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Eumenides的身份(1)

    二〇〇二年十月三十日上午八点,省城公安局局长办公室内。

    宋局长与罗飞相对而坐,他看着对面这个新任下属,眼神中有些期待的意味。对方一上班便匆匆地找过来,难道是在案件上取得了什么突破吗?

    罗飞神色淡定,从他脸上很难看出心中的情绪,只是那双眼睛微微有些发红,显然这是因为熬夜而造成的疲惫效果。他将一份档案袋推到了宋局长面前,在后者拆取档案的同时汇报道:“昨天下午,一名陌生男子伪装身份闯入了刑侦档案室,在他复印带走的十多份档案资料中,这一份正是他真正的目的所在。从他的行为方式以及留下的仿宋体签名来看,我们相信这个男子就是Eumenides。”

    宋局长听到Eumenides这个名字,立刻专注地皱起了眉头。他的目光并没有离开手中的档案资料。“‘一三〇’恶性劫持人质案?一九八四年?”他喃喃地自言自语,从语气上听来,他对这起案件也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不过案发的年份确实令人敏感。

    “昨晚我们连夜对这份档案进行了分析,可是——”罗飞轻咂一声,“到目前为止,这起绑架案与‘四一八’血案并看不出有什么直接的关联。”

    “嗯。”听到这里,宋局长立刻把那叠资料放了下来,倒不是失望,只是他知道既然罗飞的专案组研究了一夜都没什么结果,那他现在还能看出什么名堂?他索性寻求一种更简洁的了解方式,“你给我讲讲这个案子。”

    “案情并不复杂——这是一起因债务纠纷引发的恶性劫持人质事件。当事人陈天谯时年四十五岁,曾向案犯文红兵借款一万元,后者时年三十二岁。文红兵此前多次向陈天谯催讨债款未果。一九八四年一月三十日,时近春节。文红兵再次到陈天谯家里上门讨债,但这次两人不但没有谈拢,反而当场反目。年轻力壮的文红兵将陈天谯劫持,同时展示了腰间棉袄内的土制炸弹。他情绪激动,声称如果当天拿不到欠款就引爆炸弹,和对方同归于尽。陈天谯这时答应还款,他假意写条子让老婆出门找朋友筹借款项,但在递纸条时却故意在老婆手上掐了一下。陈妻会意,出门后随即报警,警方的相关人员亦很快赶到现场。在对文红兵反复劝说未果的情况下,为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由特警狙击手开枪将文红兵当场击毙。”罗飞早已做好了准备,他对案情的描述简洁且条理清晰。

    宋局长静静地听完,沉吟片刻后,他费解地摇了摇头:“Eumenides为什么会关注这起案子?难道他要对陈天谯施加惩罚?”

    罗飞明白对方的意思,在这起案件中,陈天谯显然扮演了某种并不光彩的角色。在Eumenides的是非体系里,这个劫持案中的人质或许才是真正的恶人,且这个恶人的罪行并未受到惩罚。

    “这种可能性也不是不存在。”既然宋局长主动提了出来,罗飞便顺着这个思路分析道,“不过这起案件已是十八年之前,在这么久远的事件中寻找惩罚目标有些不合常理。而且对这个推测有个悖论无法解释:如果Eumenides已经知道陈天谯的恶行,他就没有必要去查阅这份档案;而如果Eumenides对这起案件并不了解,他又怎么会如此准确地在档案室中直奔此案而去呢?”

    宋局长用沉默的态度认同罗飞的判断。后者此刻又补充说道:“不过对任何一种可能性我们都不能轻易忽视,所以我仍然派人调查了这个陈天谯的信息。”

    “情况怎样?”

    “他欠了很多人的钱。这些年一直在外面躲债,行踪不定。”罗飞撇着嘴说道,“这家伙根本就是个圈钱的骗子,而且这么多年了,还是死性不改。”

    “继续派人找他——这条线索不要放了。”

    “明白。”罗飞突然转过话题,“不过另外一个细节可能更值得关注。”

    宋局长神色一动:“什么?”

    “从档案尾页的签名来看,袁志邦也是这起案件的经办人之一。”

    “哦?”宋局长立刻把档案翻到最后的签名页上,果然在经办人的名录里出现了袁志邦的名字。

    “怎么会有他?”宋局长很是疑惑,“袁志邦当时只是个实习警员,他应该没有资格参与这样的恶性案件。”

    罗飞点头:“这也正是目前困扰大家的疑点。我很想知道袁志邦在这起案件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或许从中就能找到和‘四一八’血案相关的联系。可是很奇怪,档案中对警方办案的具体过程记载得非常简略,而前半部分案件背景和当事人分析却非常详尽——这使我们怀疑警方当年的记载是否在刻意隐瞒着什么。”

    宋局长翻了翻那些资料,果然案件处理的部分写得非常简略。尤其是最后击毙案犯的过程居然只有简单的几句话:

    “警方人员设法进入现场,对文红兵进行了耐心的规劝。而文红兵的情绪却越来越激动,一定要求陈天谯当场偿还欠款。由于陈天谯表示自己没有偿还能力,现场的气氛变得相当紧张,文红兵随时有可能引爆身上的炸弹,对当事人及在场警员构成生命威胁。在这种情况下,现场指挥人员下达了击毙文红兵的命令。狙击手一枪直接命中文红兵头部,后者当场死亡。警方人员随即冲入现场解救人质并拆除了炸弹。”

    “如此简略的案情记录是不合要求的。”宋局长用手指在档案上重重地敲了敲,“当时怎么能通过审查,建档入库?”

    罗飞苦笑了一下:“当时主管刑侦工作的局长就是薛大林吧?”

    宋局长一愣:是的。为什么这样一份不合格的档案却能入库?能回答这个问题的薛大林却早在十八年前便已经魂归黄泉了。这起劫持人质事件发生的时候,薛大林的大部分精力应该正集中在同年发生的“三一六”贩毒案上,是不是这个原因使他放松了对其他案件的监督和管理呢?

    答案很可能已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

    宋局长轻轻地把档案合上,然后他看向罗飞:“那你现在有什么思路?”

    “我想……”罗飞沉吟着,“如果这个案子中间有什么隐情——包括袁志邦在办案过程中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最清楚这些问题的人应该就是当年这起案子的现场指挥者,也就是这份档案的撰写人……”

    说到这里,罗飞的声音明显轻了下来,那个名字已经到了他的嘴边,可却被某些特别的情绪所阻挡。

    尊敬、崇拜,甚至带着三分的敬畏,这些情绪使得罗飞无法轻轻松松地将那两个字吐出来。

    宋局长的视线停留在档案的扉页上,他早已看到了那两个字,在他的目光中同样显现出一种难以描述的神态。

    即使已经身居省城局长的高位,即使浑身上下都浸淫了威严的领导气质——当宋局长看到那两个字的时候,他也不得不充满了敬仰。

    因为那两个字代表了一段传奇,省城警界,甚至是全国警界的传奇。

    ——丁科。

    良久之后,宋局长才抬头看着罗飞,他无声地轻叹一下:“你想要找他吗?”

    罗飞点点头:“他能够告诉我那些答案——为什么档案的记载如此简略;为什么学员身份的袁志邦会出现在办案人员之中;为什么Eumenides会在十八年后追查这起案件——这些都需要他的解答。”

    “我明白你的意思……”宋局长无奈地苦笑着,“可是整个省城警方已经找他找了有十年了。”

    “什么?”罗飞瞪大双眼,心中的惊讶显而易见,“他……他失踪了吗?”

    宋局长“嘿”了一声,不答反问:“你对他的事知道多少?”

    罗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当他要说出那个名字的时候,他必须保持一种郑重的表情:“丁科,这是当年警界如雷贯耳的名字。我在警校读书的时候,他是我们刑侦专业的客座教授,同时也是省城刑警队的队长。当时他已有二十年的从警经历,在刑警岗位上,他是一个传奇,因为他保持着一个至今也无人能够突破的纪录——对所有经手案件百分之百的破案率。”

    宋局长再次轻叹一声,那是饱含着感慨与赞美的叹息。丁科任省城刑警队长的时候,他自己还只是某个区派出所的刑警队员,那时候的丁科在他心中,简直就是个神一般的人物。

    要知道,即使是命案,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破案率已属不易。而且越是积压的案件便越是难破,此后要想突破每一个新的百分点都要增加数倍的投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要想达到百分之百的破案率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这就好比一个优秀的射击运动员。打出十环的成绩对他来说也许并不困难,他甚至可以在某次比赛中打出很多个十环。可是要求他整个运动生涯中所有击出的子弹都命中十环,那就难比登天了。

    丁科就完成了这样一件难比登天的事情。他甚至以一己之力带动了全省的破案率,在他担任省城刑警的那些年里,省公安厅在全国的系统内部考核中,相关指标年年位列第一。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却在自己最巅峰的时刻退出了警界。

    罗飞在提及这段往事的时候,语气中也充满了遗憾:“一九八四年四月,丁科由于常年办案积劳成疾,生了一场大病,不得不从刑警队长的岗位上退了下来。而这场大病也让他厌倦了刑警生涯。他办理了病退手续,即使病愈之后也不愿继续在警队任职。”

    “他生病的时候,正好是‘四一八’血案的前夕。”宋局长接着罗飞的话补充道,“如果他能够继续担任省城的刑警队长,恐怕那起血案也不会拖到今天了。”

    是的,罗飞愿意认同这样的假设。如果当年有丁科这样的传奇人物坐镇,即便是袁志邦这样的天才也很难成为他的对手吧。

    “那后来丁科去了哪里呢?”罗飞终于忍不住问道,“我毕业以后离开了省城,接下来的情况就不太了解了。”

    “他病愈离职之后,一直在偏僻的乡间静养,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不过那时候警方还是能通过各种途径找到他。有时候出了疑难的案子,他以前的下属同事便会找到他帮忙。虽然他自己并不喜欢再牵扯到这些俗事里,但在几年间还是帮着警方破获了不少大案。只是每一次办案人员去致谢的时候,他都要说:‘你们下次可别再找我了。你们如果再来,我就躲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去。’当时大家都把这样的话当成一个玩笑,可没想到这个玩笑有一天却变成了现实。”宋局长说到这里,自己叹着气感慨了一番,然后才又接着说道,“那是一九九二年,整整十年前了。省城又出一桩轰动一时的大案子,这起案子你应该也听说过的。”

    “是‘一·一二’碎尸案吗?”罗飞的眉头陡然一跳,十年前造成轰动的大案子首先能想到的就是它了。

    “是的。”宋局长凝起目光,似乎在回忆当年的案情,他的声音也因此而变得低沉,“这起案子的血腥和恐怖程度,当年连一些办案的刑警都难以承受……唉,具体的现在就不多说了。‘一·一二’案发的时候,我刚刚被调到市刑警队,当时整个省城的警力都被调动起来,几乎把这座城市整个儿筛了一遍,可凶犯的踪迹却一点都找不到。后来没办法,只好又去求助丁科——可这次却再也找不到他了。据他的家人说,凶案发生之后丁科就料到警方迟早会来找他,为了躲避骚扰,他就早早地隐匿了起来,具体藏在什么地方竟连他最亲近的儿子都不知道。”

    “所以他就这么消失了?以后警方再也没见过他?”虽然已经在心中猜到了结果,但罗飞还是颇不甘心地又多问了两句。

    “十年了。每当有大案发生,总会有人想到他,可是多次寻找都没有结果。看来他是铁了心不想再牵扯到警方的事务中。”

    罗飞失望地皱着眉头:“可他为什么要这样?难道就是一场大病的原因吗?”

    “他累了……生病也许只是个借口。当然也可能还有其他的原因——除了他自己,谁又能说得清楚?”

    罗飞怔了一会儿,把思绪重新转回到自己的调查方向上。

    “那要想找到他就很难了……不过其他的几个人应该总能找到吧?”罗飞一边说着,一边将档案又翻到最后一页,指着办案人员的签名栏。不管怎样,他现在的目的就是要寻访到当年劫持人质事件的亲历者,从而探知到与那起案件有关的更为详尽的资料。

    “嗯。”宋局长点点头,“这件事我会派人去办。这几个人现在都不在系统内——毕竟十八年了,人事变动太大。如果有什么消息,我会尽快通知你的。”

    “好的,谢谢局长!”罗飞起身敬礼,在得到领导的回礼之后,他便快步退出了屋外。而另一个人早已在门外的走廊里等着他。

    “罗队,你可出来了!”那人迎面说道,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他的语气却掩饰不住兴奋的情绪,就连脑门上凌乱的发绺也在随着他的话语跳动着。

    罗飞认出来人正是曾日华,而对方的情绪也感染到他。

    “有什么情况?”他同样低声而兴奋地追问。

    “我知道他为什么对那份档案感兴趣。我也知道了他的身份!”

    “什么?”这消息来得过于突然,突然得让罗飞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