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诱伏(2)

“你好,这里是公安局档案管理中心。”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不知是感冒还是其他什么缘故,那声音有些嘶哑,很难判断说话者的年龄。

    “档案管理中心?”黄杰远迟疑了一下,显然对方并不是他预料中应该出现的通话者。

    “是的。”那声音继续说道,“我们有一些情况想向您了解一下,是关于十八年前的一起案子,‘一三〇’劫持人质案件,您当时是刑警队长丁科的助手,也是这起案件的直接参与者吧?”

    “‘一三〇’案件?”黄杰远沉吟着反问,“为什么突然关心起这个?”

    “是这样的,最近省厅在对历年来的刑事案卷进行抽查,正好查到了‘一三〇’案件。可卷宗上对这起案件的记载很不详尽,模糊不清的地方也比较多。所以我们需要对当事人进行再访,并据此写一份留档的补充报告。”

    对方的解释颇合情理,不过黄杰远却“嘿”了一声道:“十八年前的事情了,谁还记得那么多?再说我早已不是公安系统内的人,没有义务对你们负责什么。”

    “这个,话虽这么说……”对方斟酌着措辞说,“我们并不是在要求你,而是请求你提供一些帮助。”

    “我没那么多时间……”黄杰远懒懒地回答,“我自己的事情还忙不过来。”

    那人沉默了片刻,换了语气道:“其实我们也是在互相帮忙。虽然你已经不是系统内的人,但如果你对‘一·一二’碎尸案感兴趣的话,也许我们可以向你提供一些最新的资料。”

    黄杰远听了这话一愣,片刻后才回味着说道:“这倒是有点意思了……”

    对面那人从鼻子里“呵”地一笑,又转回到自己的目标:“那你还记得十八年前的事情吗?”

    “好吧。”黄杰远已然拿定了主意,痛快地答道,“我去找找当年的日志,对你们应该有用。”

    “什么日志?”

    “我自己写的日志。当年我参与的每一起案件,都会把前后过程详细地记下来,那是第一手的资料,甚至比官方的案卷更有价值。”

    “什么时候能找到?”那人嘶哑的嗓音中透出急切的欲望。

    “那得看我什么时候去找。”黄杰远拿着腔说道,“日志都在我家车库里,和一堆废纸杂物混在一起,好多年没管了。嘿嘿,十年前我脱下警服,还以为再也用不着它们了。”

    “我希望能尽快得到你的消息。”

    “不用太着急,你得腾出时间去准备好‘一·一二’碎尸案的资料。所以,还是我等着你的消息吧。”

    “好的好的,我明白了。”那人在对面笑了起来,“黄先生果然是个不会吃亏的生意人。”

    黄杰远也发出圆滑的笑声:“明白就好……希望我们之间能达成一次愉快的合作。”

    话说到这个份上,对交谈双方来说似乎都已经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又多说了几句场面上的客套话之后,他们各自挂断了电话。

    随着电波的中断,黄杰远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他首先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十月三十一日的上午八点三十三分。然后他冲着守候在一旁的领班招招手,面沉似水地说道:“我要用一下你的手机。”

    上午十点四十七分,城东莱茵苑小区,黄杰远家所在地。

    七八年前莱茵苑小区刚刚建成的时候,算得上是省城档次很高的商品房了。不过随着这几年房地产行业的飞速发展,莱茵苑的小区建设在此时已显得颇为落伍,最明显的便是车库的配置。

    当年的开发商显然没料到私家轿车会在日后数年内得到普及,所以那时的“车库”其实是为自行车所设计。把整幢楼的底层划分成七八平方米大小的一排“鸽子笼”,全楼的住户每家一间。对于黄杰远来说,当他购置了汽车之后,这个车库便失去了实际的使用意义。所以和很多其他家庭一样,“车库”最终成了一个堆放临时物品的“杂物间”。

    时近中午,小区内多少显得有些冷清,而一对男女便在此刻走进了小区的大门。

    那女人与门房点头打着招呼,看起来是莱茵苑的住客。女人三十来岁的年纪,衣着整洁,不施粉黛。她的右手提着一个塑料口袋,袋子里装满了食品蔬菜,看来正是买菜归来。

    跟在她身后的是一个推着三轮车的青年男子。从他健硕的身材和脏兮兮的肤色和穿戴来看,这人多半是个长期从事体力劳动的农民。三轮车上堆着几大筐红艳艳的苹果,印证着对他的猜测。

    “哟,买苹果了啊。”门卫笑呵呵地问那女人。

    “是啊,这苹果又好吃又便宜。我就多买点,管送到家的。一会儿也拿点给你尝尝。”女人说起话来脆脆的,显得很爽快。

    “哎呀,不用客气。”门卫上前,帮那男子推了一把三轮车。小伙子忙不迭地道谢。也许是整日吆喝的缘故,他的声音低沉嘶哑。

    女人很快把小伙子带到楼下的一间车库前。根据事先的约定,小伙子只负责把一筐苹果送到楼下,所以女人要把苹果先存放在车库里。

    女人掏出钥匙打开车库门的同时,小伙子也把一筐苹果从三轮车上抱了下来。那苹果看起来沉得很,小伙子捯着急促的小碎步冲到屋内,找了块空地放下了竹筐。

    “行了,谢谢你!”女人掏出一张钞票递给小伙子。小伙子接过钱却并不离去,他的目光在屋子里游离着,最后停在了屋角由废旧报刊和纸张堆成的杂物上。

    “大姐,你这些废纸还要吗?三十块钱收给我吧。”小伙子试探着问道。平心而论,他开出的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价格。

    可女人却瞪大了眼睛,露出非常诧异的表情。令她惊讶的并不是对方的提议,而是地上的那堆杂物。因为她不记得自家车库中有这么一堆废纸杂物,而杂物堆旁边两个大大的纸箱更是她以前从未见过的。

    两个包装箱,一个是装电冰箱的,一个是装洗衣机的。女人肯定那绝不是自家的物品。她转头看了看车库门上的号码,有些怀疑自己是否走错了房间。而这时更令她惊骇的事情发生了。

    那两个大纸箱同时散开,从中变魔术般跳出了两个陌生男子。其中一人抢过来关上了车库门,另一人则猛虎扑食一般将那个卖水果的小伙子放倒在地上。

    这一切都发生在须臾之间,女人的一声惊呼甚至还没来得及冲出嗓门,一个男子在关门的同时已低声喝道:“别怕,我们是警察!”

    那女人正是黄杰远的妻子,她惊魂未定地看着面前这个中年男子,对方亮出的证件显示了他的姓名:罗飞。

    事实上早在昨天傍晚,罗飞已经通过宋局长与黄杰远取得了联系。因为Eumenides并不知道专案组已经跟踪到“一三〇”劫持案这条线索,罗飞便开始设计通过黄杰远诱捕Eumenides的计划。考虑到Eumenides很可能会对专案组进行反监控,罗飞与黄杰远的联系都是跳过专案组进行的,即便是曾日华等人对这个计划也并不知晓。罗飞知道黄杰远的履历,十八年前他就能当上警界传奇丁科的副手,在刑侦方面必然也有过人的实力。让他参战是值得信赖的。

    很容易想到,那个向黄杰远探询“一三〇”案件的男子正是Eumenides。黄杰远的表现也没有让罗飞失望。早上他与Eumenides通话时,欲擒故纵的表演丝毫不露痕迹,在和对方讨价还价的同时,一张大网已悄然张开。

    在接到黄杰远的线报之后,罗飞立刻带着柳松赶到了莱茵苑小区,他们花了十分钟的时间把车库按照需要布置好,然后便埋伏起来:在这样一个杂物间里堆上几个装冰箱、洗衣机的大纸箱子,然后再藏上一两个人并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情。

    黄杰远没有直接参与伏击行动,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行动很可能正在Eumenides的关注之下。给罗飞打完电话之后,他还故意到闹市区转了一圈,在分散Eumenides注意力的同时也给罗飞等人的埋伏创造了时间。

    Eumenides显然不会真的与黄杰远交换案件资料,摆在他面前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直接潜入防备并不严密的小区车库,将相关的“日志”盗走。

    当然,那所谓的“日志”并不存在,在车库内等待Eumenides的是罗飞和柳松这两名专案组警员。

    将Eumenides引入车库,这是罗飞和黄杰远此前商议好的方法。车库是一个很好的抓捕场所,密闭且狭小。进入之后便很难逃脱,而且也不会对外界群众的安全构成威胁。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