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地铁追踪(2)

这时刘薇终于放下了电话,她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安,用警惕的目光扫过四周。同车厢的两个便衣连忙转过身,像寻常乘客一样向车厢深处挤去。与此同时,在邻近的车厢内,其他警方人员则在向着这节车厢靠拢。

    列车耗尽了停靠时间,在“嘀嘀”的几声提示之后,电动车门缓缓向中心并拢。可就在车门即将关闭的一刹那,刘薇忽然伸出左臂插在了已不足半尺宽的门缝中。车门边缘接触到人体之后,安全感应装置立刻启动,两侧车门同时向外侧弹开了半米的距离。

    趁着车门弹开的瞬间,刘薇拉着韩东东疾步走下了列车。同车厢的两名便衣立刻反应过来,但他们想要再跟过去时,车门早已重新关闭。他们只能无奈地看着目标被隔在了车厢之外。而其他车厢的便衣更不用说了,一个不落地全被甩在了车上。

    “目标突然下车,我们没能跟上,请指示!”地铁列车上的便衣急忙将这个情况报告给了指挥部。罗飞重重地呼出一口气,神色凝重。事实上他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变化,所以才会在上一次命令时加强了站台上的警力。而其他人此刻才明白罗飞指挥的艺术所在。大家暗自佩服的同时,亦不免后怕于韩灏如此有针对性的计谋安排。

    纵横交错的地铁隧道此刻似乎成了一副巨大的棋盘。罗飞和韩灏——省城刑警队的两任队长正在这棋盘上展开一场针锋相对的智力角逐,而那些便衣警察和刘薇母子则成了两人各自操控的棋子。

    “车上的警员到下一站后立刻返回,站台上的人继续盯紧目标。”罗飞对韩灏的落子给出了反应,他一边调动人马,一边紧盯着眼前的显示器。显示器上跳动的红点标志出刘薇目前所在的位置。不管韩灏耍什么花招,他最终的目的是要和妻儿见面。只要警方紧盯住刘薇便可立于不败之地。

    而此刻在站台上,韩灏夫妇的通话仍在继续。

    “我下车了。”刘薇终于开口,此前她已经听对方说了很久。

    “现在到站台对面去乘坐反方向的列车,坐两站地之后下车。”韩灏吩咐道。

    “还是像那样下车吗?”

    刘薇所说的“那样”就是丈夫不久前在电话里教她的方法:在车门即将关闭的瞬间伸手进去,这样车门便会向外侧短暂反弹,利用这个时机下车,在列车上的人就很难有机会再继续跟下来。

    “不,这次车门一开你们就下。下车之后再给我电话。”韩灏说完这句后就挂断了。

    对于这两人之间的这次通话,警方只能窃听到刘薇的言语。而其间有意义的便只有一句。

    “还是像那样下车吗?”

    只一句话便让罗飞的头上渗出了汗珠,因为他已经明白:韩灏将再次使用刚才的计谋。而这计谋仅仅一次之后便已甩掉了警方的大部分人马。作为指挥者,他该如何面对?

    现场局势并不会给罗飞太多的时间思考。很快,由北往南方向的列车也已经驶入了站台。刘薇母子随着人流再次上车。同样,他们仍然是守在了车门附近的位置。

    “目标又上车了,请指示!”现场002至007号便衣焦急地等待着罗飞的命令。如果上车,便有被刘薇母子用同样方法甩掉的危险,而不上车显然又要顾忌目标真的乘坐此列地铁离去。

    “002留守,其他人跟随上车!”罗飞在最短的时间内作出了最优的决断。他无从判别刘薇母子这次是要走要留,但是刚才出去的便衣们都在往回赶,站台上的力量很快就能得到补充。在这种情况下,他选择了最大限度去保证列车上的监控人马。

    而这次刘薇母子没有下车。地铁列车关门启动,带走了警方的监控目标以及仅剩的五名便衣警员。列车很快就会到达下一个站台,到时候警方又该如何行动?

    谁都知道,刘薇母子肯定会再次下车的。可问题是,他们会在哪一站下车呢?

    得不到这个答案,警方便会在每一次列车靠站后面临相同的难题:怎样分配在站台和列车上的监控人马——因为刘薇母子可以在车门最后关闭之前选择他们是去是留,而警方人员不可能跟得上目标的选择,他们只能提前做好两手准备。

    鉴于这个情况,罗飞只能下达了紧急应对方案:“003到007号警员,此后每站留下一个人与目标反向行动,其他人跟随目标。”

    一旁的曾日华等人禁不住摇了摇头,这样的方案满打满算,也只能应付五站地,五站地之后刘薇母子便将脱离警方的控制。而且即使在五站地之内,凭借一名警力去对付韩灏实在是没有多大的把握。

    罗飞显然也意识到局面的不利,他伸手往驾驶座的靠背上重重一拍,喝到:“快开车,跟上去!”

    “什么?”驾驶座上的尹剑一时不太明白,茫然地回头问道。

    “沿着地铁线路开,跟上去!”罗飞又强调了一遍,众人心中这才明了:罗飞是要用面包车跟上疾驰的地铁,由于车上有信号接收器,如果警方便衣全部被甩下,面包车内的指挥人员便可以作为第二梯队跟上,在韩灏自认安全的时刻突然出现,或许能起到扭转战局的作用。

    尹剑深吸一口气,踩下了油门,汽车很快驶上了大路。尹剑在省城工作多年,对交通道路熟悉得很,当下便沿着地铁线路,向着下一个地铁站赶过去。

    而罗飞趁着这个时机继续对自己控制的棋子进行布置。

    “所有人员注意,目标已乘坐由北往南方向的列车驶离了广元庙地铁站,失去目标的人员迅速乘坐同方向列车追赶!”

    可罗飞这次得到的回应却寥寥无几,很多便衣似乎并没有收到他的命令。他不禁皱起了眉头,一旁的曾日华却已经意识到什么,咂了咂嘴说:“坏了……在地铁隧道里收不到信号!”

    曾日华话音刚落,跟踪屏幕上的显示红点也随之消失了。众人心中都是一沉:不错,正是隧道屏蔽了信号。这时不仅警方内部的沟通出现了障碍,就是对目标的跟踪也不得不陷入了暂时的盲点。

    也许这正是韩灏将双方博弈地点选择在地铁车站的原因之一。他可以在刘薇母子到达站台时进行遥控,而警方滞后的反应指令却会因为列车进入隧道而无法畅通地传达,在这样的情况下,警方的局势无疑将变得越来越被动。

    罗飞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他只能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自己的指令,期望那些被甩掉的警员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与指挥部重获联系。而两三分钟之后,信息才重新畅通,没多久之后,消失的追踪信号也出现在了显示屏上——显然刘薇母子所乘的列车已经到达了第一站。

    根据罗飞此前的指示,列车一靠站之后,003号警员便提前下车防备,而刘薇母子却没有下车,警方在车厢内的力量仅剩四人。这时在广元庙站内,撤回的警员陆续得到罗飞的指令,他们正在焦急地等待下一趟由北向南的列车。

    刘薇母子乘坐的列车很快又开动了,当这次列车驶入第二站时,按照韩灏的吩咐,刘薇立刻带着韩东东下了车,并且再次拨通了韩灏的电话。

    罗飞得到现场汇报后,立刻命令004号警员下车跟随,而005至007继续在车厢内留守。与此同时,一部分能收到信号的被甩警员也得到了消息,正在后面的列车上往这个站台赶来。

    可这次刘薇的行动却与在广元庙车站时完全相反,当列车即将关门的时刻,她忽然又返回到车厢内。004号警员因此也被甩下,而增援力量还未到达,对目标的直接监控警力就只剩下了005至007三人。

    罗飞深知形势的严峻。照这样发展下去,每到一站警方就要分出一个人留守站台,而后援力量又赶不上,那么刘薇母子很快就能把所有的监控者都甩掉了。

    指挥车上的其他人也作出了相同的判断。慕剑云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不要再派人分守站台吧?刘薇母子不会下车的,他们不敢在站台上停留——因为韩灏会知道被甩掉的警员很快会追赶过来。”

    “如果他们下车之后直接出站,或者再次乘坐反方向列车,怎么办?”罗飞沉着声音反问。

    慕剑云扁扁嘴,无计以对。事实上她刚才提建议的口吻就显得很没有底气。

    地面下局势吃紧,地面上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因为正值晚高峰时刻,市区主干道堵车严重。即便面包车上亮起了警灯,车速也仍然快不起来。虽然地铁列车才刚刚驶出两站地,但面包车已经被拉下了不少距离。

    而地铁列车的第三站很快也到达了。005号警员把现场情况汇报过来:“目标下车,请指示!”

    “005下车跟随,006、007留守车厢。”罗飞仍然保持刚才的策略。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他必须保持车厢内的优势力量。因为刘薇母子继续跟车走的可能性要远远大于下车停留的可能性。

    可是这次韩灏似乎料到了罗飞所想,在前者的遥控下,刘薇母子没有再上车。当那列地铁开出之后,红色的信号点仍然停留在罗飞面前的屏幕上。而005的即时汇报也传了过来:“列车已开出,目标没有上车,请指示!”

    罗飞心中一宽:刘薇母子在这一站下车了。这样的话,只要他把信息传递出去,后续的增援很快就能赶到该站。警方的被动局面将大大缓解。

    不过屏幕上的红点没有停留,而是缓慢地移动着。

    “保持跟随!目标是否准备出站?”罗飞根据红点的动态判断并询问道。他并不担心目标出站,因为只要离开地铁站,警方的通信和调动就顺畅很多。

    可是005的回复却大大出乎罗飞的预料:“不,目标没有出站,目标正在快速走向地下二层的换乘口。”

    “什么?换乘口?”罗飞惊讶地反问,刚才的乐观情绪在顷刻间消失了。

    “广元庙——正汉街——石塔路——阳口路——”前排开车的尹剑一站一站地数起来,然后大叫道,“没错,这一站是阳口路,是环线和东西线的换乘站!”

    省城的地铁一共有两条线路,分别是环线、东西线。环线顾名思义,就是绕着城市中心区周边的一圈方形轨道环;而东西线则呈一个硕大的“一”字形贯穿城市东西,环线方环就套在这个“一”字上。刘薇母子出发处的广元庙车站位于环线上的西北角,从这里上车往南行三站地就到了阳口路车站,而这里正是环线与东西线的换乘交界处。从站台中部的换乘口往下进入地下二层,就可以从环线站台来到东西线的候车站台上。

    005跟随这刘薇母子来到了二层东西线,而这时恰好有一辆从东往西的列车停在站台上。刘薇带着韩东东上了车,005已没有第二选择,他只好也跟着二人上车。因为担心目标在临开车之前突然下车,005硬着头皮挤在了刘薇身边。他已经是最后一个监控者了,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被甩下。

    而刘薇此刻挂断了电话。她的目光在身边扫了一圈后,停在了005身上。然后她忽然笑了笑,颇有释然和揶揄的意味。

    005大窘,在他的警探生涯中,还未遇到过如此难堪的情况。而此时罗飞的声音还从耳机里传来:“005,005,001呼叫,请回答。”

    这次跟踪行动到此已经全然失败。而005心理素质再好,也不可能在目标的注视下与指挥官联络。他尴尬地轻咳一声,背转身远离几步,然后对着领口的隐形麦克风低语道:“我是005,请指示。”

    “目标情况如何?”

    就在罗飞问话的同时,列车车门已慢慢关闭。而刘薇故伎重施,在车门关合的瞬间带着儿子下了车。005听见车门声响,他连忙回过头,但只能无奈地看着自己被关在了车厢内。

    “目标下车——我在列车上。”005沮丧的声音通过电波往指挥车传去,“我们已经完全失去了对目标的监控,所有的人都被甩下了。”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