着两三分的警戒。

    “也许你说得对……”罗飞轻叹一声,“至少我该安排好对老黄全家的保护措施,这样就不会是现在的被动局面了。”

    “不……”黄杰远却摇了摇头,“并不是这样的。保密是对的,只是我们的保密工作做得还不够好,我的家人才会陷入危险中。”

    众人转头看向这个胖男人,而后者又继续解释说:“Eumenides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就一定会向我追询‘一三〇’案件的细节。如果他没有发现警方也查到了我这里,他就不会那么紧张,他会用温和的方式以期获得最真实的信息,这就是他今天早晨冒充档案管理员给我打电话的用意;反过来,当他发现我和警方有了接触,他就知道不可能再用温和的方式从我这里骗走信息,所以他才会掳走我的儿子,想用某些极端的方式逼我就范。”

    这番分析倒是合情合理。尹剑琢磨了一会儿,忽然有所发现似的说道:“Eumenides给老黄打电话是八点半左右;九点多钟的时候,他掳走了黄德阳;可是直到近十一点,他才与罗队交手——这是不是意味着,Eumenides事实上在通完电话之后就已经看出了破绽?”

    “是的。”黄杰远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愁眉把眼睛挤成了一条缝,“唉,只是我现在也没想明白,那破绽究竟在哪里?我和罗队之间的联系如此隐秘——我给罗队打电话的时候,甚至都没敢用自己的手机。”

    这也正是令罗飞郁闷的问题:Eumenides在九点多就开始进行第二手的行动,他是从哪里嗅到了警方的气息?而后来莱茵苑的那一战,其实只是他对警方行动的确证和嘲弄吧?

    不过现在没有太多时间去考虑这些。离Eumenides的约定已只剩三个多小时,他们必须尽快制订出相应的作战方案。作为专案组组长,罗飞适时抛出了正题:“别的先不说了,大家对下一步的行动有什么见解?”

    一句话将众人都带入了沉思,面对强大的敌人,谁也不愿贸然发表意见。片刻之后,才听慕剑云沉吟着说道:“要确定自己该做什么,首先得知道对方想做什么。”

    “不错。”罗飞赞同地点着头,“Eumenides虽然只留下一个时间和一个地点,但我们不妨站在他的角度假设一下,面对当前的局面,他会怎么做?”

    “这个倒并不难想。”曾日华立刻晃了晃脑袋,然后吐出两个字来,“网络。”

    罗飞把目光凝在他身上,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假设我是Eumenides,我必须去追寻生父死亡的真相。现在唯一的线索在你身上——”曾日华指了指黄杰远,“可是你已经被警方盯住。我该怎么办?这可比杀人更加棘手……想来想去,我必须放弃和你直接接触的方式。可是间接的交流我又太容易被你欺骗。这时我想到了网络:在网络上可以进行视频聊天。这意味着我不用出现在你的面前,但是我却可以看见你,通过察言观色识别你言语的真伪。同时我掳走了你的儿子,借以逼迫你必须按照我的指令来行事,在我设定的情境下进行交谈,我有把握通过这样的交谈得到我想知道的东西。”

    罗飞用手指轻叩着桌面:“你的意思是,Eumenides留下这张字条,就是要约老黄进行一次网络上的视频聊天?”

    “博世界网城。”曾日华强调字条上的地点信息,“不是聊天,难道是组队泡妞打游戏吗?”

    黄杰远瞥了曾日华一眼,露出些许反感的情绪。在爱子陷于敌手的危急时刻,对方的玩笑开得确实有些不伦不类。不远处的慕剑云则早已习惯了曾日华这一点,知道他并无恶意,此刻便岔开话题似的问黄杰远:“当年的‘一三〇’案件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飞却摆了摆手打断她:“先不提这个,说起来话太长。现在的关键是,Eumenides想知道什么?我们又应该让Eumenides知道什么?”

    众人暗暗点头,都明白罗飞的意思。的确,专案组现在的目标很明确——抓住Eumenides,而“一三〇”案件的细节与此并无关联。既然Eumenides想要套问黄杰远的信息,那么专案组首先要考虑的是:将什么样的信息透露给对方最有利于对Eumenides的抓捕,而这信息是真是假都不重要。

    “其实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次机会重新做一个陷阱。”尹剑顺着罗飞的提示引申道。

    这也正是众人此刻的思路。他们都紧张地思考起来。良久之后,沉默被柳松打破。

    “把Eumenides的思路引向特警队吧。他不是要追查生父死亡的真相吗?击毙文红兵的人是特警队的狙击手。这次‘四一八’案件,我们特警队也是参战主力。不如从我们的现役队员里挑一个年龄大、能力强的,把他的名字报给Eumenides。”

    柳松的意思非常明确:要用特警队员作为引诱Eumenides的鱼饵。罗飞立刻沉着声音提醒道:“这会非常危险。”

    没错,直接击毙生父的枪手,这在Eumenides眼中几乎便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将这样一个角色背负在自己身上,无疑会直接面对一个强大杀手的生命威胁。

    “与敌人作战,本来就是你死我活的事情,谁不危险?我们特警队每一个战士都在盼着为熊队长报仇……”一提到牺牲的熊原,小伙子的嗓音变得哽塞起来,“如果不是年龄上差得太远,我……我怎么舍得把这样的机会让给别人!”

    “好吧。”罗飞凝视着柳松,心口也有热血在沸腾着,“那你尽快敲定人选,让他即刻到专案组报到!”

    “明白!”柳松铿锵有力地应了一声,起身先行离去。

    罗飞的目光此刻又扫过会场:“你们还有没有什么意见?”

    黄杰远迟疑了一会儿:“报一个名字容易,难的是怎么让Eumenides相信呢?”因为儿子在对方手中,所以他很担心警方的计谋再次被Eumenides识破。

    “需要利用一些技巧,不能说得太直白了。”罗飞看了慕剑云一眼,“慕老师,你能不能帮帮老黄?”

    “嗯。”慕剑云义不容辞地点着头,“可以利用心理学上的技巧来引导交谈,并且设计一些前后印证的细节,这样让对方一步一步地走进来,从而打消他的怀疑。具体的做法……给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和老黄商量商量。”

    罗飞赞了句“很好”,随即又补充说:“到时候要尽可能将交谈的过程拉长,给曾日华留下足够的时间。”

    慕剑云还在琢磨罗飞的话意,曾日华已“嘿”地笑了起来:“罗队,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网络追踪是你最拿手的。”罗飞也淡淡一笑,“如果Eumenides真的通过网络和老黄联系,那就是你一展身手的时候了。”

    “放心吧。”曾日华飞了飞眉头,“我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好!”罗飞看了看手表,“现在是十二点零七分。尹剑、曾日华,你们俩和我立刻出发,到博世界网城做好准备。老黄,你和慕老师仔细商议一下,一点半钟到博世界和我们会合。所有人都换上便装。有问题吗?”

    没人说话,所有的人都凝重地点着头,一种大战将至的气氛笼罩了整个会议室。

    十分钟后,罗飞和尹剑、曾日华先行上了一辆警车,向着博世界网城开去。

    经过紧张的会议之后,三人在车上算是稍稍有了片刻休息的机会。

    曾日华却是个嘴闲不住的人。车开出没多久,他的声音便又在车厢内响了起来。

    “罗队。有件事情现在可能不是处理的时候,不过……你还是知道一下比较好。”

    “那你说吧。”罗飞干脆地答道。他知道曾日华既然已经挑起了话头,那不管合适不合适,是一定要说完的,还不如让他来个痛快。

    曾日华把脑袋凑了过来:“是关于吴寅午的死因。”

    “哦?你有线索了?”罗飞一下子来了兴趣。昨天上午吴寅午自杀后,他还没腾出精力去调查这件事情,难道曾日华那边有了什么发现?

    “称不上线索。”曾日华摇摇头,无奈地叹道,“都快满城皆知的事情了。”

    罗飞被对方搞得有些糊涂:“到底怎么回事?”

    “前天晚上那个假冒警察和吴寅午见面的人是个网络记者,吴寅午就是因为接受他的访问,所以才跳楼自杀的。”

    “你怎么知道?记者的采访稿已经上了网了?”罗飞猜测着问。

    “岂止上了网那么简单,俨然已成了今天的网络点击大热门!标题叫作《神秘杀手Eumenides再度出击,艺校辱师事件血腥落幕》,怎么样,够火爆吧?”曾日华带着嘲讽的意味调侃道。

    “这都是什么无良的记者?哗众取宠,毫无社会责任感!”开车的尹剑此刻也忍不住半侧过头,愤然谴责了一句。

    曾日华却“嘿”地冷笑一声:“这还不算完呢!那个记者甚至把他假扮警察采访吴寅午的音频资料也放到了网上,取名为《受辱教师临终前的访谈》。由于昨天吴寅午自杀的消息就在各大媒体炒得火爆,所以这段录音上网之后,相关网页几乎被点爆。而且听过录音的人都认为,正是这所谓的‘最终访谈’导致了吴寅午的自杀。”

    罗飞皱起了眉头:“访谈的内容很过分吗?”

    “我给你放一段你就知道了。”曾日华拿出一个MP3调到播放状态,“这是吴寅午叙述完案发经过之后,那个记者对他的一些提问。你们听听看。”

    播放器里传出说话的声音,虽然录音效果不太好,但还是能听得比较清楚。

    “按照你的叙述,那个杀手饶过了最后的女生,是因为你终于砍下了自己的手,你找回了做人的勇气,承担起了做老师的责任,是这样吗?”

    说话者是一个男子,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怪异。

    吴寅午喃喃地难以回答:“这个……这个……”

    “好吧,我把这个问题简化一下。”那男子又道,“你认为你是一个有勇气的人吗?你是不是一个有责任感的老师?”

    “我……”吴寅午嗫嚅了一会儿,终于鼓足气说道,“以前不是,但是……但是经历了这件事之后,我想……我以后能够做到。”

    “哧。”那男子放肆地笑了一声,“这么说,你认为你在这件事中的表现很好啰?那么那两个男孩的死呢?又该由谁来负责?他们才十七岁,还没有成年。”

    吴寅午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然后他很长时间说不出话来。

    男子等了一会儿,又开始问下一个问题。

    “因为那个杀手许诺给你恢复教师的工作,所以你才去的万峰宾馆,是吗?”

    “是的……”吴寅午的声音已经非常低落。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你认为你还适合当一名教师吗?”

    见对方不回答,男子便接着说道:“看来你自己也认为不适合——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去呢?是不是对你来说,教师其实只是一份工作,与这份工作带给你的薪水相比,所谓的责任和义务相对来说就不重要了?”

    “我……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吴寅午虚弱地回避着。

    “为什么要逃避呢?你不是已经找回勇气了吗?”男子却不依不饶,“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那天没有去万峰宾馆,或者说你从来就没有成为一名教师,那么血案就不会发生。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你的学生是否就是因你而死?”

    “我……我……”吴寅午已说不出任何话来,录音中传出的是一阵痛苦而绝望的呜咽声。

    “浑蛋!”罗飞再也听不下去了,他竖起眉头斥道,“对一个刚刚受到身心重创的老人问出这样的问题,这不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