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暗流翻涌(3)

专案组的成员们再次聚到了一起,他们轮流翻看着罗飞刚刚带回来的那些档案资料。

    尹剑是最后一个到达会议室的,他看起来焦躁而疲惫。整整一天,他都在忙着追寻韩灏的下落,而这种追寻显然还没有令人满意的结果。

    “现在什么情况?”罗飞已经预先看完了那些资料,所以他有时间和尹剑讨论一些别的事情。

    “中午的时候,牛角河边发生了一起劫案。报案者是一对情侣,从他们的描述来看,作案人正是韩灏。”这是尹剑到目前为止唯一获得的线索了。

    罗飞并没有显出特别兴奋的表情,他早已预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韩灏逃离的时候身无分文,他也清楚警方肯定会监控自己的家人朋友,所以盗窃或者抢劫是他不得不做的事情。

    “他抢到多少钱?”罗飞对这个比较关心,他需要判断这次抢劫能让对方维持多久。

    “六百多块。另外他还抢走了男事主的外套,应该会用来改变自己的装束,我已经把这件外套的特征加在了协查通报里。”

    “赶紧去掉吧。”罗飞立刻打断了尹剑的话语,“他手上已经有了六百多的现金,改变装束的选择太多了。抢走这件外套只是个幌子,他想迷惑我们。”

    尹剑连忙拿出电话把这件事情落实了下去。

    Eumenides这次一共取走了十三份档案,众人花了约二十分钟的时间将这些档案匆匆地浏览了一遍。罗飞看差不多了,便问大家:“你们觉得怎么样?”

    “看不出什么名堂。”慕剑云率先摇了摇头,“毫无规律可言。”

    这是所有人共同的观点。这十三份刑侦档案分属十三起案件,从案件类型看,大到杀人,小到盗窃;从案发时间看,远到几十年前的,近到一两年间的;从犯罪嫌疑人来看,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已经伏法,有的尚在监狱服刑;从侦办单位来看,省城的多个分局都有涉及,总之无论从哪个方面都找不到这十三起案件有什么共同点。

    “他到底想干什么呢?”特警队的柳松也纳闷得很,“这些都是侦办完毕的案件,罪犯都已经得到了惩罚,他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找这些资料干什么?”

    这确实令人感到不解。在片刻的沉寂之后,曾日华说道:“也许不是针对那些罪犯去的……他只是在查询某件事情?”

    慕剑云立刻接过去:“我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事情会牵涉到这么多毫无规律的案件。”

    曾日华咧咧嘴,无言以对。

    而早已深思熟虑过的罗飞终于在此刻开口了。

    “没有规律其实也是一种规律。”他颇有蕴意地说道。

    众人一愣,同时像是都略有所悟。而曾日华的思维最快,拍着手说道:“是的。没有规律正是Eumenides想要的达到的目的。他在迷惑我们!只有一份档案是他在寻找的,其他十二份都是障眼的幌子,就像韩灏抢去的那件外套一样!”

    曾日华说这番话的时候,其他人都在默默点头。他们其实也想到了这一层,只是被对方先说出来罢了。

    “所以那一份档案就很关键了。”不过是赞同还是反对,慕剑云好像很喜欢接曾日华的话头,“Eumenides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寻找,而且又处心积虑想要迷惑警方的视线,那档案里一定藏着什么非常重要的信息!”

    这个道理是显而易见的,柳松苦恼地摊着手,指出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可我们怎么知道是这十三份里的哪一份呢?”

    罗飞两只手叉在一起,大拇指互相绕着圈圈。他虽然没有说话,但从他的表情来看,他似乎已经有了一些主意。

    半个小时之后。

    罗飞和曾日华又回到了档案管理中心。他们左首的小厅内,陈放的是几十年来已经结案的刑侦资料,Eumenides复印走的档案都是来自于这个厅。

    四面墙上的档案柜密密麻麻地摆满了资料,按照年代的先后有序地排列着。

    因为都是些陈旧的档案,平时很少有人来光顾浏览,所以大部分资料都排列得整整齐齐,档案袋的边缝上积着一层灰尘,但尚不足以盖住边缝上标记的档案摘要。

    Eumenides从中取走了十三份档案,哪一份才是他真正的目标所在?

    罗飞的目光在这些资料间来回扫动搜索着,他一一找到了那十三份档案原来的位置,然后他拿出一支水笔,在这些空位周围的档案袋边缝上画出一个碗口大的圆圈。

    “好了,去把灯关掉吧。”十三个圆圈全都画完之后,罗飞吩咐在一旁等待的曾日华。

    曾日华虽然不明所以,但他还是老老实实地照做了。档案厅里顿时变成了黑暗一片。

    片刻后,黑暗中闪出了一丝微光,那微光来自于罗飞手中的一个荧光灯。这也是刑侦人员常常会使用到的设备之一,多与指纹粉配合检测犯罪嫌疑人留下的指纹。

    可罗飞已经知道Eumenides是不可能留下指纹的,他现在拿出这个荧光灯,想要做什么呢?

    罗飞用荧光灯照向刚才画出的那些圆圈。他照得非常仔细,一个圆圈一个圆圈地看过去,有时还歪过脑袋变换着观察的角度。很显然,他是在寻找什么。

    曾日华也凑了过去,可他实在是看不出什么端倪。荧光映着罗飞的面庞,他的神情严肃,在黑暗中愈发现出凝重的气氛来。

    良久之后,罗飞才将那十三个圆圈全部看完。他这才轻轻地吁了口气,脸上露出大功告成的释然表情。

    曾日华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他期待地问道:“罗队,有谱了么?”

    “来,你看这里。”罗飞用荧光灯照向档案柜左下角的一个圆圈,同时让开角度,招呼曾日华过来观看。

    曾日华半蹲着身子,顺着荧光照射的方向看过去。圆圈内现出不同状态的反光,显示出灰尘在档案袋边缝上不同程度的堆积。

    “你看这里。”罗飞在一旁指出重点所在,“这里好几本档案袋边缝上的灰尘脱落了,这是手指新近翻动的痕迹。可以想象当时的状态吗?他一本一本地翻过去,查看边缝上的摘要,最后他终于找到了目标,将其中的一本档案抽取出去。”

    “嗯。”曾日华点点头,从那些痕迹很容易想象出Eumenides的动作。事实上,这也是大多数人在一堆书函中寻找目标都会做出的常用动作。

    “好了,我们再看其他的这些圆圈。”罗飞把荧光灯挪向了别的关键处,“你看,空位附近档案袋边缝上的灰尘很完整。这说明什么?他在这些地方拿档案的时候根本没有寻找,他只是非常随意地抽取着,动作快速而匆忙,因为他并没有太大的把握在档案馆里长时间停留。”

    “是的!”曾日华完全明白了罗飞的意思,忍不住要击节叫好,“所以这些随意抽取出来的档案都是用来干扰视线的幌子,左下角那本才是Eumenides唯一的目标。”

    罗飞笑了笑道:“现在让我们看看那到底是什么吧。”

    曾日华迅速打开了电灯,那十三份档案他都带了过来,按日期很容易便找到了从左下角空位上取出的那一本。

    那是一九八四年的档案,这个敏感的年份立刻让罗飞的眉头跳动了起来。而在档案袋的封面上则写着一行标题:《“一三〇”恶性劫持人质案》。

    这是什么案子?罗飞皱眉努力回忆着,却已搜索不出太多的印象。从标题看,此案发生在一九八四年的一月三十号,正是“四一八”爆炸案发生的两个多月前。

    它与“四一八”爆炸案会有什么关联吗?Eumenides为什么又会对这份档案情有独钟?这些疑问显然要等仔细研究过档案内容之后才有可能解答了。

    晚九点二十四分。

    正是都市夜生活刚刚进入高潮的时候,芭拉拉酒吧内人头攒动。

    衣着火辣的女歌手在吧台中央疯狂扭动着妖娆的身姿,极具节奏感的音乐,嘶哑放浪的歌声将媚惑的气息撒播到了酒吧内的每个角落。

    有人在划拳喝酒,有人在摇摆狂舞,灯光忽明忽暗,照着这些男男女女的面庞如同鬼魅一般,虚幻难辨。

    如果想找到一个人,在这样的环境里显然是非常困难的。

    所以韩灏选择在这里休息。

    虽然已成功脱狱,可在他面前的道路却仍然无比凶险。

    他熟知警方的搜查手段,他不能去宾馆,也不能去投靠亲戚朋友,他甚至都不能打车。在这个城市里,他几乎已到了寸步难行的窘迫境地!

    中午他迫不得已抢劫了一对情侣。他忘不了那两个年轻人当时看着自己的眼神——惊讶、恐惧、厌恶。那种眼神使他感受到一种深深的沉沦,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

    他已经彻底成了一个罪犯,一个自己曾经深恶痛绝,恨不能清剿而后快的卑劣角色。

    刚到酒吧的时候,他点了一瓶冰啤酒,一口气便喝了个干净。那冰凉的感觉漫遍全身之后,他才稍稍冷静下来。

    他必须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这样才有可能在绝境中觅得一丝生机。

    中午抢劫的时候他顺便带走了那个小伙子的外套,这是一个障眼法,那件外套很快便被他丢在了路边的垃圾箱中。不过他知道这个障眼法使不了多久,尤其是在那个罗飞面前。

    他必须尽快找一个落脚的地方,这个地方必须是他以前很少去可现在又绝对安全的。

    到哪里去找这样一个地方呢?

    在狂躁的音乐声中,韩灏已想得有些头痛。

    那瓶酒已经喝完,他并不想再点,因为他必须保持头脑清醒。

    然而有人却偏偏要和他作对似的,将一打新开的啤酒摆在了他的面前。

    韩灏警觉地抬起头,只见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坐在了自己的对面。

    “大哥,喝酒吧!”女子扯着嗓门喊道,在酒吧嘈杂的环境中,这是一种说话的常态。

    “走开,我不需要。”韩灏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我只想一个人待着。”

    可那女子不但不离去,反而向着韩灏身边凑过来。这次她把嘴唇贴在韩灏耳边,压低声音说道:“免单的,韩大哥。”

    这声“韩大哥”像利刃般刺中了韩灏的心窝,他骇然瞪大了眼睛,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摆出一副蓄势待发要拼命的姿势。

    那女子“咯咯咯”地大笑起来,花枝乱颤:“真有趣,那人说得不错,果然能把你吓够呛。我说你怎么回事啊,这辈子没喝过免费的啤酒?”

    韩灏从女子的话中品出了些味道,他眼中的骇然变成了警觉,目光四下扫动着。

    “行了,别找了。”女子伸出纤纤玉手,挑逗似的从韩灏眼前掠了过去,“是那边的大哥请客,我只是带个话而已。”

    韩灏顺着女人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在酒吧的角落,一个男子悠然独坐着,身形笼罩在黑暗中。他看到了韩灏的目光,便把香烟送到口中猛吸了一下,暗红色的烟火闪过,映出了他那双亮闪闪的眼睛。

    “是他?”韩灏心中一动。犹豫了片刻之后,他提起那打啤酒,大步向着男子所在的角落走去。

    晚九时三十分,绿阳春餐厅。

    他又来到了这里,仍然坐在那个可以通览全局的角落。

    短时间内多次出现在相同的场合对他来说本是件非常忌讳的事情,可他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他必须找个方法让自己纷杂的心平静下来。

    短短两天的时间,他经历了太多的事情。

    首先是那个人的离去,那个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的人。

    十多年来,他早已适应了在那个男人的指导和训诫下生活。可当那个人离开的时候,他却连对方的名字都还不知道。

    “老师”,这就是他一直以来对那个人的称呼。

    他感到茫然而无奈。在他的人生中,这已经是第三次失去可以依赖的男人,而每一次都是如此的突然。

    第一次是他的父亲。

    父亲的具体形象在他的脑海中已有些模糊,因为他能见到父亲的时候年龄还很小。但在他心底,却藏着无法磨灭的对父亲的眷念感觉。那种感觉总是带着明显的忧伤。

    和父亲相处的时光并不快乐,因为父亲身上似乎承载着太多的烦恼和痛苦。时至今日,他仍能感受到当年父亲对自己的疼爱,但那种疼爱却更多地沉浸在悲伤的气氛中。也许父亲并不愿意在孩子面前展现出那些悲伤,但父子间的血脉是相融相通的,父亲一丝一毫的情绪都能够沁入到儿子的心中。

    那时的他虽然年幼,但一种想要帮助父亲的欲望却已经开始萌生。这种欲望随着他年龄的增长变得越来越强烈,然而他却从未有过了却心愿的机会。

    因为父亲忽然从他的生命中消失了。消失得如此突然,没有分别的过程,甚至没有任何的预兆。

    十多年来他都不知道父亲去了哪里,他只知道从某一天开始,父亲就再也没有在自己的生活中出现过。

    父亲消失的那一天,恰巧也是第二个男人进入他生命的那一天。

    他清晰地记得那个日期,因为那天正是他的生日。

    他管第二个男人叫“叔叔”。

    他对这个叔叔印象深刻,因为后者曾给自己带来过无尽的快乐。

    从一个孩子的角度来说,叔叔是个非常“好看”的男人,年轻、帅气、阳光,脸上总是笑嘻嘻的,即使是第一次见面,也会让人感到由衷的亲切。

    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候,他喜欢扎在对方的怀里;和叔叔在一起的时候,他却喜欢看着对方的脸,这使得他在十多年后仍能清晰地回忆起后者的笑貌音容。

    叔叔有很多方法能哄他开心:一点小零食、一句笑话甚至是一个鬼脸。叔叔对妈妈也很照顾,那时候妈妈病重在床,她经常嘱咐自己要听叔叔的话。

    叔叔的存在使他甚至忘记了父亲离去的忧伤。那是他一生中最开心的一段时光。

    可是这种快乐并没有维持多长时间,因为叔叔很快也消失了。

    同样是毫无预兆地、突然地消失,随之离去的还有那些曾经拥有的快乐。

    不久之后,妈妈也病逝了,他在失去所有挚亲的同时,也开始了一段真正黑暗的生活。

    他进入了孤儿院。他不喜欢那个地方,所以那里的人也都不喜欢他。在几年的时间内,他在记忆中找不到任何快乐的元素。他独来独往,没有人知道他的内心世界,也没有人愿意了解他的内心世界。这样的环境让他窒息,他想挣扎,想反抗,可他的四周全都是牢不可破的枷锁。他无处可去,前途茫茫。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