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暗流翻涌(1)

十月二十九日上午八时三十分,龙宇大厦内,另一个会议也正在进行。

    与会者全都穿着素服,表情沉痛——他们刚刚从祭祀邓骅的灵堂来到这里。四天前,杀手Eumenides假手韩灏,将那个曾经雄霸省城十多年的人物刺杀在了机场的候机大厅中。

    正中主座上的中年女子低着头不停地抹眼泪,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依偎在她的身边,神色惶恐茫然,从左臂上的黑色袖章可以看出这两人正是死者邓骅的遗孀弱子。

    两个年轻人分立在母子的左右,左边一个年长一些,长方脸,浓眉大眼,正是邓骅生前的首席保镖阿华;另一个人体格彪壮,但面容却显得有些稚嫩,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他的眼神直直的,给人一种愣头愣脑的感觉。

    母子的对面坐着两个中年男人,一胖一瘦。那胖子看起来慈眉善目的,正在努力劝慰邓骅的妻子。瘦男人则始终紧锁着眉头,似乎是个沉默寡言的角色。

    胖子的言语句句贴心,起到了很好的效果。片刻之后,女人终于停止哭泣,抬起头来:“好了,林总,你不用再说了,这些道理我都懂……不管怎么样,慢慢总会好起来的……你们有什么正事,赶紧说吧。”

    “这个……”胖子踌躇了一下,有些难以开口的样子,他掏出一方白净的手帕递给女人,同时把目光转向了身旁的同伴。

    “我来说吧。”瘦男人的语气冷冰冰的,脸上也看不出任何表情,“邓总不幸遇害,现在大嫂就是龙宇集团最大的股东了。我们今天开的其实也算是个董事会,主要就是确定一下龙宇集团新的总经理人选。”

    女人擦了两下眼泪,听到这话后,便愣了一下,喃喃道:“这个事情……是不是太着急了一点?”

    “邓总还没有出丧,现在提这些事情的确不太合适……”胖子为难地摇着头,然后又长叹一声,“可是龙宇集团方方面面的事情,没有人接手也不行啊。城东的那块地皮马上就要竞标了,邓总如果在,一定是势在必得,我们可不能错过时机……还有好几个项目早就等着签合同,现在对方知道邓总遇害的事,都犹豫起来——如果没有能撑大局的人出面,恐怕情势就堪忧了。”

    “那该怎么办?”女人慌乱无措地睁大眼睛,看看那两个男子,又看看身边的阿华。

    “依我看,还是要辛苦林总先把这个位子撑起来。”瘦男人似乎总在最恰当的时机开口,“这么多年来,林总一直是邓总的副手,方方面面的业务熟悉,集团外的人也都认他。把林总直接扶正,是最快速也最稳妥的方法。”

    邓夫人犹豫着不说话,虽然她只是个见识浅薄的女子,但此刻也品出了这场“董事会”的醉翁之意。

    胖子观察着邓夫人的神色,然后断然摇了摇头:“不行。龙宇集团是邓总一手打下来的天下,我看新的总经理还是由嫂子担当比较合适,我还是做我的副总,全力辅佐就是了。”

    “不、不……”邓夫人左右为难地摇着手,“我怎么行,我当不了的……”

    “嫂子当总经理我也没意见。”瘦子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可是外人会怎么看?龙宇集团的信誉威望还能不能维持?其实公司迟早还是邓家的,等邓箭长大了,好好地磨炼他几年,林总再把位子传给他不就行了?”

    小男孩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提及,有些茫然地抬起了头。

    胖林总凑过身去摸着邓箭的脑袋,一副怜爱和感慨的神情:“唉,这倒也是个道理。龙宇集团在邓总手里光大,现在要经过我传下去,我的担子可重得很啊。”

    “这么说林总就是同意了?”瘦男人直视着邓夫人,“嫂子,您还有什么意见吗?”

    “我……”邓夫人转身求助似的看着阿华。可阿华却沉着脸,一言不发。邓夫人只好苦笑了一下,“我们孤儿寡母的,能有什么意见?”

    “那就好。”瘦男人总算笑了一下,然后他拿出一份文件摆在桌子中间,“任命书已经拟好了,只要股东们签个字,就算是正式通过了。”

    阿华不出头,但站在邓箭旁边的那个愣小伙子此刻却终于忍不住了:“这显然是他们合谋好的。夫人,您不能签字!”

    瘦男人蓦地皱起眉头,目光直逼逼地向着那小伙子射去。后者舔舔嘴唇,显得有些畏缩了。

    “阿胜,注意你的身份。”阿华终于开口,不过却是在斥责自己的同伴,“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吗?”

    叫阿胜的小伙子看来对阿华颇为忌惮,立刻乖乖地低下了头。

    胖林总看着阿华呵呵地笑了起来:“阿华啊,你跟了邓总这么多年了,集团里也有你的股份,对这个事你也发表发表意见嘛!”

    “我不想管这些事。”阿华淡淡地说道,“我现在想的,只是如何去找到他。”

    现场沉寂了片刻,谁都明白阿华说的“他”指的是谁。

    Eumenides!身为邓骅的保镖,阿华自然不能放过那个害死了老板的元凶。在他看来,现在讨论其他事情都是不合时宜的。

    胖林总和瘦男人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最终还是阿华打破了沉默。

    “不管怎样,我不希望看到集团内部出现任何乱子。在这个时刻,如果我们还不团结对外的话,就只能一个个地成为对手口中的羔羊!”

    他的字句掷地有声,在现场众人的心头震颤着,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个男子身上深藏着的威严气势。

    上午九时零七分,市公安局刑警队队长办公室。

    罗飞面前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小箱子,他对着那个箱子,神色有些惘然。

    那是在十八年前的“四一八”爆炸案中,从现场清理出来的死者遗物。

    大部分物品都已被烧焦扭曲,看不出本来面目。罗飞伸手在那箱子里翻动着,动作缓慢轻柔,似乎生怕打搅到什么。

    片刻后,他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他的鼻翼轻轻地翕动着,右手离开了箱子,在胸前打开。

    在他的手掌中,停着一只蝴蝶。

    蝴蝶的翅膀已经残缺不全,但依稀能看出昔日的模样。那是一只金属质地的蝴蝶,由于大火和多年氧化,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

    不过罗飞还清楚地记得那蝴蝶原先的色彩,那是纯净的天蓝,就像雨后的晴空一样,纯净到几乎透明。

    罗飞的左手在蝴蝶的羽翼上轻轻地抚摸过去,他的指尖微微有些颤抖。同时他的眼神迷离着,思绪回到了另一个时空中。

    ……

    一九八三年四月七日。

    省警校大礼堂内,全校推理大赛的颁奖晚会正在进行。

    这是警校一年一度的传统比赛。通常是以某起真实的案件为基础,给出一些线索供参赛者进行推理,目的是寻找案件的真凶以及还原案发的前后过程。谁给出的答案最接近案件的真实情况谁就会成为最终的优胜者。

    罗飞坐在礼堂的人群中,等待大赛组委会宣布比赛结果。他也是参赛者之一,他此刻的神情悠然自得,因为他相信自己给出了最完美的答案,没有人可以胜过这个答案。

    在他身边那个帅气的小伙子正是袁志邦,后者是个无拘无束的人,对参加这样的比赛不感兴趣,他来这里的原因,是因为在这样的场合能见到很多女生。

    袁志邦喜欢女生,女生们通常也喜欢他。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晚会主持人终于走到了台前。她打开颁奖信笺,全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下面宣布获奖者名单。”主持人顿了一顿,然后兴奋地念道,“本次大赛,有两位参赛者给出的答案都与真实的案件完全吻合,堪称完美的答案!”

    现场响起一片赞叹声,警校的传统大赛已延续了十多年,这是组委会第一次给出“完美”的评价。

    当现场重新安静之后,主持人继续说道:“大赛组委会决定,这两位参赛者并列成为本次大赛的优胜者。他们的名字分别是罗飞、孟芸!”

    全场掌声雷动,可罗飞却显得有些失望。

    “并列?孟芸?是个女生吗?”他自言自语地嘀咕着。

    袁志邦在旁边拍了他一巴掌:“行了,快上台领奖吧。有个女孩陪着有什么不好的?”

    罗飞无奈地耸耸肩膀,起身向着主席台而去,周围众人投来一阵艳羡的目光。

    罗飞站到了领奖台上,可是另一名获奖者却迟迟没有现身。在良久的等待之后,现场观众骚动起来,主持人也局促地摸不着头脑。

    这时忽然有什么东西从台下飞上来,打在了罗飞身上。罗飞蹙眉一看,原来是一只折得精致工整的纸箭。

    就像孩子们经常会玩耍的那样,纸箭被折成尖锐细长的模样,前端则撕开一个豁口,通过这个豁口可以利用皮筋一类的工具把纸箭弹射出去。

    罗飞知道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恶作剧,他弯腰将纸箭捡起来,然后把那张纸展开抹平。纸上果然写着字。

    罗飞略略地扫了一遍,然后他微笑着把那张纸递给了主持人。

    主持人看清纸上的内容之后,又变得兴奋起来,她大声念道:“现在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另一名获奖者从台下送来了这张字条,上面写的是:我不习惯和别人并列领奖。所以现在是加赛时间,请根据这张字条找到我在哪里——”主持人的目光又从字条转到了罗飞身上,“怎么样,罗飞,你有兴趣接受这场加赛吗?”

    现场观众也都纷纷激动地议论起来,他们在等待着罗飞的回应。

    罗飞从主持人手里接过话筒,他的目光往台下扫了几个来回之后,定在了某处,然后他优雅地说道:“孟芸,第九排中间偏左的那个女孩。紫色的毛衣,长发披肩。”

    随着罗飞的话语,所有人的目光都向着他说的那个位置找了过去。果然有个穿紫色毛衣的女孩坐在那里,长发披肩,容貌秀丽,眉宇间隐隐透出飒爽的英姿。

    女孩脸上露出不服气的神色,她没有起身反驳,显然是默认了罗飞的推测。

    “你好像是猜对了!”主持人惊叹道,“天哪,这么快!你能给大家讲讲你的推测依据吗?”

    罗飞泰然一笑,从主持人手里拿回字条又重新折回纸箭的形状,然后他将纸箭高高举起:“字条是被折成纸箭发射上来的。这样的纸箭射程最多十来米,所以我的寻找范围可以缩小到最前方的十排之内。大赛结果是临时宣布的,所以这支纸箭的制作和发射也是临时起意的吧?制作者的发射工具只能是她随身携带的某样东西。会是什么呢?什么可以起到皮筋的作用?”

    在众人思考的过程中,罗飞已经给出了答案:“女孩的束发带。”

    现场一阵恍然大悟的议论声,有些思维敏捷者已经想出了其中的原委。而罗飞则笑吟吟地看着台下:“那个紫衣服的女孩,我上台的时候看到你的长发高高地绾在脑后,可当这只纸箭出现的时候,你已是长发披肩。你的束发带此刻一定握在手中吧?”

    女孩嘟着嘴不说话,沉默片刻之后,她高高举起左手,伸出大拇指比出了赞许的手势。

    加赛的结果已昭然若揭,全场再次响起热烈的掌声。

    散场之后,罗飞和袁志邦在礼堂门口又看见了那个女孩,她的长发仍未绾起。

    女孩主动走上前来,迫得罗飞停下了脚步。

    “你的观察力很棒。”女孩说着恭维的话,眼神中却是挑衅的神色,“你能告诉我,我的束发带是什么样的吗?”

    “带子上有一只蝴蝶,天蓝色的蝴蝶。”罗飞不假思索地回答。

    女孩把头发绾起,束上了那根发带,一只天蓝色的蝴蝶栖息在她的秀发上,灵动生姿。

    虽然再次被罗飞准确地说中,可这次女孩却得意地笑了起来。

    “你没有赢,你输了。”她挑着眼睛说道。

    罗飞摸了摸下巴,不明所以。

    “你在台上不可能看到我脑后的发带。”女孩微微扬起头,“你能说出我发带上的蝴蝶,只有一种可能:你在上台之前就已经开始注意我了。”

    罗飞脸上现出尴尬的表情,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

    “所以你能在那么多人之间看出我发型的变化,并不是缘于惊人的观察力,只是因为你有一颗萌动的春心而已。”

    在女孩咄咄逼人的话语中,罗飞的脸色越来越红。

    “哈哈。你输了,而且输了两场。”女孩欢快地笑了两声之后,转身小跑着离去。

    罗飞纳闷地摇了摇脑袋,嘀咕着:“输了两场?这是什么意思?”

    “罗飞啊。”一旁的袁志邦此刻拍着他的肩膀,无奈地笑道,“在推理探案上你是个天才,可是在感情上,你只是个小学生而已。”

    罗飞自嘲地咧着嘴,他的目光追随着女孩的背影。直到那只天蓝色的蝴蝶跳跃翻飞,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人丛中。

    ……

    上午九时三十分,刑警队羁押室内。

    韩灏一直躺在那张简易的木质板床上休息。他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但他的思维并没有停止转动。

    在积蓄体力的同时,他还要抓紧时间思考。

    一串脚步声传来,韩灏的耳廓轻轻地抽动了一下。

    尹剑出现在羁押室的门口。“把他带出来吧。”他向值勤的干警吩咐道。

    干警打开铁门,来到韩灏的床边。韩灏不等他招呼,自己一挺身坐了起来。

    “韩队,咱们走吧。”干警的语气像是在和他商量一般。

    韩灏并不理他,起身沉着脸径直向尹剑走去。

    尹剑转过头不与韩灏的目光相对,他的神态多少有些局促。

    “罗飞来了吗?”韩灏冷冷地问了一句。

    “是的。”尹剑点点头,“罗队也会来。”

    韩灏注意到对方称谓上的变化,他停下脚步,深深地吸了口气。

    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在见到罗飞之前。

    当气息平稳之后,韩灏率先迈开了脚步:“那我们就走吧!”他的步伐又大又快,尹剑等人连忙赶了几步,这才紧跟在了他的身后。远远看去,走在最前面的韩灏完全不像是个被押解的嫌疑人,尹剑等人反倒似他的手下一般。

    从羁押室到提审室的这段路程韩灏最熟悉不过了。在经过办公楼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

    “我肚子不舒服,要上个厕所。”他转身对尹剑说道。

    尹剑微微皱了下眉头:“刚才怎么不去?”

    “你要我和那些真正的罪犯蹲在同一个厕所里?让那些我亲手抓来的人看我的笑话?”韩灏愤怒地瞪视着尹剑,而后者很快便软了下来,他冲随行的干警点点头:“带他去吧。”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