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新队长上任(4)

画面上,讲台下的学生显然不在听课:有人伏案睡觉,有人大声闲谈,有人对着镜头比画下流手势。不过这些都还不算什么,因为很快有个卷毛头发的男生高声起哄说:“下面让我们的谢冠龙同学给大家表演一下。”

    黄耳环迅速离座起身,径直走向老教师,劈头拽下了后者的帽子。老教师一言不发地看着黄耳环,满脸的无奈和窘迫。

    黄耳环拿着帽子调戏般地晃了两圈,然后又扣回到老师头上。他带着笑容返回座位,并对镜头得意招手。

    老教师屈辱地站在原地,片刻停顿之后,他选择了继续授课。

    可他的授课声马上就被辱骂声和嬉戏声淹没。在这个高中课堂上,黄耳环和“摄像师”到处走动,男生女生随意起立打闹,互扔杂物,脏话与哄笑一直回荡在教室内。

    大约1分钟之后,黄耳环再次走上讲台,这次他试图用手指去弹老教师的脸颊,老教师慌忙躲在一旁。

    “你们不要影响别人。”老教师毫无底气地抗议了一句,而这样的抗议显然是徒劳的。镜头转开,卷毛头对着DV说道:“那就是一傻逼,弄死他。”随后,一个空的矿泉水瓶从卷毛的手里飞出来,直奔讲台的方向而去。

    在视频的最后,拍摄者把镜头对着自己的脸,这是一个胖胖的圆脸女孩,她得意扬扬地解说道:“看到了没有?这就是我们班,无所不能的全能班。”

    视频播完之后,现场的专案组成员都在暗暗地摇头。他们无法想象这是一个正在上课的课堂,更无法想象画面中那些言行是一帮学生针对他们年迈的老师所为。

    主持会议的罗飞也陷于愕然,这个社会的某些变化确实已到了令人难以理解的地步。如果只看到这段视频,他此刻一定会气得拍案而起,恨不能将这帮小兔崽子从画面中揪出来暴扁一顿。

    可他却并没有真的产生这种情绪,因为他知道这些半大孩子已经遭受到了最为残酷的惩罚。

    “尹剑,你给大家把情况说说吧。”他吩咐身旁那个刚刚成为自己助手的年轻人。

    尹剑点点头,拿起了几页整理好的稿纸。这是他连夜加班赶出来的材料,在新的上司面前,他需要好好地表现一下。

    “首先我讲下这段视频的背景。这段视频拍摄于今年九月十一号,拍摄地点是本市职业学校的高三全能班。视频的拍摄者——也就是最后出现的那个圆脸女孩——在两天之后将这段视频上传到了个人网络空间上。很快视频被好事的网友发现并在网上大肆传播。绝大部分看到视频的网友都被激怒,对这几个辱师学生的讨伐从网络一直延伸到了现实社会中。据说当时曾有不少网友自发来到职业学校门口堵截这几个学生,各大媒体也纷纷进行了报道。在这种压力下,几个学生先后向受辱的教师吴寅午道了歉,而吴寅午也希望息事宁人,所以这件事情在两周前就渐渐平息了下来。不过吴寅午本人却因此事被学校劝退。”

    “学校没有处理学生,反而把受辱的老师劝退了?”慕剑云讶然打断了尹剑的话语。

    尹剑无奈地摇着头:“是这样的……现在的职业学校,你也知道,赚钱才是第一位,学生是上帝,老师只不过是个打工者。”

    “这也算是教育吗?”也许因为自己也算是个同行,慕剑云显得尤为愤愤不平,“连学校自身都不尊重老师,也难怪学生会这样放肆了!”

    “嗯,了解这个情况的人都很气愤。而且那几个学生也没有真心悔过,表面上对老师道歉了,但私底下的态度却非常恶劣,甚至还对堵截他们的网友进行辱骂。所以后来Eumenides在网上进行死刑征集时,就有不少人跟帖控诉了他们的恶行。”

    “这个情况当时为什么没有引起警觉呢?”慕剑云指的自然是网络上的回帖,现在看来,那里面很可能便隐藏着Eumenides的作案线索。

    曾日华苦笑了一下说道:“我们留着那个死刑征集帖,本来也有要引出线索的目的。可自从韩少虹遇刺之后,这个帖子的浏览和回复量便呈失控状态上升。目前的回帖已经达到了四万多条,其中检举其他人罪行的就有六千多条,要想从这里面分析出Eumenides的下一个作案目标,已经和大海捞针差不多了。”

    “可昨天Eumenides的‘老师’袁志邦刚刚死亡,这一点很可能刺激到他,使他对辱师的罪行格外敏感。你应该能想到这一点的。”慕剑云不满地瞪着曾日华——对网络信息进行甄别筛选正是后者的任务。

    曾日华悻悻地咽了口唾沫,显然不太服气,不过他还是咧着嘴说道:“好吧好吧,是我疏忽了,谢谢慕老师的批评。”

    慕剑云撇过脸去,神色缓和了许多。

    罗飞心中一动,似乎在慕剑云身上看到了某个人的影子:同样的不服输,同样的盛气凌人。她对Eumenides作案心理的分析确实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要让曾日华事前便预测到这样的情节,那确实是强人所难了。

    不过曾日华的反应却和当年的自己大不一样。那时候的自己一定会反唇相讥的吧?如果时光能够倒流,自己和孟芸之间能有一个不那么争强好胜,那后来的事情又会怎样呢?

    可惜历史却是不能接受假设的。罗飞的心弦略一起伏之后,又黯然回到了会议现场。“好了,切到案件本身吧。”他对尹剑说道。

    尹剑操控着投影仪,屏幕上出现了一幅血腥的照片:两具尸体倒在装饰豪华的房间内,在他们身下,原本绿色的地毯被鲜血浸染,变成了墨黑的一团。

    “这是案发地万峰宾馆的现场照片。死者谢冠龙、阎王即为刚才辱师视频中出现过的那两个男生。其致命创口皆在脖颈部位,伤害手法与韩少虹被害时的情形一致。现场遗留三份死亡通知单,其格式字体也均与以前的案件一致。”在尹剑讲解的过程中,屏幕上的照片不时切换着,有多个角度的死者特写,最后则停在那几份死亡通知单上。

    “三份通知单,可是只有两个死者?”曾日华抛出了这个疑问。

    “那个女孩接到了死亡通知单,可却没有死。行凶者逼迫吴寅午砍掉了自己的一只手,用来换取女孩的生命。”

    曾日华把手伸进乱蓬蓬的头发里挠了挠:“这是什么路数?”

    “暂时还不清楚,因为在场的两个当事人都还无法接受警方的问询。”尹剑回答说,“女孩因惊吓过度,现在情绪很不稳定;吴寅午则刚刚接受了手术治疗,尚处在医院的观察期。根据我们侧面了解到的情况,这次Eumenides作案的过程大致如下:他通过网络和电话分别与三名学生及吴寅午老师取得联系,自称是报社记者,希望安排双方作一次友好的访谈。他对三名学生许以丰厚的利益报酬,对吴寅午老师则声称能通过关系帮助他恢复工作,正是这些条件使当事人动了心。昨天上午,Eumenides给吴寅午的银行账号内打了2000元钱,让后者到万峰宾馆开了房间。几个当事人都按照他的吩咐在下午聚集在了这个房间内,Eumenides也如约到达,完成了他的杀戮行为。”

    “完美的谋划。”曾日华耸耸肩膀,遗憾又略带钦佩地感慨道,“没有任何环节给我们留下可供追踪的线索吧?”

    “不仅策划的环节没有,作案现场也同样一无所获。”尹剑的语气颇有些无奈,“没有指纹,没有脚印,没有当事人的容貌描述。他在进房间之前就戴好了手套、鞋套和头套,同时他完美地躲避了宾馆内的监控设施,在监控录像中最多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慕剑云对两个同事悲观的状态似乎有些不满,她用鼓舞士气的口吻说道:“可是这次我们有两个当事人,他们与Eumenides有过正面的接触。这很有可能成为我们侦破这一系列案件的重大突破口。”

    “不错,这就是重点所在!”说话的是罗飞,他一开口,在场众人立刻都把目光齐齐地聚了过来。

    罗飞则仍在看着慕剑云:“现在我们需要你去啃这块骨头。”

    慕剑云微微一笑:“你是说那个女孩吧?”

    罗飞点点头:“一边进行心理治疗,一边询问细节,这方面你是专家,我就不给什么具体的意见了。我只要你的分析报告。”

    慕剑云回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吴寅午那边……”罗飞又转头看向尹剑,“你和医院方面联系一下,只要他的身体状况允许了,立刻安排我和他见面。”

    “明白!”

    “那就没我什么事了?”曾日华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忽然又自我推荐说,“要不我就和慕老师一起吧?”

    罗飞立刻否决了他的建议:“不,你有很重要的任务。我要你查找从一九八五年一月开始,本市八年间所有失踪儿童、孤儿以及流浪儿童的资料,年龄从七岁到十三岁。你怎么查我不管,同样我只要你的分析报告,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曾日华慵懒的神情蓦地一振:“Eumenides,你是要我找他?”

    “是的。”罗飞顿了一顿,然后详细讲解出自己的思路,“袁志邦找的这个接班人一定是与这个社会没有任何联系的孩子。这个孩子不能太大,否则他无法操控对方的思想;这个孩子也不能太小,因为他不可能时刻把对方带在身边,所以这孩子至少要有独自行动的能力,据此我把年龄放在七岁到十三岁之间。袁志邦一九八五年一月伤愈出院,他对接班人的寻找从此刻便有可能开始,而以Eumenides展示出来的能力,他至少要接受过十年时间的训练,也就是最晚在一九九二年,他便已经成为了袁志邦的门徒。”

    “好的,我明白了!”曾日华拍了拍手,“这么大的时间跨度,真不是一个小工程呢。不过……”他忽然“嘿”了一声,话题一转说,“罗队,你可要派人跟着慕老师,前天的事……”

    罗飞会心一笑,明白曾日华刚才提出要和慕剑云一起,原来是在为对方的安全担忧。虽然邓骅已死,但难免他的手下不会继续来找麻烦。

    “好的,我会安排柳松负责慕老师的安全。”

    慕剑云看了曾日华一眼,神色愉悦。看来无论是多么强势的女人都会喜欢被呵护的感觉。

    “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吗?”罗飞等待了片刻,见无人异议,便站起了身,“好了,散会,大家各自行动吧。”

    尹剑也跟着站起身:“罗队,韩灏那边……”

    “嗯,我正要跟你说——”罗飞看了看手表,“十点整我们一起去提审。”

分享到:
赞(0)

评论0

  • 您的称呼