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节外生枝(2)

而阿华还在继续往下说:“还有,根据现场的痕迹分析,阿胜在坠桥之前没有刹车,但是却有紧急拐弯的避险动作。作为一个老司机,遇险刹车应该会成为一种本能的反应。如果酒醉来不及反应也就算了,可阿胜分明预见了危险,却毫无刹车的行为,这就让人费解了……”

    “难道是……刹车失灵?”蒙方亮猜测着说。

    “有这个可能,但是已经没法去考证了。因为车辆已经完全损毁,不可能知道出事前的车况。不过如果是刹车失灵的话,阿胜几乎不可能把车从市区开到南绕城,而且他上立交桥之后还有过停留——”

    “确实有好些难以解释的地方。虽然都是些小疑问,但是——”林恒干眯起小眼睛,沉吟着,“这些小疑问加在一起,就是大大的疑问了。”

    一时间三个人都不说话了,似乎同时进入了思索的状态。而阿华显然是有备而来,很快他便先开口道:“有一种可能性倒是能解答这些疑问。如果是有人趁着阿胜喝醉,故意把车开上立交桥,在停车期间破坏了刹车系统……那么阿胜醒来之后就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他正常的反应会开车往前方探路,因为当时他头脑还不清醒,很容易会坠桥身亡。”

    蒙方亮再一次被烟呛得咳嗽起来,他惊讶地瞪着眼睛:“你的意思是……阿胜不是死于事故,而是死于谋杀?”

    阿华用沉默回应对方。而蒙方亮片刻后又追问道:“那会有谁想要杀阿胜?”

    阿华把一样东西扔在了桌面上:“这是在阿胜的口袋里找到的。”

    那是一个打火机,蒙方亮把它拿在手里端详着,脸上的困惑忽然变成了窘迫。

    打火机很新,酒精也满满的,显然是刚刚使用。令蒙方亮很不爽的是,在机体上赫然印着“绿阳春餐厅”的字样。

    “阿胜有个习惯,去饭店吃饭的时候,喜欢把店里免费赠送的打火机带走。我很想知道阿胜出事前是和谁一起喝酒,所以我就到绿阳春餐厅,调看了昨天晚上的监控录像。”阿华说完,抬起头淡淡地扫了扫对面的两人。

    蒙方亮不再说话,他将打火机在手里转了两圈,然后“啪”地打燃,又点起一根烟抽起来。

    一片静默中,林恒干忽然“嘿”地笑了一声,他上下打量着阿华,调侃般地说道:“阿华啊,没想到你还有这番本事。让你当保镖可真是委屈你了,你应该去做警察才对。”

    “阿胜是我的手下,他的生死关系到邓家的安危,我只是在尽我的职责而已。”阿华还是淡淡的语气,脸上也看不出什么喜怒的表情。这或许也和他多年的工作习惯有关。他是一个保镖,只需要按照主人的命令行事,他的工作中从来不会掺杂任何多余的情感。

    “好了。昨天晚上阿胜的确是和我们在一起吃饭,而且昨天上午他也对我们有过不尊重的行为。但不可能是我们动的他——”蒙方亮狠狠地吸了一口,手中的香烟瞬间燃去了一大截,然后他把剩下的香烟扔在地上用脚踏灭,冷笑道,“他还不配。”

    “我也相信你们没有动他。”阿华这时轻轻地叹了口气,“在录像里可以看到你们吃饭时的气氛,他能在你们面前喝醉,说明他已经放弃了昨天上午的立场。有这样一个人安插在邓家,你们怎么舍得动他呢?”

    林恒干和蒙方亮对视了一眼,喜忧参半。看来阿华是相信阿胜的死与己方无关,不过他的后半句话却又暗藏锋芒,那针尖虽然没有刺出,但已经精准地瞄在了要害上。

    林恒干“呵呵”两声,胖脸上露出憨憨的笑容,不动声色地将对方的针尖拨开:“大家怎么说都是自己人,即使有些分歧,也不至于在背后做什么手脚。阿华,你跟了邓总这么长时间,大事上应该是看得清的。阿胜最近几年很得邓总重用,做了不少事情,当然也会得罪不少人。现在邓总走了,肯定有很多人想要跳出来报复。不过话又说回来,也许我们想得太多了,阿胜没准还就是喝醉了酒,自己摔死了呢?”

    “这些其实都没什么。谁敢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我就灭了谁。”阿华从容地说了半句,神色却又突然变得凝重起来,“我唯一担心的,是那个人……”

    蒙方亮眉头一跳:“谁?”

    “Eumenides。给邓总下死亡通知单的那个杀手。”阿华语气冰冷,带着七分憎恨和三分畏惧。

    “他杀了阿胜?”林恒干笑眯眯地问道,“为什么?”

    “他为什么杀的邓总?”阿华凝目看着林、蒙二人,“那张死亡通知单上所列的罪名,我们谁的手上没有沾过?”

    林、蒙二人心中一凛,阿华的意思再清楚不过。Eumenides杀邓骅,是因为后者犯下“故意杀人、涉黑”的罪行,而在座的都是跟着邓骅一路拼杀过来的,在这些罪行上自然也难脱干系。

    难道Eumenides杀了邓骅一个还不够,还要把他们这帮人全都赶尽杀绝吗?

    想到那个人展现过的恐怖力量,蒙方亮的额头上已沁出细细的汗珠。

    好在阿华下面的话似乎又给他吃了些定心丸:“也许从今天开始,我要特别关注两位老总的安全。强敌当前,家里的事情还是先放一放。我想邓总在的话,一定也会这么安排的。”

    蒙方亮感激地看了阿华一眼,林恒干也点头以示谢意:“那就要多辛苦你了。龙宇大厦的保卫工作也的确离不开你阿华。”

    “我只是在尽我的职责而已。”沉默片刻后,阿华又把这样一句话再次强调了一遍。

    中午十二点五十一分,省城公安局大楼。

    午饭过后,罗飞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他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去思考问题。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就是罗飞调任省城公安局刑警队长之后最深切的感觉。比如说今天吴寅午的自杀就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不得不分出精力来分析这场突发的事件。

    事情的前因后果经过外围调查已基本清晰:昨天晚上九点四十分左右,一名男子冒充警察进入特护病房与吴寅午进行了交谈。整个交谈持续了约半个小时,其间刻意要求不让第三者在场。十点十分左右,男子自行离去。因为他戴着墨镜,言行时又刻意遮挡自己的容貌,所以不管是院方人员还是家属都无法准确描述出他的外形特征。

    自男子离去之后,吴寅午就处于一种很不正常的精神状态中。他的情绪极为低落,似乎背负着极重的心理压力。整整一夜,他都没有安睡,这使得他的精神进一步崩溃。今天早晨八点五十分,吴寅午支开陪护的家人,从病房后窗跳下七楼,当场身亡。而在他身后则留下了一连串的谜团。

    那个冒充警察的人是谁?他和吴寅午说了些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罗飞刚刚和专案组的同事们讨论过这些问题,但却无法得出一个指向性的答案。

    尹剑猜测那个人就是Eumenides,这也是众人最先怀疑到的对象,可这个猜测很快又被大家集体否决。

    “Eumenides已经完成了对吴寅午的救赎,他没有理由再来找吴寅午。难道这和商家做活动一样,还需要回访吗?而且这次‘回访’的结局与Eumenides的初衷完全相反,Eumenides要的是让吴寅午找回勇气和尊严,而吴寅午自杀无疑是给他的设计画上了一个失败的句号。所以那个家伙绝不是Eumenides本人。”

    这是慕剑云从人物行为动机上作出的分析,而罗飞则有着更加简单却又更加确凿的理由来支持女讲师的论断。

    “吴寅午虽然没见过Eumenides的容貌,但却听过Eumenides的声音。那个假警察来到病房后,首先要求家属离开。在这个过程中,吴寅午没有对他的声音产生任何异状的反应。家属离开时,吴寅午很平静也很配合,他显然相信对方确实是警察。由此来看,这个人肯定不会是Eumenides。”

    众人的讨论没有结果,罗飞独自的思考暂时也陷入了僵局。他开始怀疑这件事情是否一定和Eumenides犯下的连环凶案有联系呢?那个人也许就是个令人厌恶的、无孔不入的记者,就像当年恐怖谷谜案中的刘云一样。

    就在罗飞想得有些疲倦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笃笃笃”的声音不大但略显急促。

    “请进!”罗飞略略振奋了一下精神。

    尹剑推门走到了屋内。罗飞记得曾吩咐过助手:中午自己想休息一会儿,一点半之前如果没什么事就不要来找他。现在尹剑却提前到来,罗飞不禁皱起眉头问道:“怎么,有什么情况?”

    尹剑点点头:“有关于韩灏的消息。”他显得有些兴奋。此前由于个人的原因屡次错失了将韩灏捉拿归案的机会,颇负疚的小伙子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对前刑警队长的追查上。

    而罗飞听到了这个信息也像被针扎到了中枢神经一样,“腾”地便坐直了身体。此前的疲倦也像是日出后的晨雾,顷刻间消散无踪了。

    在行刺邓骅的事件中,韩灏曾成为Eumenides的帮凶。如果韩灏能够归案,那无疑会在追寻Eumenides的征途上又开辟出一条捷径。

    所以罗飞迫不及待地追问道:“快说!”

    “这两天我们的人一直在对韩灏的亲友关系进行布控,他的妻儿更是重中之重。上午,我们监测到韩妻的手机接到过一个未知来电,通话近二十分钟。而来电号码是一个即购即用的联通手机号,今天上午才刚刚开通。随即韩妻便离开单位,并到学校把儿子接走。据学校老师反映,她还给儿子请了半天的假,下午也不去上学了。而此后那个未知来电又和韩妻有过数次短时间通话。”

    “是韩灏?!”罗飞立刻作出了判断,“他下午要和妻儿见面?!”

    “我和现场监控人员也是这么分析的。下一步该怎么办,请您指示!”

    “韩灏的妻儿现在在哪里?”

    “他们中午在学校附近的一家肯德基吃饭。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离开。”

    “好的好的,肯德基……”罗飞急匆匆地站起身,“我们现在就赶过去……嗯,等等,你先通知柳松,让他从特警队调十个战士过来,必须是没有参加过警方联合行动的生面孔!”

    “明白!”尹剑响亮地答应了一声。随即他和罗飞一前一后快步走出办公室,向着即将到来的战场奔去。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