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2)

“谢谢你。”女孩再次露出笑容,然后她主动报出了自己的名字,“我叫郑佳。”

    晚九点三十六分,省城刑警大队招待所内。

    罗飞正站在窗口向屋外眺望。这是一个临街的高层房间,所以他的视野可以放得很开。繁华的省城街道在夜色中闪烁着各种眩目的光彩,给罗飞带来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在大学时期,罗飞曾在省城待了四年。那是他人生中最得意也最快乐的四年。青春、友谊、爱情、理想……他几乎拥有当时能够拥有的所有美好事物。可是在这四年快要结束的时候,一切全都被击碎了。

    然后他便离开了这座城市,带着一颗被伤痛碾得粉碎的心灵。十八年之后当他再次回来,这城市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宽敞的街道,高耸的楼群,缤纷的霓虹、穿梭不息的车流……这些豪华摩登的场景都是龙州那个二线城市无法企及的。

    几天的连绵秋雨后,天气终于开始好转。经过雨水的洗刷,晴空下的都市夜景显得愈发璀璨迷人。罗飞身处这样的环境中,繁华夜色触手可及般展现在他的眼前,可他心中却难有兴奋的感觉。

    虽然隔着窗户,仍有丝丝冷风穿过缝隙钻入了屋内,这让罗飞颇感寒意。极目远眺,城市中的万家灯火与天边的繁星渐渐融为一体,那灯火后该是数不清的温馨家庭。在那些屋子里,寒冷便不会如此轻易地侵袭过来吧?

    即便是亡命天涯的韩灏也仍能在下午享受到短暂的亲情。亲眼见证到那一幕,罗飞心中荡起无限的感慨。不知在这个城市中,还有多少孤独者像自己一样无家可归。

    至少有一个人是和自己同病相怜的,他此刻又会藏身在这城市中的哪一个角落?

    他们互相躲藏又互相打量着,忍受孤独的同时却享受着争斗的刺激。在某些方面,他们是如此的相像,可他们又如同是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从铸造的那一刻起便注定了永无重合的一天。

    Eumenides,十八年前罗飞亲手创造出这个角色,他的人生因此走向一个巨大的转折点,而现在,当他重新面对这个角色的时候,他是否有能力将那痛苦的轨迹扭转回来?

    罗飞也无法给出答案,他只知道:自己和Eumenides正在走向一场无法回避的碰撞,他们同样期待,也同样畏惧那碰撞后的最终结局。

    罗飞的思绪就这样凌乱地飘散着,直到门铃声将他拖回到现实中来。

    罗飞过去打开了屋门,门口站着的是曾日华。

    “罗队,没打搅你吧?”小伙子观察到罗飞脸上残留的沉凝神色,便试探似的问了一句。

    “哦……没有,没有。”罗飞笑了笑,趁势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然后他反问道,“你怎么来了?没回家吗?”

    “嗨,我一个单身汉,回不回家的有什么区别?再说这里吃住都方便,还有人打扫卫生。”曾日华笑嘻嘻地说道。

    “那进来坐吧。”罗飞让开通路,同时半开玩笑地看着曾日华,“这屋子你也熟,就别客气了。”

    曾日华一愣,随即明白罗飞所指:此前韩灏指挥专案组的时候,自己曾奉命偷偷搜查过罗飞的房间。现在却时过境迁,罗飞已成了新任的专案组组长。他只能“嘿嘿”干笑两声,装糊涂不接对方的话茬儿。

    罗飞招招手,示意客人坐下。同时他看到对方手里提着个塑料袋,就随口问了句:“那是什么东西?”

    “哦,一些生活用品。”曾日华把塑料袋推到罗飞面前。后者打开一看,却是洗发液、香皂、牙刷之类的东西。

    “招待所提供的一次性用具质量很差的,那个牙刷硬得能把牙龈刷出血来。你在这里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有些事情不要凑合。”曾日华说到这里,发现罗飞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连忙补充解释道,“罗队,你别误会……这些都是慕老师托我捎给你的,刚才我说的,也是她托我转达的话。”

    罗飞恍然般“呵”地一笑:“我说呢,你这个邋遢光棍,怎么还能想到这些……”自己这次来得匆忙,确实没有带着生活用品,这些东西还真有些雪中送炭的意思。罗飞不禁隐隐感到了些暖意,同时他又注意到什么,眼神往对方脑袋上飞了一下,“嗯?理过发了啊,这也是慕老师的功劳吧。”

    的确,曾日华头顶那堆乱蓬蓬的“鸟窝”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小伙子也因此显得精神了很多。

    “嘿嘿,什么都瞒不过你。”曾日华道,“晚上我请慕老师吃饭了,她说实在受不了我的头皮屑,饭后就硬拉着我去理了发。然后她还买了瓶去屑的洗发水给我,同时也给你买了这包东西。”他一边说一边习惯性地挠了挠头皮,这次未再出现“雪花”飘飞的盛况。

    “那我还是沾了你的光了。”罗飞微笑着说道。自从前几日曾日华救了慕剑云之后,这两个年轻人之间的关系显然亲近了很多。这些都被罗飞看在眼里。

    曾日华却看着罗飞摇了摇头:“那倒不一定,也许是我沾了你的光呢。”

    罗飞不解:“什么意思?”

    “慕老师买好这些生活用品,让我送给你。她那个时候的神情很不自然,”曾日华撇着嘴说,“所以我怀疑,她陪着我磨叽半天,其实目的只是想让我捎这些东西而已。”

    “那她又何必?”罗飞难以认同,“直接交给我不行吗?”

    “你听说过吃人参的母鸡吗?”曾日华突然冒出一句,“我觉得自己就是那只母鸡。”

    罗飞皱起眉头,完全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了。

    “清代曾有一个大户人家,小姐身体弱,想要进补人参。但是直接吃人参药力太冲,女孩子受不了。于是他们就把人参剁碎了喂母鸡,然后把母鸡下的蛋再给小姐吃。这样人参的药效就到了鸡蛋里,起到一个缓冲的作用。所以老母鸡虽然吃到了人参,可只不过是给小姐作嫁衣呀。”曾日华讲完这个故事后,叹着气说道,“我呢,也和这母鸡一样,慕老师不好意思直接把东西送给你,所以才设计这么个大圈子让我来代劳。”

    罗飞一怔,心中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当年他在恐怖谷入狱时,哈摩族女孩许晓雯隔着狱门喂他吃肉时一般。不过他很快就把那感觉压了下去,因为在他的心灵深处,有些东西是永远无法逾越的。

    “好了,不说这个了。反正我已经完成了任务,明天好向慕老师交差。”曾日华是个心无芥蒂的人,并不在意罗飞心中的微妙变化。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递给对方,换了个话题道,“看看这个吧,这是我真正的任务——向专案组长交差。”

    罗飞接过那张纸展开,上面的内容不多,却是一条人物信息:

    “黄杰远,男,48岁,现任黑魔力酒吧老板,手机:13020011590。”

    曾日华在一旁解释着:“黄杰远。十八年前的‘一三〇’劫持人质案,他正是丁科的助手。所以除了丁科之外,他就是最了解那起案件的人了。”

    罗飞笑了,明白这才是曾日华此行的真正来意。因为已经知道Eumenides正是当年“一三〇”劫持案的凶犯遗孤,所以专案组便把当年的涉案警员确定为寻访目标。虽然一天内连续发生了吴寅午跳楼、韩灏约见妻儿两起重大事件,但曾日华并未放弃对“一三〇”案的追查,现在他已经把最重要的一条线索送到了自己手里。

    罗飞由衷地赞了句:“很好。”小伙子虽然性格不羁,但工作能力和主动性还是毋庸置疑的。

    “可惜只查到了这一个人。”曾日华却翻着眼皮,似乎对自己并不满意,“丁科是没指望了——整个省城警界已经找了他十年……其他的几个人,有的已经不在世;另外一个叫钟云的,就是当年直接击毙凶犯文红兵的那个特警狙击手,怎么也查不到他的信息,很奇怪……”

    罗飞“嗯”了一声道:“那可能是化名。”

    “化名?”

    “因为打死了人,虽然是凶犯,但也会对执行者造成诸多压力。所以他如果不愿意公开身份,是允许使用化名的。”

    “哦。”曾日华点点头,对罗飞的解释表示理解,同时推着眼镜说道,“那要找这个人的话,我可没办法了。”

    “找到黄杰远,就不愁找不到他。不过——”罗飞口风一转,“我倒不建议找他,因为找不到他,对他正是一种保护。”

    “确实如此。”曾日华一点即透。对Eumenides来说,如果他要报仇,那么目标名单中显然不会少了这个直接击毙父亲的狙击手。现在大家都不知道这个人是谁,相对来说他倒安全了。

    “那我们可要赶快联系这个黄杰远啊。”小伙子又说道,“如果让Eumenides先找到他,那我们就被动了——要不要我现在就打个电话?”

    说话间,曾日华已经把手机摸了出来。事实上以他的性格,早就按捺不住了。不过此前在韩灏当组长时很反感手下人越权行事,曾日华有过教训,所以这次没有贸然行动,而是先向罗飞作了汇报。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